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用号即将推出,救得了微信吗?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微信6.5亿月活跃用户把闲情逸致消磨在刷朋友圈上,仅仅用来打发时间;1000万微信公众号完成自媒体变现,并没有进一步自成生态;号称连接一切生活服务的服务号和承载微信电商的微信小店也并没有完成服务和电商的变现职责。

dingyueh

1月11日,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pro上宣布,将会将订阅号和应用进行结合,推出“应用号”,在帮助开发者的同时,让用户可以通过微信连接一切。面对逐渐年迈的微信,我分别从微信应用号的出发点、所处位置、目标定位、野心大略四个维度来剖析一下微信应用号到底能否拯救微信?

出发点

服务号败北,订阅号生态尚远,微信要发挥流量终端的变现作用

微信推出“应用号”,我认为本质的原因是微信服务号没有帮助微信完成生活服务的使命,之所以服务号没有完成生活服务的使命,是因为服务号和订阅号处于并列的位置,相距变现体系还有相当距离,微信也本身没有为服务施肥灌溉,每月仅仅4条的消息推送显然更限制了服务号的本身定位,就是服务功能,服务号并没有为生活服务带来流量来源,反而从上游切断了生活服务的流量来源,微信服务号的位置定位和功能定位从根本上限制了服务号向生活服务领域的延伸,就像庄稼没有灌溉,干涸而衰是自然的事。

而订阅号本身依靠内容作为流量的驱动力从而完成广告变现,但是订阅号本身还停留媒体生态层面,深层次的商业变现生态还未形成。订阅号本质发挥着媒体的引流作用,而大多数订阅号仅仅依靠广告收入来实现变现,难以自成生态,即便形成忠诚的死忠粉丝圈,也不能够驾驭自如,因为产品体系并没有形成,缺乏最基本的生态架构。

微信应用号最有可能从服务号未完成的使命和订阅号的劣势出发,将6.5亿月活跃用户和微信的巨额流量通过各类垂直细分的应用体系聚合所有产业和各类商业模式为微信生态开道,打造属于微信真正的商业变现秘诀,实现用户、流量到生活服务、甚至电商的变现。但是如何将微信用户和订阅号所带来的流量和应用号结合,如何将流量有效融入应用号,实现用户和流量转化率最大化,用户、流量和应用号商业变现之间如何实现平衡、生态协调成为摆在微信面前的一大难题,社交生态最忌过度商业化,微信在商业化前务必三思。

所处位置

应用号要以微信为轴心建立操作系统,以平台“号令诸侯”

张小龙表示,现在很多用户会在微信钱包里面买火车票,对一些不是很高频度的需求来说,不用再安一个安装。所以,“应用号”这种新形态的公众号就应运而生了,用户关注了一个公众号,就像安装了一个APP一样。

微信以应用号为轴心建立商业生态,最大的优势是帮助APP开发者和企业节省运营成本,基于应用号的商业开发系统,APP开发者将不费摧毁之力完成APP的傻瓜式建站,基于微信的庞大用户和巨额流量为应用号的引流和聚粉奠定了强大基础,从根本上节省了企业应用的运作成本,最大程度降低了APP开发者的开发成本,解决了企业的用户和流量之忧。

腾讯向来走同“圆形生态”战略路线,就是以微信为轴心,其他各类产业形态围绕微信自成生态,本地生活服务大众点评、美丽说电商导购、滴滴出行,甚至京东购物都围绕微信形成微信和腾讯系战略投资共治共赢的协作体系。微信应用号无非延续了腾讯“圆形生态”战略的基因,要在以微信为轴心的生态内开发出众多垂直细分的产业形态应用,但是应用号并不像大众点评、美丽说电商导购、滴滴出行腾讯系第三方平台那么隐秘又松弛地隐藏在微信钱包身后,应用号紧紧倚靠微信轴心,各类垂直细分应用自成产业生态,那么微信的商业化无非是相当成功的,但是如果微信应用号的位置如果不能实现放在最接近用户和流量的地方,或者说应用号没有协调好微信和应用之间的关系,用户和流量不能够自然流通,那么就不会形成微信的操作系统级功能,其也就不能以微信为王而号令诸侯了。

目标定位

应用号要再造一个App Store,将微信铸造成分发生态

苹果App Store的成功给了想必会给微信极大的动力,微信应用号如果打造一个基于微信的应用商店,依靠微信的用户和流量驱动力,势必将铸造一个类苹果App Store的微信应用商店,在移动互联网第一入口打造一个超级应用分发生态那将加速微信的商业化生态演进。不同于苹果App Store的是,微信应用号生态不仅仅局限于IOS应用商店,在开源的所有安卓应用商店均可使用,这样一来如果微信应用商店成功,那将比苹果App Store有更广泛的用户基础,对于苹果App Store来说是一个劲敌,微信应用号有可能由此掌控移动应用入口,并以庞大的应用软件延伸出各类产业形态,势必再造一个App Store,对于微信涞说主要看如何定位,并将微信号生态如何实现和线下商业生态深度嫁接,打造一个更加坚固和接地气的线上线下连接器成为了根本性的问题,微信如何连接应用号,应用号如何连接线上、线下商业生态成为微信当前最根本的问题。

应用号不会像应用宝那样分布在QQ的二级页面,也不会像类应用宝的应用分发系统将应用一并平铺,如果那样微信就不用去在造一个应用号了,应用号定位应该是基于微信的应用分发生态和由应用衍伸出的各类商业生态,应用宝的作用是应用分发,但是应用号的定位应该是基于微信到应用到商业生态的变现路径,本质上,应用号从位置和定位都比应用宝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野心大略

应用号要让微信连接一切

微信始终强调连接一切,但是微信在各类产业形态,包括社交、媒体、电商、游戏、服务、智能硬件等都已经尘埃落定后,并没有完成连接一切的使命,究其根本,只因产业一盘散沙分布,微信已然臃肿,但是并没有形成一个紧罗密布,主次有序的产形形态布阵,另一方面微信的“圆形生态”似乎并没有阿里控股的阿里系生态紧蹙有序,显然阻碍了微信的商业化进程,微信连接一切的步伐显然也随之滞后。

应用号是微信探索商业化,更进一步连接一切的再尝试,微信要借助应用号的连接作用来连接产业生态,进而完成连接一切的野心大略,随着朋友圈广告也从年初的500万门槛降低至现在的5万,微信朋友圈的媒体生态显然也趋向减弱,根本性原因应该是微信看似整洁的界面没有为微信的生态打好基础,而其背后却埋藏着一层一层的商业应用,实际也并没有为微信的商业化做出贡献。应用号的出现应该能够将微信现有生态板块做一个区间分割,可能的话,微信各类生活服务,电商都以应用的形式盛在微信中,能够引导用户定向消费,并且并不扰乱原本的社交、媒体生态,井然有序,应用号如果放在最优质入口,那也将锦上添花。

 

本文由 @倪卫涛(微信:nitaotao99)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