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学院课程

《一剪梅》意外走红海外,短视频成音乐市场的重要变量

0 评论 9173 浏览 7 收藏 13 分钟
15天0基础极速入门数据分析,掌握一套数据分析流程和方法,学完就能写一份数据报告!了解一下>>

《一剪梅》的海外走红,说明了短视频正在重塑流行音乐传播。以快手、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正依靠着其强大的影响力,搅动着音乐市场。

恭喜C-pop之光《一剪梅》在欧美市场C位出道。

最近,如果国外的网友不在社交网络上来一句”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那他一定不是时代的弄潮儿。

6月15日,据媒体报道,费玉清的代表作《一剪梅》在欧美地区意外走红,在全球最大音乐平台Spotify上一度获得了挪威第一、新西兰第一、芬兰第二的排名。

不仅榜单成绩亮眼,海外版抖音 TikTok 上还刮起了”XUE HUA PIAO PIAO”挑战,甚至还掀起了 YouTube 的一股二次创作风潮,其中的一句歌词”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逐渐成为了一句网络流行语。

《一剪梅》作为一首80年代的经典老歌,在电影《夏洛特烦恼》中就迎来了一次高光时刻。而借着短视频的病毒传播和网友的创作发酵,也”无心插柳”式地让这么一首中国老歌传唱世界,短视频重塑流行音乐传播的力量再次被验证,而一场关于流行音乐的变革正在悄然发生。

01 费玉清打败流量歌手?

如果有小哥的数据粉,怕是做梦都要笑醒,这次《一剪梅》的成绩足以载入华语音乐出海的史册。

大家都知道,由于文化差异等原因,中文歌曲在海外走红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而且这个榜单可不是什么”野榜”,而是月活2.86亿、付费用户1.3亿的Spotify,能上榜说明具备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在以前,这事儿根本不敢想,即使近几年,国内粉丝文化盛行,也曾经把吴亦凡、蔡徐坤、张艺兴等流量明星送到了国外的榜单,但那是多少粉丝连夜爆肝的打榜,耗费的岂止是精力,更是财力的比拼。更何况,这次《一剪梅》不费一兵一卒,突然就在欧美爆红了,且在国内外的网友间达成了共识,确实是一件颇为神奇的事。

早在2018年11月,来自中国的年轻歌手Kris Wu就给了美国网友一次暴击。吴亦凡新专辑空降iTunes美国区音乐榜,力压A妹、脚踩Lady Gaga、拳打皇后乐队,不到5小时就登顶专辑总榜和单曲总榜,下载量甚至超越榜上歌手的下载总和。引发美国网友争相追问:”Who is Kris Wu”?

同样,蔡徐坤个人单曲《wait wait wait》一经发布,随后就登上了iTunes美国总榜首位,而像张艺兴、王嘉尔等流量都曾斩获过亮眼的国外榜单成绩,不过相应的也是遭到国内外网友的刷榜质疑。与其说是歌曲或歌手的走红,不如说是粉丝太努力了。

而这次《一剪梅》的欧美走红则完全不同,它遵循了流媒体下爆款走红的标准路径,即社交媒体发酵,短视频平台引爆,导流音乐平台,最终在话题输出、用户参与中,不同平台的流量持续积聚,最终实现全网爆红。

据了解,这首歌由快手用户”蛋哥”在今年1月6日发布的哼唱《一剪梅》的视频。视频里,顶着光头的”蛋哥”一边唱起”雪花飘飘、北风萧萧”,一边自带旋转效果的转动着视频,看起来颇具喜感。

接着1月21日,网友Hot Papi将视频搬至国外,后续在众多网友的恶搞式参与中,视频也逐步在Youtube、Instagram、Twitter上持续发酵,并通过一系列的挑战在Tik Tok爆红。比如让父母读几句话,前几句是英文,最后跟上一句”雪花飘飘,北风萧萧”,记录下父母读的片段。结果,大部分华裔的爸妈们看到这句歌词,都直接唱了出来。

“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也迅速成了一句流行语,它不仅是一句歌词,更是国外网友的”梗”,甚至有人表示:如果要用一首歌来结束2020年,那就是《一剪梅》。

多少流量歌手和万千粉丝没做到的事儿,《一剪梅》名正言顺的做到了。

02 全世界通用的”神曲法则”

严格意义上来说,《一剪梅》并不是一首神曲,但它这次的走红模式,一如前段时间的《处处吻》等老歌,是神曲模式下的翻红。仔细观察,国内外的神曲走红都有着类似的通用法则。

从歌词内容上来看,走红的神曲大多唱的是走心派。《我的好兄弟》、《我们不一样》、《怀念青春》这类的神曲都会让人产生共鸣,要么唱的情感、要么唱的是梦想,连一向玩梗的《野狼disco》在内容唱的都是走心的东北文艺复兴。

在海外,”雪花飘飘,北风萧萧”这句歌词翻译成英文”The snow falls and the wind blows”,大意就是人生到达低谷,环境也逐渐恶化,却无力改变。与当下流行的丧文化有异曲同工之妙,简直就是一丧再丧的2020年的真实写照。

在这个语境下,”XUE HUA PIAO PIAO BEI FENG XIAO XIAO”演变成中文就是”爱咋咋地”,成为欧美网友互相打趣的新用语。

从曲风来看,大多是朗朗上口的旋律+切分简单的节奏。回想一下,《一剪梅》《江南style》《Old Town road》这些国内外神曲是不是都有一种听着就想跟着动起来的魔力?

当然,真正的走红靠的还是网友们的集体智慧。当一首歌具备了病毒式的传播属性,只有引发大范围的集体模仿和二次创作,才能带动歌曲的真正出圈。

在短视频平台上,歌曲的病毒式传播往往就是通过网友创作视频中的爆款BGM实现的。如今,判断一首歌火不火,就看它有没有被短视频当成BGM。当你刷一遍抖音、快手,满脑子都是”一吻便偷一个心,一吻便杀一个人”的时候,基本就能判断《处处吻》翻红了。

国外神曲也是如此。《Old Town Road》在国外的走红几乎复刻了国内短视频神曲的路线。这首歌借着TikTok《荒野大镖客:救赎2》和”YeehawChallenge”挑战赛BGM走红,洗脑式的形式让这首西部风格的歌曲成功霸榜billboard 19周。

而足够低的参与门槛和有趣的互动模式,也是神曲出圈的有力方式。比如像《学猫叫》的走红就少不了手势舞的功劳,几个简单的动作,搭配上歌词,至今仍然是神曲走红的标配。

03 短视频可能是音乐产业的最大变量

可以看到,自唱片时代到iTunes时代再到流媒体时代,流行歌曲一直在变短。如今,短视频大行其道,几十秒甚至十几秒就是一首歌传播的黄金时间,新媒介渠道的转变也让从业者不得不重视短视频的力量。

基于短视频对于音乐的宣发价值,各大唱片公司、艺人也开始研究如何靠短视频实现刷屏,进而扩散到主流的音乐平台。美国音乐杂志《Billboard》就报道称,现在很多唱片公司和音乐创作人都在尝试从一首歌的诞生开始,分析这些歌曲如何通过TikTok走红,试图复刻神曲走红的模式。

甚至,短视频也开始反过来影响了很多歌手的创作方式。《滚石》杂志不久前一篇文章就提到,一些歌曲为了更容易被TikTok用户搜索到,甚至会专门修改歌名,而相应的是,近年来很多公司以”薅流量”为目的批量制造了大量歌曲,稀释了当下的音乐作品质量。

而在国内,像邓紫棋、胡彦斌、薛之谦、吴亦凡、鹿晗等已经积累一定人气的歌手都开始在抖音等短视频首发或宣传新歌。尤其是前几天周杰伦入驻快手,并在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同步首发新歌,更是让短视频宣发逐渐进入主流视野。

不得不说,以快手、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正依靠着其强大的影响力,搅动着音乐市场。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短视频已经成为音乐行业不可或缺的传播阵地,新的互动模式不仅可以让用户有机会深度参与到歌曲消费的过程,另一方面也给了歌曲和歌手足够的曝光度。

在巨大的流量洼地优势下,短视频平台们显然也不甘于只做一个渠道。目前,抖音、快手都在联合音乐平台试图挖掘、培养自己的音乐人,试图从中间渠道打通上下游。

如果说《一剪梅》海外走红只是偶像现象,但短视频再次展现的爆款能力或许说明,这可能是影响今后音乐市场格局的重要变量。

 

作者:鸡丸泥;编辑:范志辉;公众号:音乐先声

本文由 @音乐先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起点学院课程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