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把创新和年轻捧上神坛,而把品格和善良抛在了脑后

AI时代,如何更快入行抢占红利得高薪?前阿里巴巴产品专家带你15天入门AI产品经理。了解一下>

在提到经济危机时,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恐惧与想要逃避,但是如果你真正去了解后会发现,经济危机是经济运行的周期性规律中的现象之一,它的发生并非毫无预示。

1999年,我和一帮硅谷创业者去机场,那里停泊着我们的私人飞机,那年我34岁。

但我还是不满意,像我这么天才且多金的人,本应该有一间能以8马赫速度飞行的单人公寓(而不仅仅是飞机)。

事实上,我当时赚到的钱,相当于我老妈在湾流公司工作一千年的薪水。(译者注:湾流公司是美国的飞机厂商,以出产豪华、大型公务机而闻名。)

而当时的同行者身价跟我都差不多。我们这群三十多岁、事业有成的老男人,看着我们的飞机。一切似乎都无比正常,但这恰恰是泡沫到来前的征兆。它预示着,我们这群初生的宇宙掌控者,马上就要被命运女神狠狠地蹂躏在地。

摩根大通的总裁Jamie Dimon把经济危机定义为某种5~10年就发生一次的东西。而现在,距离上次大萧条已经过去了11年。

如果你是个老家伙,大概会观察到这种经济运行的周期性规律,以数学形式表现,它就是一条曲线,而你正处于其中的某一点上。

但即使你已经意识到这一点,并想要依据这种周期性提前做出预判,结果也很难预料。量子力学告诉我们,观测会改变事物存在的状态。我们的每一丝改变,都会引发蝴蝶反应,而经济曲线的波动值,永远会离我们的预测值有所偏差。

所谓资产泡沫,其实是一股乐观主义思潮。在这股思潮下,很多东西的价值被过分太高,偏离了它的实际价值。所以浪潮过后,那些被冲到天上的新事物跌落下来,在重力作用下,自然会对经济地基形成巨大的冲击。1999年的时候,我告诉自己,下一次一定要变得更聪明,而我所谓的下一次指的是下一次经济繁荣或衰退的顶点。

所以,元芳你怎么看?当我们进入经济下行期的时候,你要怎么调整自己的行动呢?

事实上,已经有好多迹象表明一个超大型泡沫即将来临。我在纽约大学的同事花了很多时间去对比1999年和2019年的经济运行情况,并给出了许多有力的证据。

不过我想你并不需要一个诺奖学者的解释(那会像是天书一般)。有一些更常见的信号已经标示着一切:

  • 估值过高、市盈率过高、信用膨胀,这些都是经济泡沫的表现之一。对冲基金行业的大佬Seth Klarman最近就警告,看似香甜可口的糖果(比喻公司),里面包含着大量刺激性物质和高胆固醇,长期食用,必然会对身体造成负面影响。
  • 当国家或公司开始大量建大楼的时候,经济泡沫也就不远了。看看外面:泛美大厦、西尔斯大厦,这些巨大建筑直插在地球母亲的身上,只需要花费十多亿美元(他们还觉得赚了)。这些自以为无比正确的举动却恰恰是泡沫升起的打气筒。
  • 当然,最明显的标志还是像孔雀一样嚣张的CEO们。如果有一天他们去了好莱坞客串,并觉得时代封面必须留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那正是他们的完蛋时刻。J.Crew 广告公司的David Karp和 Gap广告公司的Dennis Crowley已经向我们证明了这一点。而Marissa Mayer(谷歌副总裁)终于在Vogue上有了3000字的采访文章。在她向其投资了300万美元之后。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毕竟花的是股东的钱,你可以像J.Crew的家伙一样花10亿美元买一个类似Tumblr的网站,并对股东宣称那是一个博客网站,实际上它只是一个赚不到什么钱的色情网站。
  • CEO的穿着打扮也能透露一丝征兆。当TA穿着黑色圆领毛衣的时候,就好像在宣告:我就是这个时代的Steve Jobs。而当TA们仍沉浸在自己是“乔布斯化身”的幻想中时,股票市场可能会因此而大跌(比如Jack Dorsey),甚至FDA会禁止你进入进入自己的实验室(比如Elizabeth Holmes)。(译者注:Jack Dorsey是Twitter的创始人,他在2010年时曾模仿乔布斯的穿着,引起非议;Elizabeth Holmes(女)是医疗高科技血液诊断公司Theranos的创始人,也曾模仿乔布斯穿着,后因涉嫌核心业务欺诈被美国证券交易监督委员会指控“大规模诈骗”,最终被罚款50w美元并放弃了公司的大部分股权。Theranos曾是估值百亿美元的独角兽,现在已经跌到10亿,该公司本身就是估值泡沫的一个象征。)
  • 平庸之才+两年技术经验=六位数的薪资。那些会编程的小屁孩,刚毕业两年,就能在市场上要到10万以上的年薪。更糟糕的是他们内心坚信自己值这个价。如果你会编程,这当然很好。但你没有过硬的管理能力,也没有意识到你被过分高估了。这也意味着,当泡沫来临的时候,你没有能力去抵御这种风险。最终,你只能呆在父母家的地下室里。
  • 把战火蔓延至商业地产行业。投资者相信下一个谷歌,一定以是廉价资本驱动的公司,它们在纽约和旧金山的街上游荡,推高了整个街区的地价。它们还与科技界的F4竞争着(Amazon, Apple, Facebook, and Google),F4们也正在购买纽约的超级街区。

我32岁的时候,曾作为互联网企业家被邀请参加达沃斯经济论坛。在那儿我遇到好几个CEO,想要从我身上探知公司成功的秘密。他们显然认为是由于我的独特眼光。事实上,他们错了。但我当时以为这全是我的功劳,我就像是《星球大战》里的Yoda一样,向别人传授着我的生意经。等到两年后经济爆发,我再次来到达沃斯论坛,没有人鸟我了。

当光景不好的时候,大家更喜欢有经验的老人管理公司;当光景好的时候,人们又倾向于年轻人了。Evan Spiegel 和Jack Dorsey都是很有才华的年轻人,他们建立了价值数亿元的公司,甚至有可能到十亿,但绝对没到百亿。(译者注:Evan Spiegel是Snapchat的创始人。)

Snap, WeWork, Uber, Twitter ,这四家公司的资产加起来甚至要超过整个波音公司,它们都是由才华横溢的年轻人运营的。作为一个在二十多岁时也小有成就的CEO,我可以告诉你们:对我们来说,最宝贵的经验就是我们其实蠢到完全意识不到我们会走向失败。年轻的CEO总是会疯狂追求收入而意识不到自己的产品其实关乎着千万人的生活。

如果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在下一个十年,年轻人恐怕再也没有机会成为一个市值10亿美元的公司创始人或CEO。当它发生的时候,那就是整个人类的至暗时刻。

悲哀的是:如果哪个创业者穿着黑色圆领毛衣,把员工当成一滩狗屎,纹着刺青,带着闭环……以及其他任何能表明年轻人个性的着装,人们就会把TA当成耶稣。

我们把创新和年轻捧上神坛,而把品格和善良抛在了脑后。

 

文章译自:《Warning Signs That a Bubble Is About to Burst》

作者:纽约大学商学院教授Scott Galloway

译者:善宝橘

原文链接:https://onezero.medium.com/warning-signs-that-a-bubble-is-about-to-burst-aa9801e65557

本文由 @善宝橘 翻译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