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的扎克伯格:靠抄袭成就了7500亿美元市值

6 评论 3849 浏览 7 收藏 27 分钟

编辑导语:美国东部时间7月31日上午,外媒称白宫可能颁布行政命令:以国家安全为由,施压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美国业务,否则封杀这一应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出发前往佛罗里达参加活动前确认了这一消息。TikTok究竟为何在美国频频遭受打压?这与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又有什么关系?接下来,让我们看看本文作者的详细分析。

扎克伯格近期强敌环伺,年轻人正在用其他更酷的方式从Facebook流失。

用扎克伯格的话讲:在很多领域,我们落后于竞争对手。最受欢迎的消息服务是iMessage;增长速度最快的应用是tiktok;最受用户欢迎的视频应用是YouTube;增长速度最快的广告平台是亚马逊;规模最大的广告平台是谷歌。

在米国市场上,每1美元的广告开销中,只有不到10美分流向了facebook。

这令扎克伯格痛苦不已,眼睁睁看着白花花的银子流入别人的腰包。一手建立的商业帝国,很容易就崩塌了。这是他所不能忍的,于是他动起了歪心思。

7月29日,美国众议院关于反垄断的听证会上,一位议员向库克,桑达尔·皮查伊,贝佐斯和扎克伯格问道:你们相信中国政府窃取了美国企业的技术吗?

黑化的扎克伯格:靠抄袭成就了7500亿美元市值

只有完全赚不到中国钱的扎克伯格,坚称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窃取技术。他企图通过美国会的力量,削弱中国竞争对手,比如短视频领域巨头tiktok。

这是老美常用的卑鄙手段:在《美国陷阱》里,介绍了法国的国民企业阿尔斯通和美国撕逼10年的故事。在2014年,阿尔斯通被迫卖给死对头通用电气公司;此后,通用电气在世界范围内再无敌手,坐割韭菜。

Tiktok打击来的极快,特朗普在推特上发表动态称,会禁用Tik Tok在美国范围内的使用,并指出要在9月份15前完成这个任务。

此举几乎切断了tiktok的后路,要么忍痛割爱出售业务;要么硬钢,固守自己的高风亮节。

黑化的扎克伯格:靠抄袭成就了7500亿美元市值

在8月1号,据传tiktok将完全退出美国市场,由微软接管其在美国的业务。在两国关系比较微妙的时刻,扎克伯格的“爱国”情绪,瞬间让天平失去了平衡。

扎克伯格开创了大学生创业的先河,出道即巅峰。他从学生做起,在16年时间里,做到了7200亿美元的市值,史上绝无仅有。

但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黑暗,扎克伯格从始至终都利用黑暗赢得光明。用儒家的话讲:人不可以无耻,是知耻而无耻也。

他在听证会上种种行为,不是第一次作恶,也不是最后一次。因为,但凡有人阻挡了扎克伯格的路,就会成为“阶下囚”;接下来可能是被收购,也可能会被抄袭打压。正如大刘黑暗森林法则,一旦某个文明被发现,就必然遭到其他文明的打击。

今天,我们来见识下黑化的扎克伯格,是如何一步一步蚕食整个社交行业的。

一、poke的失败

2012年,扎克伯格和snapchat创始人的初次见面,就显得过于傲娇和不客气。

他对斯皮格和墨菲说对第一句话是:我们做了和snapchat一样对应用poke,马上就要发布了,你们考虑下是被我收购呢,还是跟我正面硬钢?

此时,斯皮格才25岁,年轻气盛的他,断然对拒绝了扎克伯格收购邀请。甚至,还给公司每个人都发了一本英文版的《孙子兵法》,虽然当时他只有6名员工。

苹果应用审核将在当年的圣诞节停止,仅有几周时间,为了赶在审核前发布poke,扎克伯格团队日夜奋战12天就完成了上线。在poke上线的前夕,扎克伯格又通过邮件嘲笑他的对手斯皮格:希望你享受这一切。

黑化的扎克伯格:靠抄袭成就了7500亿美元市值

poke截图

这表明了扎克伯格的高姿态,同时,颇具有警告的意味:只要我想做,就不可能做不成;你不同意收购,那我就立刻复制一款同样的产品来挤压你的市场。

毕加索对于抄袭的理解就是比较透彻,他说:“模仿是人类一切学习的开始,然后才是创新,最后是你自己做主。好的艺术家模仿皮毛,伟大的艺术家窃取灵魂。”

对于poke,可能只是前者,仅模仿了皮毛。poke是扎克伯格力推,甚至亲自写代码的项目,下载链接在Facebook的newsfeed上挂在了超过一个月。在过亿流量的加持下,为poke积攒了种子用户,迅速占据了当时的app store的下载榜第一名。

可好景不长,不到一周时间,下载排名就从榜首下降到了34名;而且下滑趋势仍然不减,一个月后,已经跌到了700名开外。

扎克伯格体验一把过山车,还没有从兴奋中醒来,就结束了。仅用12天抄袭的产品躯壳,纵然有网络效应加持,却没有窃取到snapchat阅后即焚的灵魂,仍然无法成为好的产品。

二、两次收购的失败

在社交领域,腾讯的地位是不言而喻的,他也在一直关注着这家明星公司。

马化腾曾说过:“Snapchat我用起来觉得很没意思,我本来就干这行都觉得没意思;但是12到18岁的女孩子非常喜欢玩,特别火爆。年轻人现在在互联网上喜欢的东西,我越来越看不懂了,这是我最大的担忧。”

在2013年的夏天,斯皮格收到来自腾讯等联合投资的6000万美元B轮,于是斯皮格和好朋友墨菲各自套现1000万美元,来奖励自己。

黑化的扎克伯格:靠抄袭成就了7500亿美元市值

Snapchat CEO 斯皮格 &CTO 墨菲

阅后即焚在推出后,就受到用户的追捧;文字或图片发送10s即焚毁,年轻人非常认同这种创新的潮流。

反映到数据上:2013年4月时,snapchat的日照片上传量已经达到 1.5 亿张,到了同年的10月份,增长到3.5亿张;而当时有9 亿用户的Facebook2012年8月份每天上传的照片数只有 3 亿左右。

扎克伯格感觉到压力山大,不得不低头向这家创立时间很短,完全无盈利方向的产品再次发出收购的请求。而这次,他开出了任何人都难以拒绝的筹码,30亿美元!

他拿出这个砝码是有根据的。

2012年时,扎克伯格用天价10亿美元收购同样无盈利计划,只有13人团队的Instagram;两年后这家公司的估值达到了350亿美元,同时顺利完成了商业化转型,在2013年推出了图片广告。

扎克伯格心里盘算着:30亿美元应该够用了,后面还能赚回来!

他认为,只要吸引力了用户注意力,形成网络效应,变现就成了不是那么难的问题!

但事与愿违,斯皮格考虑再三,认为snapchat是社交领域的潜力是无限大的,未来升值空间远比30亿美元要大得多。于是,他再次的拒绝了扎克伯格。

在poke的失败,以及两次的收购失败后,扎克伯格仍不死心,用相同的思路,又推出了多款移动应用,包括:

  1. Slingshot:是Facebook的“小说”,采取的是一种短暂的消息传递机制。在Poke被关停之后几个月就出现了,然后在2015年12月被关停。
  2. Rooms:是一款“匿名聊天室+群组消息应用”,它可以追溯到早期美国在线的“美好回忆”,它和Slingshot一起被关停。
  3. Riff:Facebook尝试的一款“协作创建和编辑视频”的应用,这是2015年春天推出的,但也在12月关停了。

事情好像又回到了原点,一切的努力和愤怒,都抵挡不住这个90后的疯狂进攻,此时扎克伯格内心已经非常的黑暗。

三、Instagram上线stories

近乎发狂的扎克伯格,终于还是静下心来思考新的方向:要改变打法,不能再一味的推出新的应用了!

如果在拥有5亿月流量的Instagram上像素级抄袭相同的功能,比如stories,会不会效果更好呢?

他之所以这么做,老湿总结了几点原因:

  1. 下载新应用是有一定成本的,在认知上,年轻人很难接受相同的产品存在,会比较抵触;
  2. 社交关系链有存续问题,好朋友都在snapchat上,他们很难迁移到其他新的产品上。除非它可以提供更加哇塞的功能,弥补这部分成本。同理,可以参考微信的迁移成本;
  3. 新产品的网络效应很低,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源进行推广和营销,roi很低;
  4. Instagram天然就有基础用户池,新功能上线后,很容易进行推广和传播。

说干就干,于是他迅速推出了Instagram stories!

Story它最先由snapchat推出的故事产品,用户可以编辑图片、视频、添加文字或emoji表情等。

黑化的扎克伯格:靠抄袭成就了7500亿美元市值

Instagram storise 截图

近乎和Snapchat stories相同的功能,再加上庞大的网络优势加持下,Instagram stories迅速走红。

如果年轻人希望隐私一点,则会将story发到snapchat上;如果希望公开,就会发到Instagram上。而对于一些新的用户,就很难再去下载snapchat,因为Instagram已经有了这个功能。

至此,扎克伯格终于遏制了snapchat的疯狂发展。同时为了扩大优势,又将功能复制到他的产品矩阵里,比如:

  • 2017年2月20日,Whatsapp推出status功能,可以分享照片、视频、文字等,24h后消失;
  • 2017年3月28日,Facebook Stories上线,同样可以拍摄20s视频、分享照片、添加文字和滤镜等;
  • 2017年11月13日,将Messenger的Day功能同Facebook Stories合并。

黑化的扎克伯格:靠抄袭成就了7500亿美元市值

自Instagram上线stories后,snapchat的增速就变得异常缓慢,由2016年二季度的17.6%骤降到3.2%。这让斯皮格当时的未婚妻大发牢骚:难道扎克伯格只会抄袭我未婚夫的产品吗,就不会自己去创新吗?

这种压制同样反映到了股价上,最低谷时Snapchat的股价跌到发行价的四分之一;直至现在,三年多时间过去了,snapchat仍然没有回到发行时的股价上。

令扎克伯格欣喜的是,新的stories的商业故事同样饱满,他将Facebook的整个广告后端和ins、WhatsApp打通;后者可以享受一整套的广告数据对接和销售服务,甚至优秀体验的前台交互形式;广告主会更加亲赖这里投放广告,这些优势都是snapchat所不具备的。

准确地讲,黑化的扎克伯格在一定程度上,完胜了斯皮格。后续snapchat更新的AR和滤镜功能,仍然不足以让它爆炸式增长,前面的路被迷雾覆盖,难以看清楚。

扎克伯格在这场商战中,奉行了Facebook的文化信条:Don’t be too proud to copy!

社交领域像股市:有人跑步进场、有人买涨杀跌、有人高位套现。

四、Reels上线

刚把snapchat打败,扎克伯格又迎来了更加强劲的对手——tiktok。

当然,扎克伯格很清楚,它是无法对tiktok进行收购的,于是他继续抄袭的老路。仿佛印证了Yammer创始人的那段话:硅谷的创新正走向死亡,不要试图为巨头添砖加瓦,当心被他们吞噬或克隆。

tiktok是如何在美国社交领域突围的?

故事线要拉回到2014年,一款神奇的对口型音乐视频应用——Musical.ly上线,这是由中国的2位小伙子发起,傅盛天使轮投资的产品,虽然缺少运营,但内容定位符合美国的年轻群体,在网络上迅速爆红。

在2015年时,Musical.ly曾经一度登榜AppStore榜首的位置。按照傅盛的规划,这款产品大概率会被Facebook收购,但一番调研后扎克伯格并不认为它具有威胁性,逐渐的被淡忘。

可张一鸣却看到了机会,他复制了Musical.ly模式,在美国和国内,分别上线tiktok和抖音;后者在国内大获成功,目前dau可达3亿,着实为Musical.ly感觉可惜。

为了扩大海外市场,2017年,张一鸣和宿华开启了对Musical.ly的竞购。傅盛狮子大开口,说道:如果你们想收购Musical.ly,就必须买下猎豹的News Republic和Live.me。

富人思维是如果有改变命运的时刻,他会玩了命的投入!

张一鸣赌上所有砝码,不惜一切拿下了Musical.ly,宿华因荷包太紧,铩羽而归。后面快手在进军美国市场时,节节败退,只能用巨额补贴入场。

如果当时破釜沉舟一把,也许社交的格局会发生巨大的改变,历史也会发生改变,美国封锁的会变成快手的zynn。

拿到Musical.ly的张一鸣,迅速将其整合到tiktok品牌内,tiktok顺利继承了前者6000w的用户体量。由于tiktok本身就具有巨大的网络效应,在如此大体量用户的加持下,仅三个月,MAU从1 亿增长到 1.3 亿。

扎克伯格如坐针毡,悔不当初!

2017年8月,扎克伯格上线了第一款对标tiktok的产品Lasso。它的命运甚至不如poke,在没有投入任何营销资源的情况下,上线三个月后,下载量仅有7w。

Lasso的产品定位tiktok几乎相同,主要打造日常娱乐向互动体验产品。内测期间Lasso邀请了部分网红、达人创作内容,到正式上线时,已经有很多的视频内容供新用户消费。

但扎克伯格显然对tiktok产生了错误的判断,刚打败snapchat的他,异常的膨胀,严重的低估了对手。他很自信对说到:抖音和我们在Instagram上的“发现栏”差不多。

于是,Lasso变成了独立app版本的Instagram的发现页。扎克伯格产生这些判断,是基于他的思考,比如:

  • tiktok提供了沉浸式体验,用户漫无目的的流量视频内容,而Instagram的发现页同样是给用户推送了高亮的视频或图片内容;
  • tiktok是app由一个团队负责,Lasso也需要用app打造围城;
  • tiktok的快速发展,是基于大面积的广告投放;如果广告力度减弱,他将不具有威胁性。

基于错误的判断打出的策略,谈何成功?

事实上,tiktok的打法与扎克伯格的思路正好相反。扎克伯格没有宿华的快手运气那么好,Lasso最终成为了一款很普通的视频内容app。

早该预料的是,Lasso和poke会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即无法从instagram获取种子用户,也无法病毒式传播。

在2020年的7月10日,Lasso正式下线,这个以Facebook, Inc.名义开发的公司级的超级项目,至此宣告破产。扎克伯格对tiktok的第一次围堵,以失败告终。

扎克伯格不遗余力的打压tiktok,甚至不择手段的。他制定了两个策略:推出相同类型产品;寻求政治庇护,打国家的安全牌。

首先,扎克伯格希望复制曾经Instagram stories的成功,在Instagram上新推出一款竞对功能,名为Reels。

与Lasso不同,Reels可以直接继承Instagram已有的10亿用户,只需要再次教育用户他们推出了和tiktok同样的哇塞的功能,并且用户还可以使用享用已经有的粉丝和商业广告,丰富他的内容。

黑化的扎克伯格:靠抄袭成就了7500亿美元市值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但Reels不一定复刻stories的成功,老湿来总结一下,大概有这五点:

1. 臃肿的产品会分散用户注意力

在Instagram里如果承载tiktok复杂的视频编辑、模版、标签、滤镜等功能,势必会让Instagram变得异常庞大。

多样的功能会让用户迷失方向和目标,远远达不到tiktok那种沉浸式的体验。

2. Reels入口较深,有教育成本

在视频创作过程中,使用Reels提供的滤镜,视频模版等功能的交互路径略深,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用户创作。

3. 内容展现形式混乱

与tiktok不同,Instagram不单单是视频内容,还有部分图片内容、混排的方式展示内容,并不会给用户带来新的娱乐化视频体验。

简单来讲,有Reels和无Reels,几乎不受影响。

4. 理想化的算法投喂规则

tiktok算法很懂用户,推荐的往往是可以让你无限爽的视频,紧接着继续爽下去,直至发现已经过去了1个小时。

instagram的内容推荐逻辑和tiktok不同,前者对视频本人和用户行为关注不够,以至于推荐的内容不会产生tiktok的效果;同时,夹杂帖子和视频的推荐形式,一定程度上会影响用户长时间浏览。

5. up主的变现能力存疑

Reels提供的视频形式,没有给up主带来新的商业创收模式。新鲜感过后,是否会有up主愿意继续无偿的分享作品,简单的图文形式如果仍然可以获取粉丝,为何要创作繁琐的视频?

当然,扎克伯格并不只有Reels,他的后手就是向美国国会吐苦水,把商业竞争提升到国家安全层面。在大选的前夕,川pu是不希望有任何不确定的因素存在,更不有希望国外的产品,即拿着用户数据,又把控着舆论窗口。

最终,扎克伯格成功了,tiktok即将可能被完全美国的公司收购。看官有所不知,常言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这句话恰好是对扎克伯格一生的总结。

《社交网络》是一部描述扎克伯格创业故事的电影,里面有个桥段,很形象的描述了扎克伯格:

温科吾斯兄弟在哈佛创立类似于“探探”的社交产品,开发到一半的时候,程序员中途撤出,他们找到了扎克伯格,表达了想法。而扎克伯格听到这想法后,并没有加入他们,而是窃取了想法嫁接到自己已有的产品上,后来逐渐改成了Facebook的模样。

温科吾斯兄弟对扎克伯格的行为异常愤怒,进而起诉到法院;多年后,他们最终仅获得了6500w美元的赔偿。

可悲的是:产品功能和idea是没有版权的,无法形成专利。比如留言、点赞功能,每个产品都可以用,无论是谁初创的。创新者面对后来抄袭者,无计可施。

扎克伯格把这种抄袭的能力贯穿了整个Facebook的发展过程,逐渐妖魔化,并将抄袭文化深深的刻到他的骨子里。

五、商业世界里只有永远的利益

老湿在这里仅仅列举了部分抄袭和收购故事,事实上,扎克伯格在市场上的开疆拓土远超乎想象。

根据实时的榜单统计,美版AppStore应用下载榜,前10名中有3款产品属于Facebook。

黑化的扎克伯格:靠抄袭成就了7500亿美元市值

 数据来源于网络

看了上面的内容,你应该可以清楚的知道,为什么说扎克伯格黑化?

答案是——但凡有势头的社交产品,都会收到扎克伯格打压;谈得拢的进行收购,谈不拢的就去像素级复制,无限制的复制产品。

对美国内的公司,用竞争手段处理;对于美国外公司,用政治手段施压。

当然,这和国内的tx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至少tx不会在政治上和对手撕逼打压,仍然遵从的是基本的商业竞争。团购大战、打车大战、共享单车大战中的同质化产品,优胜劣汰;拼的还是产品和服务能力,而不会进行越界的过激行为。

垄断者不需要创新,他会使用一系列办法让后来者消失,那小公司就只能坐以待毙吗?

当然不是。

《创新者的窘境》书中介绍了三种比较实用的方法,你不妨去参考以下三点。

  1. 创造颠覆性的新技术:什么才算是颠覆呢?是那些可以对传统或主流技术产生颠覆性的效果。比如:苹果手机代替了曾经的霸主诺基亚、数码技术让柯达走向破产、Netfix让DVD行业穷途末路;
  2. 差异化产品体验:即与主流的产品体验发生质的改变,比如tiktok的沉浸式视频体验、snapchat的阅后即焚和story模式都属于这种情况。
  3. 找到用户需求缺口:垄断的巨头公司很难进行新的创新形式,更加擅长做延续性创新。势必会有巨头没有深入挖掘的细分领域存在,拼多多的社交电商、小红书的内容电商、云集的分销电商,在各自细分领域都做到了头部位置,纵然淘宝京东已经占据了80%以上的市场份额。

当巨头醒悟的时候,小公司可能已经在这个领域创造了很多奇迹。如果小公司有绝对的信心,当然是可以拒绝垄断者的收购请求,正如当年斯皮格一样。

看到这里,你也已经了解了扎克伯格这个人,也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商业世界里,只有永远的利益!

都翻到最后了,就加个关注吧,再不济也帮忙去分享一下吧。

#专栏作家#

王伟,公众号:产品毒思维,新书《电商产品经理:基于人、货、场、内容的产品设计攻略》已上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 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想起了曾经疯狂像素复制狂魔“某鹅”,小札这算个啥。

    回复
  2. 为嘛你可以动态头像

    回复
    1. 为嘛你是作家

      回复
  3. 论抄袭,他排不上号

    回复
    1. “抄”很正常,好的东西的确是要借鉴,也不可能全部原创,但是也要看方式手段

      回复
    2. 感觉这个文章是为了黑而黑,文章所说的facebook在国内完全赚不到钱也是错误的,我无意间看过facebook公布的财报,在华收入有60亿美元,但占其总收入比例比较小,我比较好奇,国内都用不了facebook他怎么赚的钱,后来查大部分都是广告收入,国内产品在国外销售,在其平台做的广告推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