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了解数字化红利

非技术型产品经理福音来了,和程序员不再撕逼,10天在线学习,补齐产品经理必备技术知识。了解一下

数字化红利具体体现为与数字化相关的各环节,由新的公司或者群体引发并牢固把握控制权,与此同时对其它环节形成挤压,并让自身成为中心环节。

经济革命的驱动力是核心技术的突破,经济革命的后果则是阶层重建以及社会多元势力再平衡。这一过程的符号性人物在此前工业革命时期是摩根,是洛克菲勒,在数字化革命的早期则是比尔盖茨,是拉里佩奇,不同的是这次故事不过刚刚开局,远未终结。

数字化红利

不同社会结构下,社会和经济的运转机制不同,主导的阶层必然不同,最终代表人物的潜在含义也就不同。表面上看就是新的事业、新的成功人士,重复着江山代有才人出的故事,但更本质的原因则是社会财富的通路以及流转规则发生变化,然后才是成功人士成为新的符号。

数字化趋势不可逆转,但眼下距离百分百的数据化仍有相当距离,在这一过程中就会出现数字化红利。数字化红利具体体现为与数字化相关的各环节,由新的公司或者群体引发并牢固把握控制权,与此同时对其它环节形成挤压,并让自身成为中心环节。

这可以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各个领域里找到实证,此处不再展开。

在这一过程中浅层影响是社会财富的分配方式发生转移,深层影响则是区隔数字阶层和非数字阶层(想象下数字化和东北农民有啥关系)。这种数字化并不只局限于消费(此前的搜索、电商等),而是进一步会向各种行业蔓延,比如:彻底数字化的GE与此前的GE生产效能和运作模式都会有很大变化。

数字经济中赖以盈利的模式和竞争模式与以往不同,信息不对称等产生的价值会快速消失,所以最终会导致少数数字化的公司可以盈利,但竞争高度激烈;非数字化的公司则盈利艰难,因为几乎每个行当都会变成充分竞争行当。

数字化红利可以体现在很多方面,比较关键的是:早期竞争激烈,但从社会范围看,竞争者的数目并不真的很多。(这背后才是经常说的颠覆式创新等)

越到后期同一投入所产生的回报蹿升很快,有巨大的规模效应。

强者越强,赢者通吃。芯片、通讯、云服务、平台等都体现了相应特质。

当然这也会有很多坏处,数字化的竞争近乎战争,早期会异常激烈,一个体现就是不管在国内或者国外,相比其他行业互联网从业人员都远比其它行业更为忙碌(虽然国内国外仍有差别)

阶层分置

当前大部分技术竞赛究其本质都是在快速的推进数字化的程度,传感器的精度进化、芯片计算速度的提升、网络速度的提升、人工智能算法的提升无一不是。从过去的进展更是可以看出这种进展可以有多快,手机其实也是电脑,而电脑在20几年前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主要还是用来打字,在现在的手机上,打字可能百分之一的权重也不占。

数字化越彻底阶层分置就会越明显。

数字化程度越高,自动化程度就越高;而自动化程度越高,经济体系中人也就越会被划分为数字阶层和非数字阶层。非数字阶层并非不创造价值,也并不会真的消失,而是会变的没那么重要。具体可以参照工业化转型时的农民群体,这会变成需要用时百年甚至更久来解决的社会问题。农民并非不够勤奋,但始终不够富裕,随之而来的就是生老病死各类问题。

这次的阶层分置与之前不同的是:

比例悬殊,真的是1%和99%的关系。亚马逊员工是56万,市值是9597亿美元;沃尔玛是员工230万,市值是2910亿美元;阿里巴巴是8.7万员工,市值4849亿美元;微软员工12万人,市值1万亿美元;谷歌员工8万人,市值8800亿美元。

随着数字化程度的进一步提高,假设真正支撑1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只要10万人,那么假设全球上市公司总市值为100万亿美元,那就只需要1000万人。

全球化面前很多国家会失去机会。绝大部分国家不管怎么保护,也不可能拥有自己的亚马逊了。所以这种分置不单存在于国家内部,也存在于国与国之间。

如果真的只是1000万人或者几千万人即可以支撑全球经济体系的运作,那么这些人也不会是平均分配在各个国家和地区之间,这就为混乱和冲突进一步埋下导火索。

再平衡与矩阵化

马克思看到了资本主义时期的阶层分置,所以提出了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本质上是对阶层分置的再平衡,只不过方式不同,才衍生出了现在的各种不同的社会实践比如欧洲的、日本的、美国的。而社会实践证明当美好的初衷与科技现实不匹配的时候,也会带来巨大的灾难。

这次的不同在于百分百数据化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透明的,所以阶层的再平衡有一定机会变的没那么痛苦,只要出发点足够善良。

想象下,每个人拥有自己唯一的社会识别ID,与此同时一切活动与此相绑定,这样一来贫穷或富有,需求与需求的级别其实是容易判断和确定的。也就是说本质上,一直难以处理的公平问题在技术手段下是可以彻底解决的。

这就提供了这样一种可能,对非数字阶层财富是可以按照某种规则进行公平分配的,即使他们在经济体系中无法谋求到生存的基础。(新社会主义)

与此同时社会化的部分则可以完全的抽离,比如教育、医疗都可以彻底从经济体系中剥离。这时候很关键的一点是经济诉求在做决策的人群那里必须成为一种次要诉求,需要和生命层次的提升相绑定,否则后果就是灾难性的。

因为与之共存的风险是彻底的阶层固化。在这种体系里,规则本身即是命运,而规则也可以是对上升通路进行封闭的规则。一旦如此,阶层间的对抗就会产生各种形式,结果必然不会美好。

现有的经济体系与模式持续了200年,但现在看来是没可能支持下面的数字化升级的。这里其实需要更多的探讨与实践,才能实现平滑的过度和升级。开放性的问题是,那种现存架构更容易实现这种再平衡?

小结

也许有人会想,我们并不期望这样一种世界,但事实是不管喜欢与否这已经是一种内置的宿命,不管是百分百数字化,阶层分置还是再平衡,都是在未来六十年内(30年深度数字化,30年深刻认识各种矛盾)肯定会发生的事情。

一切的起点在于过去20年里数字化与经济成功已经深度绑定。在长时间轴上,这才是微软、苹果、亚马逊、谷歌这类公司市值居高不下的真实含义。

#专栏作家#

琢磨事,微信公众号:琢磨事,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声智科技副总裁。著有《终极复制:人工智能将如何推动社会巨变》、《完美软件开发:方法与逻辑》、《互联网+时代的7个引爆点》等书。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看破不说破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