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直播的四场战事

小程序这么火爆,作为产品经理,还不了解小程序如何设计?4周在线学习,抢占职场优势。了解一下>>

罗永浩打响直播带货“春晚”发令枪。

要说2020年初最火的风口,那无疑还是电商直播。

原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转型带货网红,敲定4月1日将在抖音完成自己的首秀后,一场谁是“带货一哥”的明争暗斗立马浮现。

5天涨了近430万粉丝的老罗,能否在明天首播中创造一场“李佳琦式的带货”记录,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很显然,其他顶级网红并没有甘愿把热点让给罗永浩。此前,知名主播薇娅已经决定,在4月1日,其直播间将全球首次卖火箭。“原价4500万,淘宝直播间现价4001万。”引起很多网友热议“我差的是那499万吗?”

电商直播的四场战事

快手头部带货主播辛巴的女徒弟小鹿,更是在微博直接挑战罗永浩,希望就卖货这件事与老罗切磋一下,并称4月1日见高低。

电商直播的四场战事

众多知名网红参与下,电商直播领域的“愚人节大战”,似乎一触即发。而整个电商直播领域,也从未像当下这般热闹。

淘宝直播火了后,拼多多将直播列为2020年度战略业务;今年,拥有亿级DAU的短视频平台抖音和快手,将电商直播列为胜负手,“你6000万、我1亿”的争起了罗永浩;图文内容平台小红书和微博,在徘徊多年后,如今也纷纷做起了带货直播;甚至主打游戏直播的斗鱼与虎牙,近期也传出重启带货直播的传闻。

2020年最火的风口上,4场带货直播的战事已经打响,哪家平台会成功,哪家平台会失意?

淘宝直播 VS 拼多多/京东直播:没有流量,我们自己造

电商平台在规模达到一定量级后,进一步获取流量就成为最大难题。

阿里在为淘宝/天猫从外部引入流量方面,可谓是不遗余力, 5.86 亿美元投资微博、45亿美元收购优酷土豆;3亿美元投资小红书;增持B站股份至8%;甚至在去年,150亿元投资分众等等。

直到2015年,淘宝开始探索电商直播业务,目前用户量已达4亿,这一数字触动了各大电商平台——其实电商平台自身也可以创造流量。

实际上,早期的淘宝直播并不清楚“电商直播”应该怎么做,直播入口起初藏地很深,当时打开手机淘宝App,手动划五下才能进入主播的直播间。淘宝直播是逐步发展到今天的量级,内部有说法是“业务上一个量级,在淘宝App的入口提升一级。”

经过3年探索,时间来到2018年,81名淘宝主播的年度交易额突破1亿,很多人开始意识到电商直播这件事可行。根据淘宝官方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淘宝直播整年成交额突破2000亿元。对比行业数据发现:2019年淘宝直播的GMV,已经达到了2018年苏宁易购的整年交易额。

淘宝直播在极速狂奔过程中,不仅成绩是最出色的,同时也培育出李佳琦和薇娅两大顶流主播,二者每次直播的热度已经达到了千万级用户流量。伴随着两大主播的知名度出圈,淘宝主播也在无意中形成了“马太效应”。即头部主播更容易吸引到流量,其团队对货物供应链的谈判和整合能力也更强。弊端同时显现,大量中小主播及所属机构,难以获得曝光机会。

电商直播的四场战事

3月30日,在2020淘宝直播盛典上,公布了淘宝直播的新政策——淘宝开始着重照顾直播生态的中腰部力量。“打造10万个月收入过万的主播”、“100个年销售额过亿的MCN”,成为这次盛典中最引人关注的策略。

在淘宝直播扶持策略重点,转向扶持中腰部主播后,是否需要罗永浩就被打上问号。中腰部主播没有顶级流量,需要借助电商平台在选品和供应链方面的优势,这也是在强化“货带人”的路线。

更晚入场的拼多多和京东直播业务,也是想在“货带人”路线上,借助C2M(用户直连制造)模式实现自己的快速追赶。没有主打品牌折扣,而是强调工厂直供、货源地直供,将消费者数据反馈并指导工厂生产——这是拼多多和京东,想要为自己的带货直播业务打上的标签。

今年2月19日,拼多多举行了一场“农货产销”的县长直播,邀请浙江衢州市市长、广东徐闻县县长等领导人进行农货直播,一天内售出超过100万斤农货。京东“京喜”也利用直播业务,帮助云南玉溪的花农售卖出10万支玫瑰花。这是一场消费者直接打通商品原产地的直播。

电商直播的四场战事

看似成果显现的背后,其实拼多多和京东的电商直播业务,还有漫长的路要走。有行业观点认为,以阿里的资源与优势,整合1688、淘工厂等体系能力,尚不能以支撑C2M全面落地,拼多多和京东也只是在这条路上努力。

拼多多的电商直播面临机遇,但仍有挑战。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20年拼多多直播的考核目标仍是入住商户数。拼多多也给出了优惠政策以及流量扶持,吸引行业玩家。

吸引商户入住并不难。以拼多多为力,截至2019年底,其平台年活跃买家数达5.852亿,流量诱人。真正的难题在于,平台如何合理地分配流量给潜力商户。至今拼多多的直播业务没有开放中心化入口,据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拼多多电商直播会采用AI推荐,这是拼多多给自己直播业务定下的新挑战。

此外,拼多多和京东都获得了腾讯投资,二者均在微信“九宫格”中保有位置。如何利用微信生态流量提速自己电商直播业务的发展,也是2020年两大电商体系对战的看点。

抖音VS快手:电商直播提升营收天花板

不同于电商平台自己造流,拥有3亿级以上DAU流量的抖音和快手等短频视频平台,则是要通过直播强化流量的商业转化。

电商直播的四场战事

来源:招商证劵电商直播报告

2020年初,两家短视频平台就为争抢罗永浩入驻,进行了一番较量。此前Tech星球曾独家报道抖音能在“罗永浩争夺战”中胜出的关键因素,是其额外对罗永浩承诺,提供开屏广告、Feed流、热门推荐等多种形式的3亿流量扶持。

从“人带货”的逻辑出发,罗永浩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主播能力决定了带货水平。抖音愿意花费巨资签约罗永浩的原因正是如此。淘宝直播有李佳琦、薇娅,快手有散打哥、辛巴。抖音电商直播要打造自己的招牌主播。签约罗永浩,是一个捷径。

2020年1月,抖音宣布DAU达到了4亿。如何将这笔优势流量最大化变现,电商是广告之外的必然选择。

虽然抖音拥有流量,但电商直播生态一直没有建立起来有其原因。

首先,抖音短视频中的“电影人设”与抖音直播中“真实的人设”存在很多差距。2019年以一句男朋友“能带我吃饭就好了”火了的成都小甜甜,因其朴实的话语将很多人感动,后被证实是团队策划出来的剧情,让粉丝失望。

当然,抖音上也曾诞生过原生态的带货主播。比如丽江石榴哥曾创造20分钟卖出120多吨石榴,呗呗兔曾在618卖货1200万元。可惜,两位主播后来转战淘宝直播,寻求电商属性更强的平台。同时,抖音也在广告电商平台鲁班和纯粹的直播电商之间犹豫过。

电商直播的四场战事

2020年初,抖音加快了自己的步伐,逐渐降低电商直播门槛,拥有3000粉丝以下的主播也可以开播。

相比抖音的高举高打,快手则低调布局。

2020年,快手达到3亿日活,但流量和营收增长的压力仍在。据快手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快手直播达到了1亿日活。在广告仅占平台不到10%的营收背景下,直播贡献了快手的主要营收,电商直播业务必须在2020年再上一个台阶。

快手效仿电商平台的打法,首先是邀约更多的MCN机构入场。一方面,将传统的签约模式转变为合作伙伴关系;另一方面提出对私欲流量的保护政策。

此外,举办快手专属的“双11”系列活动。2019年11月5-6日“快手卖货王”活动总共有数百万商家、1亿用户参与,“卖货王”第一名辛巴2天的销售额达到4亿元。显然,快手瞄准了淘宝直播,同年淘宝直播的双11交易额为200亿元。

电商直播的四场战事

经纬中国副总裁庄明浩曾公开提到:市场都低估了抖音和快手的直播收入,2019年直播行业的收入保守算有1200亿,快手和抖音占一半。过去抖音广告收入占比超过90%,此番闯入电商直播领域后,本就以直播为主营收的快手势必会打响保卫战。

斗鱼VS虎牙:谁能打破固有的直播边界

斗鱼和虎牙直播作为游戏直播领域的两大平台,如今又要在电商直播领域展开争斗。

其实,游戏主播很早就有卖货基因,两大平台刚上线之际,很多主播都在直播间内挂上自己淘宝零食或者服装店链接。“卖肉松饼”养活了早期的电竞人的形容并不夸张。但游戏直播平台却一直缺乏卖货的基因。

首要原因是游戏的受众中宅男居多,购物需求不强烈。比如,2016年淘宝就在斗鱼冯提莫等主播直播间内,嵌入带货链接;2018年618与京东合作,斗鱼派出 618 位人气主播协助带货。但这几次尝试效果都不显著,斗鱼就此搁置了电商直播,直到2020年。

3月31日下午消息,斗鱼直播带货新功能“斗鱼购物”已悄然上线。此前界面媒体报道,预计 5 月份左右,斗鱼将开设独立的直播电商专区「王牌荐客」。斗鱼做电商直播的决心已经显现。

电商直播的四场战事

虎牙决心启动电商直播业务稍早于斗鱼。2019年12月30日,虎牙在直播间上线“小黄车”购物入口,为主播和用户提供电商交易通道。据虎牙公告显示,“小黄车”接入的是 “有赞”提供的电商功能,主播可以选择“自营开店”和“带货分佣”两种经营模式。

一位虎牙高层说到:“虎牙的电商直播业务也是刚刚启动,目前还没有跑出标志性带货主播。”未来虎牙会不会开通电商直播专区,还没有进一步消息。

两大游戏平台,在2020年发力电商直播成为必然。背后的逻辑不难理解,在斗鱼和虎牙争夺完游戏直播上市第一股后。直播成为财务数据对比的新焦点。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就第四季度财报中显示的平均MAU(月度活跃用户数)数值来看,虎牙为1.502亿,斗鱼1.658亿,而Q4营收虎牙是23.46亿元,而斗鱼则为18.9亿元。

二者无论是营收和用户数都差别不大,2020年拓展的电商直播业务,无疑能大幅提升二者的营收和用户数。至于谁提升的更明显,则看谁的电商直播业务做的更出色。

小红书VS微博:探索图文外的种草模式

以图文内容起家小红书和微博,也先后踏入电商直播领域。

作为千万级DAU的种草内容社区,小红书做不做电商直播都有理由。做的原因很简单,让罗永浩决定做直播的那份招商证劵调研报告中提到,2019年电商直播总GMV约为3000亿元,未来将达到万亿体量,电商直播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可以不做的理由在于,小红书必须处理好图文与直播内容之间的微妙平衡。一直以来,小红书的种草内容主要是创作者发布的图文或者短视频笔记。直播可能会冲淡已沉淀的社区内容和氛围。2019年11月小红书的年度大会上,创始人瞿芳也只是提到了小红书的直播业务在内测,并没有选择官宣正式启动。

小红书探索电商直播业务,也是到近期才有明确答案。

3月26日,知名品牌LV在小红书上完成直播首秀。“以前都是带着小红薯们看照片,今天可以拉着你们在现实中逛逛了。”100万粉丝的时尚博主程晓玥在直播探秘LV店铺时说道。开播半小时,这场直播登上了小红书“直播小时榜”第一名。

电商直播的四场战事

从目前看来,小红书内测的电商直播模式,更类似快手的“老铁”直播路径。即直播权限主要开放给有一定粉丝的博主,为他们打造博主与粉丝信任关系下的购物体系。建立直播+图文/短视频+小红心商品排行榜的产品体系,完成种草到拔草的全过程。

相比小红书以种草内容社区成功,微博则是从开放话题平台“沦为”电商广告集结地。微博有必要规范化生态内的电商广告行为,电商直播正是微博考虑的形式之一。

3月26日,罗永浩在微博官方账号宣布签约抖音后,这条内容显示被多人举报后遭到删除。这也侧面说明,微博并不希望为其他直播平台导流。行业人士指出,微博有进军电商直播的打算。

电商直播的四场战事

微博涌现了红人如雪梨等,后成为淘宝直播2019年度前10大网红。微博也有“橱窗”等电商属性功能,但却没有享受到电商行业增长的红利。

3月26日,微博官方推出微博小店,并正式表达了自己发展电商直播的决心。微博小店的介绍中提到,平台将提供零门槛开通直播带货权限、免费培训以及优先参与直播专场活动的专属权益。并特别提到,会给予主播百亿流量倾斜,扶持各大主播在微博的电商直播事业。

互联网红利消失的下半场,电商直播突然成为主流平台提升商业化能力的共同选择。行业有笑言:除了滴滴和美团,电商直播几乎成为流量平台的标配。

2020年即将发生的4场电商直播赛跑,已经打响了发令枪。

 

作者:杨业擘 ;公众号: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本文由 @Tech 星球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