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之战:微博/阿里巴巴/百度轮番上阵

产品老司机手把手教写文档,10天线上课程,零基础掌握产品经理必备7大文档撰写法。了解一下>

对社交产品来说,这个领域永远不缺虎视眈眈者。

社交市场的水越来越浑浊。

日前,有媒体发现百度上线了一款名为“听筒”的社交应用,该应用已经在华为应用市场、百度手机助手、360手机助手等安卓系应用商店内公测,iOS版本暂未推出。

众所周知,中国的“社交之王”是腾讯,腾讯坐拥中国最大的两款社交应用微信和QQ,腾讯2019年Q2季度财报显示,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11.33亿,即使刨去海外用户,微信在中国的月活账户数也近10亿左右,微信是真正的“国民应用”。

微信已经如此强大,在中国做社交还有戏吗?想必这是大多数人的疑问。最近几年,社交行业非常低调,每段时间都会有不知名的小社交产品推出,但这些产品并未获得外界的关注。

社交行业的新闻都集中在了2019年,从马桶MT、聊天宝、多闪同一天推出开始,社交行业的新闻就络绎不绝,搜狐的狐友、新浪微博的绿洲,再到阿里巴巴的real如我,再到如今百度的听筒。巨头们都在前赴后继去往社交赛道,难道社交行业的机会又来了吗?或者说它们认为已经能够冲破微信的“天空”了?微信还能坐稳“社交之王”的宝座吗?

1. 一半巨头搞社交

社交是互联网行业最底层部分,它就像地基一样,我们在互联网上的任何行为,几乎都离不开社交,要么发生在熟人之间,要么发生在陌生人之间,若没有社交进行连接和嵌入,互联网就会断层。

从商业角度考量,社交能够自下而上衍生出游戏、电商、广告等盈利模式,而游戏、电商、广告要想自上而下进入社交行业,几无可能。阿里巴巴此前在社交行业的数次挑战都以失败而告终,直到钉钉的推出,2019年8月,阿里钉钉宣布用户数突破2亿,企业组织数突破1000万,钉钉的崛起让阿里巴巴摘掉了“无社交”的帽子。

钉钉的成功,要归功于它的错位竞争,传统社交玩法都是从C端进入,而从C端入手,必然迈不过微信和QQ这两道坎,钉钉却是以B端为中心不断扩散,在B端方面,微信是滞后的,钉钉在2014年就已推出,企业微信直到2016年4月才推出,整整比钉钉晚了一年多,也让钉钉率先占了坑。

当然,企业服务方面的竞争还未结束,钉钉和企业微信还有的打,只是钉钉已经成长为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郭静的互联网圈梳理了中国社交行业2019年的时间线:

  • 1月15日,字节跳动、云歌人工智能、快如科技分别推出多闪、马桶MT、聊天宝三款社交产品,云歌人工智能、快如科技和背后分别是前快播创始人王欣、锤子手机创办人罗永浩,再加上最近几年名声最火的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这次声量很大。
  • 5月20日,字节跳动上线新的社交产品“飞聊”,上线不足两天时间,飞聊就登顶App Store社交免费榜第一名。
  • 5月21日,京东金融上线了校园社交产品“兔肚”,该App在8月29日更名为梨喔喔,被媒体关注后逐渐为外界所知。
  • 6月4日,YY上线社交产品“追吖”。
  • 6月9日,搜狐上线社交产品“狐友”,张朝阳亲自站台,柳岩也亲自来捧场。
  • 6月14日,陌陌上线社交产品“瞧瞧”。
  • 7月15日,映客发布公告称,将以85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陌生人社交软件积目。
  • 7月22日,快手上线社交产品“欢脱”,不过这款产品很快就被隐藏了,快手将“欢脱”上的用户导到了其3月20日推出的社交产品“喜翻”上。
  • 8月2日,网易云音乐正式将社交战略整合成云村社区对外发布,不到一周后,网易云音乐便宣布注册用户数突破8亿人。
  • 9月2日,新浪微博上线社交产品“绿洲”,不到一天时间,绿洲就登顶App Store社交免费榜第一名。
  • 9月22日,YY再度上线社交产品“寻你交友”。
  • 9月24日,阿里重启来往项目,推出校园社交产品“Real如我”,Real如我采用邀请注册制,需要邀请码才可以注册。
  • 10月22日,爱奇艺上线社交打卡应用“JUE”。
  • 10月25日,曾经因“偷菜”而风靡一时的人人网重回社交,人人App重新在App Store上架,人人App介绍称,从2005年至今,有10亿注册用户,百亿动态和照片。
  • 10月25日,新浪再次在App Store上线了一款3D时尚社交新产品——ADA社区。
  • 11月5日,即刻收购匿名社交应用“一罐”。

再到最近百度上线的听筒,中国互联网排名前十的巨头公司中,除腾讯外,竟然有6家公司都在今年涉足了社交领域,这在以往非常罕见。巨头做社交的原因各不相同,但他们竟然一同瞄准了社交领域,其所释放的信号不得不让人遐想无限。

2. 腾讯也没“消停”

尽管坐拥中国的“社交之王”宝座,微信的月活用户数甚至超过了99% App的注册用户数,但并不代表腾讯没有危机和创新意识。

互联网行业的变化太快,谁也没办法预测几年后会发生什么。2015年,美拍、秒拍、小咖秀占据短视频行业的头部位置,众人皆以为短视频行业“格局已定”,但如今短视频已经是抖音、快手的天下,美拍、秒拍与前者的差距日渐变大。

2015年,中国电商行业的头三甲是阿里巴巴、京东、苏宁易购,谁知道突然杀出来个拼多多,拼多多仅用了三年时间就赴美上市,按照目前的势头,依然看不到它“刹车”的迹象。

正如吴春波、田涛写的《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一样,若没有危机意识在,谁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倒下的公司。

面对各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就需要跑的比别人更快,更会创新。腾讯在QQ尚处于顶峰之际推出了全新的社交应用微信,这才有了“移动互联网船票”的故事。

社交行业不存在一劳永逸。

7月8日,腾讯上线了一款社交应用“企鹅同行”。

7月15日,腾讯又上线了一款视频社交软件“猫呼”,这款应用直到最近才被媒体爆料出来。应用宝的数据显示,猫呼目前的下载量为3308次,七麦数据预估,猫呼最近3个月内在App Store中的累计下载量约为35541次。从下载量来看,猫呼的表现并不好,但从侧面也反映出,腾讯面对外部的围剿,也不是无动于衷。

9月10日,腾讯上海团队上线了一款音乐短视频社交应用“响风”。

据36氪报道,腾讯内部还在秘密测试一款“记录认真生活的你”,以及另外一款“高品质脱单”的恋爱交友App。社交是腾讯的根,腾讯也不希望在这里“翻船”,因此,它也相继推出了一系列社交产品进行尝试。

3. 听筒的亮点和困境

听筒并非百度首次进军社交领域,PC时代百度贴吧就是非常知名的社交产品,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贴吧也长期位于App Store社交免费榜的前十名。

早在2015年,百度就推出了图片社交应用百度图片App,这款App后来更名为短视频应用榴莲,2017年6月1日榴莲App宣布下线。

2017年,百度推出了一款百度校园粉丝的线上交流应用正鲸说,不过,这款App也处于长期未更新状态,上次更新还是2018年3月16日,距今超过1年半时间。

2018年4月,百度还上线过一款基于圈子的社交应用——友话,这款应用也已经关停。

数次折戟并未打退百度在社交市场的决心,直到这次“听筒”上线。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听筒应用还未火,就已经有多位产品经理上去“潜水”,可见产品经理们都很勤奋。

在微博、阿里巴巴、快手等公司轮番上社交之后,后来的听筒又有哪些亮点和困境呢?

亮点方面:

1)与微信割裂。听筒App的内容并未与微信、QQ、微博打通,不支持将社区的内容分享到其他社交平台上,这样做的好处是不会与微信产生冲突,用户产生的的内容不会受到微信的掣肘。

2)目前“校园社交一个能打的都没有”。自从人人网沦落后,校园社交的市场空间逐渐萎缩,行业也产生了“校园社交一个能打的都没有”说法,中国每年在校生都有几千万人,但垂直领域的社交应用并不存在。听筒有机会做出自己的特色。

3)支持LBS社交。基于百度地图,用户可在地图内查看附近的人,这在社交应用中并不稀奇,不过,如今支持这个功能的社交应用越来越少,听筒能靠这个优势做成也说不定。

4)没有广告以及复杂功能。无论是微信还是QQ,随着用户量的增多,他们的功能也越来越复杂,整体显得很臃肿,而听筒目前并没有广告,UI风格也很简洁。有许多用户需要在微信之外展示出真实的自我。

困境方面:

1)用户来源。

所有移动互联网应用,最终都离不开一个问题,即用户来源,听筒App整体看来确实跟微信有所不同,因为它并不是一款IM工具,更偏社区属性。

微信最初的用户来源是QQ,听筒的用户来源又是哪里呢?没有微信、QQ这些用户基础,听筒就需要重新去寻找新用户,而要让校园用户主动使用它,并非推出这样一款产品就足够,用户需要消耗不菲的人力、物力、财力才可以获得。有用户基础,才会有更多的内容,而更多的内容会吸引更多的人进来,用户是核心。

2)影响力和知名度。移动应用,特别是社交应用,其影响力和知名度不够的话,很难产生“病毒式”爆发效应,如果用户增长过缓,最初拉过来的用户又会慢慢流失。

3)留存率。就目前来看,尽管听筒并没有进行大规模推广,但仍然有一些用户进来,很明显这些用户是抱着试试看、好奇的心态进来的,若听筒没有东西能留住他们,听筒会很快被用户长按卸载。

谁都想打破当前的社交局面,因此,在功能和领域的选择上,他们都不愿意直接和微信对抗,可问题在于,垂直社交的规模本就不大,在这个规模不大的盘子里,要想做到极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他们的天花板就是微信,而与微信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

4. 微信地位依旧,挑战者落寞

微信不仅是中国的“社交之王”,同时它还是“杀时间”最多的应用。CNNIC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即时通讯应用在中国网民的使用率中占比高达96.5%,远远高于其他互联网应用,微信很大程度上就扮演了即时通讯的角色。

多闪、马桶MT、聊天宝等应用虽然在某些功能上比微信做的更好,用户体验更佳,但微信拥有中国最大的社交关系链,任何社交应用都无法替代这条复杂的关系链,关系链没换,微信就无法被替代。

因此,尽管挑战者们声势浩大,但微信的地位依旧,而挑战者们却逐渐落寞。用户对一款应用的热情和好奇心消失后,就会悄然离开,很少有东西能让用户长期留存。社交应用的核心就是人,没有足够的人在,跟谁去社交呢?人去了哪里呢?

人都在微信上。

微信越来越臃肿,可我们始终无法离开,我们也曾希望看到有挑战者能脱颖而出,奈何,始终没跳出微信的圈子。终究原因在于,巨头旗下的产品太多。

以百度为例,百度云计算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旗下的应用就有78款,Beijing Baidu Netcom Science & Technology Co.,Ltd旗下的应用有74款,百度旗下的App近200款。

腾讯公司Tencent Technology (Shenzhen) Company Limited开发者账户的App多达129款,Tencent Technology (Beijing) Company Limited开发者账户下的App有32款。

巨头们的产品太多、产品线太广,社交属于创新业务线,能做成最好,做不成对巨头的影响也不大。它们没有“背水一战”的勇气,也没有“敢为天下先”的心思,自然追不上。

#专栏作家#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自媒体人,百度百家作者,搜狐科技自媒体成员,钛媒体专栏作者,网易科技专栏作者。同时为多家杂志长期供稿。关注互联网,关注TMT,用心做一个互联网领域的原创狗。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哇哇哇,我也在想关系链没换微信就不可能撼动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