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的云经济,是孤独经济的缩影

产品老司机手把手教写文档,10天线上课程,零基础掌握产品经理必备7大文档撰写法。了解一下>

受到疫情的影响,“云经济”的热度高居不下,各种“云蹦迪”“云睡觉”大行其道,而揭开“云经济”的外壳,我们会发现它背后是各大平台对注意力的夺取,是人们对“宅家”无聊孤独的逃避,亦是孤独经济的化身。

若是评选2020年度中国汉字,“云”或许有入选的可能。

疫情之下,“云模式”猛然爆火。或许谁也没有想到中国人竟无聊到这种程度,或是脑洞如此之大,“云蹦迪”、“云睡觉”“云喝酒”等五花八门的“云XX”概念在互联网市场层出不穷,同时也带来了颇具潜力的经济效益。

“云”的概念不好追溯,也不好解释。

在主流的认知中,“云”是一种计算机网络用语。它常常被用来描述与IT、网络、互联网相关服务的交互和使用模式,是一种比喻性的说法。

虽然解释很难,但是在今天,我们所听到的关于“云”的概念并不少,比如云计算、云服务、云盘等等。

听到这里,脑海中有没有立刻浮现出那些“云”技术大佬的身影,比如阿里、华为、腾讯、百度等等。特别是“云盘”二字,在百度云盘熟悉的图标下,一座蕴含着丰富资源的宝库仿佛正在款款而来。

然而,此云非彼云。

可以说,今天走红的“云”已经从一个技术用语跳脱成为了一种经济概念。也正因如此,站在经济市场的角度上,或许我们能更好的理解“云模式”的发展。

一、相似的“云”定义,是游戏圈的嘲讽

若是引申云计算的“云”来解读云蹦迪的意思,显然有些不搭调。

于是,“智能相对论”在追溯互联网上五花八门的概念时,终于在游戏圈找到了与如今云蹦迪、云睡觉、云喝酒等相似的“云”定义。

云玩家,特指一批仅通过图片、攻略、视频等方式了解游戏,但事实上没有真正接触或玩过该款游戏的“玩家”。

不过,在游戏圈内,该称呼一般用于贬义的嘲讽。因为存在一批云玩家,不但没真正玩过,反而还特别“上头”,喜欢到直播、论坛、测评等游戏圈内DISS某个主播或某款游戏,最终引来群嘲。

这样的形象与鲁迅笔下的孔乙己出场倒有几分相似,每当有云玩家发表一些沙雕言论,那总能引来众人的哄笑,游戏圈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但是,撇开某些“特例”云玩家的沙雕行为不谈,实际上云玩家与云蹦迪在很大程度上,云的定义十分相近。

两类群体大多都是体验过该类事物(如游戏、蹦迪等),但是此刻因条件限制(如工作忙、游戏机配置不够或疫情隔离等)而无法接触,开始通过互联网形式(如主流的视频、直播或是小众的图文攻略等)来满足体验感,以达成自我安慰的人。

一是体验感,二是自我安慰,两点关键基本会造就一批“云”上的消费者。

事实上,“云”上的消费经济无处不在。

比如,那些离开校园之后不再打球,但仍然继续看球赛的球迷们,他们也是“云经济”的一环。正是他们的注意力,激活了球经济的产业链,广告、球赛赞助、周边等等形成完整的闭环。

云玩家的潜力更加难以预估,今日的游戏UP主、游戏主播、电竞选手荣光四射,很大程度上都源于一部分虽不再玩游戏,但依旧对游戏保持关注的“玩家”。

二、疫情挤压下,“云”的场景边界无限扩大,成为新的引爆点

当然,这样的说法在过去很少有人予以一个特定的说法,或是将之加上“云”的概念。只是疫情的突然来袭,线下的各类场景被急剧挤压,反弹至线上,类似于“云”的模式,形成了今日热议的云蹦迪、云健身、云喝酒等新场景互动。

2月4日,B站联合摩登天空推出“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的直播项目,大型音乐会上云成功点燃疫情在家无聊的粉丝群体。数据显示,该项目当日便创下了最高在线用户49万人的成绩,也被视为云蹦迪的开端。

2月8日,多家知名酒吧TAXX、OT等等开始在网易云音乐、抖音等直播专区开始发起“云蹦迪”直播活动,热度一时高涨。

云蹦迪的概念不胫而走,成功为疫情期间低迷的市场注入全新的催化剂。

进而,以直播等线上形式,搭建互动场景,满足人们体验感和消费情绪的各类活动纷纷被冠上“云”的模式,走红互联网,成为“云”狂欢的起点。

但是,这样的狂欢又能持续多久?

如今的云蹦迪、云睡觉等场景直播相比往期的游戏、球赛,要么更加激烈亢奋,要么有些莫名其妙,尽管一片火热,但是很难让主流市场刮目相看。

2月10日,“谁家的圆三”一睡成名,只因直播睡觉便在抖音上吸引了千万用户围观,同期涨粉超过80万,礼物收入高达70多万音浪,着实令人咋舌。

本着我行我上的想法,后继模仿者不计其数。抖音数据显示,「直播睡觉」进阶成为热门词条,与其相关的的播放高达3.2亿次,多达2.8万个视频。

但是,我们在过去的几天时间内,再也看不到另一个圆三的出现。云睡觉未能像游戏那样撑起一个成熟的直播类目,如同闹剧一般开始,最终归于沉寂。

那些在云模式中寻找体验感,期望拥抱自由、走出孤独的人,最终也发现——虚拟的云XX越热闹,现实的自己越孤独。

热衷云蹦迪的老高终于重回了游戏圈,选择和朋友一起开黑。谈及云蹦迪,他对“智能相对论”说道:

“一开始确实蛮有意思,毕竟在家待久了,新鲜感一下子就起来了。后来玩着玩着,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有些可笑,一个人蹦迪太傻了。这种感觉就像是独角戏吧,音乐是有,气氛差些,但久了就没意思了……”

“云”上与现实成了两个割裂的世界,因现实孤独的人,上了云,成就了热闹的云场景。然而,孤独背后最大的孤独是以为自己走出了孤独。

放下手机,有多少人才惊觉,现实中该一个人的场景还是一个人。

三、疫情之后的思考,云模式究竟要走向何处?

与电商直播不同,云蹦迪、云睡觉等云模式的直播或视频,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商品消费。但是在经济学上,对此亦有相似的名词解读,即在服务经济上延伸出来的体验经济。

强调用户的感受性满足,重视消费行为发生时用户的心理体验,这类新式消费撑起的是当前互联网如日中天的短视频、直播等等新模式的发展。而我们在现实与虚拟之间来回穿梭,最终的期望或许也只是希望在无聊与孤独之中,找到一点看似热闹的心理体验。

为此,不难发现,也正是在疫情之下,居家隔离的日子让个人的孤独与无聊持续放大,原有的直播、短视频等平台继续扩展内容场景,云模式爆发,吸引了大部分用户注意力,成为新的热点。

那么,事实上,云模式也是注意力经济的延伸。简而言之,用户想要在视频或直播中感受体验式满足,而平台想要的是用户的注意力。

对于用户注意力的争夺,在如今的各大互联网平台上已是常态。与云模式最为相关的直播、短视频等媒介平台,如B站、抖音、网易云等,在过去便一直致力于通过改革内容呈现方式来增强用户的体验感,达到吸引用户注意力,以形成广告消费或其他消费的目标。

比如,B站在2019年7月上线的“互动视频”功能。这是一种用户可以通过选项互动,主动参与到剧情走向的视频呈现方式。以此将用户纯粹看视频转化为边看边玩的形式,从而增强用户的体验感。

但是,这种从呈现方式上切入的改革一般都会受到技术因素限制。为此,在内容层面上才是云模式最主要的赛点。

内容越多,所呈现的场景也越多,越能满足不同用户的体验需求。为了达到内容的多样化,也可以看到,现在的平台大多以UGC为主。

用户自主创作,平台协同配合,引爆流量,在此次云蹦迪大火的背后,相似的路径十分清晰。随后不久,抖音、网易云音乐等旗下的直播平台相继推出了“云蹦迪”专区,强势将蹦迪主播统一划分到头部流量池,形成规模效应,吸引外围用户的关注。

总结来看,在2016年直播、短视频大火之后,动态的内容呈现经久不衰,持续走红,主播、网红、up主等一批新职业由边缘向主流逼近,正是云模式不断推进的路径。

可以想象,未来更多的场景将会继续被搬运到线上,成为直播、视频呈现的内容,而今天疫情之下的集体云狂欢,或许正是云模式进一步加速的新起点。

毕竟,在“孤独经济”大行其道的今日,我们最不缺少的就是无聊与孤独,一直如此,并不只是在疫情期间。

 

作者:陈选滨,智能相对论(ID:aixdlun)

本文由 @智能相对论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