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去死啦:社交与反社交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这是一个别人永远都找不到你的应用程序。

社交网络已经发到可以知道自己身边的好友究竟在做什么,去了哪里,吃的什么,几点睡觉,但是我们真的愿意把这些信息分享出去吗?想不想隐藏自己去过的地方,让自己过一过完全无社交的清爽日子?

无论是微博、人人还是街旁,地理位置定位都把我们暴露在社交网络上,让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可以一览我们的行踪,一不小心被好友发现自己和他很近,很有可能就招致无聊的对话,谁都不想。这不,一款名为 Hell Is Other People(译为“好友滚开啦!”)的应用程序就可以帮助那些反社交的人避免陷入社交的窘境。

用户通过自己的社交网站账号与 Hell Is Other People 进行连接,比如说 Foursquare,Hell Is Other People 就会生成一个“好友地图”上面罗列着自己社交网站上好友最近常去或者现在就在的地点(橙色图标),并且告诉用户哪些地方相对安全(绿色图标),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如下图)

“Hell Is Other People”是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让·保罗·萨特的戏剧《无路可逃》中的名句,原意为:“他人即地狱”,也就是说社交让人感觉像是生活在地狱中。

当然,Hell Is Other People 这个应用程序也极具讽刺意味,因为在使用时必须要看到其他好友的信息才能做到在社交场合见不到好友,而且只有当好友经常、及时的签到或者定位才能让用户躲得好,否则还是有可能在公共场所碰到“好友”。

Hell Is Other People 应用程序设计的也算是相当精美,但却被称为是“社交”的一大,因为它是“反社交”的,Hell Is Other People 帮助人们不去参与到社交活动中去。反社交是对社交的反叛和抗争,反对社交网络干涉私人生活。大概 5 年前,Facebook 上曾经出现过一个名为“敌人谱”的应用程序,它可以标记用户不喜欢的好友为敌人,用户可以在这个应用程序中点名道姓地骂人,当然被标记的人是看不到的。树洞也是一个反社交的典型例子,人们匿名在树洞里宣泄,表白墙也算是反社交,因为它可以避免人们以自己的真实身份出现在大众面前。

目前市面上能用到的“反社交”网站或应用程序基本上都是靠限制分享人数、限制好友数量来实现“反社交”的目的,这跟 Facebook、微博、人人之类的网站有明显的不同。私密社交 Path 有好友上限,一个用户最多只能由 150 个好友,家庭社交 23Snapshot、FamilyLeaf 以及中国的 Family 都将好友限制在家庭范围内。Snapchat 则做的更激进,因为它直接把用户的信息彻底删除,一次性的聊天,脑子能记住的就记住,记不住的就忘了算了。

然而反社交,也是一种社交,就好比反矫情,也是一种矫情一样。Hell Is Other People 之所以能做到反社交的功能,还是依靠社交功能才能完成。Path 再私密,还不是要跟好友分享内容。所以,我们不应该说此类应用是反社交,应该将其称为“私密社交”更恰当。除非用户只存在于一个人的世界中,否则他一定会参与到社交中,不管是反社交还是私密社交,都是社交。

无论是私密社交还是反社交,都是社交的组成部分,它们弥补了当前占主流的社交方式的不足。传统的社交满足了人们的偷窥、占有、炫耀的公开欲望,私密社交则满足了人们不愿意公开的欲望。私密社交的前景可能不会太乐观,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有生存的空间,不如您去试试看?

via:tech2ipo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