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照经济学:先美颜 再盈利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国庆节期间,如果要评选最热门的事件。“国庆杯摄影大赛”绝对可以排名前列。伴随着国庆出行人次达到7.5亿,今年的参赛人数和作品预计也将创下新高。

paizhaojingjixue

不经常上网的人,听到这个名词,恐怕会有这是一个严肃比赛的误解。但实际上,这只是朋友圈、微博疯狂晒旅游图片的调侃说法。参赛者从不在乎比赛胜负,只在乎照片颜值。

在如何满足图片颜值的问题上,美颜曾经垄断了整个市场。但近一两年来,漫画、贴纸、大片、标签、弹幕等玩法异军突起,图片社交也成为新宠。硬件厂商也试图加入其中,华为、oppo、小米、中兴等国产手机都将美颜作为主打功能之一,自拍杆更是成为全民标配。

“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在其发布的《2014互联网趋势报告》中曾指出,全球每天有18亿张照片被分享到网络上,五年前,这一数字仅为5000万张左右。而她最新的趋势报告则表示,12-24岁的年轻人在互联网使用上,视觉已占主导地位。拍照经济学已经势不可挡。

在国外,Instagram估值已经超过350亿美元,snapchat、pinterest均估值过百亿。而国内,美图公司虽然预计将于今年上市,预计估值达20亿美元,但是大部分图片应用,包括美图本身,都未摆脱工具类应用的限制,类似Instagram的平台型应用依旧没有出现,属于图片拍照应用的比赛还远没有结束。

美颜依旧是第一需求

“泰国的变性,日本的化妆,韩国的整容,中国的美颜,并称新亚洲四小龙”,这是近几年在社交媒体上普遍传播的一个段子,美图公司创始人吴欣鸿也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引用。在他看来,这场由美图引领的美颜浪潮,能成为国家特征,无疑是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

美颜经济,最早开始于PS。但是在PS时代,由于软件的操作难度、大小和收费,这仅仅是个小众的精英行为。2008年美图秀秀推出之后,免费的傻瓜式美图操作,让美颜成为大众化的需求,美颜经济才正式开启,美图秀秀也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图片应用。

智能手机时代,硬件的不断升级、手机本身的便携性和社交分享的简单化,围绕拍照和图片,衍生出了枝干繁多的产业链。

但是在中国,美颜经济从PC时代延续到了移动端,美颜自拍依旧是这条产业链上最茂盛的一支。企鹅智酷近期基于3041名用户发起的专门调查也佐证了这一点。

企鹅智酷调查显示,图片类应用的女性用户占比或达七成,而国内用户对于美颜功能的需求稳居于第一位,61.1%的女性表示美颜是使用频率最高的功能,并且只有32.4%女性用户在分享图片时基本不会编辑美化。

在满足中国女性的美颜需求上,美图是最被认可的应用。从PC端的美图秀秀,到移动端的美颜相机,美图已经推出20款左右应用。在App Store的摄影分类排行榜中,占据了前十名的五个席位。

主打美妆功能的美妆相机和主打欧美大片质感的潮自拍是美图公司的两个最新应用,主要是用来应对由美咖相机所带来的化妆美颜新玩法,和足记所引发的大片审美热。目前潮自拍在分类免费排行榜上排名第一,而美妆相机排名第九。

在美图秀秀和美颜相机外,不断开发新APP来应对不断调整的美颜需求,打造产品矩阵是目前美图公司的布局战略。据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透露,美图秀秀用户已达到4.4亿,美颜相机用户达2.4亿。

基于庞大的用户数,美图在国内图片领域目前暂处领先地位。而腾讯科技从知情人士处获悉,美图公司预计今年将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国内图片应用第一股。

虽然形势一片大好,但是美图也有自己的隐忧。作为美颜类应用的鼻祖,美图已经发展了多年,但是依旧未完成工具类应用向平台类应用的转化,也没有沉淀下真正属于自己的用户,社交关系弱,这让美图在社交巨头面前抗风险能力较低。

标签弹幕社交……

在以美图为代表的美颜功能之外,图片拍照领域也不断有新玩法出现。

企鹅智酷报告显示,美颜之外,女性用户使用频率最高的三个功能依次是滤镜、配文字和拼图。男性用户使用最高的则是配文字、滤镜和细节编辑。

以in和nice为代表的标签社交派,是近期最受关注的一支。in于今年6月宣布完成B轮3亿人民币融资。而nice在去年12月宣布完成3600万美元的C轮融资。

in主打美图、心情和品牌潮物分享,拥有穿搭分享、品牌标签、贴纸、大头等多种功能,主要瞄准女性。而nice则引入品牌标签,通过生活方式、兴趣爱好做归类与连接,瞄准的是时尚潮人。但具体实现途径都主要都是通过在图片当中嵌入标签信息和加入趣味贴纸。

图片的标签基本能覆盖品牌、地点、心情、活动等多个方面,加上发图片的时间和GPS信息,可以对用户和品牌进行大致画像,在社交和广告可能性存在很多想象,这也是资本市场热捧的重要愿意。

Instagram开创了图片的分享加社区模式,也是国内图片社交应用想复制的模本。模仿者中,较为接近的是网易旗下的LOFTER。

内容生产者产出美的照片,分享出来,供内容消费者为美的照片点赞呐喊。通过固定1:1正方形构图的限制以降低构图的难度,同时利用众多精美的滤镜来大幅降低调色的难度,从而把生产优质美感照片的整体门槛拉低以供更多人群参与。

聊天服务商日本Line公司推出的专用自拍应用“B612”,调用前置摄像头、配有多种滤镜、不发出快门声、支持上传分享到社交网络。与单纯的美颜等自拍类APP相比,B612可以依托已经颇具规模的Line打造社交闭环,也属于Instagram派。

FORK是一款基于漫画形态的贴纸相机,也是近期异军突起的图片社交应用。主打文字气泡,无损贴纸,改图转发等功能。改图转发类似贴图版的接龙游戏,用户可以对原图上所有的贴纸元素都进行修改和编辑。并出现在转发链条中,不断传递,打造社交联系。

FIND则主打图片弹幕社交,用户之间的互动交流以弹幕形式进行显示,弹幕包含评论、点赞、大表情三个内容。

探求盈利

在积累海量用户,提供活跃度和粘性之后,会员、广告、电商和游戏几乎是大部分移动应用的盈利选择。图片类应用也不例外。

  • Instagram CEO希斯特罗姆曾公开表示,“从长期来讲,我们的真正价值将会体现在广告领域。”
  • 玛丽米克尔的《2015互联网趋势报告》显示,2015年移动广告的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 34%。
  • Pinterest 已经推出了随滚屏移动视频的 Cinematic Pin 广告形式,Snapchat 开发了全屏垂直播放的广告形式。
  • 有分析机构预测,Instagram开放广告模块,广告收入一年可以达到13亿到21亿美元。

由此可见,广告对图片应用的重要性。但是国内图片拍照应用是否能照搬Instagram模式呢?答案恐怕不容乐观。

Instagram、snapchat、pinterest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社交关系链,国内图片应用在社交上的弱势,以及广告业的相对落后,都让其广告价值短时间内难以提高。

而会员收费也是一项艰难的事业。企鹅智酷报告显示,93%的男性用户和97%的女性用户都没有为图片应用花过钱。

游戏和电商方面,7月美图公司和Forgame(云游控股)联合发布了女性休闲游戏“美美小店”,在女性手游方面进行探索。

美美小店是一款集换装和经营为一体的游戏,玩家可以在手机上实现捏脸和化妆,除了定制妆容、搭配服饰外,还能经营服装小店,而小店也将会与现实品牌合作。是否会引入电商暂不得而知。

图片社交应用in和品牌导购应用爱图购隶属同门,nice也与潮流品牌关系密切,加入电商模块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由于拍照对硬件的依赖,推出相关硬件也成为图片应用的盈利模式之一。Instagram计划推出相机,而美图受卡西欧自拍相机启发,在2013年5月推出了美图手机,2000元以上的价格,让硬件收入在美图收入中占据较大比例。

 

腾讯科技 余一

原文地址:http://view.inews.qq.com/a/TEC2015100700733301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