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快”如何兼容银发赛道的“慢”?

0 评论 4567 浏览 2 收藏 18 分钟

编辑导语:随着老龄化时代的到来,整个社会的年龄结构发生巨大的变化,老人的人口基数越来越多。虽然老年人不再能创造生产价值,却还有不可估量的消费价值。但在实际的情况中,互联网的快速发展让许多老年人边缘化。如何让老龄群体更好地融入智能时代,这是所有互联网企业需要重视的问题。本文对此展开了讨论分析,一起来看看~

老龄化是很多国家需要面临的问题,我国也不例外。统计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我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达到2.54亿人,占总人口数的18.1%,超过0-15岁的人口。

有人认为老龄化会造成经济活动人口的负担加重以及预算长期失衡,最终导致经济增速下降;也有人认为老龄化是扩大劳动力、消费和生产市场的新经济增长资源。

不管是问题还是机遇,老龄化正向我们缓缓走来,互联网与这一趋势的相互作用、相互影响也正逐渐显现。就在最近,百度上限了百度大字版APP,滴滴也为老年人推出了滴滴关怀版小程序。

01 老龄群体的”消费互联网再发展路径”

从人口结构来看,我国的老龄化趋势非常明显,实际上,互联网针对老年用户群体的商业化产品和服务也早已出现。

比较知名的例如2015年上线的广场舞APP”糖豆”,还有有声影集制作软件”小年糕”,图文编辑工具”美篇”等等。据天眼查APP显示,糖豆在2019年还接受了腾讯的投资,可以预见,在未来老龄化群体将会越来越庞大,形成一个人们不可忽视的必争市场。

在2018年马化腾的公开信中声称,互联网的主战场,正在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移。

确实,从整体来看,互联网对各行各业的效率提升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想要进一步提升效率,不能仅仅局限于消费前端,下一步要依靠的是产业互联网,完善企业组织,延伸到后端产业链。

但是,在互联网江湖看来,如果单独针对老年用户这一独特群体来说,互联网并没有从消费互联网走向产业互联网,而是走向了一个消费互联网再发展的阶段。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50岁及以上网民群体占比由2020年3月的16.9%提升至22.8%。

如果说产业互联网是对于生产要素的互联网化改造,那么消费互联网就是对于人的互联网化改造。互联网在进一步向中高龄人群渗透,但是中高龄互联网用户占比较低,网络使用程度仍然较浅。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其实也很好理解。

其一,在互联网红利阶段,企业不需要额外花费精力去服务老年用户,毕竟凭借着用户流量的增长就能实现突飞猛进的发展。

其二,年龄和对创新的接受度存在关联性。也就是说,创新技术分年龄圈层传播,而老年用户最晚接受。

可以参考以下说法,如果说一个人15 岁之前就有的科技他会认为这是理所应当,15-35岁之间出现的科技他会认为改变世界,35岁之后出现的科技他会认为这是反动的。所以年龄对于用户对互联网接受度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其三,老年群体属于弱势群体,很容易成为互联网发展过程中的受害者。

可以发现,近几年有关电信诈骗的案件中,很多都是专门针对老年群体展开的,由此也必然增加老年群体对于互联网的不信任感。

其四,相比普通用户,运营老年用户需要花费更多的精力、成本。

不管是过度榨取老年用户价值,还是在运营过程不小心对于脆弱的老年人造成伤害,都会带来严重的社会舆论危机,而这对于互联网企业的影响不可谓不小。

在互联网江湖看来,这一现象本质上在于互联网与老年群体”快”与”慢”的特性反差所致。

在互联网领域,快速反应是最基本的行动准则。阿里支付宝团队只花了7天就开发出健康码,并快速推广到了全国。腾讯会议进行了十几次大的更新,以支持远程会议的需求。

互联网产品的速红与速朽,快速切换、快速更迭司空见惯,但是这一切却让老年人无所适从。从最近的老人现金交医保被拒事件可以发现,老年群体似乎已经变成了数字化时代的难民。

种种原因,以至于在消费互联网阶段企业对于这一群体并没有充分的挖掘,而消费互联网再发展阶段的重心将不再是单纯的数字增长,更要解决老龄化用户在互联网快速发展过程中衍生、遗留的问题。

02 老年人如何迈入互联网大门?

虽说老年群体似乎天生就与互联网”不兼容”,但是在多种力量共同推动下,老年群体同样也在慢慢与互联网融合,成为互联网企业的重要增量来源。

据Quest Mobile《2020银发经济洞察报告》显示,50岁以上的银发人群中网民规模已经超过1亿,而且用户增速高于全体网民,成为移动网民的重要增量。银发人群在移动活跃设备月人均使用时长在2019年5月是135小时,到2020年5月上升至136小时。

那么,到底有哪些隐形的力量推动老年用户群体加速入网呢?

首先是政策

在去年2020年12月2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刘烈宏宣布,工信部将于2021年1月起进行为期一年的”互联网应用适老化及无障碍专项行动”,着力解决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群体在使用互联网等智能技术时遇到的困难,其中就包括背景部分提到的百度与滴滴。

其次,互联网企业同样也在拉动老年群体入网

一方面,在互联网红利消失的当下,老年用户群体同样是重要增量;另一方面,老年用户陆续退休,拥有更多的闲暇时间,而互联网争夺的核心就是用户的注意力与时间。最重要的是,随着未来老年用户群体的扩大,很可能会成为一片新的蓝海,早一步布局意味着抢占先机。

最后,对于老年用户来说,互联网已经成为生活中的”必需品”

不会在网上购票,只能去火车站的窗口现场排队;没用过打车软件,出门时只能招手拦车;对手机支付无所适从,不得不面临难以找零的尴尬。我们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物,对于老人来说都是一座座难以翻越的大山。

在这样一个数字化时代,前行的潮流不可阻挡,让历史的车轮紧急刹车也并不现实,老人们能做的只有学习和适应。

其实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未成年人与老年人是两个同样特殊的用户群体,但具备一定的差异性,我们也可以拿这两个群体来对比研究。

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联合发布的《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其中明确指出2019年我国未成年网民规模为1.75亿,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1%。 而且32.9%的小学生网民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

由此可见,未成年人对于互联网产品的运用是不成问题的,但毕竟处于身心发展的关键阶段,认知度、辨别能力不足,很容易沉迷于网络娱乐性内容之中,迷失自我。

因此,互联网产品针对青少年更多的是娱乐方面的限制。例如抖音、快手、B站、王者荣耀等产品都会针对性的在产品内提供青少年模式,但是像淘宝、美团等服务属性为主的产品对于青少年的影响并不大,也不需要多此一举。

而对于老年人来说,远远不是推出一个”老年人模式”这么简单,而是需要对互联网服务进行重构。例如百度的大字版APP、滴滴的关怀版小程序、还有淘宝特价版上线的老年人 “省心版”,都是在标准产品之外,重新推出的”老年神器”。

针对老年用户的产品实际上需要在两个维度与老年用户进行适配,一是生理维度,二是认知维度。

首先在生理上老年人会产生退行性变化,这会导致老年人在生理功能上出现许多障碍和病变,主要表现为活动能力的降低,听力、视力的减弱,记忆力和意志的减退。因此,老年版互联网产品会普遍采用大字体以及简化页面的做法,但这也只是初步适配而已。

其次,在认知维度上,如果把互联网比作一所学校,那么老年用户群体就相当于零基础或刚入门的小学生。对于互联网认知架构的缺乏也是老年用户在互联网上寸步难行的基础原因,因此,产品经理更需要针对老年用户认知重新设计开发产品。

03 银发经济是”伪经济”吗?

其实严格来讲,在互联网领域,银发经济这一概念并不准确,或者说,在互联网领域并不存在按年龄划分的经济,因为本质上,互联网的核心价值维度在于用户需求。

在微信8.0改版之际,张小龙接受采访时提到,微信是每个人都要用的东西,它不是为某一群人准备的。微信从一开始就尝试做到一个点,就是微信是跨年龄段的。

不管是成年人还是老年人,社交是每一个人的需求,所以微信要做的就是满足所有人的社交需求。同理,淘宝需要满足的是所有人的在线购物需求,百度满足的是所有人的搜索需求,而抖音快手则是为了满足所有人的娱乐需求。

我们可以看到,微信上同样有老年人的圈子、老年人爱看的公众号;淘宝上同样有老年人需求的商品;百度上老年人同样可以搜索自己需要答案;抖音快手同样也有老年人喜欢的短视频。

这些主流产品并没有故意歧视或者孤立老年群体,甚至为了照顾老年人而重新开发产品,因为实质上对老年人产生歧视的是互联网技术以及表现形式。

糖豆、美篇、小年糕都被认为是切入中老年市场的应用,这样理解就显得有些本末倒置。实际上,美篇、小年糕满足的是人们的拍摄、创作、共享需求,糖豆满足的是人们的舞蹈以及锻炼需求,只不过对这些需求强烈的更多的是老年用户群体罢了。

以糖豆为例,其开屏标语为”想锻炼,上糖豆”。可见糖豆已不满足自身广场舞的定位。如果说到锻炼,年轻人也并不比老年人落后多少。如果看糖豆的舞蹈分类,其中也不乏鬼步舞、爵士舞、街舞等年轻人喜爱的舞蹈。

也就是说,用户需求才是互联网的最终标准,只不过老年用户的特殊性使得他们的需求早期并没有得到充分满足,如今形成了一个用户空洞,才得到人们的重视。那么这些未被满足的老年用户需求痛点在哪里呢?

首先,老年人普遍已经退休或面临退休,拥有大量闲暇时间,因此更需要可以”杀时间”的娱乐需求。

当然,抖音快手确实是目前比较主流的娱乐产品,但一条短视频往往会要求在短短几秒内留住用户,其”快节奏”的产品逻辑并不适合老年人”慢”的特性。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发现,当老年人刷抖音时,对于有些短视频经常会重刷三遍甚至都没有看懂。

另外即便是”罗姑婆”、”时尚奶奶团”、”老饭骨”这些知名老年网红,也只是融入了抖音的生态,因此其粉丝群体大部分也是由年轻人组成。

其次,老年群体普遍拥有强烈的社交需求。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包括离异、丧偶的老人在内,我国60岁以上的独居空巢老人预计将增长到1.81亿人,到2030年,我国空巢老人或超2亿。

退休意味着老年人脱离原来的社会关系,再加上子女工作繁忙,很多人成为空巢或独居老人,犹如一座座社交孤岛一般。因此,老年人会通过分享土味小视频,节假日祝福、心灵鸡汤等方式寻求更多的关系连接。

社交的本质还是情感需求。

典型如”假靳东骗局”,可以让黄阿姨对于爱情深信不疑,究其原因,是因为她们心中关于情感与爱的缺失。因此,也希望能够出现真正填补老年群体情感需求的产品,而不是让骗子借此大行其道。

最后要说明的是,银发经济、老年群体只是一个标签,甚至老年人并不喜欢这样的标签,因为他们在心底并不认为自己已经老了。就像没人愿意承认自己玩陌陌一样,渴望与世界接轨的他们也不会骄傲地告诉别人自己在一个中老年平台。

#专栏作家#

刘志刚,微信:13124791216,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江湖(ID:VIPIT1)。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资深媒体人,36氪/钛媒体等多家专栏特约撰稿人,TMT领域深度报道。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