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有多野:空姐回村,海归“农二代”,博士AI种草莓

0 评论 5557 浏览 7 收藏 20 分钟

编辑导读: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各行业纷纷朝互联网跨进。曾经我们说,科技改变城市生活,但发展到现在,新技术已经初级农村,农村生活也正在发生改变。文章从几个“农业人”的故事出发,对农业互联网的发展进行了梳理,一起来看看~

农村,仿佛一直都是年轻人的绝缘体。

跳出农门,也是所有农村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共同期许。

以妇女、儿童、老人为主的“386199部队”,过去二三十年,逐渐成为退守农村的主力军,农村人才的空心化,成为中国三农问题的致命弱点。

毕竟,田园乡野虽然有诗歌和远方,却没有光荣与梦想,已是由来已久的大众共识。

现在,农门似乎变成了“龙门”,一股新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大潮悄然涌动。

与从未走出故乡的“原生态”丁真不同,这些年轻人奋力跳出农门,走进城市,又主动跳回农门——不过,回乡之旅并不那么顺遂,朋友的质疑,家人的反对,社会的偏见,创业的毒打,接踵而至,他们一路打怪,一路升级。

95后的四川空姐何爽,辞职回老家卖石榴,闺蜜骂她“你脑子有病”,创业第一年,连续被两家MCN机构套路欺骗;

1996年出生的留美硕士孙郁晴,从小在城市长大,见证过母亲种草莓多年亏亏盈盈的艰辛磨难,一度对农业“唯恐避之不及”,但后来转变了心意,下定决心要当“农二代”;

出生于“中原粮仓”河南周口的农二代郑建锋,2015年本科毕业时,发现压根找不到好工作,无奈之下,一路读到博士,等来了翻盘机会,如今,农业专业毕业生从“滞销货”变成了“抢手货”。

01 空姐回乡:连遭MCN蒙骗,如今年销5000万

何爽 95后 前空姐

我出生在大凉山,那里是贫困地区,上大学之前都没做过飞机,但我从小学就想当空姐。

为了实现空姐梦,大学我就参加了礼仪队。2016年,我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东方航空的空姐,父母也特别骄傲。

所以,2017年,我决定辞职回老家卖石榴时,大家都很诧异。

其实,空姐跳槽不罕见,比如去银行当金领,去公司做白领,或者去空乘培训学校当老师等等,反正就业环境都很好。

我的闺蜜听说我要回农村,当时就炸了,“你脑子有病吧?!”

我的同事也一脸不解,“你要转行,起码也要留在城市吧,你这小胳膊小细腿的,能吃得起农村的苦吗?!”

辞职前我都没敢告诉父母,他们肯定会反对。后来得知真相,父母连续好多天都没理我,但我从小脾气倔强,他们也无可奈何。

我们会理本来就是石榴大县,家里一直种石榴,但品质好却没品牌,一直没有好销路,也卖不上好价格,有时还要打着“云南石榴”的旗号卖,挺憋屈的。

辞职前不久,我听说一个当老师的同学,业余兼职当主播卖石榴,效果不错,这才动了心思。

但是,到底能不能做成,我心里也没底。我打算给自己两年时间,不留任何退路专心去卖石榴,卖不好再回城里找工作。

没想到,我果然眼高手低,2017年,连续掉了两个大坑。

最初,有个运营网红的MCN机构找到我,我想尝试一下,但是我不想签约当专职主播。

那时候,全网都很少有“原产地直播”,而且我又是空姐,观众都很好奇,我对石榴又特别熟悉,所以一直播就火了,很快涨了几十万粉丝。

有家直播平台也主动找过来,要给我一些流量倾斜,结果MCN机构却把这个资源和流量全部给了自家的签约主播。

我很生气,他们却说账号关联的身份证不是我,所有权也不是我的,他们要收回账号。

当时,我还给天猫店铺供货,有个商家看过我的直播,也主动找过来,邀请我给他们做店播,他们帮我推销量。很快,我就成了淘宝直播热门榜的常客。

临近双11,天猫商家答应给我免费的资源位,我很开心,备货了5000多箱石榴。没料到双11的前一晚,这个商家跟我说双11不用我直播,店铺有其他主播,到时候顺带帮我卖石榴。

我才知道,自己又被坑了,5000多箱石榴也没卖掉,处理给其他渠道了。

后来,这个商家双11销量不错,老板还告诉媒体,主要归功于他招徕了网红带货。我看到之后很气愤,去文章下留言澄清,“我好像没有拿过你们一分钱,我好像也不是网红。”

这个老板就把我拉黑了。

我以前呆过的环境都很单纯,连续被坑两次,见到了人性的黑暗面。但也算有收获,全网攒了人不少人气,我也吸取了教训,一定要做供应链,要自己开店,要掌握主动权。

2018年5月,我成立了公司,来到拼多多开店,当年销售石榴80多万单,收入过2000万元;2019年小爆发,销售额又突破3500万元,今年可能会超过5000万元。现在拼多多是我最大的渠道,销售额大概占比七成。

在拼多多卖石榴,要讲究性价比,比如有些石榴卖相不好,口感其实更好,我就在直播间里给用户解释,他们也能接受。

虽然价格不高,但品控不能放松。 我收购的石榴来自周边十里八乡,价格我可以给得比市场高一些,但品质不好的不能过关,“就算是我姨我舅我爸种的石榴,我都会跟他说清楚,能要的拿走,不能要的也别硬塞给我,选品必须按我的标准来,我要怎么挑就怎么挑”,亲友们最初有些怨言,后来慢慢也理解了。

今年9月,我参加了中国农民丰收节,被很多媒体报道,闺蜜看到后说我火了。

但其实,我最有成就感的是一件小事。

我们这里的石榴是青皮硬籽石榴,嫁接上突尼斯软籽石榴后,卖价可以更高,销量也会更好。但嫁接的头一年不会结果,很多贫困户承担不起这个损失。

今年8月,我们公司拿出了6万多元,给贫困户承担头一年的不挂果损失,鼓励他们嫁接。

有一位来领扶助金的大姐得了小儿麻痹症,被人搀扶着来到现场,领了一万多元,我当时又心酸又自豪,一万块钱对于我们可能不算什么,但却是他们一家老小的生计开支。

石榴一年只能卖几个月,接下来,我要带着人去海南卖芒果,这样公司全年都有生意做,也不会忙半年闲半年。

辞职回乡,我花了两三年时间,才得到了身边亲友的理解,当初反对我辞职的朋友也跑来说,“算我看走了眼,没想到你干这么好”。

02 海归变身“农二代”:以前“避之不及”,如今主动接班

孙郁晴 95后 美国东北大学硕士研究生

我对农业其实一直有点排斥。

小时候 ,我们家做印刷生意,一直挺赚钱。2008年,我妈停了印刷业务,转型做草莓时,所有人都反对,但也没能拦住她。

现在当地人都叫我妈“草莓皇后”,但其实,他们不知道背后艰辛。

农业的坑实在太多了,尤其是草莓,又非常娇贵。

2018年,我正在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做交换生。一和妈妈通电话,就听到她唉声叹气。我就知道情况不好,我妈创业二三十年,一直是地道的女汉子。

后来我才知道,2018年,本来家里的草莓基地结束投入期,可以放开手脚赚钱了。不料1月初,安徽发生了雪灾,公交站台都被压塌了。我们家的大棚也倒下了,一个大棚投入上百万,还要重新修葺搭建,公司资金周转出现了困难。

当时,我连学费生活费都不好意思向家里要了,后来是大学老师帮我申请到了奖学金,然后自己又在外面打工,才算渡过难关。

所以,尽管高考时,我妈本着让我接班的想法,建议我报了植物保护专业,但我一直没下决心干农业,而且,我是城市长大的,很多植物知识我都直观感受不到,学起来心里发虚,也有点迷茫。

到了2019年,我申请留美研究生时,跨专业转到了经济学,就业路径会宽敞一些,因为我将来不想围着农业打转。

结果没想到,今年遇到的疫情,又是一次考验。我们家的草莓在春节前后成熟,往年都有30多个工人负责采收销售,今年因为疫情,大部分人不能按时返工,只有三四个人硬撑着。

草莓这种水果非常娇嫩,成熟后两三天卖不掉,就要烂掉。

所以,我们全家每天早上四点多起床,然后开车到基地,采摘草莓,再运送到合肥,忙到晚上九十点,还要做报表做统计,不但身体疲惫,心理压力也大,还担心自己会不会被传染上新冠病毒。

当时我就建议我妈,干脆把草莓基地转让算了,这个行业太累了。后来,多亏了政府帮忙,很多公司和社区也接了不少团购单子,我们家的草莓基本上卖出去了。

而我消除对农业的偏见,是在今年7月。 当时因为疫情,我一直没去美国,呆在家里,然后拼多多找了过来,邀请我们去参加首届“多多农研科技大赛”。

这个比赛的指导方是联合国粮食农业组织,在云南昆明的一个全自动化、智能化的AI农业种植平台里,主办方邀约全球4支AI队伍和4支传统种植能手,参加草莓种植挑战赛。

我从小就对草莓植株过敏,所以我从来没下过田,连花都没养过。这次参赛,也算是最后一次尝试,如果干了四个月我还是没兴趣,就不考虑“接班”了。

后来,在四支传统队里,虽然我们得了第一,但总体得分却没有AI队高,产量不如他们。

我也意识到,有了现代化的技术,传统农业其实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各种自然灾害就能更及时的预测应对,年轻人投身农业,其实还是有价值的。

我妈看我改变想法了,就建议我不要去美国读研究生了,直接在家接班,反正自家又不看学历。

但是我认真想了一下,决定还是要去留学,因为我不想把视野局限在家里的草莓园,希望能从更宏观的角度,对中国农业生态的改进,发挥一些作用。

回望这么多年我和农业的之间“爱恨交织”,我自己都想不到,有一天,我竟然心甘情愿成为一个真正的“农二代”。

03 就业难无奈读博:生于粮仓,跳出农门,又重回农门

郑建锋 90后 农业农村部设施农业工程重点实验室博士

我出生在有着中原粮仓之称的河南周口,那里是河南第一产粮大市,我父母也是农民,农忙时节,逢到节假日,我也会下地帮忙。

但是,当地的父母从小就教育子女,一定要跳出农门,因为当农民太辛苦没前途。

我大学本科学了农业,其实也算因缘巧合。当时我高考分数估算,报考中国农业大学比较保险,而且本校的农业工程专业排名又是全国第一,毕业后肯定不愁就业。

一入学才发现,全班只有27名学生。别看学生不多,就业却不容易。

2015年,我本科毕业,投了几十份简历,结果收到的Offer,都来自十几人的小公司,月工资大概三四千,这点钱在北京根本生存不下去。

难道工作后还要继续啃老吗?我实在不能接受,才决定继续深造。

现在,当初的27名本科同学中,继续从事农业的貌似只有两位,其他要么继续读书,要么转到其他行业了,比如去上个计算机培训班当码农。

但我明显感觉到,最近两年,农业毕业生突然变“香”了。

去年我看过一个统计数据,说农业类专业首次进入招聘需求热门榜前十。

人社部也有个预测,未来中国需要几百万农业人才,不仅包括传统的农、畜、牧专业,还需要大量生物工程、海洋养殖耕作等新型人才。

我们专业的毕业生变成“抢手货”,一方面是国家政策重视,另一方面,也因为有了很多大公司入场做农业。

比如生猪,我看到一个数据,上市公司牧原股份一头猪的利润超过1700元,差不多相当于两瓶茅台。新希望的创始人刘永好说,今年有上千家房企转型养猪了。

互联网企业步子也迈得很大,一方面,互联网都在下沉,要走到五环之外,另一方面,生鲜电商很热闹,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拓展了农业相关业务,尤其是电商平台,比如阿里、京东、拼多多。

从本科一路读到博士,一直呆在实验室里,其实我一直不确定,走到田间地头,我们学到的这些技术能不能大展身手。

结果,今年我就有机会参加了一场“实战演练”。

我从研究生开始,主攻草莓育苗和栽培方面的研究。草莓行业,痛点特别多,传统的种植模式,是劳动密集型、经验密集型产业,和果树“一年栽种,多年丰收”不一样,为了实现高产,现在的草莓生产基本都是一年一栽制,每年都要换苗,投入的资金多、人力大。

今年7月,拼多多搞了一场草莓种植人机大战,我属于AI队的。

比赛之前,我挺心虚的,觉得胜算不大,虽然我研究了草莓五六年,却没有真刀真枪操练过,相反,传统种植队都是熟手,都有十几二十年种植经验。

到了12月中旬,比赛成绩出炉,我们四个AI队多项指标,整体领先传统农人队。

这个结果让我挺振奋的,过去,新手种草莓的前几年,都要经历各种血泪教训,有了AI,将来草莓种植就变得傻瓜化了,不再依赖于传统经验了。

而且,即便是种植能手,他们的经验也是基于本地化的,中国这么大,一换地方,经验就不顶用了,但AI不一样,可以调节各种参数,普适性更高。

还能减少终端人力的支出,弥补现在农业劳动力的缺口。

我们后来测算了一下,应用这套AI方案,云南本地的草莓果农,每亩地平均能够增收4000元左右,未来,我也希望有机会把这个技术落地推广。

虽然我从小就被教育,一定要“跳出农门”,但现在,我重新跳回了“农门”。

结语

疗愈三农困境,实现乡村振兴,人才建设是突破口。

截至2020年6月底,拼多多平台通过农产品上行的“模式创新+人才培育”两大核心体系,已经直接带动全国超过10万名“新农人”下乡回流。

今年9月22日举行的中国农民丰收节上,拼多多再次宣布,将开启新一轮的10万“新农人”培育计划,完善“新农人”的人才引入机制和本土培育机制,支持一批受教育程度较高,熟悉互联网,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农人”回乡创业,带动农村和农业发展,何爽、孙郁晴、郑建锋正是典型代表。

推动新农人返乡创业,是拼多多主动为之的长期战略,也是中国三农产业走出困境的一把金钥匙。

 

作者:陈纪英,微信公众号:财经故事会

本文由 @财经故事会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