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君加盟商绝境:流落街头,老油条掉坑,负债百万

4 评论 8345 浏览 2 收藏 19 分钟

编辑导读:12月28日,主打K12一对一辅导的学霸君被传暴雷,让很多加盟商遭遇沉重打击。本篇文章中,作者从学霸君加盟商的几个案例出发,对其背后的问题展开了分析,与大家分享。

继蛋壳之后,学霸君成为2020年末又一家遭遇暴雷的知名企业。当社会各界把关注点聚焦于学生及家长群体时,一个损失更为惨重的群体——加盟商,却被无意忽略了。

一位加盟商告诉我们,仅他所在的维权群,参与统计的65位加盟商,总损失已经达到5000万元,平均每户损失76.9万元。考虑到学霸君一共有超过150家加盟商,这一群体的累计直接投资损失可能在1亿元以上。

从所接触的几十位加盟商中,我们深度采访了四个典型案例。

  • 40岁的沈女士疫情期间先被酒店裁员,丈夫炒股又负债百万,卖房抵债后,无奈转行,又被学霸君暴雷事件牵连,如今房租都交不起,带着孩子流落在外,“日子没法过了”;
  • 自称商场“老油条”,在贸易行业打拼了15年的郭先生,疫情期间生意损失了100万,转头加盟霸君却掉了坑,如今躲在外地,“觉得无颜面对亲友”;
  • 前学霸君员工、退伍军人小张,辞职转道做加盟遭遇暴雷,如今负债100万;
  • 甚至还有来自新加坡的外籍加盟商,疫情之后从旅游业跳槽到教育业,暴雷后被无从退费的学生家长辱骂为“骗子”。

01 先遭家庭变故,又遇总部爆雷,流落街头一度想轻生

沈女士 40岁 学霸君南方地区加盟商

“圣诞节那天,我还在忙着准备促销。谁知第二天,就传出学霸君资金链断裂的消息,晴天霹雳啊。我前后搭进去大概70万元,现在血本无归,前几天在天台吹风时,要不是保安拉住了我,我就直接跳下去了。”

接受我们电话采访时,沈女士正带着孩子和行李,坐在公园长凳上休息——因为续不上出租屋的房租,房东直接把她们赶了出来。

整个2020年,沈女士“过得像场噩梦”。

年初,受到疫情影响,她工作的酒店营收大幅下滑,沈女士被裁员。

3月,她的丈夫沉溺于炒股,损失了100万元,变卖了唯一的房产还债,家里瞬间变得一无所有。

之后,沈女士多次劝说丈夫远离投机市场,但他却毫无悔意,有家不回,只留下沈女士和孩子窝在出租屋里。

之前十多年,沈女士一直从事酒店营销,对其他行业无所了解,想转行也无从下手。

5月的一天,她在网上看到了学霸君的招商广告,“广告说即便没有从业经验,没有教育行业背景,也可以加盟学霸君,总部还有专人协助指导。”

这则消息如同黑暗中的曙光。恰好,沈女士的孩子在学霸君上过课,效果还不错,沈女士既看好这个行业,也看好学霸君品牌,就主动留下了咨询电话。

没多久,学霸君的招商老师就来电了,力陈公司的优势以及教育行业的前景,“有前景,还有钱景,而且投资教育,也算做公益做好事”。

一番游说,激起沈女士满腔热血,很快就决定加盟。

按照程序,她先交了几千块钱的定金,随后学霸君总部委派人员前往当地,帮助沈女士挑选门面。

这时候,沈女士才知道学霸君的要求很苛刻。首先,门店要设置在一楼,面积至少在100平米以上;其次,必须处于人流量大的繁华地段,但那里的租金往往很贵。

对于暂时还没有经济来源的她,这些要求简直就像在故意刁难。但失业许久的她实在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她走遍全市,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地点,最短租期是一年,每月租金超过1万元。选址完成,她签了合同,向学霸君缴纳了20万元的加盟费,这笔钱是用贷款和信用卡凑齐的。

在那之后,她陆续投入5万元装修费、30多万元物料费,大刀阔斧布置门面。

门店开业之后不久,就有学生主动上门,还预缴了学费,但这些钱并未直接交到沈女士手里。

学霸君总部对现金流控制严格,要求先把全部学费上交总部,之后按照40%的比例返还门店——并非一次返还,而是先返20%,剩下的部分随着学生课时的完结,逐步返回。

虽然这种流程让沈女士不悦,但考虑到学霸君教学质量不错,学生们都很乐意上课,一位家长甚至还送来了锦旗,沈女士就把意见咽到了肚子里。

没多久,赶上学霸君的“双11”、“双12”大促,学生买课不光便宜,还有赠课。学霸君的督导也竭力劝说沈女士扩大业绩,先到教学系统里买点优惠课时,当做“库存”,之后再推销给学生家长。

沈女士一听觉得有道理,便自掏腰包买了不少优惠课时。眼见圣诞节要来了,她沉浸在一片欢喜中。

12月26日,当沈女士在加盟商微信群内,看到学霸君可能遭遇资金困境的坏消息时,最初难以置信,直到一位相熟的内部人士,告诉她学霸君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她方才乱了方寸。

她双手颤抖,慌忙打电话询问督导,对方却称自己在出差,对于总部的资金链危机一无所知。

没过多久,学霸君总部“人去楼空”的消息传来,沈女士彻底绝望。

更要命的是,学生们预交的课时费用,都还在总部,家长们蜂拥上门,要求把1对1课时上完,否则就退款,可总部却没有给到明确答复,沈女士不得不费尽口舌,安抚家长们。

可还未等处理好工作事务,她的生活也出现了问题。

“总部爆雷了,我的70万元投资都搭了进去,我先垫钱支付了员工和老师的部分工资,能贷的款、能借的钱基本到达极限。就在昨天,我因为付不起房租,被房东从出租屋赶了出来。”

在出租屋内“最后的晚餐”上,沈女士和孩子啃着干馒头,发愁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内心一片茫然。

02 从事贸易15年,潮汕“老油条”也损失百万

郭先生 50岁 学霸君广东加盟商

“大家都知道,潮汕人做生意最精明了。我之前做了15年贸易行业,是如假包换的商场老油条。可我没想到,我竟然会被学霸君他们瞒得死死的,太丢脸了。”

郭先生今年50岁,出生于商业气氛浓厚的广东潮汕地区,理所当然成为了一名商人。

去年新冠肺炎肆虐,郭先生的贸易产业链被摧毁,前后损失了100万元。迫于生计,他决定转行。

有天刷抖音时,看到了学霸君的大规模招商广告,一打听公司口碑不错。

郭先生心中一亮,当即联络了学霸君,并到总部考察了几天。

在招商会上,招商经理舌灿莲花,透露过去一年,学霸君创下了20亿元流水,这让郭先生怦然心动。

但他转念一想,20亿流水中,有40%最后要返还给各大校区,50%支付任课教师工资,因此,最后总部实际留存的资金应该是20亿的10%,只有区区2亿元左右,如此算下去,这个盘子还能继续转下去吗?

带着疑惑,郭先生咨询了招商经理,“这个项目到底可靠不可靠,我的贸易事业受损惨重,不想再被蒙了”。

招商经理信誓旦旦地保证,加盟商前景一片光明。

思来想去,郭先生暂时压制了疑虑,打算放手一试。

2020年11月,他在定居的城市租下了面积超过300平方米的大型门面,每月租金3万元,还向总部交了30万元的加盟费。算上后期的装修费用、人工配置费,前前后后花了60万元,其中大部分资金来自朋友和合伙人。

到了12月上旬,门店尚未布置完毕,招商经理前来劝说他再开一家门店,“学霸君很快就会停止在全国增设校区,现在开新店是最后的机会了”。

谨慎的郭先生并未同意,打算先运营好现有门店。

很快,圣诞节到了,郭先生的校区开业在即,“心里别提有多滋润”,但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

12月27日,一位员工告诉郭先生,今日头条爆料了学霸君资金链断裂的困境,如同当头一棒,郭先生当时就觉得双腿发软。

此后,原本热情的招商经理,也切断了和他的联系。

郭先生只得寄望于执法机构,但派出所并未受理他的案件,给出的理由是“尚未得到准确的证据,足以证明学霸君倒闭,现有消息都是传言,无法举证”。

无奈之下,他咨询了自己在法律界的朋友。朋友分析后认为,学霸君涉嫌合同欺诈,双方11月签合同,12月总部就倒台了,说明在签合同时,学霸君方面隐瞒了公司面临的困境。

现在,郭先生觉得无颜面对家人和朋友,他和合伙人干脆躲到了其他地方,每天闭门不出,茶饭不思。

“搞成这个样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安顿小孩、妻子、父母了!”

03 前退伍军人遭遇暴雷,如今负债百万

小张 27岁 学霸君前员工、现上海加盟商

“我先后开过两个校区门店,再算上中途租赁写字楼,一共投入了260万元。律师帮我计算了可确定的损失,至少有100万。现在我欠银行将近60万,朋友那边欠下40万,今后几年都要走在还债之路上了。”

小张在大学期间学的是国际贸易,还服过两年兵役,热爱冒险,毕业后做过信贷、销售、游戏工作室。

2019年6月,机缘巧合之下,他成为了学霸君总部的销售人员。

当了3个月员工后,小张听闻学霸君在招商,就索性辞职做起了加盟商。他以40万的加盟费,拿下了上海两个片区的加盟商资格,投资规模在加盟商中位于前列。

算上装修费、租金、人员工资等,截止2020年2月,他在这个门店上投入了80多万元。

到了4月,他又开始为新门店选址,以期疫情好转后尽快开张。左选右选,他挑中了万达商场的一处门面,租金再加上物业等费用,每月硬成本至少6万,还投入了40万装修费。

终于熬到7月,疫情开始好转,小张的新门店正式开张,他打算冲一下业绩,此时总部却静悄悄的,没有投放新广告。

那个时候,线上教育行业竞争惨烈,学霸君对手繁多,加盟商的现金流又被总部控制,小张选定的高成本校区,完全入不敷出,每个月都得倒搭钱,对此,他并没有气馁,“教育行业本来就是慢生意”。

一直到圣诞节之前,校区总计招揽了100多名学生,小张觉得扭亏为盈在望。圣诞节那天,他和合伙人还好好庆祝了一番。

但黑天鹅却意外到来,12月27日晚,学霸君的负面消息开始传出,之后迅速发酵,闹的沸沸扬扬。

有的校区老师直接罢课,平台也就此关停,小张至此方才发觉情况不对,便和几十位投资人一齐去到上海总部讨要说法,但公司高层一个也没见到,打电话也始终无人接听。

无奈之下,他只得立即止损,清退了员工。

“学霸君暴雷这件事对我的打击很大,但好歹我也是条在军队历练过的汉子,我曾经想寻短见,但这个念头很快就打消了。不过,我今后再也不想从事这种高风险行业了,因为我赌不起了。”

04 外籍加盟被骂“骗子”,暴雷后尝试转型

Miss Ling 48岁 学霸君广东加盟商

“我曾经信仰基督教,我愿意像耶稣那样原谅伤害过自己的罪人,所以学霸君总部的事情,我可以看开。但让我感到难过的是,竟在自己觉得善良美好的中国中了套。”

Miss Ling今年48岁,她在新加坡长大,之后又在香港生活了十多年。但对于追求慢生活的她来说,这两座快节奏的城市,并非理想的栖身之所。

为此,她走遍了很多地方,最终选中了广东的一座二线城市,这里经济压力小,生活节奏慢,气候、饮食习惯也和香港如出一辙,让她倍感亲切。

没多久,她就在旅行行业找到了工作,便定居于此。可惜好景不长,随着疫情升级,国内旅游业遭遇重创,Miss Ling也被旅行社裁员。

3月,她在短视频平台看到了学霸君的招商广告,为之心动,经过简单沟通,学霸君人员邀请她去总部考察,她也欣然前往。

其实,早在来中国以前,Miss Ling对教育行业就很感兴趣,早就希望有一天能够投身其中。

考察之后,她交了30万元的加盟费,再加上装修费、租金、广告费等,累积投入60万左右。

这笔钱一半来自个人的多年积蓄,一半来自朋友借款。

8月初,Miss Ling的校区开张了,她的热忱和真诚,很快打动了不少学生家长,收获了不错的口碑。

到了去年12月,她累积招揽了30名学生。考虑到她身处二线城市,这个成绩已经相当可以了,Miss Ling也心花怒放。

圣诞节那天,Miss Ling还特意和友人一起聚餐庆祝,在餐桌上她虔诚地为未来祈福。

结果仅仅一天后,Miss Ling 就在微信上看到了学霸君爆雷的传闻,第三天,张凯磊钉钉群的发言截图在网上流传,她才明白事情不妙。

在那之后不久,学霸君的系统无法登陆,家长们也无法退费。

有家长怒气冲冲找到Miss Ling,骂她是骗子,要求她补偿自己的损失。此时,Miss Ling压根顾不上自己的损失,但她也无力给家长退费,只好想办法让学生上完课程。

“后来,我决定自己垫钱支付老师的工资,让他们通过腾讯会议和钉钉,给学生们上课。那些孩子都很信任我,家长大多都支持我,我不想让他们难过。”

Miss Ling一直努力开导自己要看开一些,“这次悲剧算是一块绊脚石吧,我热爱教育事业,希望能够早点迈过去这个槛。”

(文中加盟商做了化名处理)

 

作者:eternal,微信公众号:财经故事荟

本文由 @财经故事荟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这种事对于一个外行加盟商来说,碰到了只能认倒霉,“无套路,不招商!”

    回复
  2. 真正会玩套路的招商,你是很难分清的,而且加盟的都是外行刚需的人群。学霸群爆雷肯定大量加盟商日子不好过,但是小编这三个故事编的确实是漏洞百出,跟电视剧一样!潮汕老板亏100万就动不动要转行要跑路?那是潮汕街道要饭的吧,好歹你也编个千把万啊…………

    回复
  3. 我之前做加盟行业十多年,庆幸做的都是大型连锁,平安降落
    这十年完全靠资本扩张,PPT讲故事,职业经理人更是一心向钱看
    根本不需要鉴别企业,做加盟暴雷是迟早的事
    为什么要加盟?这个道理想想也罢
    只有产生瓶颈,资金受困,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
    企业会利用民间资本进行二次扩张,加盟商简直就是PPT上数字泡沫化的牺牲品
    就算侥幸两三年没问题,回本了吗,得到了什么?
    有些人想先加盟学习再自己做。在餐饮这个版块也有成功案例。但不是每个人都是幸运儿
    切记,加盟就是给小白的坑,这个坑它又大又圆!!!

    回复
  4. 学霸君加盟爆雷,线下维权反应出加盟前期调研的重要性!
    加盟不慎,少则十几万,多则百万

    加盟要慎重
    如何在加盟前调研出企业真实情况?
    你有什么高招鉴别他们吗?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