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发展双螺旋

3 评论 5913 浏览 4 收藏 9 分钟

每个人的选择都是基于对效率和成本的判断所决定,每个人的选择终将引发社会不断向前发展。

划重点:

  • 重新思考:是什么推动了人类发展?
  • 这些要素怎么构成的?
  • 这些要素和哪些有关?

一、从人类发展聊起

很喜欢看尤瓦尔·赫拉利的《人类简史》,人类起源于认知革命,当智人开始会讲故事的时候,就完成了从动物到高级动物的跃迁。也许,我讲的就是个故事。

提到革命,一般会把人类社会的产业革命分成四个阶段:公元前4000年左右的农业革命→18世纪60年代的第一次工业革命→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第二次工业革命→20世纪70年代至今的信息产业革命。每一次产业革命都是人类社会的极大发展,同时也成为下一次产业革命的坚实基础。

我们都说,产业革命提升了社会的整体效率,然而,如果只提效率还是有些偏颇。1990年10月杭州市半山镇石塘村出土战国时的水晶杯,这样的杯子在现在看来稀松平常,在2300年前,却是罕见。

这说明了,在当时,即使没有当今的技术和能力,也可以制造出并拥有与现代相似的产品。只不过如果想要这样的产品,那付出的代价是极大的,成本高昂。机器大生产对手工制作的替代、机器动力对牲畜动力的替代,均是如此。因此,可以说,每一次的产业革命带来的,不仅是社会效率的提升,同时也伴随着社会成本的大幅下降。

社会是由个体的人组成的,只有每个人的效率提升,社会的整体效率才能提升;每个人的成本下降,社会整体的成本才会下降。从个体来看,人类一直在追逐着在尽量低的成本下,获取最大的效率。

这样的追逐,反映在组织的形成,反映在分工的出现,反映在团体对效益最大化的欲望,最终成为社会不断向前发展的动力。现代的商业、社会管理同样基于对成本和效率的平衡。

由此,我们可以简化表述成:D=E/C

即发展基于效率的提升和成本的下降。最理想的状态是,效率提升但成本下降;其次是,效率提升但成本不变;再次是,效率不变但成本下降。当然,如果成本小幅提升,而引发了效率的大幅提升,那也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是成本提升,效率变化并不明显,那这种现象肯定不会持久。

通过对D=E/C的应用,我们不仅可以用于对社会发展的分析,也可以用于对行业的分析,更可以用于对产品和个人的分析。

二、效率和成本的实质

标准定义:“效率”字典中释义为单位时间内完成的工作量,是指最有效地使用社会资源以满足人类的愿望和需要。在美国会计学会所属的“成本与标准委员会”对“成本”的定义中,“成本”是为了达到特定目的而发生或未发生的价值牺牲,它可用货币单位加以衡量。

从定义中我们可以看到,对于效率和成本的使用,更多是从社会、行业、企业的角度展开,用于经济学和管理学的研究。然而,个人也是在追逐效率的。个人的追求,可以反映在个人行为/选择上,反映在人与人的交往中(社会);企业领导者的追求,反映在企业中,反映在企业之间(行业)。

那么,对于个人,效率和成本变成了什么呢?

从基本定义展开,可以认为,对于个人而言,效率和成本除了可用定量衡量的一些指标之外,还涵盖了主观定性的认知。对在单位时间内能够获取到的价值,形成了个人对效率的感知;而为了获取这个价值,愿意付出的交换物即为个人愿意承担的成本。

从这个角度来讲,效率包括了单位时间内,可获取的外在价值(如商品、服务、资金、信息等)和内在价值(如他人的赞赏与尊重、自身价值放大、心情放松等);成本包括了拥有物(如实物、资金、行为、知识、思想、自身、荣誉等)和对未来的判断(如机会、选择、时间等)

因此,不管对于个人,还是对于企业,对效率的判断均有所差异,而为了效率所付出的成本也是有底线的。不管怎样,D=E/C依然成立。

一个小问题:为什么碎片化时间、碎片化地点能成为趋势?

大部分人都希望能够在单位时间内收获更高价值,因此对时间的合理安排与应用就成为手段。所谓碎片化时间,只是个人对各项价值的重要性排序后,获取处于中尾部价值的时间,而对于重要性高的价值,依旧会用整块时间去获取。碎片化地点是基于时间分配、价值获取的基础上形成的,其目的在于完成或获取各碎片时间能够产生的价值。

因此,为个人提供在碎片化地点完成价值获取的能力才是核心,而抢夺个人的碎片化时间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三、一个小例子:Ping——一个失败的社交产品

2010年9月,乔布斯在新品发布会上推出基于iTunes的音乐社交网络Ping。但是这个“当Facebook和Twitter遇到iTunes后的产物”却一度被CNN评为“年度十大最烂产品”之一,并在2012年9月正式关闭。

为什么会举这个例子?即使如苹果,如乔帮主,当失去对用户的敬意,失去对用户在成本和效率上的判断,即使有强大的生态,也难逃厄运。

从用户角度上看,Ping并没有降低社交的成本,和原有的社交路径相比,既没有变短,也没有变得更加容易,反而Ping所设定的规则建立了更多的门槛,提升了社交的成本。

那么,用户通过层层阻碍,会获得什么价值呢?

既没有获得社交上的价值(如愉悦感),也没有获得自我优越感,甚至信息获取都比不上FT,仅仅获得了在iTunes上购买歌曲的入口。但是,如果要购买歌曲,直接上iTunes就行了,那为什么还要做一大堆社交的动作?

用户的使用成本上升,获得价值下降,用户不会因为你在其他方面的强大,而认同你在这个方向的做法。

四、结语

每个人的选择都是基于对效率和成本的判断所决定,每个人的选择终将引发社会不断向前发展。

随后的日子,我们会写一系列文章,用D=E/C这个公式,去聊行业,聊产品,聊用户,聊商业模式。

预告:下一篇我们将从双螺旋看产品发展,根据D=E/C去聊聊互联网产品的发展。

 

作者:飞羽喵,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六眼喵,分享战略、运营、产品的方法论和思考

本文由 @AI小赵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666 🙇🏻‍♀️ 叩拜大神

    回复
  2. 想请问这个D=E/C的公式是谁提出的

    回复
    1. 作者本人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