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险企生态破局(上):理解复杂网络,保险生态建设

零基础学产品,BAT产品总监带,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课程,全面掌握优秀产品经理必备技能。了解一下

小企业生态破局分为上下篇,本篇主要介绍互联网生态的底层逻辑:复杂网络。

其实,互联网生态就是一个开放、动态、在线、庞大而又快速流动从而不断重构的演化之网!这张庞大的网上,中小企业是构成这张大网的一个个鲜活而又充满个性的关键节点,快速、复杂而又多变的多边交互构成了连接所有节点的的线,最后形成一种具备自我演化能力新物种。

同时,围绕以生态建设的大企业为核心的生态管理者(包括建设者、UGC用户等)的主要职责是维护生态的平衡,促进生态繁荣,通过建设基础设施,不断引进各种各样适合生态发展的物种,从而扮演的应该是真正的赋能者。

同时,中小企业和个人这些鲜活的点之间在IoT设备上进行的决策、点击、滑动等互动行为,不断的进行演化,从而形成更多的点,最后把企业、个人、IoT设备、事物、人的行为、机器的行为等等所有点交叉连接,不断地拓展原有的网状结构。

随着时间的迁移,互动的增加,点的颗粒度不断地变小,最终形态就是一张极其复杂的、具备自我演化能力的、智能化的、动态演化的高度精细的网络结构。这张庞大、复杂、进化速度极快的网络生态的原始节点,就是中小企业。

小企业生态破局分为上下篇,上篇主要介绍互联网生态的底层逻辑:复杂网络。下篇介绍中小保险企业怎么在生态这张网中寻找定位,以及唯一真正的金融生态蚂蚁金服及其四大特征:数据、平台型生态、演化、小微。

以下是正文

区分新旧金融模式的关键有三个:不断精细化的协同网络、不断智能化的数据、通过网络和数据进而不断拓展的商业边界。

精细的目的一方面可以从原子化单位(定义:节点的最小单位)来细化网络的节点从而最大限度的拓展网络复杂度,形成最多的连接进而将网络协同效应发挥到极致,另一个关键方面是通过细化节点会产生海量优质数据,从而促进数据驱动各种商业决策的精确度,实现用户服务的精准度。

这是生态演化的必然之路,也是生态成功的必然之路,依托于海量节点的网络、海量可供决策的数据、必要的算法和算力,将海量的产品和服务精确的分发给数十亿用户。

以上四项,中小企业在演化生态中扮演了关键节点、数据支持、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也就是生态成功因素的四分之三的主要组成部分。主导生态建设的企业,从这个角度应该有一个充分的认识,缺少数百万甚至更多的中小企业,生态无法结网、网络无法自我演化、网络中不具备足够的服务从而精准服务数十亿用户。

在这场技术变革和需求迁移主导的数字化转型浪潮中,大企业焦虑源于对市场地位的担忧,小企业焦虑源于找不到自己的市场定位。希望通过这一篇(上下两篇),带领中小企业找到自己在未来数字生态中的定位,看清生态底层的逻辑,从更高的维度理解生态,从更切实际的行动参与生态建设,演化出下一个属于我们保险业的阿里、腾讯。

生态的底层逻辑:大中小险企的生态定位

从底层数字化世界来看,互联网生态就是一个动态、在线、庞大而又快速流动从而不断重构的演化之网!这张庞大的网上,中小企业是构成这张大网的一个个鲜活而又充满个性的关键节点,快速、复杂而又多变的多边交互构成了连接所有节点的的线,最后形成一种具备自我演化能力新物种。

同时,围绕以生态建设的大企业为核心的生态管理者(包括建设者、UGC用户等)的主要职责是维护生态的平衡,促进生态繁荣,通过建设基础设施(主要是互联网平台),不断引进各种各样适合生态发展的物种,从而扮演着生态的真正赋能者。

同时,中小企业和个人这些鲜活的点之间在IoT设备上进行的决策、点击、滑动等互动行为,不断的进行演化,从而形成更多的点,最后把企业、个人、IoT设备、事物、人的行为、机器的行为等等所有点交叉连接,不断地拓展原有的网状结构。

随着时间的迁移,互动的增加,点的颗粒度不断地变小,最终形态就是一张为其复杂的、具备自我演化能力的、智能化的、动态演化的高度精细的网络结构。这张庞大、复杂、进化速度极快的网络生态的原始节点,就是中小企业。

1. 复杂的网络

前面在平台网络效应一节(平台图谱及平台演化之路 | 保险科技生态建设(十))介绍过平台网络效应,这次通过一组简单的计算来感受下复杂网络。

以电话这种双向通讯设备为例,每一部电话都是组成电话网络中的节点,如果全世界只有一部电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两部电话可以通过建立1个连接产生价值,3部电话之间的连接是3个,4部电话就构成为6个连接,如果这个数据扩大到10部电话,就是10取2的组合45个连接,随着电话数量的增加,这张网的连接数量和价值都是指数级增长的。这只是电话这种两两连接的形式。

如果扩展到互联网,区别于电话,互联网是可以实现多对多的连接,它不但可以实现一对一的连接,而且可以实现多对多连接,那么10个网络节点之间的发酵结果就完全不一样。

通过两两连接,从原来10个离散的没有结构的点变成了45个点以外,还有45根线,45个点连成了45根线,但是这些线和点中间还可以构成了其它的形状,比如说:还有120个三角形、240个四边形,以及五边形、六边形,拿出计算机来算一下这些结构大概有多少呢?1024个几何图形,这还只是线性结构啊。每个结构之间会继续发生连接,然后在连接之上还会继续发生连接。

如果把节点的数量拓展到100万、100亿、1000亿或者数万亿甚至更多呢?这将会形成一个什么样的结构?

要知道,所有的这些点在互联网上会不断的交互,产生新的点和演化出新的路径从而产生新的连接,演化的速度会随着网的扩大不断的加速前进,当节点细化到最小颗粒时,会形成一个动态的精准网络。

什么是最小颗粒的呢?

微信朋友圈消息点赞,就是一个极小的节点,是一个目前可见范围内我们经常接触的最小颗粒节点。你给朋友消息点了一个赞,这个交互行为通过互联网传播给消息发送者和你们共同的朋友,点赞首先通过点赞人的手机这样的IoT设备、经过网传输到云端,再分发到被赞的和彼此共同好友的手机上。

这个过程其实非常奇妙,一方面在极短的时间内,在至少两个节点(人)之间创建了新的节点(赞),同时将网络连接从一个扩大到两个。如果彼此的好友数量是1个,连接的数量可进一步扩大为3个,共同拥有的好手数量四个,连接可以扩大到6个,好友越多形成的新连接就越多。全球每天数百亿次点赞,协同复杂的网络人际关系,新产生节点带来的连接就会非常庞大,这还只是点赞这一个简单的交互行为。

另外一个最小颗粒度的节点,就是我们在构建用户画像时使用的“标签”。在数字化世界,一个个标签是一个个网络节点,也是数字化世界最为复杂、数量最庞大的节点。

截止2017年末,Facebook已经拥有2700亿个去重标签,相比于社交网络,阿里的电商网络关系更为复杂,标签数量也会只多不少。作为拥有超20亿的社交帝国,每天超10亿的人在Facebook上不停的进行交互,产生新的节点和连接,这个数量是不可想象的。

这是复杂网络的两个优势:自我演化能力造就更强大的生态网络、精细化节点。记住,真正的生态网络,是一定要具备自我演化能力的网络结构。

2. 网络协同效应是生态竞争的壁垒

互联网生态的两个核心竞争力是数据智能和网络效应。数据智能只要有钱、有人和有足够好的业务模式,再利用数据智能就可以形成一个百亿美金的企业,例如:滴滴就是所谓的出行领域的“共享经济”模式,借助了数据智能,形成了百亿美金的企业,但是滴滴和Uber一直没能形成新的突破,从而上市,也是因为在数字化世界并没有形成网络效应。

就国内市场而言,虽然Uber中国和滴滴合并,但依然阻止不了首汽约车等玩家的不断进入。滴滴这几年无论在社交出行、送外卖等领域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但依然不放弃社交也是这个原因,寻找自己的网络效应。最终酿造了顺风车司机强奸、杀害乘客的悲剧,才不得已罢手。

从网络结构的角度来说,每一个用户、每一个司机在滴滴这个数据智能的平台上,都是一个个离散的点,如果用户发布了请求交互以后,滴滴平台不进行派单,就无法形成连接,没有连接就不可能有演化,不可能有成长,离开滴滴中心化的系统,也就无法形成新的连接。

说白了,脱离滴滴这个完全中心化的平台,所有的用户、司机就是无数个断开的节点,没有任何价值。

这是复杂网络的另外一个优势:足够高的竞争壁垒。

为什么在微信用户过1个亿的时候,马化腾说“可以放心的说,腾讯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以上就是原因。在互联网生态的底层世界,是否能形成一张日活跃用户超1个亿的网络,可以作为衡量是否构建生态雏形的指标。

传统保险公司建设平台型生态,最擅长的方法就是将代理人队伍线下推广App的安装和激活量作为KPI指标,从而利用优势存量在短期内推动App的下载和月活达到一个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高度,安装量很有可能达到亿的级别,然后从下载量来“宣传”企业数字化转型成功,互联网用户破亿等等。

这其实是一个极大的伪命题。1亿个节点和这1亿个节点之间是否形成了连接,这些连接之间是否在动态的演化,不断精细化和成长,是几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保险公司1个亿的下载量和激活量,只是通过简单粗暴的地推手段进行的暴力下载,但存在两个非常大的问题:

  • 一个是平台上的服务,可能并不能真正解决下载用户的底层需求;
  • 第二个,有些优质的服务,可以解决用户需要,但并未有效匹配给对应的用户群体。

盲目地推的弊端就在这:极差的服务匹配精准度。而精准是区分新旧商业的关键。

所以简单粗暴的地推带来的1亿装机量,要么带来的不是目标用户,要么是因为App不具备留客环境,也就是死数据。一旦用户卸载或者离开,再次形成交互的可能性基本为零,这几乎是一个多输的局面,代理人队伍消耗尽了自己的人脉资源、平台App消耗尽了用户的口碑并带来了一边倒的负体验、企业浪费了巨资、用户浪费了大量的时间。

3. 演化能力

人类社会其实就是一个结网的过程,十几个人、几十个人连接在一起后,会演化出一个个小的社群,就像古代的村庄一样,成千上万的人聚集产生连接,演化成城邦、国家、生态,然后就有了国家贸易,国家之间再产生连接,演化出初级的全球化的生态,接着是金融市场开始把资金连接在一起,在资金层面形成了国际资本生态,包括电话、电报、互联网在内的信息技术,将更多的人、机构、事务连接在一起,又形成了一个更加复杂的全球化生态。

由于各种结构之间的相互作用,就产生了巨大的能量。这几十年令人目眩的经济增长,就是来自于这些结构中的互动,一根根线将离散的点连接成了网状的结构,从而产生了巨大的外溢性。人类的发展就是一个不断连接的过程。区别在于,传统时代的连接是粗放的,物理形态的,像社会组织、路桥交通、交通工具、贸易,都是实时连接的工具。

到了互联网时代,连接的模式变了,它是以在线的形式来完成的,然后借助于信息技术的发展,通过在线,人类的连接模式发生了两个变化。

  • 第一个是前面说到的,颗粒度变得极小,甚至原子化,像点赞这种行为,一个人的一个动作都可以被连接起来。
  • 第二,成本变得很低,效率变得很高。

这两个变化真的是至关重要,因为颗粒度小,所以它形成的网络结构是高度精细化,而且是动态的。又因为成本低、效率高,覆盖面可以变得无穷地大。

举个例子,在现在的技术条件下,一个赤道几内亚的人,和一个北极圈的爱斯基摩人,可以随时随地进行及时触达,交流信息、情感、物品,更重要的是,因为在线,所有的交互都以数字化的形式呈现,也就是我们所谓的数据。数据结构之间被不断连接,不断交互,产生了一个无穷大的复杂结构。而这种动态演化所产生的能量,说实话,我们现在还仅仅是窥见了一条缝隙。

人类现在对复杂网络,复杂结构的认知度还处在开普勒时期,还没有到牛顿时代。这个结构的复杂性才刚刚开始,我们对它的理解也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而且可能还是极微小的一步。即使是这样小小的一步,也已经重构了现在我们几乎所有的商业生态了。

微软、谷歌、苹果、微信、淘宝都是通过网络在线来实现的,就是把人、物、事进行连接,产生巨量数据,形成数据结构,然后演化出来的。

为什么保险公司会做出数亿“死”用户的伪平台?

因为传统企业构建的所谓的生态网络,是没有原生互联网公司提供给数字居民的基础的服务,更缺乏围绕该基础服务进行的、持续不断的运营能力,从而促进这1个亿的节点产生节点间的连接,并持续不断的交互,从而自我演化。

基础服务就是前面屡次提到的刚需、高频、低门槛、免费或低价的人类底层需求;运营就是我们通常意义上所说的阿里的广义的运营,即围绕用户生命周期所进行的持续不断的运营,从而促进用户产生源源不断的交互。

这是复杂网络的第四、第五个关键:基础获客留客产品能力,持续不断刺激用户交互的运营能力。

只有持续的演化,才是活得网络,活的网络才有持续长大的潜力。这是生态的底层逻辑。

4. 机遇与挑战

也就是说,复杂网络的在商业的应用才刚刚开始,对无数中小企业和传统企业而言,无需过分担忧腾讯、阿里的强大,也无需担忧生态建设的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只要沿着正确的演化逻辑快速前进,在干的过程中不断的调整,不断的去靠近最接近未来的那条主航道,才有机会。

总结

总结与强调:

  • 互联网生态底层的逻辑,是一个庞大且自我演化的网。
  • 自我演化能力造就更强大的生态网络、精细化节点。记住,真正的生态网络,是一定要具备自我演化能力的网络结构。
  • 复杂网络的另外一个优势:足够高的竞争壁垒。
  • 传统险企利用代理人队伍进行的盲目地推,是一个极大的伪命题。
  • 目地推的弊端就在这:极差的服务匹配精准度。而精准是区分新旧商业的关键。
  • 1亿个节点和这1亿个节点之间是否形成了连接,这些连接之间是否在动态的演化,不断精细化和成长,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 这是复杂网络的第四、第五个关键:基础获客留客产品能力,持续不断刺激用户交互的运营能力。

作者:李有龙,公众号:IAB物智链

本文由 @李有龙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