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祎:公司大了,我蛮悲伤的,因为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公司大了,就像一个人已经200公斤,你还让他身轻如燕,这几乎是不可能的。360已经是一个6000多人的团队了,公司的越来越大对我们形成了很大的挑战。但我们又不能沦落成一个大公司,繁文缛节,文山会海,程序复杂。”2016年1月26日,在360年会上,面对这个挑战,360公司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开出的方子是这样的……

zhouhongyi

 

去年一年发生了什么,你们有印象吗?

发生了好多事,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在不合适的场合睡了一觉,当我睡醒了之后,我发现这个世界都变了,我发现除了我成网红之外,我开始认真的思考互联网游戏规则真的都变了。

好搜“90后”以下用户超过57%

前两天好搜给了我一份数据,我不知道老齐看到这个数据没有,看完我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大概“00后”加上“95后”的比例加起来超过了25%,如果算上“90后”,整个比例超过了57%,那里面“70后”,他们连“60后”都没有列进去,“70”后基本上都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老觉得“95后”是小孩,人家今年都到合法结婚年龄了。“90后”已经都开始生孩子了,他们已经要变成社会的中流砥柱,“00后”好歹也都可以上高中,可以谈情说爱了。

所以,有的时候你真的发现这个时代真的变了,所以我们如何跟着变化?

我一直觉得最牛的公司不是那些赚钱最多的公司,也不是看起来今天最强大的公司,在这个天气变冷的时候恐龙就熬不住了,最强大的公司是能够敏锐的捕捉到这种变化,能够看到未来,能够看到趋势,从而能够让自己与时俱进随机应变的生物,随机应变的公司。

360年会主体是“NEXT”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让他们把今年年会的主题定成“NEXT”。大家知道“NEXT”是什么意思吗?谁能说出来?我最喜欢的“NEXT”这个词,为什么?

当年中国所有人都学乔布斯,穿着黑衣服、穿着牛仔裤,他们都在模仿乔帮主最辉煌的时候作出了iPhone和iPad。其实乔布斯真正涅盘是离开苹果做了一家公司叫NEXT,尽管这家公司步履维艰,但这家公司有很多超前的思想,实际上都注入了苹果,没有NEXT就没有苹果。

当然,在当年他做NEXT的时候,向老齐说的一样,你做一个真正超前的事情的时候,绝大多数人不看好、不理解,如果今天我们宣布说我们也进入O2O领域,我们也去卖盒饭,大家都欢呼的时候,你倒应该质疑一下,它是不是真的属于未来。

当时我做手机的时候,我特别想把我手机的牌子命名成NEXT,后来NEXT.Com这个域名指向iphone.com,所以我们没有做手机的名字,我们把它变成了年会的名字。

讲起这一年有那么多人关心我,在我熟睡的时候深情地凝视我,这些友商给予了我很深的关注。我要借这个机会感谢一下过去十年无论是今天到现场的老员工还是今天的员工,也包括离开了360的员工,我觉得过去几年有几万人进进出出360,没有大家勤奋、创新、辛苦的工作,也不可能有360的今天。

所以我经常在讲,承前成为启后,继往才能开来,我们既要非常尊重、非常认可过去我们十年所做的所有的这一切,没有这样一个安全的基础,我们不可能今天有这样一个能力,有这样一个规模去畅想未来,如果我们还是一个风雨飘零、入不敷出,连吃饭都吃不饱的公司,我们可能也很难畅想在下一个十年。

反过来,如果我们今天有更多的90后,有更多的年轻人加入我们的公司,我们也有更多的新鲜血液,我们确实也不能仅仅只停留在我们过去创造的业绩,呆在自己的舒适区里,因为所有的东西都会成为历史,所有的东西都会随着时间的转移而发生价值的转移,我们只有同时在我们过去的基础之上,要把握未来的十年。

国内跟潮流,硅谷搞技术前沿创新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一再想360应该往什么方向去?我们是不是要像很多公司一样去寻找所谓的风口,去做那只风口上的猪。

在过去的11年里,整个行业变得非常浮躁,非常喧嚣,很多事情远没探索出来,大家就纷纷把自己模式定义成黄金规律,好象一夜之间所有的人不加入这些潮流,好象我们就落伍了。

我们还有很多员工急急忙忙地跟我辞职说老周,我觉得360做的事没有意思了,安全这个事太小了,我要去做O2O,其实他就是卖饺子,不光是卖饺子,做煎饼的,做美甲的,反正我很尊重他们选择,但是当我看到很多互联网公司巨头也在这里面,丧失了初心迷失了本性。

大家都花200亿要干什么,干什么我确实死活不能理解。因为我去硅谷,尽管也有很多互联网+和传统产业的结合,但是之所以硅谷成为全世界创新的中心,这么多年来无论泡沫有和泡沫破灭,我觉得什么有一个基本的价值观是没有动摇的,就是我们这些高科技公司,我们还是应该通过科技创新、产品的创新来创造新的生活方式,来创造新需求,进而创造新市场。

我永远不相信,像谷歌、苹果、特斯拉这样的公司,他们不一定有那么多的美金,他们在做什么?他们在做虚拟现实,他们在做无人机,他们在做电动汽车,他们在发射火箭,他们真正在做一些技术和产品上的本源上的创新。

我没看到这些公司天天跟自己说要做外卖,要去做盒饭,我没有半点贬低送盒饭的意思,我也很喜欢吃盒饭,但我总觉得那个不该是360的使命,那个不应该是360的选择,你们说呢?

过去我大谈免费,可是今天这个行业里开始搞补贴了,所以我经常在多个场合向他们表示感谢,在CPI这么高的情况下,他们通过几百亿的美金有效地提高了人民生活水平。

但我也在想,如果当我去补贴的时候,我是要给你补贴早餐的油条呢还是补贴上门的按摩服务呢?这种补贴究竟能换到什么吗?这就是最后我梦想的所有吗?这时候应该放《蓝莲花》。

我觉得360在未来我们还是要不忘初心,我们应该去想一想今天我们有实力,也有能力真正在一些原创技术上,在一些核心技术上,我觉得去做投入,我们应该真正研发一些能够给用户原来从来没有过的产品,能给他创造从未有过的体验,而不是笼统一句话说我们可以连接人和服务,最后我们就改卖盒饭了,我觉得那太精神分裂了。

当然大家可以看到去年补贴大战打不下去,那些牛呼呼的公司为什么选择了合并,因为不合并没有办法,O2O已经退烧了,可再把时钟往前播两年,你再看看他们豪言壮语,所谓的趋势不是趋势而是一股热潮,但热潮过后,并没有真正留下有价值东西。这不是360的选择。

所以我的选择这是我跟大家讲的第一个价值观,我们依然要保持技术和产品的研发和创新,我们依然希望作出在行业里领先的或者是别人没有做出来过的产品,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产品持续地给我们的用户创造价值。所以我很少在公开场合去谈这些大词,我从来不谈生态,我也不谈平台,我也不谈闭环,我只谈拥护和产品。

在过去两年里,我们第二个发现,What is Next,What is next business。这是全世界所有创业者和创业公司试图回答的东西,说实话,我也不知道What is Next,我只是有个朦胧的方向感,今天最热门的东西往往不是Next,因为它已经被很多人看到了,很多人冲进来。今天的市场,大家嘴上说找蓝海,其实连红海都不是,都是血海。

未来10年万物互联是大趋势

所以,今天我们不谈O2O,也不谈P2P,但近十年我认为我能朦胧看到未来,未来是什么?

就是万物互联IOT(Internet of Things),去年有同事去了CES,说哇,CES万物互联非常非常热。今年也有同事回来说去年在CES上热的事情都不热了,今年改热无人机、电动车和VR。我觉得在未来5-10年里,我认为,万物互联一定是代表手机互联网之后最大的趋势。

今天我们觉得PC互联网比较牛,实际上它没真正改变这个社会,是因为几亿台PC连起来它形成一个巨大网络,但这个网络的价值和它的节点数目不是成正比,是成指数关系。

当我们十几亿部手机都接入互联网,手机是什么?手机不是一个设备,它是人类新长出来的一个器官,它就长在我们每个人手上,除了睡觉外我们都在用这个器官,它把十几亿个节点连接在一起,产生了比PC互联网更大的威力,所以诞生了很多新的商品模式和产品模式。

但今天当手机的换机热潮都过去之后,手机都变成了快销品,手机也变成了每个人基本的必备。如果今天你仅仅还是停留在手机之上,坦率地说手机市场的红利已经到达它的高点。

为什么万物互联会是未来?也就是说所有你能看到的东西,所有能想到的设备,所有能想到的硬件,everything所有东西都可以变成手机。

360安全要下沉,甚至与政府相连

今天,我们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国际上称为Cyber Security,如果按用户角度来说我们也是全球最大的安全公司。所以前些年我和齐向东我们两个人的梦想第一阶段算是实现了,但再往下,我觉得我们可以往两个方向重新定义安全。

第一个方向,我们要从个人安全走向企业安全,社会安全甚至是国家安全,我们要保护更大的网络不被黑客,不被其他国家攻击,要保护整个将来社会基础的运行平台在互联网上能够有序运转。我们要保护很多企业的安全。

今天所有人都在狂谈工业4.0,工信部也提出了到2025年中国要有工业智能制造,可是你知不知道,今天所有这些要做工业4.0,要做工业制造2025的制造企业他们需要来找我们。

他们要解决他们工厂的安全问题,当今天所有人都说要制造智能汽车,自动驾驶时,最大的挑战是“你真的安全吗?”他们需要我们的汽车攻防实验室去帮助他们去发现这个汽车,既然我可以用手机去控制,就意味着它可以被别人进行劫持或者控制。

所以,你会发现,在下一个十年,我们把安全往下深探,我们可以让360的价值更大,甚至和越来越多的公司,社会机构,政府单位可以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360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领域加强投入

我再次强调,360这个公司的价值观,就是刚才老齐讲的,我们只要让别人离不开我们,离不开我们的安全,我们就不会是一家倒下的公司,我们就会有坚实的用户基础。我们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互联网上有太多的安全模式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营收。

所以,我们去做安全甚至都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让这个企业真正给这个社会,给国家,给用户创造他们离不开的价值。

第二个方向,我们下一个十年感谢IOT给了我们一个机遇,使得我们能够利用IOT技术和产品创新能够从线上安全进入到线下安全。

所以,在IOT领域,我们只做四件事情,我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大张旗鼓,去让所有人都去关注。因为真正的创新是需要花时间的,我们需要有良好的创新环境。

第一,在家庭的基础安全方面我们投资做了路由器,路由器经过这一年的发展,在中国电子商务销售方面是卖的最好的路由器,销售超过了200万台。

我们路由器解决什么问题?未来家庭,很多中小企业,它都会是一个局域网,所以我们要解决网关的安全问题,否则网关一点被侵入,整个安全体系将会崩溃,这是一个基础。

第二,在可穿戴方面我们没有去做成年人佩戴的手表,因为那不是我们擅长的领域,你戴手表是因为Fashion,是因为时尚,是因为身份的代表。

但我们选择从儿童手表和老人手表切入,因为对中国几千万儿童来讲,3岁到12岁他不能佩戴手机,他需要和父母,和家人保持联系。

所以,儿童手表是儿童和家庭的基本刚需,父母可以通过儿童手表随时知道孩子在哪儿,孩子处于什么情况,可以随时联系;孩子也可以在遇到任何情况一键呼叫他的父母。

对整个社会的中坚力量而言,你每天早出晚归,在陪伴家人和挣更多的钱,让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之间,你选择的是什么?你选择的一定不是陪伴家人,选择的是跟辛勤的工作。

但你尽到对家人的那一份义务和责任。所以,我们觉得360有理由去做一个产品,帮助很多忙碌的社会中坚力量,去连接他和他的家人。

因为在简单的IoT背后,我从来不认为硬件成为一个赚钱的生意,我们的硬件在某些场合可以倒贴,但我知道我得到了什么,我得到了用户,我得到了连接,我得到了数据。我们是一家互联网安全公司,也要成为一家安全互联网公司。

所以我们通过刚刚说的几个智能硬件,我觉得它能够解决我们很多的疑问,首先这些产品都是来解决安全的问题的,刚刚前两个产品解决的是孩子和老人在家里和外面的安全问题。

对在每天奔波的各位,你们是社会的中坚力量,行车记录仪或者下一个版本叫行车卫士或者叫驾驶卫士,不管怎么样无所谓叫什么,它解决的是你出行的安全问题,同样它把你的车和你的家庭、家人连在了一起,它和平将来当更多的车辆装了我们的行车卫士之后,可能你的车与车之间会发现也可以建立连接。

所以,在这三件事的背后,我们在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方面,已经开始了投入,开始了投资,已经有很多的团队在为之努力,所以在我的梦想里,未来当我们真正地在计算机视觉,在自然语言理解上,当我们有了突破之后,我们才会做出真正有竞争地位、有门槛的智能硬件。

360人员达6000,管理已回不到从前

我想讲360一个组织结构,其实从一年半前已经在调整了。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经营哲学。

每次开年会我和老齐都很纠结,心里是悲喜交加。喜的是看到这么多同事,公司日益壮大,按世俗的观点,就是公司越来越大了,其实我蛮悲伤的,因为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从前我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经常能和大家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今天很多员工一年只见过一次。我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我不知道怎么让一个大公司还能像小的创业企业那样去运转。

所以,我经常在想说,怎么能让公司做到今天这样的规模,保持创新,保持创业文化,我们试图引入各种各样的高管,试图引入各种各样的培训,试图引入各种各样薪酬制度,但好像看起来很多东西都是矛盾的。

就像你公司大了,就像一个人已经200公斤,你还让他身轻如燕,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今天公司几乎别无选择,我和老齐两个人保持了创业文化,我们是天生的创业者,但确实很多创业的做法简单地把它复制到今天6000人的队伍,对我们俩确实是个挑战,但我们又不能沦落成一个大公司,繁文缛节,文山会海,程序复杂。

因为业务凑合着还能苟延残喘,但在今天创新的业务和旧的业务上我们都面临着二次的创业和二次的创新,如果创新的团队不能够有一种机制,能够像创业者那样真正地去思考,去塑造它团队的文化,那我刚才说的所有东西都将是泡沫,都将是空中楼阁,因为战略不仅要能想到,还要能够做到。

过去的做到是靠我和齐向东我们俩身先士卒,身体力行,一杆子插到底,甚至事必躬亲,很多事情呕心沥血,甚至检查到每一个细节才换到这个执行力。但今天我们面对6000人,最近我开了一次新年的业务会,就听一个业务部门汇报半小时连续开了两周。

360要做航空母舰,业务骨干要成合伙人

所以,今天我们算还没有像阿里那样6万人,我们才6000人,下面我们又面临着IOT安全这样大的梦想,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有个想法和大家分享,我们也想喊口号一样跟大家说保持创业文化,保持创业激情,可能这句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因为可能屁股决定脑袋。360刚创业时,很多员工面临着生死的压力,我们也在多次钱少、人少、资源少的情况下要努力地达到目标。

所以,人的创新都是被逼出来的,人的潜力也是被逼出来的。今天你让一个人待在这么大的公司里心里说的暗示就不一样,事情做不好其实只要找来一个借口也无所谓。

而且就算我们很多团队做不好好像公司也死不了,这时候大家的压力,大家的环境如果不能够改变,我们光空谈创业文化是没用。

我不认为谁天生就是创业者,我也不觉得谁天生就是苦逼的命,每天没日没夜。我们有一个员工真的出去创业之后,当然有成功有失败,至少有一点,我很尊重创业者,因为他真是把全副身家性命都押上了。

真正脱离360很多所谓资源,每个月他要考虑给员工发工资,下个月发不出工资他的公司就要清盘时,我突然发现很多人原来不会干的事儿他就会干了,因为逼着他学会了。有些原来不能承担的职责也承担了,因为原来天塌下来有老齐扛着,老齐扛不着老周扛着。现在创业公司天塌下来你只能自己扛着。所以,我认为创业者最牛逼,我最爱创业者。

我们这次从去年已经在做了,要在公司里发掘和培养更多的创业者,分两个层次,一是360本身要有旗舰,要有我们的航空母舰,要有核心业务。我不希望是一种职业管理的文化,希望一些中高层管理人员把我们的业务骨干能够成为我的合伙人。

360分拆业务,鼓励员工留在体制内创业
我觉得我们必须从一条大船变成一支舰队,因为成熟业务和创新业务需要的管理方法,需要的做事文化,它需要的一些管理流程一定是不一样的。

所以,如果我们用一种方法,一刀切的思路去管理一个已经做了五年、八年业务的成熟方法,去管理一个只有8个月或只有1年的业务,肯定会在公司里扼杀一些创新,可能会措施一些机会,因为在创新上我们要容忍更多的尝试,更多的失败。

所以,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尝试,把我们的业务独立拆分,这个拆分不是分家,因为今天也有人自己出去做创业,你会发现今天很多创业者为什么失败?

你缺乏一个整体的支持,一个相互的联盟,你独立运作实际是给我们更多的年轻员工和业务骨干独立操盘的机会。

你在360的支持下,把我们的一个业务帮你孵化出来,降低你的风险,360给你很多资源,资金的支持,你能不能觉得从一个产品经理,技术负责人变成一个业务主管,从一个业务主管变成一个真正业务的整体负责人,过去你不需要招人,过去你不需要考虑挣钱的问题。

因为反正你只要做出用户了,老周会帮你商业化,当真正做出一个业务时你能不能确定这个产品的思路和方向,能不能搭建自己的团队,能不能每天给你团队灌输创业的文化,带着他们像打了鸡血一样玩命往前冲,遇到困难能不能自己解决。

我觉得这对我们很多事业部总经理包括副总裁来讲,这其实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在一个大公司里做个高管或中层,和你真正做独立的公司,这个挑战是非常大的,但也值得的。

你能把这个业务做好,我就觉得你就成为整个360舰队你的船长,我希望能能有Ownership拥有感。

业务上,我们也考虑给你分配20%—30%不等股票池给参与这个事情的创始员工,今天你即使成不了360的创始人可能也不一定能做成360集团上的事业合伙人,但可以成为360旗下创始业务合伙人,也一样可以拥有旗下公司的股份。

因为我需要知道你是在为自己的梦想服务,未来也很简单,如果你做失败了,只要你努力,实际是老周给你掏了学费,你的下次创业会更加成功。

有很多员工其实还不具备这个实力,就被很多O2O热潮裹挟着做风口上的猪时,我告诉你地360给你一块独立的业务你都没有办法招人,把你的团队笼络住,你自己出去创业的失败率至少高10倍。如果能把业务做到从小到大甚至超过360,我可以双手支持你独立上市,未来360旗下不光有一家上市公司,我们恨不得你们中间有更多的上市公司出来,只要你能。

也有一些公司业务和360开拓紧密的关系,也可能你最后不能独立上市,没问题,只要给你一个指标,我们按市面公允的价值把你公司股份重新收购回来,装入到已经上市的公司里,让你同样实现财务的自由和资本的回报。

所以,近年来开会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员工,以后来开会的还有我们集团员工,还有很多旗下独立公司的员工,这些公司有我们控股的,有我们不控股的,但都是360集团,都是360舰队的一员。

所以,我希望360在下一个十年,可能前十年是实现了老齐和360我们这批创始人的梦想。我认为下一个十年不再是我一个人和老齐的梦想。

未来3到5年希望360旗下拥有几十家创业公司

他们给我列出了360很多的安全舰队,安全舰队以后有两支安全,企业安全和核心安全。我们在移动上也有移动的舰队。我就举一个例子,我们要做互联网金融,坦率地说我至今没有支付宝帐号,所以,我在网上充值给网红发钱都不知道怎么充。

但我们员工挺身站出来说,老周我可以承担这个责任,给你做我们360互联网金融的规划,当然他的规划得靠谱。还有的员工说,老周我可以给你们做互联网理财,我到后来也没搞清楚他的理财怎么做的,所以我也没买他的理财。但他们自己组建了队伍。

我们有些人在内部挖角,那不算牛逼,能把大的银行,搞证券、基金、保险公司的专业人员拉来牛逼,这叫建立队伍,搞发布会不需要我去,他们自己搞发布会,自己搞营销。据说几个月他们帐上已经有100多亿用户的存款。我不能说他们已经做成功了,他们离成功差的很远,因为才100亿交易额,和蚂蚁金服,京东金融比差了几千亿规模。

所以,2016年我们能不能达到5000亿,国内金融业进入到Top5或者Top6,这是我举的一个例子,希望各位成为我的船长,能把我的儿童手表,老人手表,摄像头、行车安全和很多软件、应用业务做起来,在外面都是一个响当当的公司。

我要再次强调一下,这不是地主老财分家,360永远是个大的整体,我们要整体的利益,整体的文化和整体的策略,但我们会提供给这些有胆识,敢担当,同时又在360锻炼过的业务骨干们,给大家机会,使得你能够真正独立地操盘一个业务。

我们做国际化的时候,原来国际化的业务负责人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因为屁股决定脑袋,总是用大公司的方法在做我们的国际化业务,使得我们国际化业务远远落后于同行,后来我们换人了,换人之后我们国际化业务分解成了两家公司,都是360主导,但我们找到了两个很优秀的创业者来做CEO,都在一年的时间里在国际上获得了飞速的业务发展。

你们各自看看App流程数字,有个360 Security产品,30天留存率超过30%。不要看隔日留存,就30天留存率就是响当当的证明。所以,未来我们一定能超过竞争对手。去年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曙光,也尝到了一点好处。

所以,我们今年会鼓励和希望大家能够有更多的人不要再觉得做产品就是给我打工,我还是那句话,打工的人肯定永远是打工的命,你没法提升。如果你觉得能把一件事儿做好,360老周、老齐都愿意支持你全力发展。

所以,未来360不仅是个集团,甚至将来的安全业务它本身又是一个集团,娱乐业务也是一个集团,游戏业务也是一个集团,在这个集团下面又会出来很多创新的公司。

所以,我希望在未来3—5年里,在360整个集团下面真正能够有几十家到一百家公司出来,能够有几家上市公司出来,我们给大家提供一个未来无限可畅想的发展战略方向,在操作方法上,我们也给在座的各位提供了一个无限可以成长的空间。

所以,我讲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原来就是一个屌丝,老齐就是一个新华社的干部,我们俩出来不就是凭着创业精神把360带了十年。再往下不能只靠我们两个人把这两个公司再给大家打工,再辉煌十年,之后我就要靠大家的努力。

所以,不要去质疑我们今天遇到的困难,包括巨头对我们的这种警惕,我相信360只要聚集在一个方向上,上下同心,就能把大家的努力和创业精神通过一种机制真正调动起来,在每个点上我的竞争对手都会睡不着觉,都会在我睡着的时候看着我。

将拿出自己股份奖励骨干员工

我最后宣布一个决定,这个决定我只跟我老婆商量过,没有跟任何人商量,可能大家会觉得比较突然。最后讲点心里话,360发展的十年,我其实觉得还是有很多感激和惭愧。

感激是感激这么多员工在我怒斥、重压,不断紧逼下保持高强度的工作,我这人脾气不好,也给很多人委屈。我惭愧,是我觉得确实我做了很多正确的决定,但我也做了很多错误的决定,包括有很多产品我没做好。

再往下十年,包括我们退市回来都不是为了一个简单的资本运作,我们还是希望给公司赢得一个更大的基础,一个赢得更大的空间。但说句良心话,大家真的想想,未来这个公司做下去是为而做,可能你们都觉得是在给我和老齐打工,我真心觉得不是。

过去的360里,我觉得我还足够大方,VC的投资我们几乎一半的股份是分给团队的,我相信这绝对是中国互联网公司里比例最高的。有的时候我感觉,看到很多人都退休了。

其实在互联网第一代创业者里,除了BAT干的足够大,也干的比较轻松,剩下和我一代的人基本都退下来了,现在全是一批小嫩肉,我和第一批的滴滴快的CEO程维照相,一显示我41,他17岁,我都显得很惭愧。所以,我在想我为什么而战。

说心里话,我今天也可以退休,也可以不干了,因为我本来对钱也不是特别有追求的人,我今天的生活质量和大家也差不多,也过的很开心,我有很多这样的衣服,大家不要误解,不要以为我只有这一件,所以我穿衣服基本上不用挑。
真的说句心里话,360下一个十年我还会努力,老齐也会努力,但真的靠你们大家。我不能完全指望6000每个人,但6000人里有没有600人,或者600人里有60人能愿意出来给我当个船的船长,愿意出来给我当个新的合伙人,我认为按照概率一定是有的,只是我不知道在哪里。我们的国际化业务做得不错,互联网金融我没有花任何心思,他们在做。

我们最近在游戏业务,新的业务影视业务上也做这样的探索。大家真的不用担心回报。对我来说,我们真的不愿意事事都要经过我,我真的觉得只要你有能力我愿意给你这个机会,有一句话说,叫用师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那么这不再是我的员工,而是我的合伙人。

所以,未来360的荣耀我并不在意最后我的母公司一定有多高的市值,有人说我公司业务拆出去了,对你的市值有没有影响?一定有影响,但市值不是我的考虑,市值弄得再高天天卖假药也不是我要做的事。

我的价值观就是如果每个人都很开心,你们都能成为牛的CEO和总裁,你们都能带着自己的团队做出好的产品,给用户创造价值,并因此而获得很好的回报,我真的觉得这是我一个很大的梦想。

所以我做一个宣布,这次360退市回来,我会把我所有的股票都转过来,然后因为国内股市有很多不可预测的问题,前一段宝能和万科你们都知道了,可能有人就觉得360个美女不错,就准备来做我们的大股东。

当然为了保持控制权,在这个调整过程中我们所有的买方团股东因为大家坚信周总对这个公司方向性的价值,包括老齐的支持和过去,所以他给我们增发了9%的股份。

其实这个股份对我来说是为了保持我对这个公司的影响力,保证这个公司按照我们的理想往前去做,对我来说我没有任何兴趣去参加福布斯的角逐,每次我一看我的排名都没什么变化,我就放心了。

上次我跟我老婆说,我说我们也不差钱,所以我准备把这9个点再加上我自己股份的一个点,凑一个整数凑十个点,捐出来,作为成为未来成为我合伙人的骨干、这些核心成员的,我会把这些股份分给大家。

 

注:以上是360董事长周鸿祎年会演讲实录

来源@腾讯科技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