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剖析国外主流直播平台,有了入口,依然面临四大障碍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随着移动互联网环境的优化,实时直播的普及变得可能。国内一大波平台兴起,从YY到QQ,从斗鱼到熊猫,既有起家于传统PC端的游戏、社交平台,也有映客、趣看、花椒这一批发端于移动App的新秀,带来了全民直播的热潮。有关直播,国外都怎么玩?

kuayuedasahn

Meerkat:起于社交媒体,衰于社交媒体

深度剖析国外主流直播平台,有了入口,依然面临四大障碍

Meerkat是一款iOS 上的视频直播应用,与Twitter 账户关联,用户只需要简单的点击就可以开始向粉丝直播,还可以提前预告直播时间。直播开始时,用户的Twitter 账号会自动发送一条带有在线直播链接的推文,所有人都可以通过链接在任何设备上观看。

深度剖析国外主流直播平台,有了入口,依然面临四大障碍

作为移动视频直播平台的最早提供者,Meerkat的发展历程是必须要关注的。概括起来一句话:成也Twitter,败也Twitter。

起初所有的 Meerkat 的社交关系来自于 Twitter;而就在 Meerkat 火了不到两个月的时候,Twitter 通过之前收购的 Periscope 也推出了类似的服务,并且封杀了 Meerkat;2015年4月 之后,Meerkat 其实就进入了第一个下行区间。

2015年 5月开始,Meerkat 尝试支持 Facebook 账号登录,其希望利用 Facebook 的社交链起势,然而 3 个月之后 Facebook 开始测试类似服务Facebook Live。

而2016年,Meerkat CEO Ben Rubin 近日向外媒表示,决定放弃直播视频社交网络业务,原因在于无法跟 Twitter 和 Facebook 推出的直播业务相竞争。在两大社交网络的冲击下走向衰落,难免让人惋惜。

Periscope:Twitter的亲生孩子

深度剖析国外主流直播平台,有了入口,依然面临四大障碍

Periscope,流媒体直播服务运营商。Twitter2015年3月接近1亿美金的价格,收购Periscope。4月初,Periscope正式上线,依靠着Twitter庞大的用户的流,发展迅猛,Twitter发布的2015一季度财报中显示,在发布十天之内,Periscope即获得了100多万用户。

截至2015年12月10日,苹果公司发布了2015年“App Store最佳应用”名单,Periscope获得“iPhone平台最佳应用”。
深度剖析国外主流直播平台,有了入口,依然面临四大障碍

上图为2015年5月2日,英国凯特王妃诞下第二个孩子,CNN皇家记者Max Foster在拥挤的媒体区内,通过Periscope与无数关注英国皇室的网友实时互动,并直播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如何带着小公主夏洛特离开圣玛丽医院。名人推广策略让Periscope火爆程度大增。

Twitch:垂直精准,游戏直播第一站

Twitch是一个面向视频游戏的实时流媒体视频平台,由Justin Kan和Emmett Shear联合创立,它是Justin.tv旗下专注于游戏相关内容的独立运营站点。

深度剖析国外主流直播平台,有了入口,依然面临四大障碍

Twitch 前身是Justin.tv,设计的初衷,就是要打造一个电子竞技视频平台,也就是广为人知的eSports,后续发展过程中,也添加了脱口秀等娱乐直播内容。2014年8月26日亚马逊宣布,亚马逊将以约9.7亿美元的现金收购流媒体直播游戏视频网络Twitch Interactive所有流通股。游戏直播,是Twitch的主要定位。

Facebook Live:熟人社交的重头戏

2016年2月,Facebook开始推出其视频直播(早在2015就已经开始在美国测试其Live Video功能),最初该功能只限于美国的部分iOS用户和一些名人,几周过后,即宣布将该功能推广至30余国家和地区的用户,短期内也会在安卓设备上线。而在4月份,Facebook已将这项服务放在了其应用内部的显要位置。

对全球60个国家的许多iOS和Android用户来说,Facebook Live服务已被放置于显示栏上。此举代表着Facebook给其他在线竞争对手带来的最大挑战。依托Facebook强大的熟人社交流量,这款应用在短期内跑马圈地,快速成为主流直播软件,似乎没有任何悬念。

总结国内外几个主流直播平台,有以下几个特点和面临的障碍:

一、入口是兴起的根源,大平台势不可挡

直播软件核心依然是社交,因此严重依赖入口和传播。换句话说,直播实质上只是内容生产工具,而不具备平台化的条件。所以Meerkat的火爆很大程度上依赖Twitter平台——它使用Twitter账户登录,借助Twitter上的关系图谱给用户推荐关注对象。

这种发展路径虽快,却也为后续危机埋下伏笔,随着Twitter收购Periscope,封杀Meerkat,后者逐渐走向衰落。而能与Periscope抗衡的,恐怕也只有Facebook Live 这样的大平台了。

这也为国内外直播平台创业提供了前车之鉴:警惕对大型社交平台的依赖,如不服从收购,就要做好应对封杀的准备。从另一个维度看,主要社交平台,也要提前做好对直播的布局,以免失去先发优势,使后续竞争成本过于高昂。

二、入口之后,还要看内容

内容包含两个层面:

  1. 软件本身的交互方式;
  2. 直播内容的生产。

从观众的交互层面看,以Periscope为例,它使用一种新的方式,来显示用户对直播视频的评价:即无数颗红心。当用户观看直播时,可以点击屏幕向播主发送红心。

只要点击屏幕,播主和其他观看者就会看到你献上的红心,而且这些表示支持的红心图案并没有数量限制——你甚至可以双击屏幕,一次送上两颗红心。这样一来,播主就会知道他观众的反应。这类交互方式上的细节创新,也是维持用户的关键之举。

深度剖析国外主流直播平台,有了入口,依然面临四大障碍

 

直播内容生产方面,在创作过程中,更多的用户基数参与,是内容生产的基础。如果从内容的承载形态的沿袭看,移动端的社区产品大概经历了:文字-语音-图片-视频-直播的迭代,从文字到直播,内容的生产门槛越来越高,需要平台给予更多的激励。PGC和UGC内容要结合起来,这对平台来讲是一大挑战,对内容创业者则是很大的机会。

三、盈利闭环形成尚需时日

直播平台的盈利模式目前已逐渐明晰,但形成生态闭环尚需要时间。以Twitch为例,直播者可以通过以下几种方式获得收入:

1、用户打赏

帐号通过Twitch认证以后可以开启Subscriber模式,用户可以支付每月五美元成为这个主播的订阅者,在该主播的频道里可以享受一些特别福利。用户的付费大多数直接付给主播,少部分归Twitch。

2、插片广告

主播可以在自己直播的间隙休息时间,选择让Twitch播放广告。广告收益大部分归Twitch,也有一部分归主播本人。

3、与赞助商合作

主播一般都和某款游戏等有关,参与Twitch举办的专题活动可以获得收益。

平台的盈利,则包含以下方面:

  • 1.购买会员:用户购买按月付费Turbo,相当于全站VIP,可以享受一些专属区域和聊天标识、表情等;
  • 2.打赏分成:用户向主播的subscribe付费,有一部分归Twitch;
  • 3.广告收益:主播让Twitch播放广告时的大部分收益;
  • 4.线下活动:和游戏设备厂商等的活动以及官方线下活动的收益。

与此同时,直播平台也需要负担起大规模流媒体服务所需的服务器、带宽以及CDN等,覆盖这些高昂的成本并形成良性闭环,需要更加丰富的盈利方式。

四、平衡内容创意与监管

诸如Periscope等视频直播应用,的确已成为用户了解真实发生的第一选择。但是,相应而来的视频直播伦理争议,也让其陷入两难境地。

以Periscope直播曼哈顿火灾为例,资深编辑Mary T McCarthy认为视频直播让他人“围观”受害者死亡、暴露现场残酷画面,并让受害者家属以这种方式知晓自己挚爱的人丧生,这是令人反感和不道德的。

与此同时,对暴力、色情内容的管控,需要平台和创作者平衡直播创意与监管的关系,这是国内外所有直播平台都必须面对的问题。让直播“不作恶”,既是挑战,也是平台应承担的基本社会责任。

 

作者@LeMore营销实验室

来源@钛媒体

文章链接:http://www.tmtpost.com/1709960.html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