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首发权”混战,渠道博弈内容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植物大战僵尸2安卓版发布时,三大运营商、五大互联网平台都说自己首发,一片混战背后是游戏仰仗平台分发,分发平台又对明星游戏争抢的博弈。真能勉强做到独家首发的应用市场只有一家:App Store。安卓系统一切都碎片化了。

中秋节前夕,《植物大战僵尸2》安卓中文版正式发布。多家应用市场均宣称是首发方。一个是运营商阵营: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一个是互联网平台:腾讯、百度、360、91无线以及UC。

DCCI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上述八大平台已经占据中国应用分发超过50%的份额。这意味着《植物大战僵尸2》发布几乎覆盖所有主流渠道,“首发”形同虚设。但平台依然投入巨大的资源,来获取这个“联合首发”权,并且让世人知晓。

“首发权”成为应用分发平台的香饽饽。

植物大战僵尸2首发

一、手机游戏仰仗分发平台

有一种说法,现在手游创业者必须有大平台资源才有可能获得成功。新游戏就算有好的创意和体验,酒香也怕巷子深,要想获得曝光必须依靠渠道。但渠道成本畸高不下,游戏类应用更是极度依赖平台。

一位广州本地知名开发者就表示,他们的App购买了一些主流平台的广告资源,但一般只选择CPC抑或CPA这类按照下载数和激活数收费的推广模式,目前单个用户获取成本到了3元左右。现在的趋势是应用市场倾向于更赚钱的模式:CPT。将首页及栏目展示位、搜索结果重要位置等按照时间拍卖,例如第三天后的首页展示位,开发者价高者得。这使得“位置”这个稀缺资源获得了没有上限的升值空间。不过CPT竞价,普通工具类App基本干不过“土豪”:游戏和电商App。

在App Store的主要推广模式则是被广为诟病的刷榜模式,尽管多遭鄙夷,但却行之有效。这个成本更高,也是“土豪”的天下,某社交网络旗下App就以擅长“刷榜”闻名。

手机游戏作为“快速消费品”,生命周期极短。必须在用户热情消退,山寨版本泛滥和下一款热门游戏出现前,快速抵达用户,掘金上岸。因此手游除了需要持续创新,还要具有“快速抵达”用户的渠道。这些渠道被平台掌控。另外平台拥有的运营能力、收费能力和工具支持也是不可或缺的资源。手机游戏没有平台支持,会玩得很痛苦。成功的手游,要么用资本去砸渠道资源,要么本身就是平台的产品。

二、分发平台争夺明星游戏

明星游戏App反而成为平台竞相追逐的对象,实现了逆袭。

一方面,谁都需要优质的内容。平台需要用明星App去获得新用户和注意力;

另一方面,App免费的大势下,应用市场的主要营收模式已经脱离下载分成,而是依靠推广、游戏联运、开发者增值服务、应用内收费分成等模式。这中间,游戏联运更是目前的现金牛。百度并购91无线后打造移动游戏联运+移动应用广告平台,月收入已超1亿元。而像应用汇这样的应用商店,其过半的收入均来自游戏联运。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也开始试水游戏联运业务。

明星游戏,既能带来用户,如果能纳入联运又可以持续带来营收,自然成为平台们的争夺对象。这与传统图书市场博弈状况相似。游戏开发者对应为作家,平台则是出版社+书店的结合。平台通常情况下会非常强势,但对于知名作家例外。

三、明星游戏综合考量选择发行商

平台对明星游戏,除了提供优质推广资源和超出市场水平的分成外,甚至直接购买首发权。成都某不太知名手游的一个首发权就直接卖了200万。但明星游戏选择首发阵地时,也会综合考量。

来自芬兰的知名游戏厂商rovio,旗下的“愤怒的小鸟”是多版本迭代游戏的楷模,目前已推出近20个版本。其最初版本的主要首发阵地为91平台和360等平台,《神奇的阿力》中国区独家给应用汇,因效果不够理想,后续版本首发合作平台都集中在91平台与360、运营商。

中秋节其重量级版本《愤怒的小鸟星球大战2》则将游戏首发给了百度系,并且是独家。百度为争夺这个独家首发应该是让利不少。但rovio更看重的,应该是百度与91整合后分发第一的地位,以及百度搜索这一独有的分发方式。

明星游戏对平台的选择,除了看重平台给到的直接利益外,还看重平台在行业地位和分发能力,以及附属的增值服务。如果选择联运则会看重平台的联运经验和能力,例如收费渠道、数据积累。

四、App版权缺漏,首发只是证明实力

App是一种最为复杂的内容形态。它既可以是软件,也可以是游戏。还可以承载影视、音乐、图书和动漫等数字内容。尽管这些内容都有相应的知识保护机制,但当被混到App形态时,事情复杂了许多。

包含版权内容的App还比较好界定。例如电子书App,有能力的分发平台可通过人工结合机器审核来控制。不过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很多无良开发者会将热门图书或网络小说的章节拼装成新书售卖,而且,居然可以获利。这些投机行为大幅增加了审核成本。

App及游戏本身的山寨则难以控制。创意、界面和功能不同层面的抄袭均大肆存在。巨头之间也经常因为App界面相仿而打起口水战。包括愤怒的小鸟、切水果等明星游戏均存在山寨版。山寨App是否在版权保护之列本身就不明朗。因此,App自身必须保持渠道优势,以及不断推陈出新来应对山寨泛滥。应用市场对山寨App审核很难,有时还会睁只眼闭只眼。

应用市场之间的版权内容则完全是灰色地带。彼此之间互相抓取内容已成常规行为。除了App,其他内容发布平台例如科技博客、旅行网站、论坛均存在内容互相抓取、引用的情况。有的网站对此比较开明,例如虎嗅网创办人李岷就认为,互联网本身就是开放的,开放内容,经原创者同意后可转载但建议注明出处。有的网站则比较保守,对抓取非常反感。UGC的内容版权还涉及到作者。总之,这是一个当前难以说清的事情,目前更多是自律或行业协议来约束。

在App以及App分发平台之间的版权说不清的情况下,独家首发实际意义并不是很大。一个平台首发App,哪怕是独家首发,其他平台也可快速获取App下载包并提供下载。

真正能勉强做到独家首发的应用市场只有一家:App Store。其可以控制App是否可以发布,何时发布。并且不接受付费推广。撇开越狱不谈,App Store几乎做到了每一个iOS App的独家首发,并且是永久的。

但安卓系统的生态,用户体验、分发渠道和内容,一切都是碎片化的。因此安卓游戏“首发权”争夺的背后,实际上是内容与渠道的博弈,渠道与渠道之间的博弈。“独家首发权”就是一块铭牌,有效期还只有那几天。首发权,刷的是存在感,是地位和实力。

(作者微博为@广州阿超,微信公众账号为SuperSofter)

via:钛媒体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