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有缘网上市,看90后婚恋市场有何不同?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关于90后一直都是关注的热点,而围绕90后的产品有社交产品same、动漫弹幕网站Bilibili、电竞直播虎牙斗鱼熊猫等等都在各个垂直领域做出了成绩。但所有这些产品的焦点都围绕在了90后门的娱乐需求上,但随着90后年龄的增长,实际上该群体已经有很大一部分人到达了适婚年纪,而近期一家主打90后移动婚恋市场的公司“有缘网”正在悄然登陆创业板,此次借“有缘网”我们再来看其所切入的90后婚恋市场究竟有何不同?

hunlian

一,切入金字塔之下

谈起互联网婚恋市场让人想到最多的自然是“世纪佳缘”与“百合网”这两大巨头,这两家巨头起源于“PC”时代因此有着很高的知名度,但也意味着其只能服务于有一定在线支付能力的一二线城市的白领人群,而在这一金字塔底下的海量人群则不是主流婚恋网站所关注的焦点。

移动时代的崛起则意味着这些原本在金字塔之下的人群也同等拥有了接入互联网的能力,由于“世纪佳缘”与“百合网”的定位一直都是服务于白领人群,因此依然不会考虑金字塔之下的这部分人群,但是对于金字塔之下的人群来说则是在面临一个全新的移动互联网世界,这部分的人婚恋需求也极为真实的需要在互联网上得到满足。

而有缘网所切入的正是这样一个被忽视的市场,其并不是服务于全部的90后人群,而是更多的服务于一二线城市白领人群之外的90后人群,目前这类90后人群在有缘网的比例占据了一半以上。

二,该人群不善于复杂操作

白领人群在PC时代就已经较早的享受到了婚恋网站们的各种优质服务,因此移动互联网时代的O2O崛起,也让“世纪佳缘”与“百合网”继续围绕这类白领人群的其他需求做深耕,诸如线下红娘、线下婚纱摄影、婚庆周边商品等等都是围绕的重点。

因此“世纪佳缘”与“百合网”做的是1到100的事情,但是对于金字塔之下的这类人群来说,其需要的只是0到1的产品,因此需要围绕他们的特点来做产品。根据有缘网多次的产品测试得出结论,该类人群弱于思考与选择,不善于复杂的操作流程,因此最终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操作流程极为简单符合这类用户定位的移动应用,主要以H5和安卓端为主。

三,男性破冰难,女性要尊重

接着再说此类90后男女表现上的细节,有缘网此前发布了《90后婚恋观白皮书》,其中讲到两个重要观点:“男性破冰难,女性要尊重”。

男性破冰难

在《白皮书》中显示90后男性每13.5次搭讪才能够得到一次回应,85.3%的会话终结于不超过4个回合。而由女性主导的会话超过10回合的比例达到87.6%。其次76.8%的90后女性最讨厌的搭讪开场白就是“在吗?”,其次是“你好”,而“在吗”与“你好”则几乎都是90后男性的通用开场白。

男性如何开场的问题一直是让人头疼的问题,这些无聊并且的重复性开场白永远只会让绝大多数女性反感。

女性要尊重

《白皮书》还显示,42.9%的90后女性认为初次见面应当AA制,避免向男性示弱;58.7%的90后女性认为女性应当经济独立、与男性共同承担两性关系中的经济压力。同时不认为恋爱中洗衣、做饭等家务是自己分内之事的90后女性比例也占到了68%,仅有5.3%表示会对男友百依百顺。

女性意识其实早就开始崛起,而在90后这一代更为如此,当前的90后女性开始越来越需要被尊重。

根据以上存在问题,有缘网并分别对男性与女性采取了不同设计机制,对于男性而言,其可以选择自己心仪的对象,但是要与对方聊天则必须回答对方的问题,如果顺利通过,则可以与女性聊天,并且也有了聊天的切入的话题。在女性方面,女性可以设置自己的问题以及答案,过滤掉三观不符的男性,其次有缘网不向女性收费,这让女性整体占据优势。

四,婚恋市场路在何方?

对比

根据易观报告《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监测报告2015年第3季度》显示,有缘网的2015Q3收入目前已经高达105百万,仅次于世纪佳缘之后。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无论世纪佳缘、百合网还是珍爱网,其都已经开始了线下婚恋O2O服务的拓展,而有缘网却迟迟没有踏入O2O领域,仅仅只是专注于90后人群的婚恋市场却已经达到了第二名的市场收入份额。

由此看来,婚恋市场正在朝着两个方向发展,一种是以世纪佳缘为代表的继续服务于一二线白领人群,对该人群的服务开始从线上进入到线下的全部环节,继续深耕白领们的潜在需求,另一个个方向则是以有缘网为代表,其继续抓住移动智能手机的红利,继续将用户人群下沉到那三四线城市的90后人群,通过他们的婚恋刚需进行变现,而这部分人群依然有着巨大市场,而有缘网在上市招股说明书中数据显示其2015年1-3月,其平均月活用户已超800万,而此前世纪佳缘在2015Q3也公布过月活数据,为520万,前者已经在月活上超过后者。

结语

有缘网的案例让我想起了2010年申音的一篇文章《W和L》,W是名校海归人士,其在中关村创业,服务于一二线顶尖白领人群,在凶险的商业环境竞争中,其需要依靠不停的融资占领市场,而L的用户是珠三角的几千万农民工和城市边缘的大学生“蚁族”,不仅竞争较少,还有着实实在在的流水,投资人对W很尊重但是更愿意立即掏钱投资给L。

申音谈到“中国没有一个所谓“全民的互联网”,中国的互联网是人为割裂的。它既存在于精英的Think笔记本上,也存在于草根的MTK山寨机中。”后者经常是精英们的盲区,而一二线白领之外的90后婚恋市场,正是这一盲区所在。

#专栏作家#

承哲,微信公众号:shouxifayanzhe,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关注工具产品和人工智能领域,擅长AXURE,兴趣爱好看书,思考。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