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多直播发展乏力,一对一直播接力登场?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一对一直播平台出现让人看到希望,相比一对多直播的进入门槛之高,不以内容吸引而以需求驱动的一对一直播反而更占据优势,那么一对一直播的悄然兴起能带来真正的全民直播时代吗?

zhibo-2

2016年被称为直播元年,据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随着一对多直播的火爆,一对一直播新形式也开始崛起。

近日,刚成立不久的一对一视频服务平台镜玩获华睿控股500万元天使轮投资,是中国较早综合类一对一直播平台。另有专注秀场的一对一直播平台秀聊,专注于K12教育的一对一直播平台菁优i培训,而新东方也在2014年上线一对一直播式高端留学咨询产品,还有一对一视频聊天交友软件Tiki等。

今年里约奥运期间,傅园慧首次尝试直播,在映客上的首秀虽然聚集到一千多万粉丝围观,却因为性格耿直未展现其调皮可人的一面,并频繁拒绝用户刷礼物而使得场面尴尬。此前,网络红人PAPI酱也曾在多个直播平台上同时直播,因为未能达到粉丝预期,“一直播”和“花椒”两个平台未涨粉甚至反掉粉150万。随着越来越多“名人”尝试一对多直播折戟,让业界抛出一个疑问,连粉丝无数的傅园慧、PAPI酱直播都会因为准备不足失败何况普通人,此前一直被宣扬的全民直播时代将来临被质疑。

不过,一对一直播平台出现让人看到希望,相比一对多直播的进入门槛之高,不以内容吸引而以需求驱动的一对一直播反而更占据优势,那么一对一直播的悄然兴起能带来真正的全民直播时代吗?

区别:一对一VS一对多

一对一直播是相对一对多直播而存在,直播形式最早是PC时代的秀场、游戏竞技,并移植到移动互联网上。据艾媒咨询发布《2016年中国在线直播行业专题研究》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近200家,大多是一对多直播,简单来说就是播主直播吸引粉丝来观看打赏,人气最高的播主同时观看人数能达到千万级别。相比之下,一对一直播顾名思义,是通过技术手段限制,只允许一个播主对接一个观客,双方因形式上的不同有着很大的差异。

一对多直播更像自媒体,对于活跃在一对多直播平台如花椒、映客、光圈等上的播主来说,为了利益最大化需要制造不断的娱乐化内容(比如唱歌、跳舞、讲段子等),并激励用户打赏盈利,行业马太效应很明显。papi酱、傅园慧直播首秀被批无趣,就是因为现在一对多直播模式更像媒体,而两者在娱乐即时发挥上有所欠缺所致。在一对多直播领域少了娱乐性,即使名人直播依然难以收获好效果。

一对一直播更像是视频共享、视频社交,人人服务人人,属于直播市场的长尾领域,强调精准匹配,更接近视频社交。相比一对多直播,一对一直播更纯粹,无论播主还是观客,双方的对接不在是靠有趣内容,而是真实需求。如果抛开一对一直播这种形式差别,同美国直播平台Periscope更具相似性。

比如在镜玩上,提出让人类“千里眼”梦想成为现实的口号,用户可在上面发布:以地理位置为主的需求“观看儿时幼儿园,观赏千里之外的埃及金字塔,观看城市某条街餐馆的人流情况等”;基于兴趣为主的需求“想和处女座的一起聊天,想听女生清唱周杰伦的歌,无聊找人聊天等”;基于学习的需求“找个大神教一下PS,学习英语,商超营销方案怎么写等”,还有基于媒体为主的需求“某地发生大事件求直播等”。当然在镜玩上一切不受限,另外如秀聊、菁优i培训、Tiki都是专注某一领域的一对一直播。

优劣分析

入驻门槛:

名义上无论一对多直播、还是一对一直播都是无门槛。然而,随着一对多直播的发展从UGC转向PGC化,入驻的门槛已经变高,各大一对多直播平台上的资源有限,每个平台只有几个高人气播主能够拥有粉丝,大部分播主很难有人问津,一些企业看到机会,培养网红的学校在这个背景下兴起。而一对一直播门槛较低,因为形式的不同,播主只要能满足一个用户就能产生交易,不用考虑大众口味,人人都能参与。

盈利能力:

花椒、映客、光圈等一对多直播平台凭借红人模式,播主可靠打赏分成、商业推广、平台签约等收益,盈利多元化。一对一直播模式下,播主的盈利现在还比较单一,在镜玩上播主和用户可以双向发布悬赏需求,以每分钟收费多少的形式,播主接单盈利。而教育类的菁优i培训,新东方高端留学咨询一样按照服务次数及时间不等收费。

内容价值:

两种模式平分秋色,一对多娱乐化内容吸引,一对一需求驱动。一对多内容属于深度内容服务,一对一属于浅内容服务。一对多脱胎早期的秀场直播,优势是已被大众接受,强调主播个人魅力,播主只要能产出粉丝兴趣内容就可以获得粉丝。劣势是过于强调迎合用户口味,制约了一对多直播的多元化发展,比如一直备受诟病过于娱乐化。一对一直播,更强调解决实际需求而非单一的为了娱乐,一个人只要有自己的特色就可以成为主播,只要你有解决直播需求者的诉求条件,就能成为一个播主,内容的多元化使全民直播成为真的可能性。

社交互动:

直播最大的一块潜力市场是视频社交,资本方对直播的关注,也是因为潜藏在直播背后的巨大社交价值。而一对多直播平台上,互动会随着播主的火热程度下降,今年6月明星杜淳做了一场公益直播,四十分钟的直播,收获3万条留言评论,就算杜淳一目十行,都看不过来更妄谈即时互动。而一对一直播的特性,让其天然具备社交互动,Tiki更是主打聊天,在社交价值上显然一对一直播更有想象空间。

市场潜力:

一对多发展时间长,市场竞争虽激烈,发展相对成熟。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以来,已有16家一对多直播平台获得从数千万到数亿不等的投资,如映客、斗鱼、果酱、龙珠、六间房等。论发展潜力,一对一直播更具优势,例如镜玩、Tiki皆是新秀,刚推出不久,整个市场还在探索期。现在的直播发展很像以前QQ与聊天室的关系,很长一段时间网易聊天室、新浪聊天室、搜狐聊天室等都曾火爆一时,最终却是QQ因为社交关系的沉淀至今屹立不倒。一对一直播在社交价值上显然有优势,是否会催生下一个直播界QQ?恐怕并非没有可能。

总的来说,一对多直播故事更好讲,资本方面容易理解,融资没问题。一对一直播是新兴事物,潜力绝对有,更接近视频社交的本质,智能手机的流行、移动网络的方便和费率的降低提供了直播发展基础。当流量极其昂贵时直播是奢侈品,观看游戏竞技、秀场等娱乐化内容成了首选,5G时代到来后,流量资费再次降低一对一直播将会迎来一次大爆发,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社交需求是人类五种需求的一大项,这个市场的容量是不能忽视的。

直播流媒体Periscope成功的启示

最具启示意义莫过于美国直播平台的发展方向,相比中国一对多直播平台多以网红驱动,美国三大直播平台并没经纪公司“流水线生产”网红支撑,而是凭借各自原有的庞大用户群体,依靠不同的盈利模式得到了快速的发展。这三大直播平台分别是FacebookLive、Twitter的Periscope以及谷歌Youtube移动直播服务,都不以网红赚钱。

在美国,从2015年Meerkat(已关闭直播服务)一夜蹿红以来,直播迅速成为继Facebook式的社区式交友互动、Twitter的简短文字式状态分享、Instagram的图片式生活记录后的又一网络互动平台。巨头之子FacebookLive、Periscope延续着社交基因,从它们身上能看到中国直播未来的一些动态。

Periscope是由创始人贝克普尔(Beykpour)和伯恩斯坦(Bernstein)在2014年创立的综合性视频直播应用,后被Twitter以1亿美金左右的价格收购。Periscope的播主多是草根群众,随时随地分享做饭食谱旅游风光等个人生活,而围观群众则可以通过触碰屏幕送爱心给播主。人气高的播主可以在后期吸引商业公司赞助获得商业利润。

在对拳击运动有着很高热情的美国,2015年举办的Mayweather-Pacquiao是很火的一场中重量级拳王世纪大战,许多Periscope和Meerkat用户在现场直播赛事,由于这些直播快于有线电视直播45分钟,很快的引起很多人观看,也因此带来了这些直播平台与版权有关的争议。而且,还有些用户利用Periscope免费直播了《权力的游戏》,都已经成为美国直播发展存在的一些问题。

相比国外的直播平台,中国现在一对多直播大多数走的还是网红路线,而国外从以上几个案例看到,无论是直播赛事、免费直播收费电视剧,都是弱化了播主身份和创造力,强调需求解决。当下中国开始火起来的镜玩与Tiki、互联网教育,不像国外三大直播流媒体可以一对多,而是强调一对一,或许参考了国外Periscope和Meerkat产生的版权争议,毕竟一对一直播的话,非媒体性质让它们拥有更大的辗转腾挪空间。

一对一直播前景很大,但仍充满未知,它是移动直播时代的产物。随着5G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和智能手机普及化,以前被压抑的全民直播需求,尚需一个引爆点引爆。如果能够通过一个平台让人人拥有一双无所不在的眼睛,其对用户的吸引力不容小觑,也会实现真正的全民直播时代。至于一对一直播能否冲击现有直播格局,成为下一个资本热领域,还是蛮值得所有人期待的。

 

作者:师天浩

来源:http://win.iyiou.com/p/30911

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亿欧网,作者@师天浩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2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一对一直播,是不是会很难形成规模效应?而且,生产者的数量总是大比例小于消费者的数量,那怎么解决供不应求的问题呢?

    回复
  2. 一对一直播的话,除了娱乐性质,是不是可以参考分答,把语音改为视频直播,这样用户体验会不会更好,付费意愿会不会更强?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