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政治和零和博弈:滴滴事件教会了我们什么?

不懂技术怎么做产品?15天在线学习,补齐产品经理必备技术知识,再也不被开发忽悠。了解一下>

滴滴顺风车重新上线,新车规遭遇批评狂潮,性别政治和经济效益在这里陷入自说自话的争辩。

历经波折的滴滴顺风车,在整改数月后,终于又上线。

一石激起千层浪,滴滴的顺风车新规遭遇了“女性歧视、差别对待”等批评狂潮。24小时后滴滴紧急发布了新的规条,不论男女,晚8点之后一律无法使用顺风车。

要理解这件事,仅仅就事论事,很容易陷入到自说自话的怪圈。

《圣经》中说道: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我们先讲一个故事或许为我们提供新的视角。

一、产品有风险,企业怎么办?

1984年,一位名叫乔伊·格里菲斯的两岁小女孩爬上她祖父的活动躺椅看动画片。就在某一刻,她陷入可折叠的搁脚板和座椅之间;搁脚板卡住了她的头,她开始窒息。结果,这个幼童的大脑受到了永久性损伤,从此成了植物人,躺在医院里。

1985年6月,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全国消费者警报》,提醒消费者注意让格里菲斯窒息的那类靠背椅。对于要不要强制企业更改设计,各方则未达成协议。

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沃伦·普鲁内拉(Warren Prunella)做了一些计算,他估计有四千万张椅子在使用,每一张都用了十年。据估计,修改规定每年很可能会挽救一条生命。

由于委员会在1980年市场成本核算决定了一条生命的价值为100万美元,而修改规定的好处只有1000万美元。

所以在12月,委员会决定不必要求椅子制造商修改产品,也就是法律并没有对企业的产品做出要求。

有趣的是,最后椅子制造商自愿改变了他们的设计。

这个故事提醒了大家,经济学家的计算依赖成本-效益分析的结果;对于企业来说,舆论也会对企业行为有很大影响。

对于企业只要在成本可控的状态中,提供有风险的服务就是可以接受的。而且市场经济中不存在绝对安全的产品,且更加安全的产品则有更高价格。

在滴滴第一版的新政策中,也经历了一系列风险和收益核算。

以下是滴滴心路历程。

二、零和博弈:走向极端的性别政治

由于人性的高度不确定性,滴滴顺风车整改开放后,面临如下的选择:彻底开放深夜顺风车,那么即使有一位女性遭受到的侵害,可能受到舆论惩罚的滴滴的损失将可能是无限大∞,而其经济收益仅仅是固定的X。

微信图片_20191109183253.png

但是如果如果禁止所有乘客半夜打车,其风险是可控的Φ-β,收益只是X-α。

分性别来看,滴滴面临的问题如下:

对男性乘客彻底放开顺风车和不放开顺风车的差别实际上并不大,而且风险都为Φ,禁止后收益还有所降低(X-α),所以放开是最优选。

对于男性乘客来说,半夜打车和半夜不打车的风险基本一致,但是半夜不坐顺风车的收益则会略有下降(X-α)。

对滴滴来说,女性乘客彻底放开顺风车后,由于人性的不可控,女性难免受到侵害的风险,参照浙江乐清事件的结果,对于滴滴的风险接近无限大;而禁止女性半夜搭顺风车,风险立即回到可控状态,而收益略微下降。

对于女性乘客来说,如果选择半夜打顺风车的风险,根据统计学,人一生遭遇严重犯罪的概率极小,接近于零。对于女性来说,半夜乘车的风险稍有增加,但是没有实质的影响。

就像我们不会因为交通事故的影响而放弃出门一样,经济收益上看,半夜打顺风车的收益略高(X),因为乘客省了钱。

总结一下,对于滴滴来说,开放女性乘坐顺丰车的风险∞>放开男性半夜打车的风险Φ>禁止所有乘客半夜打车Φ-β。

滴滴选择了市场经济成本核算思维,让自己的风险最小化的决策——禁止女性乘客乘坐午夜顺风车。

可惜棋差一招,新政策冒犯了对性别政治异常敏感的社会群体。

三、花剌子模的信使带来的坏消息

王小波先生的杂文集《沉默的大多数》里有一篇经典的杂文《花剌子模信使问题》。

其中记载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故事:

据野史记载,花剌子模国有个奇怪的风俗,国王如果收到了好的消息,那么报信的人会被嘉奖,如果收到了坏的消息,报信人则会被砍头。

面对滴滴事件的一系列戏剧性发展,批评者就像是故事中不能接受事实的国王。

这里花剌子模的信使为我们带来的坏消息是:

女性面对这个世界遭遇被侵害的风险确实要高于男性,深夜顺风车对女性潜在的侵害风险,滴滴有责任作出规制,但是不能承担全部责任。

滴滴新规范的逻辑是恰好是市场经济的逻辑,深夜的顺风车对女生的确有风险;但是滴滴也给出了备选,女性乘客可以选择更高安全系数的专车,或者不选择滴滴的服务。

问题在性别政治群体的“我可以骚,你不可以扰”的思维逻辑中,“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市场经济思考方式是完全失效的。

甚至在浙江乐清事件中,舆论沸腾中滴滴遭受到的谴责要大于罪犯受到的谴责。

在热衷性别政治或者“女权主义”群体对舆论的鼓动下,经过了乐清事件之后,滴滴和女性乘客在深夜顺风车问题上,面临着完全不对等的风险。

花剌子模的信使告诉我们:犯罪在一个社会是有固定的比例,法国社会学家迪尔凯姆认为犯罪是正常的、必然的现象,是一种社会实在,更与道德无关,是一种自然的产物,而女性确实受到犯罪侵害的可能性先天要大于男性。

而性别政治的真实要求就是:

如果无法得到彻底的安全(事实上也不存在),那就也要彻底实现两性在结果的平等(都不要乘坐午夜顺风车),而不论这种对于舆论的操纵是否伤害了男性乘客选择的权力,But——who care!

滴滴事件,各方博弈后以一种零和博弈的结果实现了最终妥协。在这场闹剧中,本质上没有一个赢家,每一方最终的收益都为X-α。

对于消费者和滴滴来说,永远也找不到自己的纳什均衡,因为滴滴的博弈对象是一个模糊的“性别的名义”,追求的是低效的“结果平等”。

感受大于事实是这种性别政治的主要特征。

而大众对于性别差异现实的认知,或许有更长的路要走。

 

作者:编程浪子,智能相对论(ID:aixdlun)

本文由 @智能相对论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女性被禁了没关系呀她们还有选择权,男性被禁就伤害了他们选择的权力了。被禁了到底还有没有选择的权力我好晕???

    回复
  2. 事实证明舆论有时候就是扯淡的玩意儿: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你觉得不管用,我觉得才管用!大不了大家都不过~

    回复
  3. 风声车作为运输闲置资源的利用案例,到现在这样,被裹挟,被迫停止,到现在这种资源利用打折,真令人难过

    回复
  4. 首先 受侵害和时间有直接联系嘛? 举了半天乐清的例子,乐清的案发时间是下午一点,请问滴滴如何推断限制女性晚间乘坐时间可以有效避免侵害事件呢?其次 乐清事件为什么滴滴被舆论狂批? 因为1.前一天有脱险的受害者向滴滴投诉 滴滴未能及时处理导致问题司机还能接单 2.女孩在活着的时候委托朋友报案但是滴滴一直拖延时间拒绝向警方提供司机信息,与其说被连累不如说是他本身的监管不到位放纵了犯罪。最后既然作者认为女性乘客就不应该有选择的权利(毕竟我们天然弱势嘛嘻嘻),那么我表示对“这种对于舆论的操纵是否伤害了男性乘客选择的权力”表示如果伤害到了那我很开心 ;-)

    回复
    1. 1.时间有关系,深夜的投诉率是白天的几倍
      2.你描述的问题是关于客服投诉和应急流程的问题,跟这次的上线舆论无关

      回复
  5. 那你可想多了。是女拳屁话多。

    回复
    1. 虽然我不是女权,但是我就是很不爽,这是滴滴决策问题,和女权有屁关系,他不这么决策有人说么?

      回复
    2. 事儿逼

      回复
    3. 滴滴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本来可能就是站在女性立场上做的,但此时女性考虑的就不是安全问题了,她们抓住了“男女乘车时间不一样”开始舆论攻击,如果安全和“平等”她们毫不犹豫选择“平等”,毕竟在当今社会这是政治正确。

      回复
  6. 怎么说呢 现在的贱人就是矫情!顺风车也才出这么一两个事故,你去看看出租车 出事故的更多。顺风车就是因为互联网效应 负面影响被扩大了

    回复
    1. 出租车没有被爆出来,我认为有以下原因,1.互联网属性不强。2.在爆出之前就被扼杀。

      回复
    2. 互联网产品和企业本身具有天然的传播性

      回复
圈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
大家都在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