Google 创始人应该效仿的榜样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alphabet-logo-970-80.jpg!heading

有关 Google 重组的报道基本上都集中在把 Alphabet 视为互联网时代的一种新型的企业集团上。乐观者将之与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相提并论,质疑者则把它比作很少能行得通的大型联合企业。

不过有一个比巴菲特更好的比较对象: John Malone,有线电视巨头 Liberty Media 的幕后策划者。Malone 是一位杰出的金融工程师,为其不同的业务线打造了独立的资本结构,每一个都有各自的股票。其控股公司 Liberty Media 拥有每个业务的一定比例的股票。这种做法使得 Malone 吸引到股权及债券投资者,后者喜欢从中选择风险与回报匹配的企业。

有独立的股票还让 Malone 可以把赌注押在并未被投资者正确估值的业务线上。如果他认为 Liberty 其中一家公司估值高的话,可以高价把更多的股票卖给外部投资者。或者如果投资者对 Liberty 正在某个现有公司孵化的新业务感兴趣的话,他就可以把这项业务拆分出来作为 “新公司”。相反,如果 Malone 认为市场低估了其中一家公司的价值,Liberty 可以回购股票。

1997年,纽约时报对提供创新宽带互联网服务的 TCI Ventures 的拆分是这样评论的:

对于 Malone 先生来说,拆分是他从被投资者忽视、因电信公司主营业务(1400 万有线电视客户的所有权)而相形见拙的资产中获得更多价值的手段。

在这个案例中,Malone 拿出了核心有线业务的部分股份与投资者进行交换,以换取自己在新的风险企业中的更大股权,他认为投资者并未完全赏识这家新公司。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

要说明的是,迄今尚未有迹象表明 Google 打算做独立股票。但是这种新结构可以让将来做这件事更容易。如Todd Zenger本周早些时候所讲那样,许多投资者都希望买更安全更成熟的广告业务而不是 Google 的那些风险更高的登月计划。Alphabet 承诺要让旗下公司的财务情况更加透明,但更大的变化在于其中的一些公司是否用不同的股票进行交易。

到了那个时候,Alphabet 可以把 Google 的股票卖给更厌恶风险的投资者,然后从看好 Uber 或 Tesla 的同一批人那里去给自己的自动汽车融资,还可以从能源金融家手中争取到自己的可再生电力项目的资金。

这个战略可能有个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广告业务要想直接给风险更高的技术投资进行交叉补贴会变得更加困难。因为这些公司间的交易要有正式合同,而且双方都要保证交易对于各自的股东来说是最好的。

但是有个问题依然存在,即一家控股公司尽管手上拿着一批企业全部或部分的股份,但这些企业之间却没有太多的关联,又怎么能创造价值呢?从多年的学术研究来看,就一般情况而言,非相关业务的多样性并不能为股东创造价值。难道 Alphabet 就能是特例?

但是 Google 的创始人似乎更愿意去挑战这些传统观点。“Google 并不是一家传统的公司,” 创始人在信中写道: “我们不想成为一体。” Google 创始人对技术走向拥有强烈个人看法,并且对其他人是否同意并不在意。同为技术愿景家的 Malone 有类似的感觉,如果他认为市场是错的,就会押注到与市场观点相反的方向。在这一点上他跟 Google 创始人 Larry 和 Sergey 是一样的。

译文来自:http://36kr.com/p/5036415.html

原文来自hbr.org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