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老人定制的 App,我也想用

1 评论 7117 浏览 16 收藏 25 分钟

编辑导语: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很多APP都开始为适老化做出改变,如今适老化针对的群体较多,所以不仅仅是放大字体那么简单,还有更多的细节改进;适老化改造应该由其真正的用户主导,而最终受益的将是包括年轻人、健全人在内的所有人;本文作者分享了关于适老化APP的思考,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前几天,重庆有个年仅 39 岁的程序员,因为生病住进养老院疗养,跟老人们一起规律作息,6 点起床,9 点睡觉,引起了全网实名羡慕;其实他发现了一个盲点,就是一个定位是老年人的场所,居然还可以这么用。

去年开始,疫情导致全国推广使用手机健康码,配合非接触支付等数字技术,让老年人有种被时代抛弃的感觉;去年底今年初,国家牵头主导热门网站和 App 开展适老化及无障碍改造,对老人和残疾人做更为友好的功能设计。

不过就像年轻人一样可以进养老院一样,主流 App 做好老人专用功能和无障碍设施,也会对年轻人、健全人产生意想不到的帮助效果,值得所有参与改造的厂商认真注意。

一、“适老化改造”后的 App 有什么新变化?

2020 年 11 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的实施方案》,工信部宣布于 2021 年 1 月起进行为期一年的“互联网应用适老化及无障碍改造专项行动”,着力解决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群体在使用智能技术时遇到的困难。

梳理首批进行适老化及无障碍改造的 8 大类 115 家网站、6 大类 43 个 App,合并以后看的话,主要包含:

  • 国家及省级政府官网、残联网站;外交部、卫健委、教育部网站,以及中国气象网(都只涉及改网站,不涉及 App);
  • 一批中央及地方持证新闻网站、主要的商业门户腾讯(含腾讯新闻 App)、网易、搜狐、今日头条(含头条 App);
  • 主要的航空公司国航、东航、南航、海航、深航;铁路 12306(这些均需要同时改造网站和 App);
  • 商业旅游产品如携程(含网站和 App)、滴滴出行(只有 App)、艺龙、去哪儿、途牛、蚂蜂窝、8684 公交(这些只需要改网站);百度、高德、腾讯三大地图 App;
  • 三大运营商电信、移动、联通;五大商业银行中、工、农、建、交(这些均需要同时改造网站和 App);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俩只有 App);
  • 社交网络方面有微信、QQ(不含电脑版)、微博、知乎(只需要改网站,不涉及 App);
  • 两个搜索引擎百度和搜狗(均需要同时改造网站和 App);
  • 主要的网购平台淘宝、天猫、京东(均需要同时改造网站和 App);拼多多、闲鱼(只有 App);阿里巴巴、苏宁、当当、国美,还有线上潘家园“孔网”——孔夫子旧书网(这些只需要改网站);
  • 其它一些只有 App 或只需要改造 App 端的,包含美团和饿了么;链家(含贝壳);抖音(含抖音火山版)、喜马拉雅(只需要适配其听书功能)、优酷、爱奇艺、全民K歌、唱吧;以及医疗健康类的京东到家、叮当快药、114健康、好大夫在线、微医等。

截止目前,改造行动进行第一个月,已经至少有 7 款 App 响应号召,推出针对老年人适配的版本:百度、UC、酷狗、喜马拉雅、滴滴、淘宝、支付宝;其中 UC 和酷狗并不在首批名单之内,属于自行试水。

尝试了这些老年版 App 之后,笔者发现,内容类产品都是比较主动参与改造的,而工具类产品则态度相对保守。

1. 内容类 App

虽然国家规定老年版 App 要去广告,但这个规定的用意是防止老人错误点击了并非本意的诱导广告链接,并非禁绝了所有的商业模式;对内容产品而言,只要增加了打开频率,就不愁没有销售的机会。

笔者自己家就是如此,父亲在并没有晚辈指导的情况下,自学购买了美篇和爱奇艺的会员(笔者后来帮他买爱奇艺会员,因为有很多比直接购买更便宜的渠道)。

给老人定制的 App,我也想用

内容资讯类 App 积极响应适老化改造,一个很明显的目的是从微信公众号、群聊、朋友圈等地吸走一部分宝贵的人类注意力;我们印象中的老人,基本上只会看身边最唾手可得的内容,也就是被塞给什么就看什么。这种情况下大家都会积极抢占老年人的心智,构成了相对良性的竞争局面。

相信在内容 App 分化出单独的老年版以后,执法部门有针对性地清理迷惑老年人的假新闻、不实信息、夸张标题及文本、旧闻新炒等恶劣现象时,也会更有的放矢;这些内容以前平均的分配给年轻人和老年人,但显然对没有分辨能力的老人伤害更深。

2. 工具类 App

与此相反,工具类、生活服务类的老年版改造,则多少显得有点“不情不愿”。

手淘的老年版需要子女为老人关联账号,建立家庭关系后才能开通;滴滴更是限制只有 60 岁以上老年人,凭身份信息才能开通(一些读者对滴滴老年版颇为羡慕,可惜他还要等几十年才够资格)。

相对年轻的用户熟悉一个新工具很容易,只要有足够的拉新优惠,就可以瞬间传遍所有羊毛群、白菜微博、还有张大妈这些渠道,但是老人在熟悉新 App 这方面就是妥妥的弱项了。

想当年,支付宝拉新用户拉到最后只剩下老人,向他们推广很不容易,但是老人们又占着手机号和身份证号;所以线下小店就用免费送白菜等办法“诱惑”老人把手机交给他们开通,赚点推广费。

给老人定制的 App,我也想用

现在各家巨头挺进的社区团购也有这方面的问题,年轻人看到便宜的菜当然知道怎么下单,老人还是重度依赖以前形成的社区微信群;所以巨头们再怎么堆人下沉,最后 500 米还是得依赖群主。

目前来看,支付宝的老年版做得还不错,至少没有限定使用者的资格,年轻人也可以享受;其实它只是做了一个小程序,将最常用的功能醒目地做成大图标,但这个入口的启动速度相对点支付宝 logo 明显变快,笔者自己也很愿意摆个快捷方式在手机桌面上。

给老人定制的 App,我也想用

以前支付宝每一次改版,首页内容会变得越来越复杂;2016 年的一次改版,首页出现了信息流,俨然一个小朋友圈。

当时笔者写道:

“等我一个一个的把这些人的生活圈都屏蔽了之后,首页动态就只剩下我最近的转账记录和芝麻信用分数,然后就显示‘我是有底线的’;经过这样整理之后,其实新版支付宝的界面比旧版还要干净,我觉得挺满意。”

评论区说:“你这一满意支付宝就不满意了。”

道理就是这样——如果每个人都只用自己平常需要的功能,即便不是移除,而只是隐藏了其它用不上的功能点,那么工具类 App 的商业模式也可能大受影响。

所以,工具类 App 要想改得老人都会用,那就得下比较大的功夫,或者至少要砍掉很大一部分功能;这些功能点是它们今后业务的潜在增长点,要求改得精简和“用完即走”是与盈利目标背道而驰的。

二、名不副实的“精简版”“极速版”

单纯看 App 适老化改造的国家规定,可以说是 100% 的仁政,不过从具体实现的效果上就知道,还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特别是因为“去广告”的要求影响了一些产品的盈利能力,所以有些开发者干脆用限定用户年龄的方法,将年轻人拒之门外。

各种 App 都很喜欢把所有功能堆叠成一个巨无霸,即使其中一大半的功能我们日常根本用不到,也是“宁可备而不用,不可用而无备”。

必须指出,这已经是自然竞争之后的结果;典型案例是豆瓣,它最开始的策略是将每一个板块都独立出来做单独的 App,倒是确实很简洁,很友好;最后到 2014 年它终于扛不住了,将所有板块整合成了一个“大豆瓣”。

(附带一则豆瓣阿北在此之前 1 年说过的话:“我们豆瓣不会有整合的豆瓣客户端,只会有一个个独立的 APP。”)

给老人定制的 App,我也想用

App 们假设你可能是从某个特定的功能点开始认识和熟悉整个 App 的,但随后就可能如爱丽丝漫游奇境一样,一步一步深入到产品的其它业务线;比如你从找餐馆优惠开始用美团,一直到用它订机票酒店,乃至使用金融产品。

但这样就苦了我们普通用户,手机如果不能经常清理,很快就会占满存储空间;这里可能要把微信单独拎出来说一下,长期用户的微信占用空间达到 20-30 个 G 是家常便饭。

神奇的是,有些空间不论你用自带的还是系统级的清理工具,永远腾不出来;但如果你 ① 把聊天记录备份到电脑上 ② 完全删除微信再重装 ③ 从电脑上恢复聊天记录,这么操作完后的空间会比之前少占用 3-4 个 G。

中国要求 App 对特殊群体改造,主要是因为中国的移动互联网应用已经处于全球领先地位,社会生活的绝大部分事务都可以用手机完成,有些还是只能用手机完成。

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国家就没有做相对常规版本以外,更为精简的 App。类似 Google Go、YouTube Go、Facebook Lite 等精简版,面向流量费用高昂的发展中国家市场,比如印度。

给老人定制的 App,我也想用

一些地区还出现了运营商和应用合作的定向免流量模式,这是大型科技企业未雨绸缪占据市场的一种手段。2016 年,轻量版 Facebook Lite 只用 9 个月就宣布月活跃用户数从 0 到 1 亿,成为 Facebook 旗下增长速度最快的移动应用。

这些精简版其实笔者也很喜欢使用。如果让中高端配置的手机安装,其实比安装普通版要流畅很多,是一种“降维打击”的快感。

在国内,不少 App 也有所谓“极速版”,但情况却大不相同;这些版本可能最一开始做得确实比常规版本要精巧一些,安装包尺寸也比较克制,10M 左右,但现在已经改成了和常规版都差不多大小,而且极速版还会引入看内容赚金币等恼人的留存策略,搞得比常规版本还要卡。

给老人定制的 App,我也想用

厂商推出“极速版”的本来目的,可能是让那些已经不堪重负的老旧手机持有者也加入用户的行列,所以如同现在的“老年版”,厂家们可能是仅仅希望不得不用的人才安装,因为广告位、推荐位、功能点的减少,意味着完不成其他部门的商业推广任务。

所以,没有监管强势介入必然意味着任何冠名为“极速版”的版本,最终必将走向和基本版一样臃肿难用的结局。而在这个过程中,它也必然抛弃了使用旧版系统和老手机的用户。

如今仍有很多人采用四五年前的机型笨拙的访问移动互联网,这个群体中的很大一部分,正好是老年人;他们可能出于勤俭节约的考虑,坚持用子女淘汰下来的旧手机。

这些手机都会在上市后两三年甚至更短时间内失去安全更新,以至于无法安装依赖系统更新的最新版应用。2012 年前后上市的 iPhone 5 和一代 iPad mini 如果维护得当,很可能现在依然状况良好,唯一的问题是无法升级到 iOS 11。

然而从 2021 年初开始,微信已经不能在这些机器可安装的最后一个版本上登录;这是因为 iOS 11 开始苹果抛弃了 32 位应用支持,新开发的只能是 64 位应用,但老人肯定不知道啥叫什么“位”。出于旧版可能有安全问题,微信只能对其限制登录。

即使这些被锁死在旧版系统的机器,运行基础功能依然流畅,但它们除了做相框、摄像机、计算器等只有离线可用的功能之外,已经失去了用武之地;老人习惯的是一个物品至少用十几二十年,几代人的传家宝也照样用,电子产品的更新换代也许是老人根本无法理解的,太浪费了。

三、别以为适老化改造只有老年人会受益

目前为止,这些“老年版”、“极速版”等出现的种种问题,其实都可以归结为厂商受竞争压力驱使,不了解它们面向的老年人、残疾人市场,也缺乏对扩张本能的克制。

同时,这也跟这些厂商缺乏跟目标用户的直接交流,没有真正站在用户角度考虑问题大有关系。一些应用的功能设置,体现出对目标人群一种“居高临下”的假想。

不止笔者和读者们是希望改用“老年版”的年轻人,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普遍的诉求;“老年版”表面上是大家都能想到的做大字和砍功能,但实际上,它们用实际行动告诉用户,什么才是这些“啥都有”的庞然大物的核心能力。

举个例子,你可能习以为常的一点是,购物 App 在提示支付成功、购物车已清空的界面,支付宝在余额宝转入、提现等操作成功的界面上,除了一个对勾和文字提示之外,会用密密麻麻的推荐商品或者“三选一”刮刮卡等,将页面的剩余空间占满。

给老人定制的 App,我也想用

这是适老化改造要求整改的其中一点,因为老人会疑惑“明明我已经清空购物车了,可是里面咋还有东西”、“这些东西我也没买啊,是不是偷我钱了”、“我付款完了提示我还有一个健康保障是咋回事”。

那么对年轻人呢?虽然推荐区域和主体提示区不至于造成完全的混淆,但每一次盯着这个屏幕思考“我下一步该做什么”,也分散了对现代人而言越来越宝贵的精力。

付款成功、购物车无商品、操作成功等等提示,原本就只应该是一个简单的提示框而已,原本就不应该附加其它内容入口。

如微信小程序设计规范显示的:操作结果页“最为强烈和明确地告知用户操作已经完成,并可根据实际情况给出下一步操作的指引”。

给老人定制的 App,我也想用

另一方面,一些本来就预示到老年人可能会使用的功能点,在付费环节做得都特别容易操作,并且用“扫码开通去广告”之类的模糊措辞,让老人尽可能省略掉输入付款密码之前的决策环节。

老人扫码后过了几个月才发现开会员,或者开会员时发现同步开通了自动续费,都是很常见的;而子女一旦察觉,如果想要跟平台方投诉,往往又难以举证,特别是难以证明这 100% 是平台责任,没有老人自身的责任。

家家有老人,人人都会老。衰老不是一夜之间白了头,而是说不清什么时候袭来的疾病,在我们身体的整体侵蚀出一个又一个“小洞”,带来渐进的能力衰退。

所以,也许未来哪一天,你会发现原本无所不能的自己,突然在一个很稀松平常的地方犯了错;原本你以为绝不可能出现的误解,突然就这么发生了,你甚至难以相信自己会这么糊涂,简直不可原谅。这其实就是衰老的来临。

现在,iOS 和安卓两大手机系统诞生已经超过 10 年,第一批互联网巨头掌门人更是纷纷退休,越来越多当年还是小孩子的网民成家立业,适老化改造将会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它到底有多么重要,它和自己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

最后,笔者想特别提一下微软提出的“包容性设计规范”;这是笔者听过的各种说法中,一种最能代表无障碍设计之于人类意义的诠释。

其中提到:“每个人都有各种各样的能力,也都有各自使用这些能力时候的局限。实际上,为永久残障人士设计的功能,可以使所有人受益。”

给老人定制的 App,我也想用

这里提到的“永久残障人士”是一个有趣的概念,对应的当然是“临时残障人士”;一个在专心致志开车的司机,不可能用眼睛注意到任何路况之外的其它信息,不得不学会用听力和语音处理事务;此时,他就是一个“临时的盲人”。

一些功能被设置为单手使用,你会以为这是针对残缺了一只手的人,但当你不得不一只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操作电脑的时候,一瞬间你也变成了“临时的肢体残疾”。

你会发现,一种适合盲人、老花眼的解决方案也可能使任何开车的人受益;一种适合单手操作的交互方式会让拄拐杖、抱孩子和炒菜中的你受益。

给视频配备字幕乃至 AI 合成字幕的功能,当然也不是仅针对聋哑人和耳背的老人,也针对想在宿舍熄灯时看些什么,又不想吵到别人,同时也不方便带耳机的你。

辅助功能的用户不应该是,实际上也不是只有老年人和残障人士;一个被设计出来不是这样用的功能,其实可以帮助到意料之外的人,有原本意想不到的新用途。

App 厂商其实不需要预设什么人群要来用你的某一种功能,以及怎样使用,而是应该从最一开始,就把不同的使用场景考虑在内,并对所有人同时适用,这才有助于我们每个用户的顺畅使用。

由此可见,适老化和无障碍改造应该在充分调研老人和残障人士的基础上,由其真正的用户主导,而最终受益的将是包括年轻人、健全人在内的我们所有人。

参考资料:

https://mp.weixin.qq.com/s/yKebzrX7IEYNCSnSqtZ-9w

https://mp.weixin.qq.com/s/__82wHWMNdl3mooaa0pTmQ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9241684/answer/116242398

https://tech.qq.com/a/20140731/064700.htm

https://cn.technode.com/post/2016-04-06/facebook-lite/

https://www.microsoft.com/design/inclusive/

#专栏作家#

作者:书航,微信公众号:航通社 (ID:lifeissohappy),微博:航通社

本文由 @航通社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pexels,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1人打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我们都忽略了适老化的价值,这不仅方便我们每个家庭里都有的老人,更是方便我们所有使用的人,最终原则就是更简便的操作更多的功能,节省每个用户的时间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