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CTO来华,和我们讨论了这些问题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ubercto

从 2009 年成立至今,在全球 6 大洲、400 多个城市都有 Uber 活动的身影。Uber 去年全年交易额为 108 亿美元,截至目前为止估值已经达到了 625 亿美元。作为一家创业公司,Uber 在全球凭借自己的技术和本土化运营发展迅猛。

我们也好奇,Uber 究竟怎么改变我们的出行?Uber 为什么没有建立中国本土的技术团队?又是如何做本土化运营?昨天下午 Uber CTO Thuan Pham 在北京一场关于智能出行的论坛上,针对上述问题进行了解答。

Thuan Pham 是越南裔美国人,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2013 年加入 Uber 并担任 CTO。他领导的 Uber 技术团队已经从 40 多人发展到了超过 1200 位工程师队伍。本文是根据 Thuan Pham 现场发言整理(有删减):

问:Uber 在中国的产品和国外 Uber 有哪些不同?

Thuan Pham:从服务来说有很多类同点,比如形象、外观、感受,以及乘客和司机使用服务的方式,在全球都是差不多的。

我们希望将一个系统有效地应用于全球,让全球的人都可以高效地通行。但是对于一个很重要的市场而言,我们有专门的工程团队,通过定制使其体验能够符合像中国、印度的用户们。

另外一个微妙之处,我们在中国的技术和服务与全球相比,是有很多的专门供于中国市场的员工。比如在中国用的是百度地图,这是我们的合作伙伴百度提供的。除此之外,我们还整合了很多支付体系进入 APP 流。像支付体系是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这在全球是没有的,但是整体外观和用户体验是类似的。

在中国,Uber 有一个小团队叫做「核心基础设施团队」,做的是非常基础的工作:确保网站的可靠性、网站的表现以及应用程序的部署。其他的工程团队都是基于这个团队所做的架构来补充。

问:Uber 有哪些技术手段提高补贴的效率?如何通过技术更有效地反欺诈?

Thuan Pham:关于奖励司机的事情,为了提高市场效率,我们使用已经收集到的数据。这些数据来自于之前的历史记录,比如说要补贴司机,专门有一个工程师团队来分析奖励的做法,来看补贴是否能够达到之前设计的业务目标,据此判断奖励是否成功、成功程度如何。

关于反欺诈,我们也有一个非常活跃的反欺诈工程师团队,他们使用各种各样的技巧,包括机器学习去观察作弊的趋势是什么。但是这些作弊的人可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们也很聪明,所以双方是在不断博弈的过程。

问:Uber 作为技术平台怎么划分平台和司机之间的责任问题?

Thuan Pham:我们是希望为交通、物流建立一个市场,为司机提供服务。比如你去一个市场租一个地方来卖东西,我们就是那个市场,我们和司机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司机付一部分钱签我们的平台,我们给司机提供技术。

司机售卖的服务,就是要把乘客从一个地方运到另外一个地方,这样一来司机所用的技术就是我们的技术。从技术上来讲,我们把司机和平台分开来了。相当于我们的客户是司机,司机的客户是乘客,我们只是让这些交易在全世界变得更加顺畅。

问:一旦出现问题需要 Uber 协助的时候,乘客如何在平台上获得相关的服务,技术平台有没有根据不同国家的法律环境去做适应性的改变或调整?

Thuan Pham:作为一个技术公司,我们也是尽量希望让技术可以满足这些需求。比如在印度,Uber 有一个 SOS 键,乘客可以按 SOS 键报警来取得帮助。我们的服务就会把乘客所在的地点,以及旅程的细节发给最近的人。乘客的名字也是在其中的,这样很多人就可以知道在这个区域有一个乘客需要帮助。在另外一些市场上还有一些其他的功能,我们也会利用这些功能来应对全球的不同情况。

当然单独靠技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我们的法律团队和其他相关团队都会共同地去解决这些本地化的问题。

问:搭 Uber 有时候会出现三倍到四倍的费用,动态调价是如何实现的?

Thuan Pham:动态定价是很重要的技术,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商业想法,虽然动态定价在出行行业是新的概念,但动态定价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时间。比如说飞机票,如果你现在去买机票,要付很贵的价格才能买到。坐车也是一样,如果此时此刻大家都想坐车,供应不够,司机不够,这个系统就会计算不平衡在哪里,然后进行提价,这就是管理市场的动态定价体系。

如果有动态定价体系的话,就可以让大家有选择。有人觉得这时候价格太高,有些人就可以选择不叫车,再等一等,等价格掉下来再叫车。我们把选择权交给人们自己,使大家按照自己最佳的动态经济性来叫车。

问:如何做到技术的全球化和本地化的结合?

Thuan Pham:技术的全球化,首先从问题的普及面来解决,让乘客可以坐到车,让司机可以开车,让系统非常有效的给每个城市提供运输服务。

从当地层面的角度来说,我们在重大市场上有专门的工程团队对产品进行定制化,以确保产品能够因地制宜,从文化上契合这个市场。

另外我们的产品也会从数据的角度上来高度定制化。比如在不同城市打开 Uber 的时候会发现界面不一样,有些地方可以提供外卖,有些地方没有。你到不同城市打开 Uber 会发现界面不一样,这都是从用户的层面让运营团队来操作的,这就是我们高效的一个方式。

一方面全球都有这样的技术团队服务,另外一方面是当地的团队可以去定制化。

 

作者:易建成

原文地址:http://www.leiphone.com/news/201603/379RB2VqvhwbCzTO.html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雷锋网,作者@易建成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