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学院课程

Clubhouse 的无限潜力与眼前危机

0 评论 1810 浏览 2 收藏 20 分钟
15天0基础极速入门数据分析,掌握一套数据分析流程和方法,学完就能写一份数据报告!了解一下>>

文章对语音聊天App Clubhouse展开了梳理分析,主要包括四个方面:产品的发展、产品内容、存在问题和未来展望,与大家分享。

背景

新的语音聊天app clubhouse最近引起了一些波澜,其原因是一轮估值为1亿美金的融资。很多人认为鉴于App的小规模与封测状态,这个估值很让人惊讶。毕竟目前只有一部分硅谷人在使用这款产品,而且产品目前缺少直接的变现或是扩张途径。

人们对于这类高估值的融资轮次表示质疑是对的,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全球疫情的时期。然而,现在质疑产品和融资是不对的。不管Clubhouse能不能直接变现,这个App展示了“对话”这件事作为基础的新的消费者行为和网络结构最终会对世界产生有价值的影响。

总结:

Clubhouse最近的融资展示出了对于硅谷内部人来说,建造一个比已有的社交媒体更加真实的、对话形式的社交媒体的强烈兴趣。但Clubhouse也面临着一些问题,而且目前也不清楚这个产品究竟是否能够真正挖掘出这个强大想法背后的能量。

在去年十二月的“通向社交产品的四条路径”中探索过,如果Clubhouse能够不停迭代,逐渐成为一个可以防守的网络的话,那它的创新模式就能挖掘出极大的潜在价值。

背景:简单回顾Clubhouse产品

Clubhouse是一个极其简单的语音聊天室app。作为一个用户,你登录进去会看到几个对话(目前一般来说就一两个),以及一个展示谁在说、谁在听的列表。你不会看到任何关于对话的背景和主题等信息。

你可以选择作为听众加入一个对话,就像是你听收音机中两个人的谈话一样。你可以被邀请来讲话,举手主动讲话,或是开启一个新的对话让其他人加入。

一些小的、微妙的细节让对话能够总是流畅的进行。比如,对话会在你离开手机的时候继续(实际上,你只要进入一个对话之后,想要关掉是很难的。这使得人们更愿意留下来继续听别人讲话)。App也做一些很聪明的比如推送通知的事情来让人们更多的参与到对话中来。

对于整个app来说,最好的比喻就是像进入一个广阔的会议大堂,有各种议程。你可以看到一群群人们聚在一起。你可能会认出其中的一些,但也不是能认出所有人。你可以加入一圈人,听他们在聊什么,然后选择加入他们。如果你不喜欢这些话题,你也可以直接走掉。

这个App提供了一些随意且自发的迷你会议很相似的体验。你可以轻易看到或听到你喜欢但平时很难接触到的人。每过一段时间,你都会听到一些你从没想过或是听过的有趣的东西。而且直接听那些平时接触不到的闪闪发光的人们讲话是非常有趣、有意思的。

无限潜力:Clubhouse如何进化成伟大的下一代社交网络

三个核心基础使得整个App激动人心。第一个是发言人们的真实性,第二个是语音形式的包容性,第三个是这种形式产出的内容的独特性。

第一个是发言人们的真实性

对于第一个主题,过去的几个时代里,社交媒体总是在不停地寻找更加真实的形式。人们疯狂的需求着听到他们仰慕的人们真实的声音、与他们仰慕的人们建立真实的关系。但让人悲伤的是,真实的媒介总会迅速演化成有管理与体系的渠道。

社交媒体中最常见的情况是一个新的“形式”开始出现的时候往往提供的内容和连接都是比较真实的。但随着它的重要性和价值的提升,它会更多地被管控与管理。

举个例子来说,当更新文字状态和发布图片刚被引入时,它们提供了一种名人们的PR团队和公关人员没有进行管理的连接方式。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渠道变得更加重要,以至于现在名人们在推特、微博或Instagram上发的东西几乎都是被专业管理的,而缺少了真实性,这对于图片和短视频模式来说也是一样。

名人,或是任何人,讲话的声音,在一个实时直播且不会被记录的,像对话一样的Clubhouse的模式中,都会显得极其真实,因为这是很难造假或是管理的。它的结果是会带来一个非常引人入胜的真实的声音与真实的连接感。

在Clubhouse上,与网络上的其他地方不同,任何机器人都会被非常明显的感知出来。虽然这种模式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会被专业化管理,但目前这种能够在一个偏私人的媒介中听到你关注的人或是名人实时的、真实的声音是让人无法抗拒的。

第二个是语音形式的包容性

第二个主题是关于包容性的,毫无疑问语音聊天这种形式的触达性远超于现在已有的任何其他形式。本身,多数人会觉得写东西比较难。照片和视频的包容性稍微好一些,因为创作它们相对来说难度小一些。而在2020年的今天,照片和视频的模式已经在给人们造成很大的焦虑感,也是很难出彩的了。

然而,讲话对于人类来说就像是呼吸一样自然。像直播一样单独一个人对着镜头讲话是困难的,因为在真实生活中这本就不太常见。而我们整个人生都在和其他人谈话。

在这个层面来说,Clubhouse抓到的是一个几乎每个人都可以很舒服的参与的形式。建立任何一个社交媒体平台中允许其他人参与的路径都是一个极大的机会。对于所有社交产品而言,让多数用户们产生内容而不只是做潜水的看客都是巨大的挑战。

第三个是这种形式产出的内容的独特性

对于最后一个主题,内容的独特性,Clubhouse的媒体形式倾向于把谈话引到一些人们不会写出来、照出来、拍出来或是直播出来的领域中。可以把它想象成一种谈话疗法,每个人都有很多很多的想法和知识平时是锁起来,或是抛在脑后的。

但在一个和其他人进行的很自然的对话中,人们会分享一些让他们自己单独想不出的东西。换句话说,Clubhouse通过这种随意放松的谈话模式来引诱其他用户把新的想法再分享出来。

所以假设你想要理解Clubhouse让人兴奋的缘由,想象一下一个App深深地揪住了一个人类深层次的、更加真实的、更加有包容性的模式,来生成一种新的,现在并不存在的媒体形式。通过降低沟通的门槛并提供一种最原始、最简单的人类交往模式,Clubhouse准备好了解锁新声音、新内容和新知识的巨大洪流。

眼前危机:为什么Clubhouse现在的产品形态还不完美

如果整个产品底层这个激动人心的逻辑是真实的,那对于对于目前Clubhouse团队的质疑也该如此。他们需要展示产品不会只是昙花一现,而是能够长期创造价值的。而这也会给未来其他的此类尝试提供信息。

现在,Clubhouse产品有三个大问题:

  • 第一个是,在这个app上大部分内容和对话都并不有趣。就和真实世界里大多数的闲聊一样,它们永远不可能比那些精心策划的内容更加吸引人。
  • 第二个问题是,这个app强调的是对话的实时性。这可能会让用户的对话更加自由,但是从中长期来看,这并不利于clubhouse获得用户的信任。同时,它也让app利用用户创造的内容来产生价值变得更加困难。
  • 第三个问题是这个app很可能到最后变成了一个依附在别的网络社交媒体结构上的一个附带品(例如Snapchat和Instagram中的stories),而非一个带有新内容模式和新网络结构、真正自成一派的模式。

第一个关于内容价值低的问题是在用这个app时很明显很直接能感受出来的。一场开放性的,提前未做准备的对话平均下来每分钟产生内容的价值,相比较有脚本的或编辑过的内容肯定是要低的。

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角度看。首先,把clubhouse和TED Talk对比。在一场TED Talk里,主讲人往往在几分钟里会覆盖一个大主题,这也就意味着讲座内容是高度压缩的,且他们会竭尽全力来吸引观众注意力。

TED Talk往往不会讲得太深入,但内容密度极高。而clubhouse的开放式对话基本是相反的。对话你来我往绕来绕去,平均下来每个单个时刻的谈话质量就会比较低。

其次,把clubhouse和抖音对比。抖音的短视频是一种有固定格式的且高度脚本化的。人们只有一些碎片化的时间,他们轻松切换视频,只会愿意看一些短小而极具吸引力的视频内容。由于抖音给你推的视频是完全基于算法的,你是为了精彩的内容去的,而不是为了人去的。

而Clubhouse倡导的“当场分享”,则走的是几乎完全相反的路。你在clubhouse听一段对话,需要极大的耐心,在一场无趣的闲聊海洋中等待着那一刻有价值的、灵感的乍现。人们之所以会为此买单,完全是因为“谁在聊”,而不是“聊什么”。虽说大家都觉得这个模式很新鲜,但它是有一些限制的。

如果之后大家发觉,clubhouse如今的火爆只是一次疫情时期特有的闪现,那大概是因为我们现在处于人类历史长河中的那个“后Netflix”时代。人们已经找不到多少高质量的内容产出,只得在半夜跑到clubhouse里找些未编辑的内容听。当人们重新找到新的“杀时间”方式,他们也许就不会花那么多时间在clubhouse上互动了。

在及时性这个问题上,clubhouse现在的做法是只做现场对话直播,并不会对音频进行录制。这对于参与性来说非常有帮助,因为这会给用户带来强烈的担心错过有价值内容的心理,导致他们一直在app里呆着。理论上在用户知道自己不会被录音的情况下,会更愿意也更能自由地发言。

然而Clubhouse在这点上可能犯了错误,两个原因:

一,给用户一种他们的对话是隐秘的,只会被在场者听到的感觉,只可能是一种错觉,它所推崇的也是一种错误的安全感。用户可以简简单单地用别的手段录制在Clubhouse里的谈话,你也没有办法处置他们。如果这个app真的火了,那这里涉及的隐私问题就是一个潜在风险。

在这方面,我们就要赞扬一下Twitter。Twitter的推文从第一天起就是完全是公开化的。所以尽管Twitter的成长和参与性可能因此受到了限制,它的这种简单而自洽的模型还是广受信任的。

这种及时性带来的第二个问题是,它迫使这个app错失了很多能更好利用内容进行产出价值的可能性。clubhouse的对话质量如果平均到每分钟来说是很低的,但如果它们能被录制并默认向大众公开,则在这对话信息汪洋大海里的真正有价值、或是有娱乐性的内容能被大浪淘沙筛选出来。如果这点无法做到,则这些app里的谈话无法被精简成对用户来说有深刻价值的内容。

从这个角度来说,可以想象大众与google的关系。如果只有公共网络,要你一点点去读所有的信息,那效率是及其低下的。对用户来说,检索功能才将整个网络变得“可用”。Google搜索每分每秒都在从所有公共信息里扒出其中最有用、最相关的,将其检索出并交到用户手里。

在未来,这类语音交互的方式完全可能成为一个互联网内容产出的新媒介,同时也是目前为止在最不容易产生分歧的情况下能让世界各地的人都分享他们的思路、想法和三观的一种媒介。然而,作为一个用户,你不会希望什么内容都不过滤直接全听。你会想要一个能帮你找到最有趣的、和你最相关的信息或是那些“对的人”的搜索过滤器。

当然,如果这些内容是稍纵即逝、听后即消失的,则这种搜索方式无法实现。因此,要使这些内容变得有价值,则它需要拥有非及时性、可索引与可搜索的特征。

这些挑战今后如何被克服,将注定clubhouse是能建立自己的一套独立的系统架构,还是依附于其他的如Facebook、Twitter等社交网络结构,成为其已有的结构中的一个附带品。

想要让Clubhouse成为一个本质上有价值的社交网络,那就要让这个平台上能够交互、倾听或是谈话的人与其他平台上是完全不同的。当我能够通过在这个平台上交流,从而赢得更多声誉,扩大我的人脉,拥有更大的影响力;同时,相别于任何别的平台,我能从中找到很多有趣而特别的新想法,让我开心,也让我能学到东西,则这个平台将有一个非常光明的未来。

现在能设想到一些场景:比如当你在招新员工之前,你会在clubhouse里提前听一下他们和别人的对话;又比如你可以用clubhouse的图表功能查看谁是某个话题里最有深度的发言者。这里甚至还能想象人们能通过在clubhouse上“听对话”而决定和谁交朋友、找恋人,而不再是通过在instagram上“看脸”。这一切终会发生,唯一的问题是clubhouse是不是“那个它”。

Clubhouse 新篇章

目前,Clubhouse在控制app的独家访问权限制方面做的很到位,并在科技界从业者中创造了一种错失恐惧症(FOMO)效果。人们希望Clubhouse成为下一个Twitter,然后说,“我是当时用它的第一批人”。Clubhouse团队也很好的保护了他们在早期没有收到外界过多关注。创业公司往往需要一些蔽荫物才能让它们更好地成长,而建立一些早期的入门屏障能更好地让公司能在不过多受外界影响的情况下边学习边成长,快速迭代。

虽然目前还未揭晓,但明年可以期待究竟这款app能不能够真正发挥出自己的潜力,亦或是仅仅成为一个有趣思路的开端,让后进者最终获益。

作为一种有深度、真实、同时又低成本的新内容产出媒介,对话一定会大放光彩。而基于这种新媒介上建构的app将提供一个同时具备深度与广度的新型内容产出机,创造大量在品牌推广、教育、娱乐等领域的可能性。

对于完成他们的使命,Clubhouse团队目前所处的状况极佳。现在的融资状况对投资者没有任何不利,毕竟他们在投资的是一个几乎会稳赚不亏的产品。

注:本文部分观点来自 The Information 社区,感谢 Sam Lessin。

 

本文由 @JoshuaTTL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起点学院课程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