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拉进微信夸夸群后,发现豆瓣小组才是互联网天堂

产品小白专属,10周线上特训,测、练、实战,22位导师全程带班,11项求职服务,保障就业!了解详情

当我们以为拉几个人建立微信夸夸群就理解了这种美好的表达方式时,我们就离这群小众的认真表达美好的人越来越远了。

夸夸群之所以会是昙花一现,大概是因为它只是大家在模仿小众群体的表达方式,不能理解其中的“潜规则”。

很多人建群后就一顿乱夸,不就是夸人吗?谁还不会夸人呀!同样是夸人,模仿者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玩,践行者是在追求治愈和美好,践行者其实也在防御模仿者打破他们圈子的原有平衡,这两个群体本质上是不同的。

你虽然在夸夸群里夸群友,也享受着被夸,但很可能你也难以理解那些践行者的社交行为。

夸夸群的原型是创建于2014年8月创建的“相互表扬”小组,小组人数已突破10万人。小组的初衷是一起传播正能量,三观正,积极向上,创建美好生活,治愈那些暂时遇到困难的小伙伴。

被拉进微信夸夸群后,发现豆瓣小组才是互联网天堂

他们经常被夸,也常常善意的夸那些认真生活的人。在小组的话题下,你面临挑战缺乏自信时,会被夸“你可以的”;你拾了东西费心归还时,会被夸“小天使”;你读书晒出笔记心得时,会被夸“向优秀的你学习”;你人生失意却能自我安慰时,会被夸“很坚强有担当”。

在豆瓣小组里,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从2014年走到了现在。我们以为新鲜好玩的表达方式是刚冒出来的,实际上这种发现美好的圈子早就分散在各个角落。

我相信不止豆瓣,在微信,在陌陌,在一周CP,在各类有群聊功能的产品里都可能驻扎着那些每天善意的夸彼此、为彼此加油打气的圈子,那些属于他们的圈子是美好的自留地,我对这些充满治愈系的圈子充满向往和好奇心,谨以本文表达对他们的理解和赞同。

01 模仿派夸夸群C位指南

夸夸群火起来的导火索是微博网友晒出了一张“女友被男友拉入夸夸群接受大家眼花缭乱的赞美”的长图,不论女主说什么,“沙雕”群友都能接的住梗,换着法子夸女主,几分钟后夸夸服务结束,女主被踢出的群聊。

这条微博经过讨论转发发酵后,引起了大学生们的好奇心。

被拉进微信夸夸群后,发现豆瓣小组才是互联网天堂

大学生夸夸群传播迅速,以清华北大复旦三个学校的夸夸群为主力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以西安交大为代表的各层级高校蔓延,#夸夸群#还上了微信热搜榜,在微博的相关话题传播总量也过亿。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媒体也逐渐加入这波流量狂欢,视频图片文字等各种形式的内容席卷越来越多年轻人的眼球。

被拉进微信夸夸群后,发现豆瓣小组才是互联网天堂

就这样,模仿者的夸夸群出道了。

在微信夸夸群里,想要被夸的暗语一般是这样说:

  1. 作业还没做完,求夸;
  2. 考试考了59分,求夸;
  3. 今天主动加了小姐姐微信,求夸。

只要你抛出你想要被夸的梗,群友都会夸你,新建立的夸夸群里没有杠精,只有相互夸奖的友好氛围。

不过,这种临时构建的治愈氛围持续不了多久,只因为不是真的那么美好。

02 夸夸群淘金客诞生

有人的地方必有商业,在互联网上也不会例外。

被拉进微信夸夸群后,发现豆瓣小组才是互联网天堂

淘金客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小众产业商家,第二类是临时起意的靓男靓女。

  • 第一类商家本身就做着一些非常新奇小众的业务,比如陪聊哄睡觉,连麦唱歌防抑郁等各种猎奇的虚拟业务,定价一般10-40元,更高级一点的商家会把大学里摆地摊的业务搬到淘宝,整个店铺没有明确的定位,是一个新奇业务大杂烩。
  • 第二种小哥哥小姐姐们基本都是觉得好玩有趣,并没有明确的收费意愿,只是一种跟随潮流,打开新世界大门的表达方式。

被拉进微信夸夸群后,发现豆瓣小组才是互联网天堂

“专业”的淘金客有赚钱的欲望,所以在夸夸群的业务上更加上心,淘宝上销量最高的商家有销量已达数千单,评论区也是好评如潮。

通过夸夸群商品的评论区,明显的感觉到购买者的动机就是想给某个人一个惊喜,希望以此增进感情,只要对方不当真,不那么对这件事较真,那体验还是非常有趣愉快的,如果当真了,那可能体验会差不少。

所以这种虚拟产品也有固定的目标受众。我认为目标受众的特征是“喜欢被夸,不在意被夸的质量,每天都需要得到表扬的那种活泼话唠的人”。

如果是一个在夸奖这件事上都要追求完美、追求实际效益的人,那这种服务简直是灾难现场,因为这种彩虹屁的话在这类人眼里很无趣。我不知道想在夸夸群这件事中淘金的有多少人,但我知道在这件事上,即使是想赚钱,也没多少人真的认认真真的去构建自己的定制的差异化服务。

虽然夸夸群被高度关注只是一时,但是这种有趣新奇的虚拟服务也是有长期性的小众市场的,在那些喜欢每天都能被夸的群体中,2块钱就能换来5分钟的连续夸赞服务是超值的,如果这种服务能代入足够多的定制化场景,把客单价做高也不是不可能的。

在夸夸群上热搜之际,定制化的场景需求其实是可以捕捉到的,预设主人公的角色,所遇到的事情类型,对夸赞的偏好程度,仔细去挖掘的话,应该可以得到愿意付费的那群人,他们最希望得到什么样的夸赞,这种定制类的走心需求在评论区也可以觉察到。

虽然可以做,但这一类的淘金客毕竟以学生居多,耗费学业时间去做这件事值不值得就另说了,而对于职场人士而言,这种小众新奇的小打小闹,他们是看不上的。

03 模仿者入侵,实践者开始防御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豆瓣“相互表扬”小组,组内的生态面临被打破的威胁,老组员和管理员开始绝地反击,坚决维护她们最爱的美好的自留地。

被拉进微信夸夸群后,发现豆瓣小组才是互联网天堂

在夸夸群火起来之后,大量不具备共同认知的豆瓣用户涌入小组,他们以为豆瓣和微信夸夸群一样,只要你说什么都能被夸。

事实却打了他们的脸。

被拉进微信夸夸群后,发现豆瓣小组才是互联网天堂

豆瓣小组的老用户@周婷ww说出了很多小组成员的心声,这个话题也被小组管理员置顶了,同时置顶的还有“官宣禁止拉人入小组”、“夸不出口的帖子集锦”。

小组核心用户在用实际行动净化组内话题氛围。

同样都是夸人,为什么有些在微信群会被夸的点,到了豆瓣小组却要被视为“异类”?这其中的差异点到底在哪呢?

我翻遍了豆瓣“相互表扬”小组的话题贴,真的感受到了两类派别的差异。

被拉进微信夸夸群后,发现豆瓣小组才是互联网天堂

在豆瓣小组,你想要被夸,首先你说的事情要有具体的正能量导向,你要能温暖自己,才能让成员汲取到你的温暖后再来暖你。

你如果是一个内心有太阳的人,你做出的事情说出的话都会超级温暖,而不是拿一些无聊的屁事、甚至是不道德的恶搞事情来求夸,豆瓣小组的夸夸群实践了这么多年,也是靠着这个准则一路走到了现在。

我加入小组的这几天,很认真走心的夸了好多认真生活的小伙伴,他们的回复也是灰常的阳光可爱。如果是小组的目标人群,那你加入小组的初心应该是“追求美好,治愈自己,鼓励大家庭”,构建一个积极的自我,也可以锻炼说话的艺术,以真善美的本心构建温馨的社交氛围。

你只要认真生活,认真对待每一件你遇到的事情,你遵守道德,积极乐观的态度都能获得大伙的称赞,注意不是夸赞,是真正的称赞。

这里没有杠精,没有人非要跟你争个面红耳赤,大家也都是普通人,晒的都是平凡小事,比如想去旅行就提前准备了很久,现在终于出发了。比如虽然考四六级公务员失败了,但是机会还有很多,要给自己加油鸭。比如你发现了自己工作非常吃力,但你仍然在努力,哪怕是笨拙的努力。

以上都值得被大家表扬。

与认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敷衍”和“不道德”,或者是“情绪树洞”。

你什么都没做就要求表扬,你恶搞室友还要求表扬,你情绪崩溃自己还没缓过来不是应该求安慰么?豆瓣小组也不是不容忍负面内容,只是不能频繁的以此为乐去换取组内阳光的小可爱们的善良,甚至是影响了小组话题的整体氛围,让原本正能量的表扬小组变得负能量满满,或者是套路满满,让这种美好不能够持续下去。

这里没有谁对谁错,只是群体之间的相互博弈。

你可以选择在微信夸夸群里聊得天花烂醉,我可以选择在豆瓣小组里持续汲取美好,本质上不在于内容容器的差异,初衷本不同。

即时的快乐也是快乐,长期的美好更是难得。

#专栏作家#

Eric|王亮,微信公众号:运营模式,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关注金融政策,金融产品的创新,擅长金融产品的资产和资金的灵活运用。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家都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