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抠门党到上海名媛,羊毛党为何层出不穷?

1 评论 3217 浏览 0 收藏 14 分钟

编辑导语:近日,有男子在网上自曝自己潜入上海名媛群,本来想要看一下名媛的生活,顺便帮助自己获得资源的。结果没有想到,花费了500块钱的进群费,里面竟然是“拼夕夕”,大家都是在里面拼单,包括包包、酒店,甚至丝袜都要拼单,真是刷新网友的三观。从抠门党到上海名媛,羊毛党为何层出不穷?

1999年,宋丹丹在春晚小品上无心插柳地创造了一个流行词“薅羊毛”,出人意料地流行到现在。

时至今日,“薅羊毛”已经不单纯只是一个流行词,甚至逐渐变成了一门互联网生意的代名词,或真或假地以醒目诱人的字眼长期混迹于整个电商圈。

事实上,只要不是生活在山顶洞里的人基本上对现代“薅羊毛”生意都不陌生,无论是各大视频平台上浮夸狗血的领券剧情视频,还是社交平台上各种花式的加群邀请,从本质上来说,这都是羊毛生意中吸引路人的翘楚。

然而,羊毛是真是假这个问题似乎不仅仅是路人买家的烦恼,更是令商家头疼的难题。

10月10日,京东长虹厨房电器旗舰店被某推广机构恶意欺骗,短时间内长虹水壶以远远低于成本价被拍了20万单,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面临破产倒闭;无独有偶,去年双十一,某水果网店“果小云”自爆被羊毛党薅到破产,随后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罗生门”。

种种迹象表明,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羊毛党渐渐发展壮大,势头直压不少商家正主儿,正所谓:“你大爷还是你大爷,而你大妈早就不是你大妈了……”

一、羊毛党的高光时刻,奢侈品们快哭了

在我们的认知当中,所谓的“薅羊毛”无非不过是在网购的时候进群领个券或者是复制个口令而已,大量社群诸如“漏洞群”、“白菜群”等,群里会有职业淘客定期定时发放优惠券。

事实上,相较于此前用户网购的普通套路,羊毛党所占据的目标领地远远超过了普通人的生活圈子,不少人身体力行地将羊毛生意直接提升了一个“阶层”!

谁说只有社畜偏爱薅羊毛,“名媛”们的战斗力才是羊毛党们的骄傲。

早在之前,我们曾经写过《消费主义盛行,为何后浪却开始热衷抠门文化?》的文章来研究抠门文化,算是侧面的讲述了当代青年省钱薅羊毛的现状。而如今羊毛党似乎依旧呈现出愈演愈烈之势。

10月12日,“上海名媛圈”荣登微博热搜,本以为这又是一场关于谁站“C位”的塑料姐妹大戏,点开一看才知道原来是部山寨版“伪装者”,而且是一群以薅羊毛为乐的名媛伪装者!

据悉,一名网友花了500块钱潜入了某个上海名媛群,未曾想居然亲眼见证了“高配版的拼多多”的诞生,什么意思呢?

原来,这群表面看上去光鲜亮丽的“名媛”并没有看上去这么风光,事实上,那些晒在朋友圈、小红书或者微博等公开社交平台上,以示“身份”的奢侈品与顶级服务背后藏着的是一群“羊毛党”的努力与辛酸。

奢侈品被羊毛党盯上后,一切的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

以“丽思卡尔顿”与“爱马仕”为例,据悉,6个人拼一个丽思卡尔顿的双人下午茶,每人85元就可以了;15个人就可以拼一晚丽思卡尔顿的房间,每人只需200块,随后反手来个朋友圈定位巩固人设,性价比直逼路边各家快捷酒店。

至于爱马仕,1500块钱租用爱马仕包包,每个人轮流使用一周,价格不过350元。更为魔幻的是Gucci的丝袜,在名媛群里拼单之后,每人只需300元,不难看出,羊毛党的高光操作赋予了“薅羊毛”这项互联网流行活动更深层次的含义。

从简单的柴米油盐好过渡到一种对高品质物质生活的“变态”追求,从某种角度来讲,薅羊毛成了被精致主义驱动的表面虚荣。

二、商家卖惨诉苦,现实版“狼来了”

直观来看,在羊毛党兴起之初,真假问题始终萦绕在用户手指间,在点与不点,进与不进的徘徊中逐渐生出一只“薛定谔的猫”。

时至今日,很多用户慢慢心知肚明,所谓的“薅羊毛”不过是商家自导自演的戏而已,最常见的捡漏营销甚至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时候的佼佼者还是老板跟小姨子跑了的“江南皮革厂”。

这样的套路延续到现在,尤其在互联网经济中更是如鱼得水。

此前,百度云的支付系统被爆出漏洞,只要0.1元就可以购买原价近百元的会员服务,羊毛不薅白不薅,用户蜂拥而上,随后百度宣布百度云用户量突破7千万,且正以每天20万的速度增长。

无独有偶,肯德基曾经也吃过“捡漏红利”。

据悉当时肯德基APP出现bug,只要用户将账号的生日改为“20160828”,即可获赠一张六人全家桶半价券。熟悉的剧情再次上演,捡漏优惠吸引庞大的流量群,一夜之间,肯德基APP纵身跃进iOS热门APP排行榜的前50名。

显而易见,在一次次羊毛狂欢的背后,看似是用户乐此不疲地捡了大便宜,实际上最大的赢家还是主导商家,拨开层层覆盖的羊毛,里面藏着的是一场场喧宾夺主的利益较量。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漏洞红利越吃越香,但这种营销活动毫无疑问地像是在刀尖上赤脚跳舞,稍不留神便会血流如注。

亚马逊用悲惨的经历谱写过残忍的现实,此前,亚马逊将一款售价为949元的“智能家居扫地机器人”标为94元,结果在不到12分钟产生了3.4万张订单。

之后亚马逊对该款产品进行下架,并以“标错价”为理由擅自删除了相关订单,退回买家已支付的货款。

随后,290名消费者向亚马逊提起诉讼,耗时三年后,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经过审理,终审判决亚马逊经营方北京世纪卓越应当承担由此带来的不利法律后果,向290名消费者分别赔偿每台机器的订单金额与市场价之间的差价855元,律师费3000元。

诚然,像亚马逊这样颇有实力的平台,偶尔的失足或许不痛不痒,但很多在捡漏红利海中沉沦的小商家,随意一次折戟无疑就是致命的。

“京东长虹厨房电器旗舰店”就是个赤裸裸的教训,尽管商家在声明之中将悲剧原因含糊其辞,只说某推广机构恶意欺诈,更多笔墨着落在经营现状上面:“巨大损失”、“破产”、“员工失业”等等……但用户似乎并不买账。

危机之下的商家无奈卖惨诉苦,殊不知看透套路的用户已经见怪不怪,卖惨很难再激起曾经被当做韭菜来收割的用户的怜悯与同情,毕竟去年就有薅“果小云”后,同情用户被反薅的事件发生,无论在哪一领域,“狼来了”的戏码上演一次就够了!

三、羊毛生意不好做了

一直以来,商家与羊毛党之间都是在相爱相杀的,为了促销引流扩大销量,商家往往会跟推广机构,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羊毛党”建立合作,以“捡漏薅羊毛”的噱头吸引大量用户迅速下单。

商家销量上去了,面子便有了,而羊毛党则从中抽取佣金,里子也有了,一举双赢,何乐而不为?

商家靠着捡漏红利赚得盆满钵赢,羊毛党自然也是甜头十足。据悉,职业羊毛党在圈内创下月入百万的业绩早已不是什么神话。

此前有媒体报道过某大学生靠做羊毛淘客一夜暴富的,单条抖音视频带货百万的消息,一时间将这门羊毛生意推至风口浪尖,无数眼热的人蜂拥而上。

以淘宝联盟为例,目前淘宝联盟每年的淘客佣金都在大比例增长:2016年淘宝联盟全年支出淘客佣金100亿、2017年淘宝联盟全年支出淘客佣金200亿、2018年淘宝联盟全年支出淘客佣金350亿、2019年淘宝联盟全年支出淘客佣金500亿……

如果按照10%抽成来计算,那么在去年淘客给整个阿里贡献的GMV成交额则高达5000亿。

羊毛党似乎越战越勇,作战领域囊括社群,朋友圈以及短视频平台,花样文案视频层出不穷,但随着互联网新鲜度的逐渐冷却,很多羊毛党的生意远不如之前那样好做了,甚至开始举步维艰。

令大多数羊毛党掣肘的首要问题是力不从心,以抖音上的短视频淘客为例:

很多羊毛党所在的推广机构都是小成本的工作室,或者是独立个人运营,无论是制作能力还是基础物资都略差一筹,在抖音这种短视频荟萃的大海里还难引人注意,有些心急的还会病急乱投医,被羊毛培训机构无情地当做韭菜收割。

此前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抖音淘客,两个月赔了3万”:为了做好淘客短视频,报了一大堆的课,一会儿12800,一会儿9800,再接着还有各种3980、1980、1280。

不止抖音,另一方面,羊毛党赖以寄生的主战地“微信”也泼来一盆冷水,去年微信封杀外链致使羊毛党元气大伤,不少社群就此解散。

虽然在外链的打击下,羊毛党依旧可以选择发布复制口令,但微信对他们的杀伤力还是不容小觑。

被网上流传的暴富神话而吸引的小刘是名大三在校学生,今年三月,他做淘客的微信被封了,朋友圈发多了,容易被屏蔽,被同行举报;朋友圈发少了,出单率明显下降,每个月只要几百块钱。

不只是微信跟抖音,其他平台或多或少也给羊毛党们带来了一定的威胁,毫无疑问,热闹过后,羊毛党们要想重新恢复盛况面临太多阻碍。

回顾这场蛮荒生长的羊毛生意,捡漏的心理战术玩法与白菜价的诱惑的确给双方带来了很多甜头,但尺度把控不好,二者之间的关系也随着种种纠纷而难免尴尬。

 

作者: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

本文由 @锦鲤财经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校园营销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