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店神器?海王必备?揭秘Z世代的新社交工具

1 评论 3907 浏览 4 收藏 13 分钟

编辑导读:现在的年轻人怎么社交,如果你觉得是面对面加微信,那你可真是太不了解年轻人的花样了。现在,只要伸出手机相互碰一下背面,通过一个社交芯片就可以知道对方所有的社交网络的账号,包括手机号码、微信、抖音号、Instagram。本文作者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与你分享。

从古代写诗,现代网聊,到如今一“碰”就行,年轻人的社交越来越直接。

在夜店,电子舞曲动感的节奏与不间断刺激眼球的彩色灯光下,大家不再需要扯着嗓子大喊“嗨———留个联系方式吧———” 。

空气里荷尔蒙和酒精的味道混合,人们在拥挤的舞池中摇晃身体。男孩女孩们接着奏乐接着舞,只是伸出手机相互碰了一下背面。

于是,信息魔盒打开了,一个网页链接弹出在屏幕上,点击进去,是他们几乎所有社交网络的账号,包括手机号码、微信、抖音号、Instagram。

任务达成,功臣是手机背面的小贴纸。在抖音、快手、淘宝、小红书等平台上,这个圆圆的小贴纸被称为海王必备、夜店神器、社交黑科技。

抖音和淘宝上“海王芯片”打着黑科技的名号出现

来源:抖音、淘宝截图

一、年轻人的社交:快!准!狠!

一个圆圆的贴纸契合了年轻人社交快准狠的全部诉求——利用NFC技术,允许两台电子设备之间进行极短距离内的数据传递。贴在随身携带的手机上,只需轻轻一碰,即可让另一台手机接收到用户已经设置好的“社交主页”,迅速便捷地完成“留个联系方式”这个动作。

事实上,NFC (Near Field Communication,近场通信),这项广泛运用在移动支付、手机公交卡或者门禁卡上的技术,给陌生人社交提供了出其不意的解法。

现在基本所有的中高端手机都有NFC功能,它是Apple Pay、电子卡包、智能车钥匙(比如Apple Car Key),智能设备无接触连接等场景的技术支持。用户的感知度较低,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二维码技术与NFC常常可互替,而前者跟着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兴起很快占领了用户心智。

看上去神奇的社交芯片并不昂贵,在淘宝上售价从三十几元到一百元不等。Instap,Stepichu,PuTouch,Unearby……各种品牌琳琅满目。

以Instap为例,用户花79元购买之后,需要下载一个产品App,用搭载NFC功能的手机激活芯片贴,然后再在App上跟着简单的教程进行设置,在个人“社交主页”上添加社交媒体账户的链接。其他有NFC功能的手机只要轻碰芯片,完成扫描,就能得到网页链接的弹窗,再通过“社交主页”跳转至其他社交网络。整个过程,不需要下载另外的软件。

芯片可以被贴在各种地方,除了自己手机的NFC感应区(iPhone手机的感应区在摄像头靠右区域),不然开机就会一直收到弹窗。用户还可以通过切换多选和单选模式,根据社交意愿选择展示界面。

用户可以根据需要设置自己的社交主页

来源:Instap官网截图

目前,此类产品的用户大多是Z世代的年轻人。

Instap品牌创始人陈锦初告诉「深响」,从去年11月产品上市之后,目前App有大概26万注册用户,购买芯片的人次占35%左右,分布在大陆、港台和欧美。年龄上看,23岁以下的用户占比超过75%,18岁以下的用户也占很大比例。年轻人有强烈的社交需求并且更愿意尝试新的方式。

“我在美剧《办公室》里看到主角瑞恩做了一个类似的工具,就好奇怎么才能实现。后来发现其实NFC技术可以很容易完成,市面上也没有同类产品,就决定自己开始做,”陈锦初说起创业的契机。

他今年20岁,在美国的一所大学读本科,主修计算机科学。去年7月,他集合团队开始做这款产品,今年3月开始在抖音、小红书、TikTok等平台上集中投放了推广,一时间,市面上也出现了不少类似的芯片贴。

对于“夜店”这个场景,他的看法是,其实这是对社交芯片的使用方式的窄化, 但是在营销中,“好像平台就吃这一套”。

其实NFC社交芯片和AirDrop有相似之处。技术本意在数据传输,在年轻人手上,却变成了社交工具。

此前,AirDrop一度爆红,成为陌生人在公共场合互动的流行媒介。苹果用户们乐此不疲地斗梗图或是分享备忘录,很多奇妙的际遇发生。此场景下的半匿名性,又给这个“社交盲盒”带来更多可能性。当然了,如果你的AirDrop没关,也有可能成为性骚扰的受害者。

与市面上Tinder、探探、Soul等陌生人社交平台不同的是,NFC社交芯片和AirDrop的目的是帮助完成社交关系从线下到线上的延伸。这使得主页设置、算法推荐、匹配机制、社区运营这些步骤都不再被需要,“发个图”或者“碰一下”,即完成转化,效率极高。

二、近场社交寻找未来

众所周知,当前中国社交网络的尽头就是微信。

社交芯片虽然有极高的转换率,但这样的产品形态带来的问题是,它只能作为一个手机配件售卖,软件本身是其他社交媒体的中转站,社交链并不能在此沉淀。App的功能单一,用户不会在这里停留更多的时间,对广告主来说价值非常有限,产品的变现路径也很窄。

另外,消费行为其实在购买芯片这一环节已经完成了。而此类产品的复购率很低,对于品牌来说,只是一次性销售。即使能够很快实现盈利,但是当人们的新鲜感过去后,商业模式的可持续性很弱。

因为技术简单,成本低廉,市场准入门槛低,同质化产品泛滥也很严重。一个NFC标签贴纸的成本只在十块钱上下,技术上要做的只是URL入口的设计,加上品牌包装,App运营等,实现的难度不大。如果在功能上没有精细化的设计、品牌风格不突出,消费者无疑会倾向更低价的选择。

可以说,目前的产品形态,商业价值较低。但这样快准狠的产品在大洋彼岸获得了不少认可。

今年2月,两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室友成立了Popl。这家初创公司的硬件产品和Instap等功能基本相同,而且同样在短视频平台TikTok上走红。

Popl被设计成了更多款式,除了手机贴纸,还有钥匙圈和腕带。据英文科技媒体TechCrunch报道,截止4月初,Popl卖出了超过70万件产品,销售额达270万美元。另据Forbes(福布斯)报道,Popl在种子轮成功融资220万美金,投资方包括YC、Twitch联合创始人贾斯汀·坎恩(Justin Kan),Urban Innovation Fund,Cathexis Ventures,以及其他天使投资人。

Popl的定位是“电子名片”

来源:Popl官网

与国内几家主打“夜店社交”场景不同的是,Popl的标签是“名片的替代品”,聚焦在商务场合。团队开发了拥有更多自定义功能的付费Pro版本以及为企业客户定制的Enterprise版本。Popl可以在线下环节中高效率满足企业在社交媒体粉丝增长、扩大活动和产品影响力、联系客户等方面的需求。在此基础上,Popl还计划与Salesforce等客户关系管理(CRM)软件进行结合,帮助企业客户更好地管理销售和服务数据。

Instap创始人陈锦初则选择了另一条路径,深耕社交领域。他介绍,团队正在测试新版本的App,主要添加了社区功能,允许用户在平台上发布动态。在硬件产品方面,新的一代会加入定位功能,在App上显示用户之间的距离,让他们可以更快满足线下见面的需求。同时,他也在拓展芯片的NFC功能,比如,开发支付功能,和商家合作,用优惠引流用户到店消费。

这又走回了其他陌生人社交软件“重运营”模式的老路上。对于商业模式,他坦言还在摸索试错的阶段。“我们想以NFC芯片作为一个切入口,然后将他们转化成真正有价值的用户。”

社交赛道,从来都是大浪淘沙。

过去十几年,互联网颠覆了传统社交。移动设备真实地成为了麦克卢汉口中的“人的延伸”,一方面,我们与他人的联结可以轻易打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算法把与我们兴趣相投的人推到眼前;另一方面,我们却似乎陷入一种“群体性孤独”,在线上线下都是碎片化的存在,社交的FOMO(Fear of missing out,错失恐惧症)如影随形。

触手可及的社交工具太多了,无处不在的微信、令人上瘾的抖音、“灵魂匹配”的Soul、滑来滑去的探探,还有无数被他们淘汰掉或是在小众圈层偏安一隅的产品。

但是0与1终究不能解决人的孤独感和社交焦虑。科技的确增加了人际交往的可能性。但若对工具过度依赖,社交芯片这样产品不过又是帮我们完成了一次“群体性孤独”从线下到线上的传导。

 

作者:陈文琦,微信公众号:深响

本文由 @深响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这种社交方式也是蛮有趣的,不过依然是在线上的社交,期待将来社交方式有其他的突破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