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电影独立分拆,未来命运只剩跟投或者贱卖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maoyandianyyyy

本月11日,美团对外宣布消息称,猫眼电影正式独立分拆,郑志昊接替沈丽出任猫眼电影新CEO。美团大佬王兴先生的邮件内容进一步指出,猫眼电影接下来的战略路线是向电影上游产业进发。然而,纵观猫眼电影最近两年的发展势头,却并不容乐观。

猫眼电影面对三座大山

猫眼电影最早发力电影在线票务,却因为百度糯米电影、微影时代和淘宝电影的相继进入而市场份额持续下降。王兴曾在去年北京电影节上表示,第一季度猫眼电影已经占到全国网购电影票的70%。而比达咨询发布的《2015中国互联网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Q1-Q3季度,猫眼电影占中国在线电影票出票量市场份额的51%。同时,2015年易观发布的中国电影在线票务Q3份额则显示,猫眼电影占据26.73%,下滑趋势可谓一落千丈。大家可以注意一下,猫眼电影原CEO沈丽,也是在这个节点上开始以“病情”名义逐渐淡出的。到了Q4份额的时候,猫眼电影与大众点评合并,却不能阻止其份额的下降,易观数据显示,猫眼的份额再次下降到25.87%。2016Q1数据尚未出来,但从局部院线的数据来看,猫眼电影仅能勉强保持保持20%的份额,“每三张票有一张出自猫眼”的论调彻底不复存在。

与市场份额下降一样令猫眼电影忧伤的,是因为经营不善等各种原因,持续困扰猫眼的财务紧张状态。百度糯米电影背后,不仅有百度方面强大的技术与资源支持,而且也有充沛的财务支持。淘宝电影背靠阿里,马云老爹也有钱任性。而与之相应的微票儿,看似处境与猫眼类似,但其背后却有几家背景非常强大的资本干爹,这是未来和百度糯米电影争抢一姐的唯一票务平台。美团CEO王兴先生在11日的邮件中说,猫眼电影在BG层面上实现了盈利,这话对猫眼电影没有任何实质意义。BG,公司内部的某个事业群,如果连部分事业群都无法实现盈利,猫眼岂不是行将就木。其它几家平台实际上也能在BG层面上盈利,笔者认为,盈利的BG可能是几家平台对电影片方的发行业务群。

份额下降、财务紧张之外,压在猫眼电影身上的第三座大山则是与各大院线的关系持续紧张。2015年第三季度,猫眼电影便被爆出试图通过票补控制万达院线的排片,差点被万达整体封杀。与之相对的,是糯米电影直接投资院线,如对星美的战略投资,联合合作院线推出联名会员卡建设和超级影院建设。微票儿方面,则也在智慧影院方面有所发力。淘宝电影依靠阿里,在影院的售票系统方向上发力。唯独猫眼电影与院线的关系十分紧张,一度被认为是影院的寄生型平台。2016年,猫眼电影若无法走出与影院的关系僵局,将对自身发展十分不利。

猫眼电影的残局与破局

而新任CEO郑志昊先生接棒猫眼电影,实际上拿到手的,是一个岌岌可危的摊子,三座大山(份额下降、财务紧张、院线关系处理能力差)足以让猫眼电影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郑志昊先生拥有美国大学计算机专业的硕士学位,以往的工作履历也是发力产品。但从目前猫眼电影公布出来的战略转型来看,猫眼并非要专注做一个技术型的票务app,而是发力电影上游产业。电影产业的发力,更需要电影战略眼光人才,郑志昊先生的计算机技术型背景,或恐英雄无用武之地。

而反观这次转型,向电影上游产业发力,已经是猫眼电影最后的机会,或恐也成了最后的出路。实际上,这种上游转型,猫眼电影在2015年已经开始实施。部分院线电影中,已有猫眼电影的参投。这种参投方式,业内称为跟投。具体运作方式如下。

操盘手利用自身的资源优势,进行电影拼盘组合,各家有能力的投资方依靠自身优势进行入股跟投。纵观猫眼电影在2015年已经院线上映的几部电影来看,她们都处于跟投地位上,没有自身操盘的能力。猫眼方面的跟投,实际是以自身的在线票务能力置换成电影前期制作上的跟投资本,在电影早期阶段便深度介入影片。

这种跟投方式可以想象出来的好处有两个。第一个,是间接把猫眼电影的售票能力变现为投资金额,从而在未来的票房收益中获利。第二个,则是以独家票务合作的方式,进行排他性运作,对百度糯米电影、微票儿和淘宝电影等从源头上进行打击。但是,这只是想想出来的好处。实际运作中,仅第二项,便对独家合作的电影本身造成了票房上的致命打击。比较典型的例子是猫眼电影作为电影《万万没想到》的联合出品方,一部本可能像《煎饼侠》一样票房过10亿的影片,最终只取得了3亿多的成绩。目前的电影操盘手,往往会将自己的电影盘子挂靠BAT中的一家,更甚至者,是这三家均不得罪,以求票房价值最大化。猫眼电影的能力,有待进一步观察。

猫眼做电影跟投的两大掣肘之处

电影跟投,无疑会成为猫眼电影2016年的战略方向,而且是最后出路。然而,这一出路,却又面临两大根本性的问题。第一,中国电影在2015年的市场表现来看,90% 弱的影片,在院线票房上,不足以盈利,部分影片甚至可以说是亏损到血本无归。如何才能在10%的项目中寻找到优质项目,并且跟进到这些项目最终盈利呢?这实在考验猫眼电影方面是否有专注电影市场运作的人才。

2015年,阿里的某位副总裁曾说,阿里以后不用正规编剧,只用类似杀人游戏一样的编剧互杀方法创造剧本,这其实便是不懂电影的内容生产。笔者曾调侃让阿里用机器人写剧本算了,一时间阿里已经开始用机器人进行剧本创作的假新闻铺天盖地了一把,大量编剧出来抵制,阿里十分被动。这其实就是只懂技术不懂电影然后去打嘴炮造成的恶果。对于猫眼电影来讲,懂计算机不如懂电影更靠谱。作为电影跟投运作,猫眼电影是否已经储备了这一方向上的专业人才呢?

然而,猫眼能够在10%的优质项目中获得跟投的资本是,在线票务市场份额第一的地位。然而,从去年年初的70%下降到第四季度的25.87%,再到本年第一季度的可能第一位置都不保,猫眼电影能够跟优质电影项目对话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地位上已经处于严重的劣势。一面是跟投型电影人才不足。一面是市场份额下降话语权丧失,市场呈现给猫眼电影的现实非常不乐观。

无IP、无闭环,猫眼之路多艰

猫眼电影不做跟投,做自己的IP项目如何呢?显然,根本没有形成电影产业链闭环的猫眼电影无法向百度、阿里和腾讯那样做自己的电影项目。猫眼电影只是电影产业中的售卖一环,上游反哺能力尚需培养。那么,猫眼电影是不是腾讯的一部分呢?我认为,暂时还不能这么说,后边会略有论述。

对于猫眼电影来说,她参与电影跟投的另一个对外宣传的资本是,电影评论与消费的大数据。仅从电影评论数据来看,猫眼电影最近一年来,持续对标豆瓣电影,并一再声称,自己在评论数量上已经齐平豆瓣电影,甚至有了一些赶超。然而,数量上的齐平到质量上的齐平,要走的路,还有很远。同时,豆瓣电影虽然坐拥口碑平台优势,却自身的售票能力极弱,最终也折戟沉沙了。对猫眼电影的发展战略而来,合并豆瓣电影,无疑可以加分不少。然而,三座大山中的财务紧张,也足以让猫眼电影有心无力。

一旦这条跟投之路都无法走顺畅,等待猫眼电影的,就只可能是委身贱卖而不是待价而沽了。电影在整个的O2O生态链条中的重要性可想而知,这是最快的聚集中产消费群体的方式。猫眼电影无疑是美团CEO王兴自己亲手养大的姑娘。自己的闺女,自己发邮件说,让腾讯背景的郑志昊先生“霸占”了,老王这次让别人做了隔壁老王。王兴先生一定也是无奈的。

郑志昊的CEO空降,无疑是腾讯对猫眼电影的进一步观察。猫眼电影正式独立分拆,好比是王兴老板承认自己闺女到了法定年龄了,可以出门子了,可腾讯并未直接表态要进行迎娶。CEO的空降,正是一边不迎娶,一边还得陪睡的尴尬。一旦猫眼电影的跟投之路走不通,腾讯系或恐不会给猫眼电影一个偏房名分的。我认为,腾讯系最终迎娶微票儿的可能性是有的,但微影时代这个亲爹,显然是不想嫁闺女。

猫眼电影最悲惨的命运结局是,份额下降到10%左右,退居二线,电影跟投的战略无力回天,腾讯系最终失去耐心,不娶做偏房,而卖做丫头。卖座网当年给华谊兄弟做小妾,如今份额个位数都保持不住,或许真是猫眼电影的前车之鉴。而另一句八卦,猫眼若真沦落到贱卖那天,接盘侠会是谁呢?作为有IP、有电影制作宣发、电影视频网站的乐视,接手的可能性还是有的。电影在线票务,必须找到自己的电影闭环,才能矩阵生存,不然,只剩下秋风秋雨愁煞人了。笔者希望猫眼电影能像兄弟平台百度糯米电影等一样,在技术、营销和布局上,屡屡放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大招来。整个中国电影产业的繁荣,也应该建立在整体繁荣的基础上,面对如此颓势,依旧不希望猫眼电影掉队太远。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 @马庆云(微信公众号:xuezhemaqingyun)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