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和微信的红包之战究竟还能打多久?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越多人玩红包,越多人培养移动支付的习惯,自己的App就会成为用户移动支付的入口,以后去线下超市、饭店、游乐园等等,就会习惯用某一款App进行消费了。

chunjiehongbao

春节将至,BAT三巨头的战争也是愈演愈烈,在经过无数次的扩张圈地后,三巨头的焦点集中到了网络红包上,这也是促使网络红包能受到众多网民追捧的重要原因,而这些其实归根结底都是来自各自的用户群。

众所周知,支付宝的主要业务在电子商务上,百度的主要业务在搜索引擎上,而腾讯的则是一直致力于移动社交,双方经过长时间的商场打拼,已经在互联网有了很深的根基,也积累了很多自己的忠实用户群,而这些用户群一直在背后默默的支持自己的“产品”,一旦产品推出一项新功能,就会立即被自己的用户群得到利用,不管最后结果如何,而这都离不开“产品”本身的价值。

而在这场红包大战中,百度由于发力较晚,红包战略好像没有跟上阿里巴巴和腾讯的节奏,最终这场对决凝聚在了支付宝和微信身上,而派红包本是春节习俗,原本就是讨个吉利的意头,但经过互联网巨头的运作,网络红包也早已失去本意,越来越商业化。

网络红包的起初或许是单纯的

手机抢红包,开始于2014年中国春节,互联网某公司的微信平台推出”新年红包”应用。

春节,对中国80后、90后来说,除了鞭炮和大大的”福”字,最鲜明的记忆恐怕属于压岁红包了。这一怀旧情结被微信理财通和支付宝钱包地整合到了其新应用”新年红包”和”新年淘喜”当中,在2014年迎春节的喜庆氛围中迅速在智能手机用户中风靡。

手机派发红包既有游戏性又有互动性,一下子拉近了与亲朋好友的距离,增进了情感交流。有亲戚朋友会大方地询问”你抢到了多少红包”,更有比较洋气的长辈,直接用电子红包取代了传统的压岁钱。在派发红包间,彼此之间的生疏减少一分,而亲切增进一分。

微信红包开发负责人、腾讯财付通产品总监吴毅说:“希望开发一个好玩、有趣的产品。逗利是、讨红包是中国人过年的传统习俗,互相之间通过这种习俗让年味也更加浓厚。微信红包正是基于这样的初衷设计的一个好玩的小应用,大家可以在微信里互相祝福,感受新年的乐趣。”

支付宝钱包产品经理伍封也表示,推出这个产品,就是希望在春节期间让用户能够感受到浓浓的年味,”这是真人版的’让红包飞’,希望大家能够把年过得更有人情味,不再是群发短信,哪怕只发了一块钱的红包,也更有新意。”

从两位网络公司负责人的话语中,他们只把网络红包当做是春节人们传播祝福的另一种新方式,但当用户数急剧增多的时候,原本的单纯早已抵不住商业利益的诱惑,祝福的城墙也开始被利益的洪水涌塌。

用户群体增多,好坏商家都动心

据支付宝方面统计的数据显示,2014年1月24日”新年讨喜”功能上线仅一天时间,就有7.9万名用户发起了31万次”讨红包”,而发出红包的用户也高达7.2万人,一共发出了22万个红包,总金额超过1800万元,平均每个红包都在80元以上。

支付宝的数据显示,7.9万名讨红包的用户中有3.9万人成功拿到了红包,成功率高达49.2%,也就是说平均每两个讨红包的用户中就有一个能拿到。

从2014年除夕到初八,超800万用户参与了微信抢红包活动,平均每人抢了4-5个红包。活动最高峰,1分钟内有2.5万个红包被领取。平均每个红包在10元内。再看支付宝方面,虽然没有抢红包的热闹,但一对一的红包发放模式,让不少账户都”荷包鼓鼓”,平均金额超过50元,最大的更是达到19万之巨。

2015年除夕全天,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到10亿次,春晚播出期间微信摇一摇互动总量达到110亿次。春晚主持人口播提醒观众摇红包之后,微信摇一摇互动达到峰值:每分钟8.1亿次。

这么强大的数据访问量,让不少商家看到了商机,有公德心的商家,开始和红包企业合作,利用摇一摇派发优惠券等,而没有公德心的商家或者说是不法商贩吧利用红包战略开始制定红包骗局,一个又一个无辜市民被坑爹!

尽管这不是红包企业希望看到的,但用户被骗的伤痛已经成为铁定的事实,如果一定要这个理由的话,那只能牵强的说你的用户太多了。

“商家”,“用户”两手抓

介于2015年网络的红包的异常火爆,支付宝和微信的红包大战也早早打响,尤其是最近支付宝推出的“五福红包”,让支付宝一直冷清的“好友”和“生活圈”一下子火爆了起来,微信朋友圈也被各种交换福卡刷屏了,全国人民都在集五福,大家为了平分这2亿现金也是蛮拼的。

而拿下春晚独家互动平台的支付宝今年显然是有备而来,并推出了春晚红包神器“咻一咻”,成为网友争相“把玩”的功能,我们可以通过“咻一咻”点出我们想要的福卡。而支付宝的这种“咻一咻”玩法也是对微信的“摇一摇”发起了挑战,因为微信今年抢红包的玩法和去年一样,就是摇一摇。

看来今年的春节网名们有的玩了,不是摇到手抽筋就是咻到手发软。

但是单纯的看互联网公司的红包是给用户福利,用户不管是摇到红包还是咻到红包都是自己受益,但从深层次考虑,如果用户抢到了优惠卷或者其他非现金红包,就会迫使用户去消费,而这样就会让用户产生连带消费,一旦用户去消费,就不仅仅去购买优惠卷上的东西,捎带的去购买一些自己用的上的东西,这样商家的红包广告就起到了效果,不仅得到了销售产品的利润还起到了打广告的作用。

而对于支付宝和微信来说,通过发放红包,既可以获得更过用户的关注,又可以得到商家的赞助,真正的实现了双赢!

纵观全局,互联网运营商及商家的商业大战,目的是占有更多用户。

业内人士指出了”抢红包”短时间如此火爆的三条关键元素:”钱+游戏+社交”。微信红包里包的是真金白银的人民币,无论大小,都是可以在银行卡中流转、可供花销的。

而在这火爆的三元素中”关键还是社交”,微信红包火爆的根本原因在于2014年微信6亿用户及其中的账户关系,微信最大的杀手锏就是关系链,通过社交关系,微信正在通过其主要的80后、90后用户,将大量的70后、60后、50后用户也拉入腾讯社交圈中。

可以说,在春节红包这件事的战略上,微信和支付宝没有区别,都意在移动支付市场。从阿里和腾讯的战略布局来看,移动支付入口的争夺都极为重要,直接关系到二者的生态建设。越多人玩红包,越多人培养移动支付的习惯,自己的App就会成为用户移动支付的入口,以后去线下超市、饭店、游乐园等等,就会习惯用某一款App进行消费了。

 

来源@品途网

文章链接: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38050.html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