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文·凯利: 分享未来十年互联网大趋势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在2013腾讯智慧峰会北京站的主题演讲中,《失控》作者、《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在分享未来十年互联网大趋势时用到了四个关键词:屏幕(Screens)、分享(Share)、注意力(Attention)、流(Flow)。而这四个关键词的解放指向的就是十年后互联网生活的画面。

凯文·凯利:移动化屏幕生态系统是未来十年趋势

屏幕的解放将重构生态

在iPhone掀起的智能手机风暴席卷全球、谷歌眼镜在业界的受捧,屏幕已然成为智能设备最为看重的区域。

凯文·凯利的屏幕生态是这样构建起来的:人类社会到处都是有屏幕,不光是平板的,可以在眼镜上的,或者建筑物墙体上的,或者是身上的屏幕,而且都是相互依存的。在这个时代,我们变成屏幕人。有些人一方面在看电视,另外一方面在看电脑,还在玩手机,所以是多屏的时代,这些屏幕就构成了一个生态系统。

在屏幕时代,屏幕变成了一种有机体,可以像是纸张一样,却又不一定要是印制的,也可以是卷的,也可以像衣服一样的材质,就变得非常灵活,可以变成任何的形态。

人类如何与屏幕交互?在PC时代,机械键盘+鼠标是人与机器最好的输入方式;在智能设备普及的时代,触摸屏幕和语音成了新的更为便捷的方式。在未来,面对由无数的屏幕构成的新生态里,人类可以用身体语言,用3D的操作方式与“移动”变换中的屏幕交流,不断地打破传统和标准。

凯文·凯利以谷歌眼镜和采用了眼球捕捉技术的三星Galaxy S4为例,证明屏幕的想象空间。“未来不仅仅能捕捉到眼睛的动作,还能预示感情,你对什么用心了,什么东西不明白了,什么东西你喜欢,所以说这个媒体也是可以进行自适应,并且在你使用媒体的时候对你做出反应,变成一个双向的沟通。”

这样的画面将不会只存在于科幻电影之中。

分享的解放将推动媒体革命

某种程度上所有东西都会上到云端,成为大数据和一种新的媒体。凯文·凯利强调,云和大数据是最重要的新媒体。

这些是基于分享所实现的,所有的用户分享音乐、分享书,从数字的分享以及其他的分享,这也是在媒体所发生的一个重大转变。

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间,人类可能会发现分享的程度远远超过现在。在分享的过程当中其实也有有意思的事情正在发生,那就是一种转变,从拥有到获取的转变。对于用户来说只要能够购买使用和获取。凯文·凯利大胆预测道,例如亚马逊将会提供所有你想到的数字书。比如说一年99美元,包年,是数字的,随时随地可以获取数字书的阅读。

当然,他也承认,分享一旦过度成长会遇到私有信息的保护问题。

注意力的解放远未到极限

这是一个注意力的经济时代,注意力往右走,影响力往左走,这是互动双向的事情,一个是关注,另外一个是影响,注意力留到哪儿钱就留到哪儿了。

凯文·凯利表示,5年前注意力关注的是网上,所以钱也留到了网上。曾经获取成本很高的电视现在变得很便宜了,很容易就获取这些媒体。人们不需要花很多的钱就得到注意力,就是在注意力主导的年代。

“流”的解放确立信息的最新展现形式

“流”的概念一直存在,PC时代以“桌面+文件夹”的形式出现,Web1.0时代以超链接的形式得到发展,这些形式帮助人们掌握信息的脉络和逻辑。

但凯文·凯利指出,“流”的演化已经进行第三个阶段——云计算,这个“流”是通过云层来流动。

不好懂是吧?不要紧,凯文·凯利很快做了进一步的解释:不同的信息流、广告流、Twitter流、Facebook信息流,还有一些主题报道、头版,这些信息流、新闻流等将会互相交织在一起的。这些“流”由PC到云端,或从云端到PC,所有的东西都是实时的、全天候的信息流。而且不同的流是互相交叉的,比如我的流、你的流都是互相交叉在一起的,但是所有通过的这些东西都是通过“流”来流动的。

具体到人类的生活,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凯文·凯利依然用了时下流行的iPhone和智能眼镜来形容。比如说有人在手腕上戴着一些东西来跟踪自己的活动,位置、基因、甚至是血液里的东西,所有人们想到的东西都可以通过某种智能设备跟踪、量化,并在苹果iPhone、智能手表、智能眼镜等屏幕上显示——技术可以借由流动的“流”让这些变得非常简单,最终将画出人们的生命图表。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凯文·凯利认为,生命也是一个流,不断流动的一个东西。这些会变成数字生活的一部分,随时随地都在线,这就是流的概念。

以下是凯文·凯利发言实录:

 

大家好,我是凯文·凯利。非常高兴又回到中国,我非常喜欢中国,因为我坚信世界的未来就在中国。

让我们先转移一下视线,看看长远的未来会怎么样。我今天上午的责任是要画一副图画给大家,给大家展示未来是怎么样的。

我这个幻灯片里主要有四点建议,第一点就是屏幕,大家可以看一下背后的屏幕,我们到处都有屏幕,在西方世界,以前读书就是我们文化中的精髓,比如有法律条文、文书,还有圣经等等,这都是书本文化。我们感觉到是这个时代变了,我们变成屏幕人。屏幕改变了所有的事情,因为它的变化很快,我们现在并不再说作者了,我们有自己的理念,我们生活中到处能看到屏幕。比如说在杂货店、加油站、建筑物的建筑表面,现在所有东西都表现在平板上,到处都有的屏幕可能已经很廉价了。

有些人往前看,有些人往后面看,我们现在都在看屏幕,有第一个屏幕、第二个屏幕、第三个屏幕。有些人一方面在看电视,另外一方面在看电脑,还在玩手机,所以是多屏的时代,这些屏幕就构成了一个生态系统。

我们所说的生态就像生物圈的生态系统一样的,如果说你想种苹果,你必须要有蜜蜂,如果要有蜜蜂的话就必须要有花,有花的话必须要有蚂蚁,所以不能独自完成生态系统或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现在我们有Twitter、Facebook。Facebook可能具有其他的内容,比如说像微博、博客又依赖于主流的媒体,主流媒体的内容又依靠博主,所以说没有独立存在的实体,没有独立存在的媒体。媒体本身成为这样的生态系统,为了能够种苹果树,或者培养这样的一群客户的话,所以你要理解他们是相互依赖的,是相互依存的,和其他的媒体相互依赖、依存,没有媒体作为孤岛存在,必须在网络中互动。

当然有的时候它变成了一种有机体,比如像iPad跟我们生活非常接近也十分重要。如果说你看这些小孩玩iPad,在上面写字,或者是移动,都是通过手势、动作,已经不再打字了,所以已经不一样了。而且不一定说一定是平面的,现在屏幕变得越来越灵活,像是纸张一样,所以说有的时候电子书不一定是kindle(亚马逊的电子书),真的做成书一样,有好多几百页灵活的页面,像读书一样一页一页地翻。或者是变成另外一本书,所以说这个屏幕不一定要是印制的,也可以是卷的,也可以像衣服一样的材质,就变得非常灵活,可以变成任何的形态。

所以我想说的这一点,我们这种沟通不仅仅是用手指来打字,可以用整体的身体语言,比如说跟别人通过挥舞手臂来跟电脑进行沟通,当然这是科幻的电影。以前是用打字来进行沟通,以后可能通过手势来进行与电脑沟通,所以说不断打破传统,不断地打破我们的标准。大家可以看到他正在操作3D的操作方式,这就是屏幕,所以屏幕不见得要是平的。可以是流动的,可以是移动的。

当然我们的这种演进也在不断地出现,比如谷歌所有的演进都在快速地问世,所以现在可以佩戴这种屏幕,变成佩戴的东西。当然不是我眼睛上这副,不知道这是不是好的事情,但是我们会边用边想明白这件事情,它的这种创作主要是屏幕可以变成我们的第二双眼睛,显示什么就能看见什么。更重要的是说这个屏幕能够看我们,不光我们看他们。比如说三星Galaxy S4,可以捕捉到眼睛的动作,可以测试你看到的方向。他们的媒体实验室还做这样的实验,不仅仅能捕捉到眼睛的动作,还能预示感情,你对什么用心了,什么东西不明白了,什么东西你喜欢,所以说这个媒体也是可以进行自适应,并且在你使用媒体的时候对你做出反应,变成一个双向的沟通。比如说我在说话的时候,我会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听我说,还是分神了,还是我自顾自的说下去。比如看网站的时候,我理解网站的东西可以给出一些反馈或者给出一些备注。比如说可以进行添加评论,就变成了自适应系统。

主要的这种媒体的发展是向混合式的发展,大家可以想象你有一本书,你在看这个书,但是书里面还有电影,所以不是读书,真的变成了看书。或者是视频,视频里面也会有一些文字可以去读,可以去看。以前是看视频读书,现在可能反过来了,读视频看书。现在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媒体,媒体地多样性种类,比如我们有电影、有喜剧书、网站。最近我们正在不断地创造新媒体的种类,变成新的艺术形式、新的媒体。比如说有一百多个小时的系列剧,比如说像《迷失》,这都是100多小时的叙事电影、电视剧,这是新的媒体。我们还有博客,比如说我们有粉丝自己来写小说,还有混音的电影的预告片,还有40小时的视频游戏,这些都是新媒体的种类。它不一定像以前的传统媒体来进行显示,但是我们仍然有歌剧、音乐剧、传统媒体的存在。我们会经历这样的进展,就是每一年在这样的生态环境当中都会出现新的媒体物种。比如之前的混合种类的媒体,这就是我们在做的进步。

混搭其实就是现在在做的事情,大家可能没有办法想到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的混搭,未来媒体的混搭可能是你没有办法想象的。虽然你经常跟媒体进行沟通,可是你都没有办法跟进理解每一年推出来新的媒体平台有多少,这是已经到来的屏幕文化时代,屏幕无处不在,相互依靠。在某种程度上,一个屏幕可能依赖于另外一个屏幕,这就是我想说的第一个部分是屏幕的生态。

第二个部分是分享。分享对于新的经济体是个动词,这是我们做的一件事情。我们有这样一个云,云无处不在,所有东西都到了云端,大家都理解云是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一个知识问题是,一个云还是很多云,我们真的没有问这个问题,或者是不太理解,我们有谷歌云,有腾讯云,我们到底是一个云还是很多个云,还不知道。但是某种程度上所有东西都会上到云端,云里面到底是什么呢?它是由大数据组成的,包含这些大数据,这些大数据本身是一种新的媒体,实际上就是在进行的过程,这是在发生的一件事情,这是最重要的一个新的媒体。其实这是我们最后内容所依赖的,就是大的数据,我们分享这些东西,产生了东西之后把这些东西进行分享。我们以前把它认为是一些私有、私人的信息,现在发现非常急迫地分享这些信息。

我们对此的评价知道周边发生了什么,当然是在允许的情况下,在允许的情况下什么都可以分享。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间,可能会发现我们这种分享的程度远远超过现在。在分享的过程当中其实也有有意思的事情正在发生,那就是一种转变,从拥有到获取的转变。比如说有个云,这个云总是在线,我总是能够获取,能够登录。比如说有一个音乐事件,既然能够随时获取的话为什么还拥有它呢?基本上也是免费的。答案就是不需要来拥有,拥有变成一种劣势,你还要不断升级、备份,还要有系统支持,还要保持安全。如果你要去拥有的话有很多的责任,这些责任越来越超过效益,所以说对于用户来说我不再需要拥有这些,只要能够购买使用和获取。我们不一定说买音乐,而是买音乐的应用程序的获取途径,比如说在美国的电影,我们不再买影片来看,而是我们进行一些定制,来获取看电影的途径。书也是会成为这样的情况,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预测亚马逊将会提供所有你想到的数字书。比如说一年99美元,包年,是数字的,随时随地可以获取数字书的阅读。所以变成了这样的转变,这种转变非常根本,是数字化的转变。

当然这种基本的转变是从拥有到获取的转变,以前我们的社会是以拥有为主导,现在变成以获取为主导。我们的获取已经超过了拥有。当然这是分享所实现的,你分享音乐、分享书,从数字的分享以及其他的分享,比如说3D打印在家里面就能进行打印。可能社区里面的打印店来进行打印,进行这样的定制,或者是说通过借的方式,这样也是在媒体里面所发生的一个重大的转变。分享一旦过度成长的话会问一个问题,就是对私有信息的保护。我们可以想象对于这种个人信息的监管,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平衡,如果是说非常私密的话就是零,或者说到另外一个极端100是完全开放透明的,你可以知道我所有的情况。所以说你在这个区间进行滑动的话也是个性化的过程。

如果我想最大化我的个人性的话,我就必须要个人化透明性,对于我自己来说我想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比如说公司或者其他的人不要把我作为一个芸芸众生之一,我想让他们知道我是谁。为了达到这一点,我必须要把自己的信息透露给他们,所以这就是透明性的提高,这是一端。我们可以把它暂时叫做隐私程度,通用也是一个曲线的,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滑动轴,从一端到另外一端,如果我想变成非常私人的话,不想公开的话,就在另一端。大家可能把我当当芸芸众生,就是一个数字、一个人头而已,就不会得到个性化的服务。如果在另一端变得非常透明,个体性就非常强了,我们有这样的选择。重要的是现在大家都变得越来越开放、透明和个性化了,比我们想象的程度要大很多。每一次我们就发现有人把这个往右面推的话都是强加给人的,我们说的浮华胜于隐私。最终我们想得到区别的对待,有自己的个性和自我的话,也就是说不是保留隐私,我不知道这个程度会有多大,但是现在是这个趋势。至少在未来十年我想浮华都是胜于隐私的。

再看一下分享这个表,比如说我们0到100分,在日常工作中我们可以问自己是不是能够提高共享,提高共享的程度就提高了价值。现在来讲发现还没有限制,确实有限制,但是还没有到这个极限。

第三个是注意力,这是一个注意力的经济时代,注意力往右走,影响力往左走,这是互动双向的事情,一个是关注,另外一个是影响。注意力留到哪儿钱就留到哪儿了,比如说媒体,包括报纸、电视、互联网,未来的20年、35年。我们看这个衡量,就是人们关注的时间我们用小时来衡量,衡量一下整个媒体行业的收入。比如说五年前现在注意力关注的是网上上线,所以钱也留到了网上。但是现在有意思的是说计算每小时的成本时候,或者钱数的时候,比如使CPI或者是不同媒体得到的注意力和得到的钱,比如说电视现在每小时2.7元,这是很便宜的,不算什么。另外看一下大家付费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大概每小时270美元,所以每小时的成本是很低的,很容易就获取这些媒体。我们不需要花很多的钱就得到注意力,所以这一点需要注意一下,就是在注意力主导的年代。

另外我想再说一个有意思的领域,就是未发掘的空白地,我们要付钱给这些用户,才能够让他们读取我们的广告。比如给我们发邮件,给他们付费,给他们钱才愿意看,根据他们的评分或者网络能够有多大来付不同的金额。如果说一个人影响力很大,有一个网络的话,给他付费的钱是很多的,这是一个很奇怪的问题。比如说要计算每一年要在这个产品上花多少钱,还看一下对其他人的影响力是怎么样的。我们要根据他们的影响力来付费,这也就是说搜集广告的,或者是展示广告的这些人并不是被告知去这么做,而是收到钱了。你可以付费给这个人把广告投放在他的微博账户上。比如有些人运行广告,他们收到钱,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直接把钱付给受众,并不是所有的广告都会遵循这种模式,但是我想有一些会这样的。比如说有些人的广告创意也会付钱,还有其他的领域也是如此。

所以重点是十年、二十年之前大家都知道人会自己拍视频,会产生个人视频。可能那时候人们不是很接受这个观点,人太懒了不会这么做,你会付费给观众来看你的视频,这是所谓的关注经济的关注时代。

最后是流,信息流以前的模式,比如计算机的模式,在最开始的时候就像一个书桌一样,有一些文件夹等等。在网络的1.0有超级链接,这就是我们了解事情的一个逻辑。但是现在是第三个阶段了,就是流,就是云计算。这个信息流通过云层来流动,我们给它贴标签,因为我们这里并没有很好的例子,但是我想这就是未来的一个趋势吧。比如说不同的信息流、广告流、Twitter流、Facebook流,还有一些主题报道、头版,这些信息流、新闻流就是我们未来的一个模式,它是互相交织在一起的。比如说有个人电脑到云端,或者云端到个人电脑,所有的东西都是实时的。就是从我到大家,就是社交群体。以前是网页、文件、文档等等,但是现在是信息流,这就是一个新的理念。这个流都是实时、全天候的一个信息流。而且不同的流是互相交叉的,比如我的流、你的流都是互相交叉在一起的,但是所有通过的这些东西都是通过流来流动的。

另外就说一下量化的自我QS,这个概念我想跟踪一下自己的情况是怎么样的,进行量化。比如整个全身是怎么样的,比如说有人用不同的方式来跟踪自己的身体活动,比如说手腕上戴着一些东西来跟踪自己的活动,就是你所想象的所有东西都可以跟踪。这个主题就可以开很多的会议了,这是很复杂的。比如医疗设施、定位你的位置、基因,还有你血液里的东西,所有你想到的东西都可以跟踪、量化,就是技术可以把这些东西变得非常简单,这就是我们技术发展的速度。

另外就是APP store,APP store里面有23个这种量化跟踪的设施,所以他们是朝着这个方向在发展,他们已经认识到了。这个是苹果的手机,这个是腕戴的手表。另外有数据可以展示在我们的眼镜上,所以这就是我们的一个数字生命跟踪系统,也就是说我们在跟踪记录整个的生命、我们的活动,所有你能想象的事情,都可以被跟踪。这就是我们的生命图表,这是一个想法、一个概念,也就是说我们本身生命也是一个流,不断流动的一个东西。这些东西会变成我们数字生活的一部分,随时随地都在线,这就是流的概念。

我跟大家分享的是这四个想法,这就是我们未来十年的大趋势,第一个是屏幕生态系统,到处都是有屏幕,不光是平板的,可以在眼镜上的,或者建筑物墙体上的,或者是身上的屏幕,而且都是相互依存的。每一个分享、每一件你做的事情,也就是说拥有已经不再重要了,获取变得越来越重要了。现在我们还没有看到分享的极限,我们还没有到极限。另外现在是一个关注的时代、关注的经济,关注在哪儿,钱就流向哪儿。第四个概念是流动的概念,我的流会跟你的流交叉。

所以我很高兴今天早上跟大家进行流的互动,谢谢大家的关注!

文章来源:199it互联网数据研究资讯中心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