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过载时代,如何高效提升自己?

数据分析如何避免沦为形式?15天在线学习get一套可落地的数据分析方法,了解一下 >>

互联网世界就像是一个信息黑洞,一旦触碰,掌握不了正确的逃脱方法,我们的注意力便会不断地被吞噬掉。

作为PM、运营,我们一直专注于抓用户的注意力。但同时,我们也是信息消费者,我们需要在工作实践的基础上,通过阅读一些方法论或者别人的案例复盘,来得到一些新的认知和启发。所以,如何不被过载的信息迷糊了双眼,高效地找到自己需要的信息,也是我们应该重视的。

“我们消费的信息正如同我们摄入体内的食物一样多。这会影响我们的思考、行为、我们如何理解自己在世界的定位,以及我们如何理解他人。”

——埃文·威廉姆斯,Twitter及Medium联合创始人

假如,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有这样一个段落、章节或是一本书,你读了它就会改变你的生活。我把这种信息称为“突破性知识”,在信息过载的世界,掌握发现突破性知识的能力是我们能够培养的最重要的技能之一。

我们都曾有受过“突破性信息”的影响——父母、导师或老师说过的某句话一直陪伴我们至今,改变了一切;一本地震之书会直击我们灵魂深处。

例如:沃伦巴菲特的“地震书”是他在19岁时读过的《聪明者的投资》,这本书凝聚了巴菲特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使用的核心投资理念;埃隆·马斯克的“地震书”是《银河系漫游指南》,他说这本书帮助他提出更大的问题,因此能够思考解决世界上更大的问题;我最近的“地震书”是《穷查理宝典》,来自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查理·芒格。这是第一本使我接触到思维模型的书。学习并使用思维模型非常重要,我最近创建了Month Club思维模型。

“地震书”非常稀少,但一本胜过千本好书。“突破性知识”的经历可能仅仅持续几分钟,但它的影响能持续一生,这是学习杠杆的终级形式。

现在想象一下,相比每十年拥有一次“突破性知识”的经历,如果它的频率能提升到每年一次,甚至每月两次,可能会改变你的一切。

突破性知识的影响力非常强大,但发现这类知识却并不容易,我们需要问自己的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如何使用有限的时间,在注意力分散的世界中找到突破性知识?

我个人对这个问题非常感兴趣。作为一个阅读了上千本跨学科书籍的人,这些年我多次询问自己这个问题。我的书架、亚马逊购物车、Kindle图书馆以及Audible愿望清单中分散着成百上千本我想读的书——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无限清单”,但我没有时间去读。

随着时间的推移, 我通过个人经历以及观察许多世界顶级企业家和领导者学习(包括埃隆·马斯克),形成了一套处理信息过载的独特方法。但是,在进入方法之前,我们首先需要理解问题所在。正如发明家查尔斯·凯特林(Charles Kettering)曾经说过的那样,“如果能把一个问题表述清楚,这个问题就已经解决了一半。”

造成信息过载的四个方面

信息过载是一个大问题,它是由四个方面造成的,每一个都呈指数级恶化,并且共同构成了一场大危机。 这场危机可能使我们集体变笨,并且与身边的人面对面的交流越来越少,与他们关系越来越生疏。

组成信息启示的四个问题是:

  1. 内容冲击
  2. 回声室
  3. 持续分心
  4. FOMO(害怕错过)

1. 内容冲击

“信息的丰富造成了注意力稀缺……”

——赫伯特·西蒙

图片来源: 马克·谢弗

随着网络出版和社交媒体的出现,我们可获得的知识数量正在迅速扩大,以至于没有人能跟上节奏。 同时,每分每秒都会有更多的内容产生,人类集体知识总量不断增长,但我们能用来消费的时间却无法增加,这种差距每秒都在不断扩大。

后果:原本有更多新的信息和新技能我们是可以通过学习来获得的,但现在它们被淹没了,我们甚至都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2. 回声室

图片来源: 迈克尔·西蒙斯

随着群体规模的扩大,它们会变得不那么稳定,且更多样化,最终会分裂成小群体,这种现象最明显的例子之一是宗教。

犹太教发展到现在,已经分成几个不同的教派,其中一个教派分裂为基督教。 随着基督教的发展,再分裂成天主教和新教。 新教不断发展,然后分裂为浸信会、卫理公会、路德教等。

这种现象在每个不断发展的领域、学科和社区都会发生, 每个新组织都会形成自己的语言和文化。 虽然这可以增进团队内部的沟通,但却使得知识交流变得更难,因为知识交流必须要先对语言和文化进行翻译。

每个群体都会根据它与其他群体在某种程度上的不同或优势来制定身份, 这些群体之间的概念墙就会造成两极分化和偏见。

这种情况在宗教和政治中最常见,但其实它在所有领域都会发生:过于商业化的艺术家被认为“背弃了”艺术;企业高管往往轻视学术,认为学术过于理论化而不切实际;很多从事自然科学的人,不认为社会科学是一门真正的科学; 写畅销书的学者,被认为是不严肃的研究人员。

后果:每个群体都生活在自己的回声室中,认为他们坚信的才是“真实的”现实,并通过妖魔化其他群体来维持这种信念。 在社交媒体和内容个性化定制的时代,这些回声室变得更加孤立,因为我们接触自身选择群体之外的信息越来越少。

3. 持续分心

采访者:“你说过这是一个需要对社交媒体商业化进行自我反省的时代,但你却参与建立了一个最大的社交媒体。关于这点,你做过哪些反省呢?”

帕里哈皮蒂亚:“我感到极度内疚……我想我们潜意识里都知道,即使我们在假装‘可能没有任何糟糕的意外后果’,但是在内心的最深处,我们还是知道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资料来源:《前Facebook执行官:社交媒体分裂整个社会》

大约五年前,我采访了Meetup的创始人。 我们不知怎么地就谈起了社交媒体新闻feed流,他说了一句话伴我至今:“如果你认为这会让人上瘾,那就等到五年后再来做。”

五年后,我与移动设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可怕的变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变得非常警惕 ——包括下载Chrome扩展程序(如Crackbook,Intently和Newsfeed Eradicator),删除了手机中的所有社交媒体应用,设置了只有我妻子知道的密码,才能下载新的应用程序,但是在与社交媒体的这场战斗中,我仍然感觉自己被打败了。

我发誓尽可能不再使用Facebook,Twitter或YouTube,但是它们每一个都是我努力投身开展商业业务的平台——我管理的Facebook群组有近50,000名会员; 我购买Facebook和谷歌广告,并在Facebook上推广新文章。

我试过屏蔽youtube,但那里有很多高价值的教育视频,所以我决定重新打开它。

即使我在家办公,但当打开电脑时,就感觉像是在一个繁忙的集市中开了一家商店。营销人员、软件开发人员和黑客正前所未有地获取有关人们行为的数据。他们利用这些信息掌握“如何吸引人们注意力,并使他们沉迷于他们的产品?”的方法,每年都有数十亿美元被用于此。

他们已经开发了基于广告,甚至是传播错误信息的商业模式,通过最少的努力就能获得最大的点击次数。更麻烦的是,在不远的将来,有相当大一部分人可能会通过增强虚拟现实眼镜,或隐形眼镜来看待生活,这将使问题更加严重。

后果:我们的现实和虚拟环境正被越来越多的内容围绕——无论是评论、广告还是“假新闻”。这些内容是专门针对我们自己的喜好进行营销的,这证实了强力分散注意力,可以阻止我们追求更有用的信息或自身目标。

4. FOMO(害怕错过)

今天,与十年前相比,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趣的关于“我想要阅读或观看”的内容。但是,有更多的选择并不一定是件好事,反而会让你觉得很有负担。

让人觉得有负担感的并不是选择的数量,而是“好”选择的数量。放弃好的选择对人类来说是痛苦的,这叫做“损失厌恶”。

此外,好的选择太多,就会导致我们很难去做决定。为了我们的职业生涯,我们是不是是应该读一本关于数据科学,或者人工智能的书呢?是不是应该提高沟通技巧,以便成为更好的领导者?或者,我们应该阅读最新的运动研究、饮食书籍或育儿指南,把我们的个人生活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

这些抉择的重要性都难分伯仲,要正确地做出选择也极具挑战性。

后果:好的选择太多,再加上我们缺乏对选择的结果是好是坏的预判能力,所以我们总是在苦于做出选择。

5. 结果:媒体垃圾快餐

这四个挑战(内容冲击、回音室、持续分心和FOMO)导致一般人如果不认真思考,就会倾向于“食用”媒体的“垃圾食品”。

他们很容易被具有冲击性的内容所吸引,当面对形形色色的信息时,他们根本没办法从中分辨出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在卫生政策中,“食物沙漠”是一个没有健康食品的地理区域。 对于那些没有深度思考的人来说,互联网看起来越来越像一个“信息沙漠”——充斥着大部分垃圾信息。 更糟糕的是,许多依赖媒体“垃圾食品”饮食的人认为,他们正变得更加明智和聪明,而事实却恰恰相反。

好的,问题清楚了。那么,该如何解决呢?

如何解决?

虽然前面所讲到的四点,会让我们对这个信息过载的世界感到失望。但从另个角度来看,相比以往,我们的信息世界多了更多突破性知识。现在,来自世界顶级专家的更多样化知识存在于我们想要的任何媒介中,而其中大部分都是可以免费,或者是我们所支付得起的。从现在起九年后,人类将使迄今为止所创造的科学知识数量再增加一倍。

假如我想学习摄像,二十年前,我不得不报一个当地培训班或读一本书。而今天,我可以对YouTube上277,000个根据“学习摄像”搜出的结果进行排序。或者我可以直接在Masterclass上办理一张价值180美元的全程通行证,并学习Ron Howard的导演,Aaron Sorkin的编剧,或Martin Scorsese的电影制作。

在这个层面上,如果我们对所消费的东西保持谨慎,我们实际上就是生活在信息乌托邦中。

正如查尔斯·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所写: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糟糕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代,也是怀疑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也是失望之冬;我们面前无所不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

那些学会快速获得突破性知识,同时将噪音降至最低的人,比其他人有巨大的优势。这些人生活在一个名副其实的信息丰富的聚宝盆,这项技能不可低估。

让潜在信息启示录变成乌托邦的唯一途径就是:将我们对媒体的态度从被动变为主动。

我们不能被动地相信新闻源、默认设置和通知信息的指导。掌控这些信息的公司,并没有站在我们的立场来考虑我们的利益,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在短期和长期内,尽可能长时间地维持您的注意力。因此,在一定程度上,他们已经破坏了公众对他们的信任。

这种商业模式从根本上就与我们自己的生活目标相冲突。

那么,我们该如何在“信息噪声”中寻找到自己需要的有价值的内容呢?我们如何才能在信息过载的世界里,找到“突破性信息”呢?

以下有三点建议:

  1. 向自己提问,将帮助您从增量知识中,过滤出突破性知识。
  2. 使用具有更高信噪比的新的知识格式。
    3. 学习一项技能,来帮您在寻找突破性知识上系统性提高。

1. 提出魔法问题,从不断增加的知识中过滤出“突破性知识”

区分增量知识和突破性知识。

在搜集信息的时候,如果你对于搜集目的十分清晰的话,你就能很快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增量知识只能帮我们确认已经知道了的知识的真实性,很难对我们产生很深远的影响。就像如果我们已经读了二十本关于市场营销的书,这时再读另一本,只会是短暂的娱乐,很快就会被遗忘。

相反的,突破性的知识挑战了我们对世界如何运作的基本信念,为我们引入了一种观察世界的新视角,这种知识带来的影响是比增量知识更加深远的。

事实上,识别潜在的突破性知识很容易。一般如果有媒体发布了很耸人听闻的内容,我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这些会对我的生活,有本质上的影响吗?

这个问题能帮我避免无意识地消费那些出现在我的新闻feed流中,有着很好的标题,听起来就有趣的内容。

我第一次真正了解这两种知识的区别是在我观看了一次对埃隆·马斯克的采访的时候,采访者向马斯克征求了他对成为有抱负企业家的最重要建议。

他的回答令人惊讶:

 译:“积极寻求,并认真倾听负面反馈非常重要。”

译:“这一点人们往往很难做到,因为很痛苦(忠言逆耳)。但,躲避负面反馈其实是一个错误。”

我第一次听到时没怎么当回事,因为听起来实在是太简单了。但后来我意识到,马斯克的方法比我原来想象的要强大得多,也更加基础,它反映出科学方法的力量。

我来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几百年前,太阳绕地球运行的想法是公认且被证实的。尽管早在公元前3世纪,就有人提出地球绕太阳转的概念,但这一想法却从未受到太多关注。

历史上的每一天,所有人都能看到太阳从地球的一边升起,从另一边落下。人们个体经历中的每一个细节似乎都支持这一主流信仰。

哥白尼在几年之中通过使用一种新的仪器(望远镜)来收集新的数据,推翻了过去几千年的数百万次观测。这些数据表明:事实上地球是围绕太阳公转的。

这个著名的例子指出了一个强有力的观点:那些证明你现有观点错误的未被证实的证据,比已被证实的证据更有价值。

历史上的科学家都认识到了这一点:科学的发展靠的是被证伪,而不是被证实。

一件未确认证据可能会胜过上百万件确凿的证据,就像一本突破性知识书胜过100多本增量知识书一样。

2. 认识到信息过载是一个古老的问题,有着古老的解决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信息泛滥是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过载率可能正在增加。

这个问题本身并不是新的,长期以来,人类的集体知识一直在以比我们处理能力更快的速度呈指数增长。哲学家、思想家和知识分子自古以来就对信息泛滥发表过评论。

罗马哲学家塞内卡说:

拥有不计其数的书籍和图书馆有什么用?它们的主人一生都无法读完书名。学习者没有得到教导,却受累于他们的数量。

密西根大学精神健康研究所所长詹姆斯·米勒在1962年一项题目为《信息输入过载》的研究中告诫我们:“既然人们不能引爆导火索……他们就必须做出调整。”

小说家大卫·福斯特·华莱士在2007年的一篇文章中创造了“总噪音”这个词,并把它称之为“可用事实、背景和视角的海啸”,它让人感觉到“失去了自主权,失去了被告知的个人责任”,他在文章结尾处呼吁我们所有人展开行动:

我们面临的紧急处境是:一方面退回狭隘傲慢,预设立场,僵化过滤器和不成熟的“道德清晰度”是如此诱人;另一方面,处理大量的高熵信息,以及模糊、冲突和变化却会让人不断地发现自己无知和错觉。

和所有重要的古老问题一样,我们几代人都在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中大多数的尝试都失败了,但是一些解决方案却代代存在。我们需要注意到它们是什么,并认识到它们的价值。

其中一个系列的解决方案是具有更高价值密度的知识格式:

上图显示了越来越浓缩的知识。

社交媒体帖子通常是作家将当天的最佳想法,或者是他们本月的最佳想法,丰富起来写成的一篇长文。相比之下,一本书更加有价值,因为它包含了作者一年,甚至是十年中最好的思想。而且,它经过了审核、批准和编辑。

其中,书的摘要更有价值。

在亚马逊上搜索任何畅销书,你会看到一些需要购买的书籍摘要。在谷歌上搜索,你会看到一些免费的。像blinkist和get abstract等服务已经将成千上万的书籍摘要编码成了音频和文本格式。

书籍摘要很有价值,因为在一本书中,并非所有信息都是平等的。摘要提供了本书的主要思想、故事、练习和要点的最简明描述。在这类内容中,还将涵盖作者介绍(例如:Tedx演讲、Google演讲)和作者访谈(例如:播客),这些都是这本书的简要概述。

领域总结浓缩了整个领域,最好的例子是傻瓜指南。从30年前发行以来,他们已售出2亿册图书涵盖2500多个课题,成为有史以来最畅销的书系之一。

但有一种方法可以比领域总结更为简明,叫做思维模型。

2013年,我看到了“内容冲击曲线”的时候,我不禁思考:“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将要做什么?我应该为它做点什么?”

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多年,最终我意识到:世界上最聪明的企业家的知识结构,其实是和我们不一样的。他们并不会把知识当作单独的学科或领域,而是使用思维模型。

于是,我对思维模型进行了深度的研究。

思维模型是一种现象表现,在跨时间、跨研究领域和跨生活领域中都能观察到。在我看来,它们提供了最大的知识价值,因为:

  • 它们传授的知识比书中的总结,甚至是领域总结,都要精简。
  • 它们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保值(甚至增值)。
  • 它们广泛适用于各个领域。

例如:我最喜欢的思维模型之一——80/20法则:20%的努力或投入导致80%的结果或产出。这条规则适用于商业、创造力、关系、健康和许多其他领域。

另一个思维模型的例子是:机会成本,它是在做决策时对于最佳替代成本的价值选择。这个模型在你一生中做决定时都是很有价值的,因为它鼓励你思考一个决策可能有哪些潜在的替代方案。它可以防止你被头脑中涌现出的第一选择牵着鼻子走。

当你学习思维模型时,你开始在生活的每个领域看到工作中的基本模式,这样会更容易在噪音中发现信号。

自从我知道了思维模型的作用有多大后,我就开始在生活中使用它。

使用思维模型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

  • 我回头看了看自己以前犯的许那些错误,心里想:“哦,天哪!我不敢相信我做了那个决定。如果我知道XYZ思维模型,我肯定能避免这种情况。”
  • 突然间,我开始能够在一些拖延多年的问题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尤其是与金钱有关的问题。
  • 我开始有许多更大的,违反直觉的想法,而以前我的很多想法是更偏传统的。
  • 我开始用不同的方式说话和写作,将自己拥有的所有知识和思维模型联系起来了。
  • 我能看到更多学科之间的联系。
  • 我现在几乎每天都在学习“啊哈”知识。我读到的那些知识,要么以一种好的方式粉碎了我的世界观,要么把我已经探索了数月或数年的许多不同线索,联系到了一起。

3. 学习如何学习

学习如何学习是一系列技能,它能帮助我们最终找到突破性知识并将其应用到生活中,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成果。但是,很少有人能意识到,学习如何学习是自己独一无二的技能。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研究了顶尖的企业家和领导者,是如何找到时间去学习?如何找到突破性的知识?如何记住他们学到的东西,并获得更多的成果?的方法。得出,在信息过载的大背景下,“学习如何学习”应该做到以下这几点:

  • 了解科学的方法,以便识别高质量的信息。
  • 了解不同知识的价值。
  • 认识到:认知偏差会导致我们信任那些不应该信任的信息(例如:确认偏差、逆火效应、邓宁-克鲁格效应、光环效应、组偏差)。
  • 知道“学习如何学习”不是能一蹴而就的。
  • 懂得学习如何更深入地学习。

最后的收获:从信息过载到信息乌托邦

我记得在纽约大学上学,和20所市中心高中在谈论创业精神时,我看到了世界是多么不平等。我特别清楚地记得,哈林区的一所高中看起来更像是监狱而不是学校——所有的窗户都用木板封着,上面都有栅栏,大楼外面有涂鸦。学校被栅栏和废弃的建筑物包围着,为了进去,我需要通过一个金属探测器。

与我自己的经历对比,我的高中被鲜花、运动场和树木所包围,我们毕业班上几乎每个人都上了大学。

但当我走进哈莱姆学校时,我感到悲伤。你不能说机会是平等的,因为一个学生去哪所学校的唯一区别就是:他们出生在哪里?

这种差距是巨大的,而当我想到网络上的差异可能比现实世界还要大时,我感到很害怕。虽然每个拥有互联网的人都能平等地访问,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对“如何使用这访问”有同等的认知水平。

结果就是,一些人备受信息过载的困扰,另一些人却能自在地生活在信息乌托邦。假如我们没办法自学管理网络环境的技能知识,并将这些知识传播给每个人,我担心社会会变得更加两极分化。

以上,就是我的对于信息过载这个现象的一些想法。特别感谢我的商业伙伴和朋友埃本帕根,在过去的两年里分享了很多关于这个话题的对话,本文中的许多想法都来自这些对话。

 

作者:迈克尔·西蒙斯

原文地址:https://medium.com/accelerated-intelligence/while-everyone-is-distracted-by-social-media-successful-people-double-down-on-a-totally-underrated-5a86701e9a27

本文由@fifi兔 翻译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 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