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算命,东方神秘玄学为何难敌西方星座塔罗?

0 评论 2817 浏览 3 收藏 14 分钟

编辑导读:在这个万物皆可“互联网+”的时代,算命也赶上了潮流。经常嘲笑老人封建迷信的年轻人应该不会猜到,有一天他们会对着几张牌开始预测自己的人生。互联网中的玄学生意市场如何?还存在着哪些不确定因素?本文作者对此进行了梳理盘点,一起来看看~

心惊胆战的2020转眼又要过去,年初的灰色记忆刻在每个人的脑海迟迟挥之不去,但我们总要带着旧时的悲欢离合再次奔向下一段征程。或许是因为想要在风雨兼程里寻找心理慰藉的人越来越多,曾一度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玄学生意逐渐风生水起。

国人在玄学神说上寻找精神寄托历来有之。据悉,中国约有14亿人口,16~50岁的目标用户占比约45%,其中付费用户约16%,他们年均占卜算命最低消费为1000元,合计下来,玄学行业就是超1000亿的市场。据铅笔道的不完全统计,截至 2018年9月,已有数十家玄学相关的创业项目获得了几十万至几千万不等的融资。

在豆瓣里搜索“占卜”、“算命”,命中的帖子超过6万个,和算命有关的小组大大小小有400多个,人最多的组达到38万人,尤其很多头部互联网公司更是极笃信风水之说。

更出人意料的是,2012年,新加坡某风水公司在伦敦上市;近几年,日本算命网站appallas发展迅速,据悉,早在2008年,该网站的付费注册用户月度同比增长21%。

然而,“子不语怪力乱神”,不可否认,玄学这桩生意,无论在商业领域还是人伦阶层,一直都被视为难登大雅之台的典范。

01 “舶来玄学”拯救东方大师

2018年11月,曾经拿到千万级别融资的玄学自媒体“神棍局”从风水学的角度发布一篇关于望京SOHO的文章。恰逢望京流年不利,我们熟悉的A站、小蓝单车、Uber中国、触控科技以及王思聪的熊猫相继在这里折戟。

此时,神棍局拿风水大做文章无疑是戳中了潘石屹最敏感的痛处,随后,潘石屹向法院提出诉讼,玄学赛道里风光无数的神棍局就此封号陨落。尽管潘石屹曾一度将风水说奉为圭臬,但他与神棍局的公堂相对再次印证了玄学在市场上的命运:只能暗生不能明长。

无独有偶,此前微博账号“看相禅师”在鼎盛时突然被查封,据悉,该账号为粉丝提供咨询算命、卖佛珠、贴符咒、法事直播等一系列服务,非法获利居然高达5000万。

打着神秘玄学的幌子肆无忌惮地收割“智商税”,这些所谓的“大师”他们的结局似乎并不让人意外。可即便如此,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玄学生意的庞大红利依然能够源源不断地吸引越来越多的入局者。

但这些入局者们,一方面要给自己的生意披上神秘的外衣,另一方面又要时刻当心坠入违禁的“深渊”。因此,能巧妙地避开雷区,又不至于丢掉玄学帽子的神秘西方“力量”很快成了大师们眼中的香饽饽。

以最常见的塔罗牌跟星座为例。相传,“塔罗”最早可追溯至古埃及,中世纪时期在欧洲逐渐以“牌”的形式发展起来,清朝时期才传入我国,“塔罗”是音译词,意为“大自然的奥妙库”。

如今,这种舶来玄学渐渐在我国占据一席之地,风头甚至远盖过本土传统。值得一提的是,传统玄学一直想触碰,却不太敢去触碰的互联网市场,也很轻松地被这股神秘“力量”开疆拓土。

据悉,在B站,塔罗与星座的相关视频浏览量均超过1500万,播放量高达2亿;抖音话题“塔罗测试”累计视频8.5万个,播放量超过19亿;小红书也不例外,相关笔记的热度高居不下,总数量超过33万,系列商品约有4700件;淘宝上,某套韦特套装252元,月销量1000+。

此前,有报道称国内的塔罗牌占卜生意俨然已模式化,无论是电商平台还是社交平台,主页上赫然挂着“塔罗牌”工作室,并明码标价的商家随处可见,线上塔罗师月入两万轻而易举,微博上开设付费塔罗牌课程,培训学员的招聘信息也屡见不鲜。

2018年, 360 手机助手还在“闪耀”APP年度榜中上线“星座塔罗牌预测你的年度汉字”的功能。

事实上,我们不难看出,如果将玄学生意与互联网联合起来,只靠风水算命看手相显然是天方夜谭,尤其当市场被法律的红线拦截时,塔罗牌与星座在一定程度上为不少东方“大师”打开了前路。

随着一个个头部账号被封禁,不知道又会有多少大师正等着这股“神秘西方力量”来拯救,尽管都是玄学,西方生意明显比东方好做得多。

02 “锦鲤”、“水逆”、“欧气”……互联网玄学新经

为什么塔罗牌与星座可以轻松地游走在互联网市场上?这并不是因为“外国的月亮一定比中国圆”,实际上,归根结底还是塔罗牌与星座具有天然的网络基因。近年来,随着年轻消费势力的崛起,各类小众文化圈层催生出不少潜力市场,诸如“汉服”、“盲盒”、“洛丽塔”等都是小众文化的头号受益者。

塔罗与星座也不例外。尤其是星座,作为古早“非主流”文化的佼佼者,早在千禧年间便收获一大批忠实的拥趸者,即便到了今天,星座爱好者们的活跃度也是不容小觑。

根据调查发现,在百度贴吧中,“星座吧”的关注人数高达132万,同属性的小型吧,比如“十二星座吧”、“星座物语吧”、“星座运势吧”等等,最高关注人数也在40万以上。

有得天独厚的网络优势和庞大的粉丝基础,这是玄学生意在互联网市场上一骑绝尘的关键原因。

在我们的认知里,乐意为玄学买单的多数是中老年人,可事实看来并非如此。国内一家星座互联网公司曾作出统计,其占星APP的用户主要年龄集中在19至23岁,最小的18岁,年纪最大的45岁。

此前,周易服务平台“高人汇”曾公开表示,中国约有14亿人口,16~50岁的目标用户占比约45%,其中付费用户约16%,他们年均占卜算命最低消费为1000元。 2019年,《中国公民科学素养调查》显示,不具备科学素养的人口占总人口超过91%。换句话说,年轻一代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玄学消费的主力军。

但年轻人的玄学日常明显不同于中老年人,他们并不热衷于手相、算命、烧香拜佛,更多时候,他们将社交平台当成“拜场”,随处可见“锦鲤转发”、“水逆退散”、“欧气喷雾”……

从2013年,微博第一条“锦鲤转运”爆红之后,“拜锦鲤教”就成了网络新玄学的主流。截止目前为止,微博有关锦鲤转运的话题,阅读量均数以亿计,头部大V“锦鲤大王”坐拥2158万,两家淘宝店。

事实上,微博上有不少转发锦鲤的账号,翻看他们的微博,除了变现广告,大都会开设自己的淘宝店,从平台引流去店铺,出售各类转运饰品。在快手上,有短视频团队专门发布转运视频,评论区里清一色的“暴富暴瘦变美”、“逢考必过”、“早日脱单”,堪称大型许愿现场。

快手锦鲤“胡一点”发布的第一则锦鲤视频,播放量便高达3013万播放量、点赞200万+,9万+条评论。

流量信手拈来,变现指日可待。

可以看出,无论是风水算命还是塔罗星座,亦或者是锦鲤转运,实际上,互联网中的玄学生意从来不止有一桩。

03 算得出的开头 VS 算不出的结局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玄学不仅能成为普通人升职考试脱单的精神寄托,还被无数投机者奉为圭臬,它可以被互联网公司拿来保佑服务器,也可以在创投圈拥有一定的话语权。

此前,蓝杉创投的创始人唐绍奇在没有见面、没有考察项目的前提下,仅凭着看创始人八字,就确定了投资计划;陈伟星因为自己的八字,选择放弃投资区块链;更有趣的是,去年1月,中信里昂证券发布 “风水指数报告”,来提醒投资者保持警惕。

据悉,去年是中信里昂第25次发布《中信里昂证券风水指数》,该风水指数首刊于1992年,2006年至2008年曾短暂休刊,并于2009年复刊。

然而,在创投圈风生水起的玄学,却预测不了自己的命运。神棍局被封号的时候,很多人纷纷调侃它,“算得出望京风水不好,却算不出自己面临惨被封号的结局!”但实际上,神棍局在发布文章之前便有所准备,大规模地进行粉丝转移,以备日后东山再起。

当然,神棍局这步“先发制人”的棋肯定不是未卜先知,算出来的,事实上,这种自我保护意识也侧面证明了玄学生意在市场上时刻处于如履薄冰的状态。值得关注的是,生存危机并不仅仅来源于是否面临被封号的厄运,更多时候,还有行业乱象、用户转化、变现跳单等等,无论哪一点,稍不留神,便会损失惨重。

目前来看,玄学行业的盈利模式大体跳不过三种:“广告+电商+增值服务”,这种模式无疑对用户的转化率要求极高,但根据了解,用户转化向来是行业最大的痛点。以线上周易平台“易北轩”为例,据悉,上线三年,其用户转化率尚不足25%。

因此,如今在玄学圈有个很疯狂的趋势,人人自危时,大家都在努力转型,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不约而同地踏上了同一条路。

神棍局被封号之后,逐渐开始走上“知识付费”的道路;易北轩在线下成立医学苑与易学馆;国内最早踏足互联网算命的灵机文化,计划联合传统文化大IP,一起向文创方向发展。

种种迹象表明,大师不想再做“大师”了,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能看到玄学生意努力褪下玄学的外衣,慢慢换上一件“文化衫”,这大概便是“不疯魔不成活”。

 

作者: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

本文由 @锦鲤财经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1人打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