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经济:卖颜值不如卖情怀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hunlianjingji

移动互联网是什么时候走进我们生活的?没有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时间。移动互联网给我们生活带来的改变,让身处这个时代的每一个人都深有感触。对于普通个体而言,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是更为便利和智能的生活方式;而对于中国企业家而言,移动互联网给中国的商业环境带来的是一个千年变局。在这个变局中,有企业找准风口,一飞冲天,尚未盈利的新创公司就能获得几十亿、几百亿的估值;也有企业越来越看不懂消费者,越来越不知道怎么赚钱了。

中国商业环境的变化

1999年到2007年是中国经济连续稳步增长的8年,经济增长率一路走高到14.2%,随后,从2007年开始,中国经济增速开始呈现减慢趋势,到2015年经济增长率为7%,中国经济增速越来越慢。

从中国各个区域经济增长数据来看,经济增长率最低的是辽宁省(2015年上半年增速为2.6%),倒数第二名是山西省(2015年上半年增速为2.7%),垫底的两个省份分别是中国的重要的老工业基地和重要的煤炭产地。

无论是从宏观的中国经济增长还是区域经济增长来看,中国的经济都遇到了大问题——经济增长的引擎转不动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经济增长被三驾马车驱动,即投资、出口、消费。这三驾马车创造了中国经济增长奇迹,尤其是投资驱动的房地产行业对经济的增长作出了很大贡献。

但是,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在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越发乏力,无力驱动中国经济继续保持过去20年那种高速增长。首先,以巨大的环境破坏代价和资源消耗代价换来的经济发展将不再可能。其次,互联网改变了中国社会环境;以前中国是金字塔型的社会结构,社会结构稳定,层级明晰;但现在由于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出现,中国社会呈现出体育场式的结构,即人人围观所有人,社会信息更加趋于对称。

互联网带来社会环境的变化,经济增长方式也随之变化。传统经济增长靠的是人、财、物。人、财、物的流动都能带来经济增长;而互联网带来的是虚拟经济,经济增长靠得是信息、智慧和社交。

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三拼

颜值、人品、情怀之于互联网时代就好比土地、厂房、设备之于传统制造业时代。

互联网时代消费者对商品的要求不再仅仅局限于性价比、性能,好看在消费者心中具有了更重要的意义,消费者更愿意为喜欢买单。互联网为我们带来了颜值经济,美容医院、美妆产业、美图软件、美图APP、美女主播视频APP等已经组成了一个颜值产业链。

《2014互联网趋势报告》中指出,全球每天有18亿张照片被分享到网络上,而这些照片多数是被美化处理过的。而更为庞大的颜值产业则是整形美容,根据整形行业的数据分析显示,2014年,中国赴韩国做整容手术的人数达到了5.6万,与2013年相比,多了大约4万人。在韩国整容业贡献的4%的GDP中,中国的贡献约有2%。

互联网带来的分享平台,让人“晒”的需求得到满足,从而也诞生了庞大的颜值经济产业。

互联网经济是虚拟经济,光有颜值还不够,如何在虚拟环境中与人建立信任是互联网经济中的重要一环。人品就是这重要一环,人品为虚拟经济做背书,补足互联网虚拟经济中缺失的信任。

如果说红楼梦有朋友圈,最受欢迎的一定是薛宝钗,而不是林黛玉,宝钗人缘好,见谁都很热情,是个点赞手,而林妹妹则一贯高冷,整个大观园里没有人拿她当朋友,就连宝玉和宝钗成婚了,也没人告诉她。移动互联网背景下的企业经营要学习宝钗的智慧,做好与消费者的沟通互动,积攒人品值和用户信任,才能形成客户黏性。

如果颜值一般,人品也就及格水准,那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还可以拼情怀。心灵鸡汤遍地都是,但情怀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稀缺品。昔日烟王褚时健,在经历了牢狱之灾、家破人亡之后,仍然“老骥伏枥,志在千里。”75岁高龄包下千亩荒地,进山种橙,培育出黄金酸甜比的褚橙,励志向上、永不放弃的精神也让褚橙不再是普通橙子,而是“励志橙”。褚时健的企业家精神也感召着一大批中国的企业家,以王石为代表的企业家借助自己的网络影响力主动帮助褚橙做传播,让褚橙成了中国最贵也是最受欢迎的橙子。情怀让产品有了自己的性格,而有性格的产品才能让消费者产生热爱。

移动互联网时代,颜值是建立吸引力的起点,人品是建立信任的的关键,情怀最终铸就品牌性格。有颜值、有人品、有情怀的产品才能俘获消费者芳心,让消费者产生长久的依恋。

移动互联网的本质

移动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以前的强关系社会生态环境。在强关系社会,人们的社交活动是基于熟人朋友圈,社会协同过程中更多的依赖于亲人、亲戚、朋友,即托朋友、找关系。而移动互联网改变了这种强关系生态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手机不仅是人的床伴、饭伴,更是人的一个智能器官,一般情况下,人们平均每天接触手机的次数为150次左右。智能手机为人们提供了基于各种不同需求的APP,有基于熟人朋友圈的社交软件,有基于陌生人朋友圈的社交软件,有基于服务需求(招聘、购物、人脉、工作)社交软件,这些服务软件让我们在产生需求时能迅速找到可以提供服务的人或机构,而这些都是基于陌生人建立起来的弱关系。

强关系社交虽然稳固,但是是基于认识和熟悉建立的关系,强关系社交的短板过于封闭、僵化;而弱关系是基于陌生人、不同圈层、不同领域的人建立的关系,弱关系社交为我们构筑了一个和外界沟通的信息桥梁,这个桥梁帮助你了解不同领域的知识和经验。

弱关系社交为我们带来巨大的财富商机。中国两大著名演员赵薇和范冰冰同是因《还珠格格》而在中国娱乐圈崭露头角。时过境迁,范冰冰成了中国最赚钱的女演员,而赵薇成了中国最有财商和最富有的女演员,被称为娱乐圈的“股神”。2015年,赵薇以50亿元身家晋级“新财富500富人榜”,成为首个入榜的明星。赵薇的财富神话就是源于其善于经营她的朋友圈,马云、任正非、史玉柱等都是赵薇的好友。因为跟马云的关系,赵薇成为了阿里影业的股东,赵薇执导的电影《致青春》更是创造了中国女导演创造7.26亿的票房纪录。

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弱关系社会彻底改变了传统商业中商品生产者、销售者、消费者完全分离区隔的商业形态,迎来了商业关系的“三体”时代,即生产者、销售者、消费者三体合一。就像小米手机一样,消费者也会参与到手机的产品设计制造之中,小米手机的粉丝也会帮助小米做品牌传播,帮助小米进行产品销售。传统商业是三维的,即产品、服务、品牌,但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商业是四维的,多出来的这一维是社交。

由社交而来的分享经济

人类曾长期受困于物质资源匮乏,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积累物质财富、界定财富所有权、形成财富垄断一直是人类商业社会的内在演变逻辑。但今天,人类社会从没有哪个时代能够像今天这样,物质财富出现大量盈余,如何把物权所有者无法使用的产品和服务分享给需要它的人,从而从中获取新的财富增长,成为了商业社会的新风向。

以智能手机普及为标志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大数据和LBS技术得到广泛的应用,让分享经济成为可能,人们有机会把把自己闲置资源与别人共享,使资源得到充分利用的同时增加自己的财富。闲置的房屋可以共享、闲置的汽车可以共享、闲暇的时间也可以共享。

你可以在Airbnb上分享你闲置的房间给到这个城市短暂停留的租房客。你可以通过Uber、滴滴、快的在你不用私家车的时候,将车分享给其他有出行需要的人。你可以通过快约在闲暇时间出售你的技能。你是羽毛球教练,快约可以帮你快速匹配需要羽毛球专业指导的人;你是教师,可以通过快约帮你匹配需要学习辅导的学生。这些都是移动互联网社交为我们带来的“红利”。

独享经济越发乏力,而分享经济则越来越有市场。著名的90后美女老板马佳佳到万科发表演讲说,未来的90后将不会买房而只会租房生活,现有的房地产销售模式必死无疑。现代社会瞬息万变,新生代消费者对产品的所有权不再看重,他们只需要使用权就够了。如果让90后就一套70年产权的房子和一个可以在全国所有城市随时居住的酒店房卡中间做一个选择,更多的90后消费者会选择那张房卡。

移动互联网改变人类的社交方式,由熟人的强关系社交转变为基于不同领域陌生人的弱关系社交,衍生出新的商业形态——共享经济。移动互联网为我们带来了一个越共享越幸福、越共享越富有的社会。

 

作者:李光斗

来源:微信公众号:肖国强

版权声明:若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主编,QQ:419297645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