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生眼中的 Uber:伟大的产品缔造非凡的成功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uber

作为一家估值达数十亿美元之巨的创业公司,Uber 所取得的成功不言而喻。在机缘巧合之下,我有幸进入到 Uber 公司担任实习设计师,以下是我在实习期间学到的一些东西:

1、勇于承担自己尚未有能力承担的任务

在 Uber 内部,实习生和全职员工的待遇没有任何差别,公司会赋予我们极大限度的创作自由,我们可以自行安排自己的事项。对于现阶段的 Uber 而言,每一位员工的贡献都和核心业务息息相关,因此公司并不需要特意招募实习生来处理琐碎事项。

我所负责的项目名为「UberEvents」,这项服务的目标客户是活动的组织者,他们可以购买 UberEvents 为活动参与者提供接送服务。项目创意的提出者是我们团队的两位领导人,他们认为预付费交通服务对于 Uber 而言是一个尚未开发的巨大商机。创意确定以后,他们趁热打铁地租借一个住宅,并招募了一个跨职能的小型团队,完成这些事项仅仅耗费了一个周末的时间。由于形势发生了转变,其他设计师都不能参加周末举办的工作研讨会,我被指派成为了 UberEvents 的临时设计师。出乎意料的是,没有人对我的任命表示质疑。

我并不清楚产品经理对于我那三天的表现有什么看法,我只知道当 Events 服务正式发布的时候,他和整个团队都显得非常兴奋。Events 服务非常成功,《公司》(Inc. Magazine)杂志甚至还专门撰文记载了「游记小分队如何在一个周末打造出 Uber 的最新服务」。我得到了和一群杰出的工程师、营销人员以及商业拓展人员共事的机会,并从他们身上学到了许多宝贵的知识。而这一切的到来,仅仅是因为我对一项自己并没有万全准备的任务说了「我能行」。

5

2、伟大的产品设计师会像科学家一样思考问题

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工作所使用的正是典型的科学方法。设计师需要一遍又一遍地从事询问、研究、假设、测试的迭代工作。设计是一个让假设可视化的过程——你需要先设想一款软件的运行方式,以及它将会以怎样的方式和用户进行互动。在确信自己的设想可行之前,你需要先进行测试。如果你的设计一直在追逐一些时髦、抽象的概念(例如「喜感」),你的设计价值将大打折扣。

设计师一直很喜欢谈论「用户的同理心」,但在看待那些未能在第一眼看出优秀的设计和产品成绩之间存在紧密联系的人,设计师也需要抱有一定的同理心。但团队受困于时间和工程等资源时,你的设计方案往往需要一再进行修改。想要和共事者保持融洽的合作关系,你需要尽可能避免依赖自己的主观臆测作出决策,应该用研究结果印证设计方案的合理性。你应该随时准备好向他们解释自己的决策将会如何影响用户行为,以及自己将如何推动关键指标的发展。

在进行设计研究时,过程和资源都不是重点,因为产品原型的制造和可用性测试这两个环节已经足以揭示许多信息。尽管我们都乐于承认我们是自己作品最为严苛的批评家,但事实上我们很难对自己的产品发表客观的见解。在作出重大决策的时候,你需要将自己的决策逻辑以文件的方式保存下来。产品的生命周期可能会很长,而我们所能记得的事物却少得可怜。因此,如果你仅仅是因为犯懒、怕麻烦而让将来的设计师一次又一次地重蹈覆辙,这简直是一项罪过。

6

在开发者眼中,用户试用产品的时候大概是这样子的

3、不论媒体对 Uber 的评价是什么,Uber 的文化绝非那般「痞子气」和残酷。

无需多言,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事实。

4、不论你的年龄有多小,公司的人都会对你认真看待。

我一直很惊讶自己竟然能有这么多和 Uber 高管会面的机会,更让我感到震惊的是,他们会非常认真地聆听我所说的内容,而我却只是一个 30 岁的小伙子!许多科技公司都会宣扬「不论创意的提出者是谁,优秀的创意总会笑到最后」的陈词滥调,但它们永远只是停留在口头功夫。但在 Uber 实习的时候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种平等文化的魅力。在实习期间,在我身边的人不论官阶有多高,他们都会和我进行辩论并严肃对待我所提的建议。

5、前沿领域总是备受争议,但正是因为这样,它才足以吸引众多眼球

我在 Uber 的暑期实习期间,纽约市市长比尔 · 德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宣布即将出台一项将 Uber 的增长速度控制在 1% 以内的禁令,这意味着 Uber 已经触及了一些既得利益方的核心利益,并在政治层面上得到了重视。实际上,Uber 是唯一一家拥有政治支持者的科技公司,这些支持者都是 Uber 用户。在草根层面上,我的一些朋友正在组织骑行活动以抗议德布拉西奥的禁令方案;而在管理层面上,奥巴马总统(Barack Obama)的前竞选主管大卫 · 普洛夫(David Plouffe)正在和纽约市的相关人员进行会面,商讨这项禁令的对抗方法。初次以外,Uber 也在电视上发布了第一条政治广告。一些平面设计师还在《纽约时报》上发布了整版的广告,他们还在一些移动应用上插入了抗议标识。在每周一次的公司内部问答会议上,Uber 的 CEO 还亲自回答了相关的问题。

7

这类政治抗争对于 Uber 而言已经不再新鲜,在公司诞生的这 5 年时间里,Uber 就像是一块专门吸附争议的磁铁,人们似乎也被划分成了两大阵营:喜欢 Uber 和讨厌 Uber。不论你是否有这个意识,选择在 Uber 工作已然成为了一个政治宣言,你不可能避开那些围绕着公司的政治因素,很多时候你甚至会要求去捍卫 Uber 的策略。一直以来,前沿领域都充满了争议,这种情况也会一直持续下去。正是因为这样,在 Uber 工作才会更加让人振奋,因为它即是一家科技创业公司,也是一场政治运动。Uber 之所以能够大获成功,部分原因在于 Uber 的员工往往对引发争议抱有无畏的态度。

6、伟大的设计师应该对工程团队所使用的语言有深刻认识

进入到 Uber 之前,我一直认为设计师和工程师的互动行为仅仅发生在设计的结尾阶段,至少也应该要等大致模型做出来之后。这当然是不对的。

在 Uber 内部,工程师和设计师会一直维持并肩作战的关系。Uber 的工程师队伍一直向我强调理解技术限制的重要性,还需要注重和这些产品打造者之间保持顺畅的沟通。在打造产品的过程中,你需要持续对时间、工程资源、设计品质这些因素进行权衡。如果说你对技术本身具备一定的了解,你的权衡工作会做得更加出色,设计实现的过程也会更加顺利。

你应该将设计看成是自己的作品,而工程师团队就是你的「用户」。只要你在设计时多为工程师团队着想,你的设计被实现的几率就会更大。你应该尝试用不同的方式和工程师之间进行沟通,他们会对你表示感激,你所设计的产品也将从中受益。

7、公司的幕后进展远超你的想象

不少人会错误地认为在 Uber,设计师已经没有多大用武之地了。他们认为 Uber 的产品形态已经接近成熟,却看不见产品的简洁界面之下隐藏着多么复杂的东西:打车软件仅仅是冰山的一角。不少用户会感叹和面向消费者的应用相比,面向司机的应用明显要复杂得多。司机可以通过应用管理自己的收入,还可以查看目标、评分、反馈、订单和方向等信息。

众所皆知,Uber 一直希望将影响力延伸至司机和乘客以外的领域。Uber 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未来的全球化物流平台,现在已经开发出了 UberEats、UberRush、Uber for Business、UberEvents、UberCommute、UberHop(一个第三方开发者平台)等一系列衍生服务,在未来,越来越多的衍生服务将会加入到队列当中。

因此,Uber 应用并不像人们所想象的那么成熟,公司内部的设计者显然不会对这款应用的现状表示满意,他们乐于接受挑战,同时也会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更有效率而奋斗。我们应该如何优化面向司机的评分系统?我们应该如何提升拼车服务的用户感知?我们应该如何让老年人和残疾人士得到更加的使用体验?

在 4 年前,Uber 是这样子的:

8

当时既没有 UberX 和 UberPool,也没有 UberETAs,甚至连目的地的输入框都没有。在 4 年后,今天的 Uber 大概也会变成一款「史前产品」。如果特拉维斯 · 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远景能够实现,那么在将来自行购买汽车的行为会变得和拥有自己的马屁一样——对于有钱人而言是一项趣事,但对于一般人而言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当然,我们距离这个远景还非常遥远,但我坚信随着颠覆性设计的出现,我们通往未来的道路会变得越来越平坦。

 

编译@阮嘉俊      来源@TECH2IPO / 创见

文章链接:http://tech2ipo.com/10026985

原文链接:Medium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一个 30 岁的小伙子!

    回复
  2. 30岁的小伙子~ :arrow: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