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人再塑互联网

不懂技术怎么做产品?15天在线学习,补齐产品经理必备技术知识,再也不被开发忽悠。了解一下>

冒险,是他们的生存法则。

  • 本文由华商韬略原创
  •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
  • 作者:陈药师

01

福建人正掌控着你我的指端生活。

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超过1亿人使用抖音记录生活,娱乐自己;超过2亿人使用美团外卖,喂饱自己。

这背后,是福建人。

还有,瑞幸咖啡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疯狂扩张,席卷神州,如今门店已达2000家。

它的背后,也是福建人。而且,这个福建人还创办了神州租车——亚洲最大的汽车连锁租赁公司。

江湖流传,只要BAT染指了你的生意,你基本上就没机会了。可是,福建人却在强大的BAT脚下撕开了一道道裂缝,并在互联网领域形成了一股独特而强大的力量。

他们染指O2O、团购、短视频、区块链;他们不仅站在了风口,而且还缔造了风口。

福建商人被称为“闽商”,中国第一大商帮。他们敢于冒险,敢于出海,敢于挑战既有的商业格局。在互联网领域,福建商人的行事风格简单直接:抓风口,疯狂融资,大把烧钱,迅速成长,甚至以最快的速度谋求IPO。

如今,矗立于互联网领域巅峰的几位福建人,都已成为千亿帝国的缔造者和统治者——

  • 福建人陆正耀创办的神州专车,目前估值35.5亿美元;
  • 福建人张一鸣创办的字节跳动,目前估值750亿美元;
  • 福建人王兴创办的美团,瑞银慷慨地给予了最高达1094亿美元的估值。

福建人,正在重塑互联网。

02

精明又敢于冒险,大概是福建商人的共性。

福建大地多丘陵、少耕地,自古就有“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说法。罗永浩曾经说:“福建这地儿都是盐碱地,不经商还能干啥?”

实际上,福建盛产茶叶,走出去卖茶是福建人早年的重要营生。今天,英文里“Tea”的发音就是源自闽南话的“茶”。

所以,不冒险就不能活。

冒险成为福建人的生存法则,但冒险并非鲁莽,而是步步为营,深思熟虑。

笑傲江湖里,福建人林平之为了报仇,隐忍多年,不惜挂在悬崖峭壁偷听师父谈话,最后才挥泪斩“慧根”,冒着永失我爱的风险一往无前。

陆正耀、王兴、张一鸣都有着三次以上的创业史,安稳从来不是他们的追求。

稻盛和夫两次创业都取得了成功,即使是他,得知中国有连续创业者的说法时都迷惑不解地问:“连续创业?到底想干啥?”

——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20多年前,陆正耀就怀揣着这个理想离开了政府机关,下海经商。彼时,邓小平南巡讲话余音绕梁,陆正耀就无法“安分守己”了。

1995年,陆正耀创办了一家通讯公司,10年后,这家公司就包揽了中国电信在北京一半以上的业务。但他不想干了,因为深感自己只是一代理,受制于人,颇为不爽,他要掌控一个行业从头到尾的每一个关节。

“赚钱还行,但事业做不大。”陆正耀不在意小目标,他有大梦想。

2005年,携程上市,陆正耀大为触动,他决定把携程模式嫁接进汽车领域。

模式很简单:如果会员的车坏了,只要打个电话或者上网预约,15分钟内就会有人来帮你修理。

投资人刘二海很看中这个模式,他与陆正耀大概相识在北京大学国际发展研究院,他们没有一起读书,而是在校友会上结识。

刘二海热衷于投资汽车项目,投过易车网、优信二手车等,他也投资了陆正耀的联合汽车俱乐部(UAA)。这个俱乐部发展很快,两年间就有了200万用户,但是没法赚钱。

陆正耀虽热衷冒险,但不赚钱是不行的。

2007年,他创办了神州租车。

热爱冒险但又特别精明的陆正耀说:“自己当时想明白了一个问题:所谓的商业逻辑,就是把账目算清楚。”

亡羊补牢之后,才是飞速发展。神州诞生后,一贯喜欢大手笔的陆正耀热衷于直面消费者,并曾言之凿凿:“最靠谱的商业模式就是B2C的模式。”

不过,死守一种理念不知变通,那也绝对不是福建人的性格。

陆正耀在2015年就在全国60多个城市同时推出了神州专车,完成了公司平台化运营。模式是什么样子不重要,对陆正耀来说,能不能赚钱才重要。

他认为:神州的未来,是成为一个为用户提供从租车、专车到买卖车,以及汽车维保、保险等一站式服务的综合性平台。

所以当年滴滴、快滴等公司陷入补贴大战时,神州专车反而与世无争,闷声发财。因为在陆正耀看来,依靠补贴来维持的商业模式极为不稳定,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谁给的钱多我就跟谁干。

2018年,神州租车总收入超过64亿元,净利润超过6亿元。而滴滴、uber和上市网约车Lyft不是面临亏损就是股价狂跌。

同时,在新三板上市的神州专车的运营公司神州优车,也实现了2.7亿元利润的盈利。

市场份额是不如滴滴,但福建人赚钱了。

03

就在陆正耀创办神州租车一年后,王兴和张一鸣“分手”了。

王兴和张一鸣的交汇时间其实非常短暂。2007年之后,王兴创办了社交平台饭否和海内网,张一鸣是技术合伙人。

他俩也都是福建人。

彼时张一鸣曾问王兴:有没有一个人创办过两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王兴说:“有,稻盛和夫。”

后来,饭否关了,张一鸣走了。有人要收购饭否,王兴说:“我已经对饭否没兴趣了,我觉着团购更好玩。”

2010年,饭否的一些旧部又聚集在了一起,他们喝着大红袍,开始创办美团。十几天后,窝窝团成立;接着,全国出现了5000多个团购网站,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有名的千团大战就此开启。

梁宁在《美团的破局与开局》中认为:千团大战是典型的由VC吹起来的风口,Groupon在美国短时间内做到IPO的故事,让中国的投资人带着创业者集体产生了“别管钱,只管扩张”的幻觉。

而幻觉,总有清醒的残酷时刻。

王兴就很清醒,他告诫团队,美团要把消费者放第一,商家放第二,美团放第三。

王兴崇拜乔布斯,在苹果推出智能手机后不久,他就意识到移动端的时代已经来临。所以,2012年,当很多团购网站还在个人电脑端发力时,美团就开始做移动端产品。

而这一年,正是很多用户从电脑转移到苹果、安卓平台的关键一年。

同在这一年,美团电影成为了独立app,就是后来的猫眼电影,很快就击败了同是在线选座电影产品格瓦拉。

2015年,是并购之年。携程收购去哪儿、滴滴收购快递、58和老对手赶集网水乳交融。

巨头林立,但巨头没想到,他们的对手居然是美团。

其实,早在2013年,美团就成为酒店分销商巨头,市场份额跃居第三位。

当时,去哪儿网的总部甚至贴出了对抗美团的标语,“抗美大战,绝地反击,再出发!”

可出发未果,到了2018年,美团的酒店在线预订订单超过携程,成为第一。

王兴说:“我们是靠吃拉动了酒店业务。”

吃,是刚需。很多用户为了弄明白吃什么下载了美团,然后又被转移到了其他业务上。

表象背后的较量更加激烈:早在2011年,阿里巴巴就领投了美团B轮融资,这也开启了BAT分割市场的序幕,此后无论是O2O、网约车还是共享单车,都遵循了这一模式。到了2014年,王兴有了摆脱阿里的想法,他想要更加自由的环境。2015年国庆节第一天,美团与大众点评完成合并。三个月后,在腾讯领投下,新公司获得了33亿美元的融资。

王兴说,他“要做互联网第四极”。

04

王兴的成功大概是因为他不迷信巨头的力量,也不迷信看似铁板一块的市场没有新的机会,千团大战,亦有胜者,关键是眼光要长远,还要敢冒险。

张一鸣创办头条的时候,也没多少人相信他会成功,因为新闻平台看似没有什么机会了。

张一鸣做的是媒体平台,但他没有媒体人惯有的情怀、理想、抱负。头条背后的逻辑很简单:算法和信息分发,用户想看什么,就给他看什么。

离开饭否之后,张一鸣兜兜转转参与过几个创业项目,直到头条诞生,他才安稳下来。

2012年春节期间,北京寒冷,张一鸣在一家咖啡厅裹着大衣给投资人画出了今日头条的构架图,然后获得了500万美金的投资,但远远不够,他又去找知名投资人朱啸虎。

朱啸虎拒绝了,因为当时新浪、搜狐等客户端已经分割了市场,朱啸虎直接问他:我拿什么赚钱?

但张一鸣认为:移动端的新闻内容应该与传统的方式有所区别,那就是用户更自由。

在今日头条获得成功之后,朱啸虎曾慨叹:“不能低估移动端,很多事情在PC端是很小的,在移动端是很大的事情。”这是他错失今日头条后总结出的最大教训。

今日头条没有自己的采编团队,核心员工是工程师,他们有一套相对精准的算法——你喜欢什么,经常看什么信息,他们就会推送什么。

用许知远的话说,头条就是一个“信息茧房”,而这个“信息茧房”还真的有市场。

自2012年3月字节跳动成立后两年,其线下产品今日头条拓展到1.2亿用户,随后这个数据一直在增长。今日头条创建至今,从A轮至C轮其融资速度几乎是每年一轮,规模从数百万美元增至1亿美元。2016年底,今日头条更是完成D轮10亿美元融资,此后还不断传出新一轮融资的消息。

跟老乡王兴一样,张一鸣也有独立精神。即使王兴后来还是和巨头结了盟,张一鸣却继续坚持独立。

吴晓波说:“BAT以及他们的盟友各自划分大量的领地,而张一鸣则成为版图中一个自成建制的王国首领。”

2017年,在那场知名的互联网行业乌镇饭局上,张一鸣、王兴和滴滴的程维坐在了一起,他们得以和BAT分庭抗礼,成为一股新的势力叫TMD(头条、美团、滴滴)。

当然,头条也遇到过危机,但张一鸣的思路很清晰,为了能与巨头对决,他启动了布局扩张。

短视频方面,对标快手,孵化了原创生活小视频社区火山小视频;2016年9月,音乐短视频社区抖音上线。今日头条也将目光投向海外寻求机遇,2017年2月,全资收购美国短视频应用Flipagram;2017年11月,以10亿美金估值收购音乐短视频平台Musical.ly。

社交方面,今日头条寄厚望于微头条和悟空问答。2017头条创作者大会上,今日头条宣布将在未来一年内扶持1000个拥有一百万粉丝的账号,并拿出400亿流量帮助优质微头条用户在冷启动早期享受流量保底;此外,去年还投入10亿元,对知识分享进行补贴鼓励。

大,才有可能不倒,这可能是张一鸣信奉的理念,也是当代闽商遵循的法则吧。

05

陆正耀就对这个法则非常迷恋,除了神州,他也涉足咖啡行业,而且也还是大手笔参与。

钱治亚是陆正耀的大徒弟,也是神州的大管家,还是瑞幸咖啡的创始人。

就在四月,瑞幸咖啡宣布,获得共计1.5亿美元的新投资,其中1.25亿美元来自星巴克的最大主动投资人贝莱德(BlackRock)。自2018年完成天使轮融资后,一年多时间里瑞幸咖啡估值达到29亿美元。

王兴在创办美团八年之后,在自己的饭否上写道:“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恐怕不再是一个空泛的问题。放在互联网行业中,可以理解为到底是需求创造供给,还是供给创造需求。”

瑞幸咖啡也在验证这个说法。

首先,是销售杯量不断增长:1000万,3000万,一亿杯……

2018年,瑞幸在市场上不断丢出一个个让人咂舌的数字炮弹,引人注目。

瑞幸咖啡也有创新,充分利用最新的技术手段来改变咖啡行业,整个瑞幸咖啡已经实现了智能派单、智能订货、智能品控以及通过营销数据平台进行个性化推送的模式。

但争议一直存在,尤其是不遗余力的大笔烧钱。到2018年7月为止,瑞幸咖啡为用户补贴了超过10亿元人民币,一杯瑞幸咖啡的成本是22元,消费者只要花10块钱就能喝到,有时候还不用花钱。

结果就是:瑞幸咖啡2018年亏损8亿人民币以上。

陆正耀劝钱治亚不要着急,慢慢来(烧钱)。钱治亚也不着急,她说:“我们不着急盈利,我们需要的是用户数量。”

但陆正耀真的不着急吗?我们不得而知。至少他在操盘神州优车时,是把关注点放在盈利上的。

陆正耀是瑞幸咖啡的天使投资人,也是钱治亚的伯乐。

早在2004年,钱治亚就是陆正耀最信任的下属,十多年后,钱治亚成为神州优车的COO。

陆正耀说:“作为神州在全国300个城市1000多家门店100000多台车超过40000名员工的大管家,自己每次在外面见合作方聊完就走,而具体的细节都是钱治亚负责。”

2017年,钱治亚决定离职创业,陆正耀没有挽留、没有愤恨而是全力支持。除了给钱治亚投资,瑞幸咖啡的第一家门店也开在了自己老东家的写字楼里,而瑞幸咖啡的CMO杨飞也来自于神州。

瑞幸咖啡的投资方,包括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和君联资本都来自神州优车的“朋友圈”。钱治亚表示,这也是她邀请陆正耀担任公司非执行董事长的原因:“我不擅长资本,陆总做董事长可以在战略和资本上帮我们把把关,公司现在跑得非常快,这样我可以更专注业务和运营。”

2019年,如果不出意外,瑞幸咖啡将超越星巴克成为中国第一大咖啡连锁品牌。

陆正耀正在为了这个目标不遗余力。

有人担心瑞幸咖啡会否是个泡沫,但投资人愿意做这个赌博。

“如果我告诉你,给我100亿美金,我可以再造一个星巴克,会有人相信的。投资人就是赌这个。”第一资产首席投资官吕晓彤这样评价瑞幸咖啡。

就像张一鸣能从看似铁板一块的咨询领域挖掘出内容分发的处女地一样,陆正耀也坚信:打造一个超越星巴克的新品牌,是有可能的。

王兴在向移动端发力的时候,也有很多人不解,认为应该先从PC端开始。

因循守旧,那绝对不是福建人做买卖的方式。

他们相信,爱拼才会赢。

 

作者:陈药师,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ID:hstl8888)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q08Hhymnu0AuWXUGi4R_sA

本文由@华商韬略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 基于CC0协议。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想问,如何从零做一家企业

    回复
  2. 看完后感慨颇多,闽商的魅力很强大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