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类应用如何破解十面埋伏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导语

只要能实现用户价值,就一定能带来商业价值。这个在互联网经济中一一应验的定律在移动互联网上暂时失效了。对这些工具类App而言,在只做用户不问盈利的生命期过后,他们面临着同样的困境:是被大公司收购还是独立发展?如果选择后者,支撑应用可以独立发展的盈利模式又是什么?

内容

移动互联网生态演进到今日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景象:手机游戏因为明晰的商业模式正热的发烫,而工具类应用却经历一个尴尬的时刻。

这些工具类应用有着几乎相同的特征:他们是最早一批做移动互联网的工具类应用,比如天气软件墨迹天气,自拍软件Camera360,并引来了行业的追随者,在众多竞争对手中杀出重围;他们手里握有数千万用户,且用户的活跃度、留存率都不错,堪称优质App应用,用户价值可待发掘。

只要能实现用户价值,就一定能带来商业价值。这个在互联网经济中一一应验的定律在移动互联网上暂时失效了。对这些工具类App而言,在只做用户不问盈利的生命期过后,他们面临着同样的困境:是被大公司收购还是独立发展?如果选择后者,支撑应用可以独立发展的盈利模式又是什么?

迷茫焦灼之下,在走过纯工具的1.0版本时代后,多个工具类应用选择了转型社区或者加上社区的功能。墨迹天气、天天动听、大姨吗、Camera360等都有尝试。

这样的选择在业界已然分成两派,或者认为是一条好的出路,或者认为是死路一条。如果简简单单从增强用户粘性或者增加社区概念谋求融资角度看工具型应用转社区的趋势,似乎有些简单化了。

“工具类软件必须要平衡生存和未来。工具转社区不是为转社区而转,而是工具如何利用社区在今天能够活下来,然后再去寻找自己的出路。当下来看,这是一个势在必为的事情。”大姨吗创始人柴可这样说。

转型大势所向

过去两年间,谷歌和苹果等平台级公司的系统更新一次又一次的教育着工具类应用的从业者。

过去几次系统更新都在重复着同样的规律:当产品做的好到一定程度时,谷歌和苹果认同了这个产品,完全可以做出一个系统级的工具型应用,轻松地把已经做得很好的第三方应用挤掉。

苹果iOS6推出Passbook,给很多第三方优惠券管理工具带来冲击。iOS6.1系统更新苹果使用了自有地图,谷歌地图甚至被替换掉。

“小创业者在苹果和谷歌的平台上玩到极致,他们就可以做一个一模一样的。大家最后都会被谷歌和苹果玩死。”柴可说。

工具类应用怎么避免被玩死的命运?有用户,用粉丝,在如何解决用户问题上提供更深的价值,从更深的价值里面去获取利益,这是柴可的逻辑。

另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为什么是现在出现了工具类应用不约而同地选择社区方向?

一种解释是,这与当前的社交大势紧密相关,伴随着社交应用的普及化而来。

过去两年间,微博和微信等通用移动互联网应用已经教育和培养了人们的社交习惯,移动互联网社交关系趋于纯熟,这些通用App在自身的发展中,裹挟着所有App的社交分享,从而带动着App整体的的社区化升级。

天天动听创始人王智罡回忆,五年前,听音乐主要是基于本地存储,要做好一款音乐播放器核心是要把编解码能力做好,现在更重要的把社交功能做好,这甚至会成为App的一个标配。

工具类应用如何演进?

让用户用工具产生内容,再通过内容让用户和产品之间形成关系,让用户与用户之间形成关系。这是工具类应用的社区化逻辑。

“要做特别好的工具类软件,一定要有将来怎么去做社交的眼光。”戈壁投资董事总经理童玮亮此前对媒体这样表示。

同童玮亮的观点类似,在这波工具类软件转社区的大势来临之前,Camera360早就有做社区的打算,何时推出社区化产品只是时机问题。

墨迹天气则鲜明的亮出了自己社区化的路径。比如时景天气功能,该功能有社交和图片分享元素,网友可拍摄天气照片并上传。大姨吗也增加了社区版块,论坛里可以讨论妇科、健康保健、美容护肤等话题。天天动听在最新一版的Android版本中增加了“音乐圈”的功能,开始做社区上的尝试。

有趣的是,他们都强调并非为了转社区而转,而是工具的自然延伸。

大姨吗创始人柴可认为,大姨吗的社区不是社区。“在工具上不能被满足的东西必须通过文字和互动来解决,社区不是社区而是工具。 ”

天天动听创始人王智罡和柴可的想法类似,他认为,增加社区功能是围绕应用的核心功能而来,通过社区UGC(用户产生内容)可以有更多的音乐发现和推荐。

“以往音乐的推荐是由编辑来做,但编辑的精力和能力总是有限,通过社区可以调动更多的人和资源在做音乐的发现和推荐。”

但转社区的过程中值得警惕的是,往往创业者用媒体的思路解决了流量和粘性的问题,盲目追求流量,却没有从用户的需求出发解决问题。

商业化仍遥遥无期

另一个没有解决的核心问题是:如何让粉丝数量转化成商业价值,这是工具类应用一直面对的现实问题。甚至于,这个现实的残酷性并不因为是否转了社区而改变。

可以值得留意的是,移动互联网上的另类新玩法已经开始出现。

比如,以美图秀秀为代表的,做软件和硬件结合的产品。美图秀秀今年发布首款美颜手机MeituKiss,每部手机售价2199元,截止到今年6月9日,美图官方公布该款手机预订量超过25万部。到目前,美图内部消息是已经超过30万部。

一位创业者分析,如果30万台确实是美图手机实实在在的订单量,这意味着美图直接握有6.5亿的现金,超过1亿美元,相当于一个移动互联网公司上市后融到的资金。虽然这笔资金只是营收而非利润,但美图可以利用资金的时间差做事情。

更多的创业者依然停留在比较传统的方向——流量变现带来的商业模式。

“中国用户没有对工具付费的意愿和习惯,而社区的盈利模式很稳健而且已经被印证过无数次。”这是柴可转做社区的逻辑。他认为,要想生存,“必须像一个媒体一样活着”。广告是其中的一种。

另一种是,在添加了社区元素后,这是与电商相结合的路径。一个可以预见的路径是可以影响用户的消费决策。在社区中推送信息可以触发用户需求、考虑评估直至购买。这个环节上的参与方可以分成获得利益。

但这依然没有解决最核心的问题:应用何时不以媒体的身份获得收入,而是从工具的属性获取收入?

显然,通过工具本身获取收入的道路依然迷蒙且漫长。对创业公司而言,如果不想成为成熟的稻子被互联网巨头收割,最紧要的依然是想方设法将用户价值变现,先解决生存问题,再谈未来。

结语

依然没有解决最核心的问题:应用何时不以媒体的身份获得收入,而是从工具的属性获取收入?这个APP最主要盈利价值在哪里啊?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