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唱新世代》火了,B站该预习下“综N代”话题了

1 评论 5709 浏览 6 收藏 19 分钟

编辑导读:11月1日,《说唱新世代》收官,这款B站自制综艺获得了大部分用户的赞赏,也为B站带来了极高的关注度。但是一般情况下爆款综艺节目都逃不过越做越烂的困境,《说唱新世代》之后的创新开发,是一个需要平台思考的问题。文章对此展开了讨论,一起来看看~

就在大家还没从昨天的半决赛中缓过来时,2020年《说唱新世代》总决赛就在今晚李宇春和MC HotDog的一首《把我最爱的文字读给你听》中开场了。

最终经过抽签battle,懒惰一举拿下总冠军,Subs(张毅成)和沙一汀分列亚军和季军。同时,bilibili联手88Rising将前八强选手共同组成了厂牌W8VES(万悟),歌曲制作及其他线下活动也将在随后上线。

被冠以“小破站”名号的B站,这次可以说是借着《说唱新世代》扬眉吐气了一把。虽然节目依旧存在选手太素、制作经验不足、推广成本过高等问题。但开播之后,豆瓣评分迅速攀升,并且频频登上微博话题热搜榜。在说唱题材竞争激烈的当下,《说唱新世代》依然成为了今夏的黑马。

但这,对于B站这样一个市值超过150亿美金的公司来说,是否有切实的意义?

的确,《超级女声》“捧红”了湖南卫视,快男超女的选秀浪潮奠定了其国内综艺霸主的地位;《1818黄金眼》使浙江电视台民生休闲频道(浙江民视)从一众默默无闻的地方台中脱颖而出;《乘风破浪的姐姐》更是令芒果超媒突破千亿市值……一档节目的威力可想而知。

但以上情况凤毛麟角,大多数的平台在爆款节目结束后便慢慢陷入沉寂。《非诚勿扰》背后的江苏卫视、《非你莫属》背后的天津卫视,都没能站稳头部梯队。

因此我们不得不重新打量《说唱新世代》对于B站的意义——是昙花一现,还是基业长青?

一、把节目做成一个IP

其实在《中国新说唱》和《说唱听我的》两档高热度说唱节目的夹击之下,以“万物皆可说唱”为节目信条的《说唱新世代》,最初并没有受到特别的关注。尤其这还是在没有综艺经验的B站播出,不少人发出了“B站也能做说唱?”的疑问。

可《说唱新世代》播出之后热度持续走高,虽然尚未达到当年《中国有嘻哈》的盛况,但播放量已过3亿,豆瓣评分更是高达9.1,是难得低开高走的长线节目。

尽管节目表现不错,但在这个信息庞杂且更新速度极快的时代,观众金鱼一般的记忆力似乎真的只有7秒。不管多受欢迎的节目,时间久了终归会被淡忘。如果只是做“爆款”,那也就像空中爆破的烟花,出道即巅峰。

这时候,“发展长线思维,把节目做成一个IP”成为了问题的关键解决方案。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将《说唱新世代》定义为一档“生态型综艺”。它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节目,而是可以繁荣整个PUGV生态的内容IP。这档节目,包括节目输出的许多优秀音乐作品,都是很重要的内容IP。

对于B站来说,《说唱新世代》并非是一个独立的节目个体。

TangoZ演唱完《Love Paradise》后,杭州亚运会就在微博上表示希望邀请他去亚运会的现场;圣代的《书院来信》播出后,“豫章书院事件”也重新引发了大家的思考和讨论,这些通过节目产出的优质作品,也都产生了长线的连锁效应。

另外,以一首《We We》打动人心的汽油队,赛后不但在B站推出了队伍的官方MV,还受邀加盟了浙江卫视的苏宁超级秀;节目主理人李宇春的歌曲《国家2020》,也邀请了于贞、鱼翅Fin等选手一起合唱。

“我们会有很多线下的活动,包括新音乐的发展计划,都会在这档节目结束之后做一些尝试。”在李旎看来,节目的结束并不是终点,而是更多合作的开始。《说唱新世代》也将成为一个平台,令这些原本藉藉无名的年轻人,有更多机会持续把他们的音乐作品带给粉丝跟用户。

除此之外,《说唱新世代》这个音乐节目,还代表着一种国内的潮流文化。所以李旎透露,基于这种文化的衍生和后链路的发展,后续也会有一些衍生的周边,以及相关潮流文化的开发。

这种打法其实在B站的日常中有迹可循。B站一直把精品化,也就是实现IP与内容的留存当作内容发展的核心。所以B站一直坚持做自制动画跟原创,使其在内容大火之后,可以同时运用于游戏、周边收入、演出经济甚至其他整个IP变现的生态链。比如B站打造的纪录片《人生一串》、《但是还有书籍》等,也开了线下门店,建立了自己的品牌。

当然,IP思维是长线价值观,能立竿见影的方法论还是“创新”二字。

特立独行的《说唱新世代》,从录制地点开始就“不走寻常路”。放弃了高大上的舞台场地,选择了废旧工厂为录制场地。

并且,虽然依旧有导师参与,但抛弃了以往说唱节目常用的导师战队PK形式,而是建造了带有现实世界法则的“嘻哈小镇”的世界观。选手们通过答题被分到小镇不同的四环街区,依靠哔特币在街区中生存。

对于设计这种有趣机制的原因,节目总导演严敏表示:“在嘻哈小镇的世界观里面,每一个人都可以按照他的意愿去生活、去挣钱、去努力,当给予选手这种主观能动性后,他们在真实生活当中的样子就会展现出来。而且我相信能真正写出直击人心的词汇、能用自己真实生活写歌的人,他一定是一个有思考的人,他身上一定有闪光点。”

在“嘻哈小镇”的引领下,节目的真人秀效果持续高涨。

另外,没有哔特币就要被淘汰,这种“生存挑战赛”的创新模式,也令选手们对于哔特币的交易和精打细算变成了节目的一大亮点,《说唱新世代》还因此被调侃是“理财节目”。

而《说唱新世代》在理念方面的与众不同更是让其脱颖而出的关键。

嘻哈音乐本身作为黑人音乐,是植根于黑人底层人民环境中的一种音乐形式。所以那时的嘻哈音乐主要表达人们对社会歧视和不公的不满,是极具冲击和力量的。

但进入中国市场后,说唱却开始慢慢“变味”——为了节奏韵脚的押韵,歌词开始变得空洞苍白。讲述的内容也总是围绕着金钱、美女以及互相diss这些相对“浅薄”的东西。

而《说唱新世代》以寻找「世代表达者」为第一要义,不再只强调律动和节奏押韵,也不追求多么炫酷和高大上的内容主题,作品传达出的信息都更加生活化、大众化。例如婚恋观念、社会霸凌、人生价值观等话题,都成为了选手们表达的重点,也真正呼应了“万物皆可说唱”的slogan。

严敏说:“说唱的门槛其实很低,普通人随便找个beat写几句词就能唱。但这不意味着上限低,它的天花板是很高的。”《说唱新世代》打破了人们对说唱的固有认知,使说唱成为了表达真实、表达态度的重要载体。未来,也将会有更多的人在这个方向上进行更为多元化的创作。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节目并非是B站的“外包”项目,而是其从策划到实施再到宣发都深度参与的一个作品。并且,这个节目可以说是从B站生态中来,再回到B站生态中去。

例如B站UP主@SealWu吴一凡,以鲁迅的16篇散文诗写成的说唱作品《野草》,获得了超过500万的播放量,也为《说唱新世代》的诞生提供了创意。很多B站的UP主也都参与了这次节目的舞台表演和评分,甚至有的选手本身就是平台的UP主。

通过《说唱新世代》,B站不但向外界展示了自己具备创新和做头部节目的能力,并且在节目沉淀为一个IP之后,还将会更好的与平台内其他日常内容形成联动。

二、打造长期的生命力

隐忧与机遇同在。一档节目被成功打造成为IP之后,固然可以进行长期的拓展和开发,但是IP的形成也非是一劳永逸。

目前各大平台都不乏“综N代”的作品,在第一季爆款之后,都以节目为IP进行后续的创作开发。然而缺乏创新的第N季,换汤不换药,再爆款的IP也会逐渐陷入平庸。

例如在2012年爆火的音乐选秀综艺《中国好声音》,至今已播出了九季。除了前两季激起了不小的水花,后面就逐渐疲软,乃至于今年的《中国好声音2020》几乎无人问津,豆瓣评分仅有6分。获胜的选手名字变得陌生,也再没有“出圈”的作品。而且随着音乐综艺与亚文化的结合开始成为主流,一成不变的“导师盲选+组队PK”也已经再难讨年轻人的欢心。

所以要想长线发展,源源不断的创意必不可少。这方面,《说唱新世代》可以说是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B站人才辈出,奇思妙想“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除了前文提到的以鲁迅散文组合成说唱作品的UP主外,还有为“黑人抬棺”注入灵魂的唢呐「@浑元Rysn」,带领爸妈一起合唱歌曲的@拯救世界的狗子……这些B站音乐UP主不光有着惊人的专业水平,更有出人意料的“脑洞”。

除了内容养料的供给,《说唱新世代》的另一重要生命力来源是整体节目从内到外的创新和转变。

关于选手的选择标准,严敏只说了两点:歌好听、有好歌。最初的选角导演们只会听他们的作品,如果歌曲能击中人的内心,才会再进一步去了解他。节目选角之初,外形、背景、名气等因素通通都被排除在外。

《说唱新世代》的选手大多都是新面孔,甚至很多没有名气的在校大学生。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发光发热。作为严敏口中“沉默的大多数”,B站为他们提供了可以自由发声的平台。也只有这样的创新机制,才能真正激发内容的活力,让B站成为了音乐行业的变量。

在八角笼battle时,选手Subs将现实里的亲情、教育和正义写进了《画》里,连导演组都被感动哭了;圣代在极限八小时里创作出的《书院来信》,将饱受折磨的少年少女未说出口的话告诉了世界。还有陈近南、斯威特等许多选手,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宣泄着围绕在我们身边的真实。

不要仅凭一个说唱歌手在舞台上唱的好坏来进行评判,他们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面貌,才会让创作出的作品更具说服力。

圣代《书院来信》部分歌词

无论是最初选手的选择,还是节目模式的创新和世界观、价值观的建立,《说唱新世代》都展现出了与以往说唱节目不同的观点和理念。而这档节目的“出圈”,似乎也对未来音乐行业的发展产生着或多或少的影响。

在严敏看来,凭一个节目或者说一己自力,改变嘻哈圈甚至整个音乐行业,其实是很难的。这是需要所有人一起来做的一件事。“我一向认为最好的改变,是所有人意识到要改变。有一些人先行动,有一些晚行动,但所有人同时努力去做出改变。”

《说唱新世代》的播出,就是在努力做着这样的改变,告诉人们真正“可说”的东西其实就在我们身边,也许并不多么高大上,但“keep real”有时则更能打动人。

其实当下有很多节目为了综艺效果更具看点,都会把选手当成“工具人”,给他们事先安排好剧本,导致很多有才华、有能力的选手无法随心所欲的展现自己。但B站和《说唱新世代》给予了创作者极大的创作空间,无论什么主题、什么内容,只要是你想要表达的话,全都可以在舞台上展现。

在第九期的比赛中,选手圣代在演唱过程中因为太过于紧张,导致一整句词都没有唱出来,一度让人以为是不是被消音了。但后来导演当场表示,会让他重新录制这首歌,将这首的态度和想要传递出的力量完整的展现在观众面前。

当真实的声音不再被埋没,当说唱作品不再被消音声覆盖,当艺术真正来源于生活,这样发展的节目和平台,才能走的更久更远。

《说唱新世代》决赛选手合照

流量明星和炫酷的服化道并不是一档节目成为爆款的必要条件,那些最普通但却最真诚、最能引发共鸣的细节,往往最能打动人心。而一档节目的播出和延续,除了要在第一时间占据大众视野,更重要的是节目和平台后期的长线发展能力,以及能否形成一个良好的生态圈。

节目和平台可以给更多创作者以展示自己、表达自己的机会,在接受优质作品的同时,也进行模式的创新和拓展;创作者们则发挥自身的创意和才能,给观众带来好的作品输出;观众们买单,节目和平台自然是最大的受益者。

判断一档节目是否存在发展的意义和价值,除了其自身的品质和效果外,核心还是要看节目背后的方法论指导和长线发展能力。这个节目是否能够系统化地沉淀、复用,是否拥有长期的生命力,并能持续为平台争取红利。

如果无法形成这种良好的生态循环,只是一味吃IP的老本,就算是热度再高的节目,也会在“综N代”的形式下逐渐疲软,最后泯然众人。

 

作者:王雪宁,微信公众号:深响

本文由 @深响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适时创新很重要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