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经济时代发源地:短视频平台造就“网红”

零基础学产品,BAT产品总监带,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课程,全面掌握优秀产品经理必备技能。了解详情

网红一般从何而来?不管网红能否成为新经济的增长点,网红确确实实是横空出世了,短视频才是网红的温床。随着移动视频和移动直播的兴起,用户在平台生产UGC内容的意愿在不断提升,未来的网红经济一定是在短视频平台。

wanghongjingji

质疑派的观点主要集中在“如何避免”火一把就死的尴尬局面,毕竟在互联网界这样的例子多的数不胜数,如果这些短视频平台上的草根网红不能够维持其不断的内容生产力,是不是会像这些被施加“速生速死”魔咒的现象级产品一样,在大红大紫之后迅速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质疑也好,力挺也罢,在我看来都忽视了一个关键的事实,网红经济爆红背后,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了网红经济的温床,这些不断涌现出的网红主播,成名路径都非常相似:先在美拍这样的短视频平台上传短视频,积累用户和名气,成名之后再延伸到其他领域,短视频平台实质已经成了网红经济的。

为什么短视频成了网红经济的温床

我们回顾一下移动互联网发展的历程就能发现,移动互联网内容形态大致经历了这样的几个阶段,从最早的图文,到语音,再到短视频,以及现在风头正劲的直播,每一代形态的扩充都是为手机用户增加了更多的使用场景。背后的推动力是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手机技术的升级换代。现在的智能手机的运算能力已经堪比小型电脑,或者换句话说,电脑正在朝着手机的形态进行演变,便携是标配,短视频的兴起,很大程度上迎合了这种场景的需求。

来自Talkingdata《2015移动视频应用行业报告》显示,在所有移动视频应用中,短视频应用款数最少,仅占6.1%,但用户数增长幅度却是最大的,同比增长401.3%。可见短视频在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受欢迎程度。

短视频的兴起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方面是需求长期处于洼地,另一方面是因为视频生产门槛已经降到最低——我已经想不出有什么比拿起手机打开app就可以录视频直播更方便的方法了。有死角?没关系,自动帮你p图,需要固定位置?淘宝有支架可以买。不想加五毛钱的特效?AE级别的特效做不到,但一般简单的特效肯定没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图文时代,语音时代中,具有表演,搞怪,模仿能力的人被赋能和激活——于是我们看到,在类似美拍这样的网站上,才能诞生这么多有才艺有趣的的视频内容。

网红经济某种意义属于社群经济或者粉丝经济的范畴,但实现形式主要是通过直播(秀场)平台来实现的。从技术角度来说,相对直播,录播也是最容易过渡的一种内容形态,因此我们看到,大量的移动直播app,映客也好,花椒也好,ME直播也好,早期的市场扩张,都是围绕短视频平台进行的,美拍,唱吧,faceU等都是网红们活跃的平台,市场推广人员在这些平台里不断搜罗已经成名的或者潜在的女主播,邀请其加入直播平台。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这些短视频平台成了直播行业的上游供应商。

短视频是风向标,国外已经在这么玩了

短视频是天然的筛选工具,UGC很大程度上能够解决信息过滤和分发的问题,尤其是对于拥有巨大流量和分发能力的短视频平台,播放量,粉丝数,评论数,以及能否出现在首页,这些数据都决定了这个主播的人气以及潜在的商业价值。放眼国外,老外现在已经在这么玩了。

来自好奇心的报道,Instagram成为了印第安纳大学的另一个研究要素。Instagram已然成为时尚圈的重要阵地。如今品牌找代言人、经纪公司找模特,都要绕不开它。为了预测下一位超模,研究者会评估新人的Instagram表现,包括关注人数、发图片的频率、点赞数量、评论数,甚至还要统计评论的有效性。比如喜欢你的记为正向,吐槽你的标成负向。

“80%都是准的。对一个新面孔能不能在最近火起来。”参与了大部分调查的计算机科学家EmilioFerrara表示,“他们很快都能走上顶级的秀场。”

而对于中国的短视频平台来说,他们就是线上的前哨,就是星探,就是经纪公司。网红经济时代已经到了,不同之处在于,明星经济是高高在上,刻意与你保持距离感,而现在则是接地气,拉群,打赏,发祝福,给粉丝过生日……从这一点来看,网红经济倒是很符合互联网的气质。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亿欧网,作者@齐迹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