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2020年了,你还缺对象吗?

0 评论 2174 浏览 2 收藏 14 分钟

随着疫情逐渐控制,各行各业开始恢复正轨,万恶的催婚势力卷土重来。而且丧失了一年里最重要的相亲时间点,被压缩的婚恋需求大反弹,而不少人群已经离家重返工作岗位,七大姑八大姨的“势力范围”少有涉及到的,这时候该婚恋平台登场了。

“XX啊,咱楼下李叔新给你介绍了个对象,家底儿好、本科学历,我把电话发给你,你跟人聊聊。”当听到自己老妈这一顿叮嘱的时候,我就知道,这疫情总算是过去了。

今年过年可以说是最令人担忧的一年,疫情影响了全国的年味儿,家族社交也第一次从线下串门儿转变为线上拜年,体验了把未来数字化信息生活的感觉,大部分人无论年龄性别,统统老老实实当了回“宅男”。

不过常言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对于大部分“尚未婚嫁”的适龄人群来说,今年可谓是舒舒服服的在家躺着,总算是不被七大姑八大姨介绍对象,大过年忙着相亲了。

不过随着疫情逐渐控制,各行各业开始恢复正轨,万恶的催婚势力卷土重来。而且丧失了一年里最重要的相亲时间点,被压缩的婚恋需求大反弹,而不少人群已经离家重返工作岗位,七大姑八大姨的“势力范围”少有涉及到的,这时候该婚恋平台登场了。

“老马”识途

说婚恋市场会是今年的黑马觉得不妥,倒不如说这匹“老马”可能再今年下半年有起势的样子。

毕竟提起婚恋市场,如今的两大巨头百合佳缘与珍爱网都是创办已久,之间不乏百合网与世纪佳缘并购这种大事,一路上也算经历了不少风波。

有关婚恋行业最风光的时候还是《非诚勿扰》爆火的那个时期,以相亲为核心的节目能够收视长虹,自然反映了多数观众的需求与价值观。

而之所以说今年会是婚恋市场这匹“老马”重现当年身姿的原因,一方面是开头说的被压抑的婚恋需求反弹得到爆发,另一方面就是离婚率的猛增。

有数据显示我国的离婚率一直居高不下,据不完全统计在2003年里,有超过130万对夫妇离婚,而到了2019年,这个数字增长到了415万对。

最近也有媒体采访上海某离婚律师,他表示:“自3月中旬上海解封以来,他的案件处理量增加了25%。很多夫妻在隔离期间长时间呆在一起,但是在一起时间越长,彼此的不满越多,导致长期积累的情绪爆发,最终走向离婚。”

不止是上海,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里我国多个城市的离婚率都有所上涨,陕西西安和四川达州的离婚申请量甚至创下历史纪录。

可以见得,在今年这个态势下,离婚率数字势必会再度上涨,而且在七大姑八大姨的“媒人市场”中,离异的“商品”总是最难卖出去的,相性契合度很难在小圈子的社交范围中得到匹配。这也是为什么很多离异再婚者会选择婚恋平台作为途径,他们的渠道被缩减,自身年龄对应的工作压力下,也鲜有时间去自己社交寻找。

况且“洞房花烛夜”能誉为人生四大喜事之一,足以见人们对于美好恋爱婚姻的向往。但在如今高线城市快节奏生活方式,重社交轻婚恋的理念之下,致使单身人群增多,平均婚龄也大幅度后移。根据之前国家统计局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单身人口已达2.4亿,其中85后、90后是单身青年群体的主力军。

哈佛商学院资深教授,现代营销学的奠基人之一的西奥多·莱维特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目标市场,顾客需求,协调市场营销,通过满足消费者需求来创造利润。

有需求才能话资本,在如此爆发性需求增长的态势下,婚恋市场在今年大有可为。

跳不开的盈利问题

但是回看这几年的婚恋市场,案件四起、网络舆论的差评不断,最出名的莫过于码农苏享茂一事,而据当时澎湃新闻报道,拒不完全统计,近年来中国涉婚恋网诈骗刑事判决书有76份,涉及湖南、陕西、浙江、广东等21个省份,涉案金额近60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起案件中,“女会员”均为虚拟资料,“红娘”冒充女会员与男会员交往,引诱其交纳会员费;另一起案件中,52名假红娘按套路榨尽会费后即与男会员断交,涉案公司还会联系删举报贴,甚至找知名网站推广,也就是说并非全是平台用户,有些婚恋网站的内部人员也涉案的行为。

也不是平台无所作为,之前百合网也宣布要引入阿里云实人认证技术,升级实名认证系统;世纪佳缘也表示实施24小时网警包括电话客服、在线排查、支付团队等,实行三班轮岗,总人数约200人,日均拉黑人数1400人左右。

因为他们也知道,“如果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事实是显而易见的,就像是红旗一样飘扬,网络服务商就不能装做看不见,或以不知道侵权的理由来推脱责任。”在红旗原则下平台方的无作为最终都会自食恶果。

而且对于如今的婚恋行业而言,不缺少用户数,也不缺少愿意为爱情买单的社会需求,行业天花板够高,市场蛋糕够大。同时婚恋市场也是一个CR4值高达80%的行业,行业呈现出明显的头部效应,头部的平台更加不愿意看市场被扰乱。

而造成实际体验差、行业杂乱的原因就在于盈利点的桎梏。

婚恋网站更多的盈利点只能放在中间环节,即在用户和用户进行婚恋性质的对话、约会的过程中寻求盈利。通过向用户推荐套餐,诱导用户投入大笔服务费用等方式来增加盈利。

这样会导致婚恋平台口碑差、评价差,甚至让用户有一种层层扒皮的感觉,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本身平台流量虽然大,但太过垂直,用户都是抱着恋爱结婚的目的来的,推荐太多不相关的内容,其信息流广告的转化率很低。

同时婚恋行业有着近乎为0的复购率,对于婚恋行业来说,成功没有回头客,而失败也往往会丧失掉用户的信任感。因此对于这些婚恋企业来说,唯一的盈利点就在这一次的红娘行动中。

这也导致了一个如同蛇吞自己的死循环,婚恋企业想要活下去,就不得不抓紧这唯一的环节吸血,而这种行为又会不断增加用户的反感,造成极差的用户体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婚恋市场的从业者都有兼职或者另谋出路,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也不还跑去K12在线教育领域去分一杯羹了嘛。

婚恋平台要开源节流

归根结底,婚恋平台还是绕不开盈利。你要说自己亲朋好友有从心底里为你着想还可信,但要是婚恋平台什么为了“有情人终成眷属”就少拿来骗人了,那么想要跳出盈利桎梏,必须挖掘新的变现点。

而这个点可以是“婚恋”中的“婚”,也可以是技术赋能下的新服务,也就是开源节流两手抓。

开源:

以前的婚恋企业太过于执着于从恋爱这一环节去盈利,总是在撮合用户时收费,实在是大煞风景,老谈钱感情也不好进行下去不是?而其实用户双方恋爱后续到结婚还有很多可触达的地方。

比如说围绕结婚,可以做婚恋+房产、车企,满足我们当下大部分家庭的“有车有房”的结婚前提,作为流量导入口去对接这些企业,也能让用户从谈恋爱到结婚一步到位,又或者是婚恋+旅游,加入一些旅行社,一起去旅游景点升温也是情理之中。

而且这些撮合成功的用户对平台本身就具有一定好感度,也更加信任,这是得天独厚的竞争力,而且我国传统文化中就有“谢媒礼”这一说,以前的婚礼过程中,媒人第二天一定要去引导接亲,称之为“圆媒”,可以说在传统观念中,新人对于媒人还是很感激的。

两巨头之一的百合佳缘就推出了“结婚保”系列服务,意图就是延伸自己的产业长度,打通从恋情到婚礼的整个生态链,找到更多的盈利变现点。同时保险的服务也能增加用户的信任度与放心度,提高服务质量,改善行业口碑。

节流:

如今可是万物AI的时代,以人为单位的“红娘”不仅效率低、人力成本高,也不太时尚。不少影视/文学作品里,都有过未来通过AI匹配到合适伴侣的描述,虽然现在说这个无异于天方夜谭,但通过大数据分析筛选,进行一些处理与服务还是行的通的,能改善之前过渡依赖人力成本的模式,削减开支。

并且锁着长、短视频乃至直播等新消费形式的出现,婚恋交友也不在局限于线下麻烦的准备与见面,随时可以线上初审,线下再约,不仅能节省用户与平台的时间成本,也能进一步增加线下见面的成功率。

而且这样一来平台可以向内容方面发力,做线上内容总比线下一个个试来的省钱,建立起内容库,再探索更的新服务。

就比如婚恋另一巨头珍爱网如今有着“情侣空间”功能,做单身到恋爱人群的服务延伸,探索打通服务用户整个恋爱生命周期的可能性,并推出“珍爱情感”服务,发力通过丰富的内容产品,引导用户从免费使用浅层次服务到自愿付费倾听专业情感课程或做定制化情感咨询、帮助用户疏导负面情绪。

在以两巨头为首的行业整体发力下,婚恋市场从去年起态势都有回暖。根据Analysys易观千帆数据,2019年Q3的婚恋市场数据十分客观,第3季度婚恋交友APP端活跃用户数达到2640.5万人,环比增长5%,同比更是出现14%的大幅提升。

所以说在极速增长的市场需求、不断改进的服务、严格地监管下,今年的婚恋市场大有可为,“老马”将要识途而归,也愿离群之鸟能成双影。

 

作者:翟菜花,个人微信号:zhaicaihua002,公众号:翟菜花,天使投资人、知名互联网分析师、TMT领域资深评论师、CCTV央视财经特约互联网评论人,wemedia联盟成员,2017年全国十大科技自媒体。

本文由 @翟菜花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