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之外,舞剧音乐的生命力从何而来?

0 评论 1825 浏览 0 收藏 14 分钟

编辑导语:疫情的突如其来,也让国内的演出市场受到了重创。但近来,国内演出市场也逐渐回温,舞台剧也正在复苏。抛开舞台,舞剧音乐该如何保持自己长盛不衰?

历经2020年疫情的重创,今年国内的演出市场明显好转,逐渐回温。而除了遍地开花的音乐节,我们也看到,舞台剧的复苏也尤为可观。

智研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演出市场票房已突破200亿元,票房年增长率7.29%,增速超过了电影市场。其中舞台剧市场规模为54.29亿元,舞台剧占我国演出票房市场规模总量的27.09%,占我国演艺产业规模总量的10.13%。

而根据预估,即便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中国舞台剧市场规模也达到约为23.64亿元。

2014-2020中国舞台剧市场规模,来源:智研咨询

除了线下市场的逐步回温,线上市场也逐渐崭露头角,一些戏剧相关综艺诞生,进一步拉进了受众与舞台剧的距离。而作为舞台剧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的音乐,也进一步走出舞台限制,活跃于多个媒体平台中,尤其是舞剧和音乐剧这类音乐作品占比较重的剧种。

回望早期的《恋爱的犀牛》等优秀戏剧作品,使得《恋爱的犀牛》、《氧气》等音乐作品至今仍颇受关注。

去年,百老汇歌舞剧《汉密尔顿》登录流媒体,一时成为现象级的话题。

今年《戏剧新生活》同名EP发布,延伸了综艺的好口碑,也让我们看到舞台剧与音乐宣发正在发生越来越多的微妙的故事。

那么,舞台剧音乐作品的宣发有着怎样的特点?脱离了舞台,舞台剧音乐的生命力从何而来?

下面,音乐先声将以第十二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获奖作品舞剧《朱自清》及其同名原声大碟为例,深入剖析舞台剧音乐作品宣发的逻辑。

一、制作:从舞台烘托到独立宣发

精良的舞台剧,离不开精心创作的音乐,尤其是以舞蹈为主要表达形式的舞剧。由于没有密集台词及叙事表达,更需要音乐的烘托以营造氛围,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而成功的舞台剧作品,更离不开要制作与宣发的同步发力。

舞台剧作品的第一要义是与演出本身的有机融合,这不仅要强化对剧情的烘托作用,也需要贴合现场观众的接受度。

据舞剧《朱自清》音乐制作人亢竹青介绍,舞剧《朱自清》的音乐风格定位经历了一个调整的过程,从开始的较为传统的人文风格为主,到后来吸取了多种风格,将流行乐队、民族乐器、管弦乐队融合在一起,形成了融合的音乐风格,以适应不同情境和情绪的需要。

譬如:

  • 在表达朱自清先生的风骨时,更多用民乐体现;
  • 在表达对家乡眷恋时,则用男声演唱来表达;
  • 架子鼓、电吉他、电贝斯则承担了对恐惧情绪的描写。

在她看来,流行乐的加入是为了更好地烘托古典乐表达的那份力量,这些是经过了精细的考量。

而这样的巧思,其实也更贴合当下受众偏好的迁移,为后续音乐作品的宣发奠定了基础。

除了高质量的制作,舞台剧音乐是否具有脱离舞台剧独立存在的特性,也是其能否打开更广阔市场的关键。

比如,舞剧《朱自清》主题曲《匆匆》特别设置了郁可唯&张赫宣两个歌曲版本。

一方面是对舞剧不同情境的表达。

另一方面,郁可唯版更多地扮演了主题曲的角色,可以脱离剧情独立存在。

我们看到,尽管上线刚一月有余,在不同平台上,郁可唯版《匆匆》已引发了不少热议。

网易云音乐歌曲《匆匆》下的评论

B站《匆匆》视频里的弹幕

此外,杰思娱乐还以邀请制作人亢竹青和演唱者张赫宣参与了网易云音乐播客频道《易想不到的朋友》,以播客形式,用他们独到的嗓音去表达朱自清的散文作品《春》,做了突破音乐层面的独家宣传内容。

从舞剧音乐角度的演绎到为作品文字做声音的演绎,无疑让播客作品形成了更有意义的连结,更让这次的舞剧朱自清原声大碟不只在音乐区的曝光,也是再次整合艺文作品、传递了朱自清精神。

亢竹青认为,未来舞剧音乐的制作,需要更多的“可听性”。在她看来,舞剧本身很抽象,舞剧本身和舞剧的音乐和观众是有一定的距离感,本次舞剧《朱自清》音乐对多种元素的融合运用,其实就是想拉近这种距离感。

据了解,亢竹青的舞剧《尘埃落定》原声带(完整版)也将于6月17日全球上线,值得期待。

可以相信,今后将有更多创新元素的舞台剧音乐作品,突破既定的疆界和局限,用更多新鲜的元素吸引台下及舞台之外的受众,为音乐市场注入更多优质作品。

二、宣发:新平台的突围

相比于制作,舞台剧音乐作品的后续宣发更需要持久的持续发力,同时也需要多方的通力合作。无论是制作人、歌手、演出方还是宣发方、平台,都是不可或缺的部分。

据了解,作为宣发方的杰思娱乐在《朱自清》原声大碟的宣发渠道方面做了非常细致的铺设。

这其中既包括优质的电台、音乐平台等渠道,也包括当前火热的短视频等新平台,甚至还包括了网易蜗牛读书等跨界合作平台。

这些不同层级的渠道互相作用、有机搭配,形成了生动高效的宣发网络。

在传统模式方面,《朱自清》原声大碟的宣发主要侧重于投放的精准度。

今年五一期间,《朱自清》舞剧赴上海演出,为配合演出时间点,演出前与上海本地的电台进行专访合作,以精准覆盖潜在受众。

同时,也在线下商场铺设了相关露出,总曝光超过200万人次。

杰思娱乐宣传总监庄士豪认为,舞台剧这一形式,大家并不是都非常了解,所以更需要非常明确和精准的渠道。

此外,《朱自清》原声大碟也对新媒体平台进行了充分利用,值得一提的是与抖音平台的合作。

作为近几年炙手可热的热门歌曲诞生地,抖音将流量与音乐进行了无缝衔接。

在此次宣传中,杰思娱乐通过郁可唯官方抖音账号发起郁可唯匆匆的合拍互动活动,充分利用郁可唯的号召力,并经过抖音平台的发酵,进一步放大了作品的知名度。

而在跨界合作方面,《朱自清》原声大碟也进行了很多创新尝试。

据庄士豪介绍,已与网易蜗牛读书在内的超过10家跨界的APP进行线上联动,开屏合作总曝光量超过两百万次。

这并不是杰思娱乐不是第一次负责舞剧音乐作品的宣发。之前,该公司就有舞剧《流芳》的成功宣发经验。

在庄士豪看来,除了通过音乐平台的推荐位去听新的作品,其实也有很多不同的机会,通过不同的媒体和合作媒介,让更多人认识到我们的作品。

从《流芳》到《朱自清》,杰思娱乐一直坚持的是要创新。

正如庄士豪所说,如果只是在音乐平台上发布,那就只是一个作品,如果在其他平台上发布,大家才能真正认识到音乐作品和舞台剧的内容是什么。

换句话说,舞剧作品更需要的是要被了解,需要被层层分析,需要通过不同角度让大家知道。

三、未来:舞台之外的生命力

在舞台剧日益蓬勃发展的背景下,追求现场感、追求高质量成了观众的一致需求,而如何能让精良制作的音乐作品,在落幕之后也能继续在市场上绽放光芒?

通过分析舞剧《朱自清》的案例,或许我们已有了一些答案。

随着受众年轻化、舞台剧大众化的发展,更多受众偏好的融入,是舞台剧新的生命力的来源。

亢竹青认为,流行乐是舞剧中的新鲜元素。而庄士豪则提到,舞剧音乐更贴近流行音乐不是不好,而是让大众更容易喜欢作品的更好媒介。

首先,对传统宣发模式的深耕不可或缺。无论是电台,抑或音乐媒体,它们依然在受众中占据不小的影响力,而如何精准地、深入地利用好传统宣发模式,将其最为整个宣发流程中得力的抓手,需要准确的判断和行动力。

来源:《2021中国音乐营销发展研究报告》

对待创新平台的联动效应,也需具有全局观和前瞻性。

据调研结果显示,短视频平台成为音乐行业最主要的宣传预算流向渠道,占比52.3%。

而事实上,无论是短视频、播客还是直播,在歌曲宣发过程中都必须对流量聚集地进行充分考察。

庄士豪认为,发掘现在大家最常透过什么样的渠道来认识新的音乐,非常重要。

《朱自清》《流芳》等舞剧给我们的启示,或许不只是舞剧音乐的宣发逻辑,更让我们看到了舞剧音乐进一步渗透进大众市场的可能性,也是音乐产品拓展全新生命周期的可能性。

而像舞蹈与音乐这样的融合能够破圈,也将是未来音乐市场蓬勃发展的一个极好证明。

 

作者:吕六七 ,编辑:范志辉

本文由 @音乐先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