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玄学,在线算命

不懂技术怎么做产品?15天在线学习,补齐产品经理必备技术知识,再也不被开发忽悠。了解一下>

互联网时代,万物皆可联网实现“互联网+”,作为传统文化的算命占卜也不例外。那么21世纪了,以往“神神叨叨”的玄学,在计算机技术与AI技术的加持下,会有什么不一样吗?

前言

五岁那年,算命先生说:等你满二十五岁,会黄袍加身,每天鱼肉为伍。二十年过去了,我成为一名美团外卖配送员。

当然,这是一个段子。

但这样的故事如今换了一种方式时常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小爱是某大学在读的本科生,假期里在社交软件上认识了男同学阿星,阿星较好的谈吐和外在对小爱产生了强烈的吸引。

小爱性格内向深信星座,手机里有很多星座相关的公众号和APP,同道大叔、测测星座、八字命理…

她把自己和阿星的星座、生日在不同渠道的各种测算结果综合在一起,试图在其中找到积极的正向关联,这些正向的关联给小爱带来了正反馈,小爱心里愈发加觉得两个人的合适,对阿星产生了更强烈的兴趣指标。

上面的案例源于我在陌生人社交产品调研《从陌生人社交路径,思考陌生人社交产品》中的一次真实访谈,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当代90后陌生人社交过程中的一种典型缩影,当下年轻人谈恋爱看星座和过去结婚看八字一样成了一种普遍的现象。

从笃信星座的90后,到给服务器开光的互联网人,从《我是个算命先生》到火热的盗墓、风水等玄学气息浓厚的影视IP,再到社科院开设周易预测学博士学位授权点。风水、八字、面相,种种玄学产品和玄学概念愈发火热。玄学产品也在互联网浪潮的推动下进入了线上线下结合甚至纯线上的时代。

那么玄学是什么?当前的玄学产品是如何开展互联网业务的?玄学产品为何会存在?人们为什么会选择相信玄学?玄学产品未来的利基市场在哪?

为了更客观的阐述这些问题,也为了能让各位读者以一个更客观的立场去了解玄学产品,而不是单纯迷信和迷不信(所谓迷信是在不了解的情况下盲目相信,迷不信则是什么都不了解也什么都不相信)。本文按照,玄学初探(玄学是什么)江湖现状(玄学产品有哪些)识微见几(认知思维与心理)知来藏往(未来的可能),四部分来介绍。

01 玄学初探

理解源于共情,想要理解玄学产品,就要首先拥有同理心。同理心的建立需要设身处地的站在玄学产品用户的视角去理解其关于玄学的认知、思维形式和心理活动,同时也为了更好的在下文中介绍玄学产品的形态,了解玄学是什么是必要的。

那么,何为玄学?

玄学的由来,有两种说法:

一说源于魏晋时期对“三玄”的研究和发展,“三玄”即《老子》(道德经)、《庄子》(南华经)、《周易》(易经),玄字源于《老子》中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江湖上另有一种说法,四千六百多年前,黄帝时期蚩尤作乱,西王母派九天玄女(即女娲)助黄帝,九天玄女善兵法,授黄帝奇门遁甲之术,遂黄帝于涿鹿战胜蚩尤。黄帝平息作乱后,命仓颉造字将九天玄女所授天书秘术记载下来,因为玄女祖师所授,故称为“玄学”。

历史上,在魏晋时期,玄学成为了主流思想,取代了流传两汉的经学思潮,道家玄学也成了除儒学外唯一被认定为官学的学问。

说到玄学就离不开道教和佛教,所谓佛道不分家,在中国历史上,佛教传入早于道教建立。相传东汉永平七年,汉明帝刘庄夜宿南宫,梦一六丈金人头放金光自西方而来,次日明帝闻西域有神名曰佛陀,遂遣使赴天竺求法,于洛阳立白马寺。

而道教的成立则在此之后,相传道教第一代天师张道陵在四川鹤鸣山受正法,创建天师道,以交纳五斗米为入道信物,崇奉老子为道祖,也就是如今的道教正一教。后张道陵于青城山成道,授印、剑、玉册于子张衡,并立下“非吾家宗亲子孙不传”的天师道传承世袭定规,现如今正一教的祖庭仍在江西鹰潭龙虎山。

这些历史和我们说的玄学产品的玄学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都知道佛教有禅杖、钵盂,佛教出家之人修行路上可以化缘吃百家饭,那么为什么没见过道士化缘?

这就不得不提道教可以用于安身立命的玄学五术:山医命相卜

  • 山,指山术,包含修身养性、锻炼身体的秘术。据传,自纯阳真人吕洞宾祖师始提出元阳之気,人身上有阴阳二気,身上的阴气驱逐没了就成了仙,阳气耗光了就成了死人。山是地气蒸发、灵气所聚之地,山术,也是我们常说的长生不老之术,严格来说是凡人修仙之术。所以可能会听说有很多隐士在终南山修炼。
  • 医,包括方剂、针灸、灵疗,方剂是利用各种药物制成散剂、丸剂,针灸是针法与灸法的合称,灵疗则可理解为现如今的“心理治疗法”。我们现在常说的找个老中医调理身体便是医中的方法。
  • 命,命术的主要方式是以阴阳五行和人的出生时间为基础,通过推理命运的方式了解人生,达到趋吉避凶的目的。推命的方法有《渊海子平》、《三命通会》、《星平会海》等。我们常说的命理学、根据生辰八字算命便属于命术范畴。
  • 相,相术包括三种,相天之术(观星术)、相人之术(面相手相等)、相地之术(风水堪舆)。我们常说的风水师,即风水相师,就是相术中的相地之术,包含阴宅相法和阳宅相法,统称为风水术,也叫堪舆之术。相人之术,又分为手相、面相、体相、摸骨等等,我们常听说的《麻衣神相》、曾国藩所著的《冰鉴》等都属于相术。
  • 卜,卜术包括占卜、选吉、测局,在所有术数中最为源远流长,我们常说的打卦、算卦便属于卜术。历朝历代的军事家多精通卜术,如诸葛亮、李淳风、刘伯温,卜术的著作有《梅花易数》、《太乙神数》、《奇门遁甲》等等。单就占卜而言,按照其说法,只要满足所有条件,与上天同频,就可以得到唯一正确的结果。

上述玄学五术便是我们目前见到的大部分东方玄学产品的依据所在,有了对于玄学的大致的概念,我们再来看现在比较常见的东方玄学产品。

02 江湖现状

1. 玄学产品有哪些

暂不考虑星座、塔罗等西方玄学,当前互联网中的东方玄学产品,业务主要集中在命相卜三术。我调研了市面上现有的数十款下载量从几万到几千万不等的玄学产品,总结了它们常见的盈利模式。为方便阐述,我按照命术类、相术类、卜术类进行区分阐述,但在实际的玄学产品中,为了拓宽业务形态触达更多的用户,相当一部分产品都包含了命相卜三种玄学业务形态。

(1)命术类产品

命术类的玄学产品主要包含两种形态,以八字排盘工具为代表的的工具类,以高人汇为代表的的平台类,以综合各种业务为代表的综合类。业务形式包括但不限于看八字、看姻缘、孩子起名、八字合婚、姓名批注、财运分析、大师测算等等。

常见的命术类应用的界面,从左到右为工具类、平台类、综合类:

盈利模式:

  • 广告:开屏广告等、其他应用推广广告等;
  • 收费服务:八字解析费用、起名收费、AI算命费用等;
  • 佣金:平台类撮合算命人和命理师成单后的抽成;
  • 电商:开运物品及周边商城等;

(2)相术类产品

相术类的产品主要分为面相类和风水类,面相类以看面相、手相、痣相居多,风水类以罗盘工具类、风水咨询类为主,产品形式上包括各种看相的APP、小程序、网页。

在调研中发现,相当一部分面相识别程序都是用的同一家的程序,甚至连界面都完全的一样。

盈利模式:

  • 广告:开屏广告、通过裂变分享界面产生的广告、其他应用推广等;
  • 收费服务:面相识别报告收费、大师看相费用、工具使用费用、风水分析费用等;
  • 佣金:部分应用存在代理分成、平台成单分成等;
  • 电商:开运商品及周边商城等。

(3)卜术类产品

以各位算卦、占卜、摇签为代表的APP、小程序、应用等。单纯卜术类的应用一般为工具类软件,当前包含卜术的软件普遍为命相卜三术结合的应用。

盈利模式:

  • 广告:开屏广告等;
  • 收费服务:测算服务、解卦费用、在线供奉服务(如图右下角)等;
  • 电商:开运商品及周边商城等;
  • 佣金:平台类佣金抽成等;
  • 在玄学五术的基础上,还衍生出了在线祈福、在线供奉等直接将线下存在的玄学活动直接搬到线上的业务,不可谓不是“业务模式创新”。

上述各种网站、APP、小程序的流量哪里来?

除了有需求的用户在应用商店自驱动下搜索相关的应用外,社交媒体平台的引流也是玄学产品流量的主要来源之一,甚至是主要业务所在。

玄学自媒体包括但不限于微信号、公众号、微博号、抖音号、快手号、小红书号、B站号等等。很多玄学产品的业务形态直接建立于微信、微博、B站等平台,比如已被封禁的神棍局,以及各类微信公众号、视频号、微博号等。通过不断发布内容的形式向微信、APP、小程序、淘宝电商等引流。

常见的裂变方式比如通过“朋友圈转发免费看手相”的形式进行社交裂变,或者通过创作优质内容引导用户主动分享等。

一般来说基于自媒体的玄学业务的盈利模式包括主要服务费用(各种算命看相卜卦)、电商带货、知识付费等。

除此之外,在玄学产品调研的过程中,普遍发现了一些比较高危的信息安全风险,如在录入生辰八字时,会提示输入本不必要输入的个人信息,在权限上会要求读取手机号、IMEI值、相机权限、位置权限。

对于相术类的应用来说,如果用户提交了个人的照片,再加上个人的姓名、生辰八字、手机号、地理位置信息,实际上就是完整的用户信息,即使用户没有提交详细的信息,也基本形成了一个有商业价值的比较完整的用户画像。

而实际上,在玄学产品的使用过程中,用户本不必提供如此详细的信息就可以获得同样的判断结果。

而对各类野路子的玄学产品来说,用户永远无法期望它们可以按照数据安全保护条例去保护用户的隐私,毕竟姓名、性别、生日、手机号、位置等用户信息转手出去又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2. 不得不提的AI算命——AI算命玩的是什么套路

介绍完五花八门的玄学产品,不得不重点介绍一下2019年爆火的AI算命,AI算命一度被称为AI赋能行业最成功的案例,那么AI算命玩的又是什么套路呢?

我们以AI+相术为例,在微信端搜索“面相”,会发现数不胜数的AI看相小程序。

经过逐个调研后发现,微信里的AI算命小程序基本无外乎几套模板程序,甚至很多出自同一套系统,也就意味着AI算命和常用的网站CMS一样,开发者开发好之后直接打包出售便可产生第一笔收入。C端上线后,用户通过直接付费的方式获取自己的所谓详细面相报告可以再从用户手中套取利润。

同时AI看相会通过分享打折甚至免费的方式促使用户自驱动为产品裂变,并且通过公众号、微博广告等形式触达更多用户。用户通过该渠道产生的付费费用,将有一定比例赋予渠道,类似分销系统。

当前现有的AI看相产品,本质上是一套简单的面部识别算法+写好的测算内容的排列组合,为了让用户“放心的付费”,AI看相在交互时会让用户看到程序定位到了用户上传的自拍的面部特征,包括五官的位置和关键点,之后根据所谓的面部识别结果,返回一套组合好的话术。

有良心的开发者可能会根据不同的面部识别信息,结合面相学的一些理论,返回相对与面向学理论分析相关的结果,其他的则深谙舔狗之道,把好听的话排列组合一番,毕竟用户花钱了就要让用户爽,当一个舔狗准没错。

我用武林外传里的老白测试了下这些AI看相小程序,结果都是一些正向的模糊的评价,而且经过测试发现,相当一部分AI看相程序对同一张照片的不同次的识别结果是不同的,这也基本可以说明,测算答案大多是排列组合来的。

当然,不排除未来会有真实有效的AI算命应用出现,毕竟算命看相的本质就是一种算法,但当前所谓的AI算命是一种割韭菜圈钱的娱乐。

3. 超千亿的玄学市场

除了爆火的AI算命外,整个玄学赛道在资本市场可谓火热。

整个玄学行业有多大呢?

算命公司“高人汇”的创始人袁钰膦曾表示:

“中国约有14亿人口,16~50岁的目标用户占比约45%,其中付费用户约16%,他们年均占卜算命最低消费为1000元,合计下来,玄学行业就是超1000亿的市场。”

据创投媒体铅笔道的不完全统计,截至 2018年9月,已有数十家玄学相关的创业项目获得了几十万至几千万不等的融资,到如今,虽然有以神棍局为代表的不少曾经火热一时的项目成为了历史,但也有以灵机文化为代表的项目越做越大(现如今很多命理面相等测算应用都出自灵机文化)。

而在国外,早已有两家与命理相关的凭借着标准化的商业模式上市企业:日本的Zappallas以及新加坡新天地集团,从风水咨询到城市规划,从跨国银行、房地产企业等各类资本巨头到中国富豪榜上的富豪,不少都是它们的客户。

我在调研过程中普遍发现,当前玄学赛道中靠花大量时间去研究术数并实现模型化算法化的产品少之又少,毕竟资本没有那么多耐心和时间等待一个很长的周期去验证商业模式的可行性。

所以常见的玄学创业项目的核心玩法逻辑和各种互联网创业项目异曲同工,从研究客户心理和营销方法、爆款战略入手,玩概念玩IP,矩阵化产品触达更多用户,同时实现产品的商业模式的标准化和可复制化。

常见方式比如通过创作玄学相关内容在各个渠道发布吸粉来建立自己的流量池,然后向淘宝、微信、各类APP等引流,再通过定制各种付费玄学服务的方式、卖玄学周边的方式来获利。比如曾经估值几亿的同道大叔,便是先是靠创作星座相关内容吸粉,将星座人物IP化,最后做电商卖周边获利。

除上述常见的玄学项目外,甚至出现了基于八字分析的天使投资众筹平台。在创投圈中,对于投资人来说,很多投资是在识人投人,那么如何去鉴别一个被投资人是否值得投资呢?便是基于这样的利基市场,出现了基于创始人八字分析的天使投资众筹平台,据说效果显著,“用这种方式投项目,一年估值翻20倍”。

03 识微见几

我们再说回玄学,要理解玄学产品的火热,资本市场的青睐,除了要知道玄学是什么,玄学产品业务有哪些,还要从认知及心理层面去理解这种需求产生的本源:用户群体的认知体系如何影响这种需求的产生?从心理层面上看人们为何会选择相信?

1. 东西方认知差异

认知是人们获得知识或应用知识的过程,决定了人们的行为逻辑和社会运行的底层逻辑,也是不同人群需求差异的根源。依据玄学五术建立起来的玄学产品便是产生于华夏文明的认知体系。我们从语境和东西方思维两个方面来阐述这种认知差异。

在说语境前,我们先来解释下什么是场景。场景分为场和景,场为时间、空间,景为情景、交互,场景即为当用户存在于特定条件的时空下,在情景交互中产生情绪变化。

那什么是语境呢?

语境是指说话的人使用语言的环境,这种环境包括时间、空间等。关于国学的语境,我们举一个经典的案例: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如果将诗中的汉字改为阿拉伯数字:

2只黄鹂鸣翠柳,1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1000秋雪,门泊东吴10000里船。

好像意思没变,但也会发现,绝句不再是绝句,这就是国学的语境。东方玄学产品的需求产生源于我们的国学语境,它也是东方玄学产品存在的大场景。所以结合国学语境去理解玄学是有必要的,这就好比要结合场景才能谈论需求。

那上述例子这种语境的差异缘何而来?这种差异的来源首先源于东西方思维的差异。这种思维差异可以体现在美国心理学家尼斯贝特的话:

“看到一块木头,中国哲学家看到的是由单一物质组成的或由几种物质水乳交融构成的无隙整体,而希腊哲学家看到的则是由多个微粒组成的物体。”

这种思维的差异源于看待世界的方式,从社会层面来说,西方社会讲科学,讲逻辑,科学针对自然,讲求认识自然、征服自然,历史上中国社会的学问则针对人文社会,讲求融入社会、天人合一。科学一词本就是西方语汇,讲科学本质就是一种逻辑思维,这也是为什么李约瑟说“近代中国没有产生科学”。

当今中国社会也是“讲科学”的,这是与封建社会的巨大差别之一,但伴随华夏文明几千年绵延至今没有改变的,是侧重用整体观念看待事物,透过客观现象看本质。

中西方的思维差异本身源于数千年来环境所带来的的影响,而“科学”本身仅是这几千年来环境影响的显性表现,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这种影响带来了看待世间万物的思维和认知差异,也就带来了迥异的社会文化体系和为人处世方式。

这也是华夏文明源远流长几千年来深深刻进每个华夏子孙骨子里的,会潜移默化的影响华夏社会的认知体系。

认知完全建立于逻辑思维教育体系下的人群更难接受玄学的体系,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觉得中医是骗人的。讲完了东西方文明所带来的认知影响,我们再从心理层面上来看为什么人们会选择相信玄学。

2. 心理层面分析

我们抛开真实的玄学,仅从当前的玄学产品来思考,从心理层面上看决定用户热衷于此的心理因素究竟有哪些呢?

首先,是巴纳姆效应。巴纳姆效应(Barnum effect)是指人很容易相信一个笼统甚至空洞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并认为它特别适合自己并准确地揭示了自己的人格特点。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巴纳姆效应是由于“主观验证”产生,“主观验证”对于人心理产生的影响源于人的自我暗示。

如果人们在一件事情上已经有了自己的预设立场,哪怕自己本身并没有意识到这种预设立场,也会去搜集各种支持自己预设立场的证据来验证。即使证据毫无相关,“主观验证”的思维也会使人们在不相干的事情中找到一个逻辑让它符合自己的设想。

我们回头来看刚才AI看相的结果,“得到长辈或领导的照顾和提携”、“由于自己会在名誉和声望上努力营造,必然会有所收获”、“重感情为朋友豁的出去”、“在逆境中挣扎生存,不会灰心失望”、“懂得照顾家人”… 很多模糊化的正向描述,在当人们拥有任何一个小的案例佐证或者潜意识的时候,就会认为这种描述是与自己符合的。

再者是幸存者偏差理论,幸存者偏差(Survivor bias)是指当信息的获取渠道仅来自于幸存者时,那么获取到的信息则会与实际情况存在偏差。也就是只看导致结果的过程,从而盲目相信该过程是导致结果发生的条件而忽略其他条件。

幸存者偏差也可以理解为以小概率事件的结果为出发得出的结论。比如读书无用论:“读书厉害考个好大学有什么用,不还是给没念过书的老板打工,xxx(某土豪)当年没读大学不一样当老板”。再比如“我朋友就是吃这个药好的”、“那家老板就是搞这个赚的钱”。换句话说,幸存者偏差也是一种对个案的迷信。

除上述两种心理之外,很多人更多的求的是一种心理安慰。在面对未知的、不可控的事情时,无论多理性的人多少都会存在焦虑,这种焦虑源于未知及不可控事情带来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所带来的影响是科学和理性无法弥补的。所以只要有焦虑存在,为了获得确定感,在寻找心灵的安慰这件事上就有生意可做。在这种情况下,这种抽象出来的用户需求满足的路径其实就是:让用户感受到同理心→ 给用户正向暗示 → 达到解压目的。

所以归根结底,对于现在的很多玄学产品来说,说一些笼统一点的暗示性的正向词汇,用户在焦虑的状态下会自然而然的将自己往这些词汇上靠拢。相当一部分用户就是要一个心理安慰,也没人不愿意听好话,只要尽可能给模糊的正向的提示,其实这门生意就做成了。

04 知来藏往

了解了玄学的概念,分析了现有的业务形态,理解了这种认知和思维方式的产生和差异,我们再来看未来玄学领域存在的利基市场。

1. 翻译是门好生意

所谓翻译这门生意就是知识付费,是通过使用白话将原本晦涩难懂的专业语言翻译成小白也能看懂的人话,让用户更容易接受,更容易拥有获得感,哪怕用户之后根本记不住。

已被下线的神棍局的风水课就是玄学领域知识付费业务的典范,在已有的知识付费的环境下,有知识获取需求及付费习惯的用户基数很大,所以直白友好并能让用户更容易拥有获得感的知识付费产品值得期待。

2. AI赋能玄学

虽然当前的AI算命已经被搞成了娱乐项目,但AI+玄学依旧是玄学产品的创新方向之一,但也需要真正的耐住性子将术数理论模型化算法化,而这个需要时间来沉淀,在政策风险未知的情况下又有多少人愿意耐着性子去做呢。所以也会有行业人士认为,如果不是互联网算命业务本身的合法性存疑,AI算命确实是一个有刚需有市场的场景,而且这也是目前可以预见的将“有效的”算命看相占卜成本降到最低的方式。

3. 产品形象人格化

玄学产品可以参考目前星座产品常用的人格化星座形象的方法,考虑引入二次元等人格化方式。人格化的产品形象除了可以更好的让用户记住和接受产品,同时也可以更好的吸引年轻的用户。

4. 泛玄学IP的应用

我理解的泛玄学IP包括和玄学相关的人物、故事、传说、风俗等,对于神秘事物的兴趣是相当一部分人群的普遍情况,但是近几年层出不穷的诸如盗墓类型的玄学IP,早已经抬高了观众们的眼界。而且在各种风水玄学相关IP作品的教育下,相当一部分人群也已经过了编剧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时候。高质量的泛玄学IP应用也是当前可以努力的方向。

我们来看一个泛玄学IP的优秀案例:

《尼山萨满》是腾讯 NEXT Studio 孵化的一款由六名毕业生设计的音乐游戏,取材自北方少数民族玄学文化:满族口传文学《尼山萨满传》,该游戏通过中国剪纸的画风,讲述了一位名为尼山的萨满前往冥界为孩童找回灵魂的故事,玩家通过“敲鼓”的方式为尼山手中的萨满神鼓施加神力。

虽然只是讲了一个萨满的故事,但这款小而美的游戏经推出后获得了广泛的好评,作为一款以少数民族传说为背景的音游类功能性游戏,也算是泛玄学IP的一次优秀制作。

05 后记

玄学如其名“玄之又玄”,不论真假与否,是迷信还是迷不信,在安全感缺失的社会,面对不确定性的恐惧,对好运气的渴望,玄学产品的需求会长期存在。

按社会学的理论,人都有自我实现的预期,但如果完全选择了相信,则成了完全的唯心。无论有多在意风水命理,都无法否认,最大的风水在于人心,世间最好的风水是善良。无论有多相信玄学,都应该知道一切的缘起在于自己的本心,哪怕命的好坏是生下来就定了的,你的努力与善良也会让你获得更多的美好。

所以,不论是魏晋玄学之风初盛,还是互联网浪潮下玄学产品借壳而生,玄学从诞生、流变、演进到以各类载体为媒映射生活,其发展的根基就是民众对不确定性的抗拒和对美好生活的希冀,是根植于生物本能深处的人性。

而希望未来玄学产品要做的,不是跑马圈地收割感情税,也不是以科技为名圈钱营销,而是在真实的需求下,在有限度的商业行为下,能抽取玄学精华,借助现代化的分析手段,客观满足受众需求,或许这才是玄学产品进入精细化发展阶段后的生命力所在。

注:本文部分内容来源我几个月来参与线下、线上活动的整理和思考,以及对于道教、玄学等资料阅读后的整理,在此感谢重大北京数字经济分会、分会玄学坛提供的平台及线下活动,感谢校友们无私的讲解和帮助。

欢迎留言和我聊聊你的看法。

 

作者:YUE,2021届计算机硕士在读,Deep Learning方向,曾做过策略产品、数据产品等PM实习。微信公众号:RE完美主义者。

本文由 @YUE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在电脑上读完文章,又登录账号来进行评论。内容详细殷实。我猜测作者相信玄学,相信度至少是至少是60%以上 :|

    回复
    1. 哈哈哈哈 我还真就是个唯物主义者,但是我不在不了解的情况下迷信或者迷不信

      回复
    2. 哈哈哈 我是个唯物主义者,只是愿意更客观的看待事物,毕竟迷信和迷不信都是不对的

      回复
    3. 移动端回复了不显示 我以为没回复成功 :grin:

      回复
    4. 玄学,要想基于所谓的完全了解之后,再去考虑信与不信,那基本是不可能的。站在客观立场看待玄学,现有两种立场可供参考:
      一种立场是站在科学的角度,觉得科学能解释的就是客观的,科学无法解释的就是迷信。然而,现代科学是基于西方唯物质主义来进行研究和探索的,而唯物质主义与东方文化有很大的本质差异,基于此,科学与玄学本质就是属于话不投机半句多,其本身就站在以强者身份评价弱者的立场。
      另外一种立场是基于个人见识与生活经验出发,既不遵循所谓现代科学评价,也不相信所谓的传统玄学的神话宣传,从而进入了一种唯心式的迷茫状态(迷茫是因为脱离了现代科学知识体系所建立的认知),该信的时候就信,该不信的时候就不信。
      玄学的本质是为社会发展而服务的(玄学相如果脱离了社会服务,那它们不可能几千年一直存在,而且现在还跟上了互联网的步伐),所以第二种客观立场(该信的时候就信,该不信的时候就不信),如果从社会服务的角度来看,也是一种客观立场。

      回复
    5. 非常感谢如此深刻且用心的评论,我连同您的ID Mark到我的公号这边文章下边~

      回复
    6. 我花费了一个多小时来回复,才找出来我的评论里面有一个违禁词(国家传统哲学) 搞得我想放弃回复了

      回复
  2. 原标题《玄学产品的互联网江湖》,我要吐槽下改的题目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