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建之后,我想离职了

5 评论 9241 浏览 0 收藏 24 分钟

编辑导语:公司团建成为了许多在职人员的一大吐槽点,团建变味,越来越多的人宁愿上班也不愿意团建。作者分享了几位不同岗位的从业者他们的团建故事,我们一起来看下吧。

谈“建”色变、闻“建”即躲,公司团建已经成为了被无数职场人吐槽的活动之一。

团建,即团队建设,本意是增强团队凝聚力。尽管并非所有的团建都令人生厌,但如今提及团建,“打工人”们往往以抗拒的负面情绪为主,“为什么大部分人不喜欢团建”、“团建等于变相加班吗”等话题都在微博上引起了广泛讨论。

在团建形式上,很多人认为,军训拉练式团建比上班还累,和领导、不太熟悉的同事玩游戏,更像是一场大型尴尬社交,带来的是精神上的折磨。强制参加、占用周末时间、还需要员工自费的团建,更可谓是条条都戳中了职场人的雷区,甚至有公司在团建后出现了“离职高峰期”。

本期小酒馆,深燃与6位有过奇葩团建经历的人聊了聊他们的经历。他们当中,有的人因为团建时唱歌抢了老板风头,没多久就在公司待不下去了;有的人团建变成了帮老板打扫别墅;有的人团建本梦想着海岛游,结果却变成了周末到寺庙抄经书;有领导组织团建是为了鼓舞士气,没想到自己先被劝退……

在和他们交谈中,深燃发现,很多人反感团建,是反感不考虑员工感受、以领导自我为中心的团建;是反感侵占休息时间、侵犯个人空间和隐私、没有边界的团建。他们期待中的是简单纯粹、没有负担的团建,可以让团队成员们发现同事在工作之外的另一面,互相加深了解,更好地协作。只是,这种机会极少。

一、实习生没跟着老板唱歌,第二天就被辞退了

刘理 | 28岁 某互联网公司销售

我们公司很少专门“团建”,因为隔三差五就集体活动一次,也相当于是团建了,而且团建的内容极其单一:喝酒、KTV、大保健。

每次团建都是围绕老板展开的,总之就是要让老板玩得尽兴。老板喜欢热闹,而且擅长通过混乱的场景来观察人。所以每次去喝酒和KTV,对我都是一次考验,因为作为员工,你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既不能太没存在感,又不能太出风头。

老板喜欢唱那种很有年代感的歌,比如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歌曲,很多我从来都没听过。我记得有次团建,老板唱得很尽兴,让每个人都跟着他唱。但那些歌大家没怎么听过,不会唱,只能表面上附和着一块唱。当时有个实习生,推三阻四就是不唱,说自己不会唱歌,就在那坐着。

团建完第二天,这个实习生的工位就空了。当时同事中流传着一句话,说老板发话了:“不会唱歌的实习生不是好员工”。

还有一次团建也是唱歌,老板挑了一首难度很大的歌,高音部分唱不上来。当时有个空降的部门领导,拿起话筒就唱,直接把老板盖过去了。老板说:唱得不错,很好。后来,这个领导没待多久就走了。

老板文化程度不高,但喜欢附庸风雅,尤其喜欢攒酒局。所以我们公司团建,喝酒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与其说是“团建”,倒不如说是“团酒”,基本每次团建完,大家都是喝得东倒西歪。其实大部分员工都不想被灌酒,但没办法每次都只能陪着喝。

有一次大家都喝多了,在马路边,有一个同事要爬树,说树上有桃子,要爬上去摘下来给老板吃。然后他就一边吐,一边抓着一棵树使劲往上爬。场面极其尴尬。

我们是一家非常重视销售的公司,团建属于企业文化的一部分,所以从团建的频率上来讲,应该比很多公司都要高,算是一个常态化的事情。但我其实挺反感这种团建的,因为我觉得团建应该是把团队放在第一位,把员工的感受放在第一位。而每次参加这种团建,我们其实都有负担。

也许老板只是单纯喜欢这种形式的团建,但员工多了之后,总有人想在团建时向老板表示什么,导致团建本身的属性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或许,员工私下的团建,会更加自在一些。

二、团建是徒步20公里“酷刑”,我半路偷偷打车到终点

Lily | 26岁 短视频运营

团建似乎是每个社畜必经的修炼。我毕业后也参加过不少团建项目,大多数是吃饭唱歌。吃饭嘛,不管火锅串串还是烤肉,乐呵呵吃一顿,大家都挺喜欢的。有段时间,同事们经常吃完饭后一起玩狼人杀,我水平一般,但跟着玩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我所参加过最奇葩的团建活动当属徒步。当时所在的公司有一个惯例,每逢公司周年纪念日,都要组织二、三十公里的徒步活动,其实就是在山里暴走。我在的那一年刚好是公司成立十周年,二十公里的徒步活动每个员工都要参与。

那天我走了几公里就不想走了,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Why???”。我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意义,但也不敢抱怨,只能和大家一样身穿统一服装默默埋头赶路。

不过,走到一半时,我真的太累了,看前后没人就叫了个车,没想到盘山公路上竟然有人接单了,我谎称找厕所,离开大部队几百米,悄悄上了车。坐上车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的身心都得到了拯救。

车开过徒步大部队时,我担心公司人看见我的团建服,就赶紧在趴在后座。为了不让领导发现我走了捷径,我在离终点七八百米的地方下了车,躲在旁边茂密的树林里,等看到不少人都到达终点,我才从草丛里出来汇入队伍。

徒步结束后,公司还在酒店搞了个文艺汇演,各个部门合唱比赛,最后是老板讲话,仪式感一定得拉满。那天我们每个同事都累得精疲力尽,早上大概七点到公司门口集合,晚上九点才回家。

我能理解领导们为什么愿意团建,团建能灌输公司(or老板)价值观,让同事之间的关系更紧密、更熟络,更好地配合工作,提高部门生产力。我上面说的日常团建(吃饭唱歌)其实可以达到这个作用,让大家发现同事身上工作以外的可爱之处。

但是,我觉得,团建这个事儿,还是能省则省。年轻人已经被工作榨干了,会更珍惜自己工作以外的私人时间。而且,周六日本应休息的时间去团建,其实就是变相加班。如果团建中还加上了喊口号、强势煽情套近乎这类的刻意行为,会更让人反感,这类团建活动也是我最不愿意参加的。

三、被要求上街“化缘”,还要强行煽情让大家抱头痛哭

张腿毛 | 29岁 国际物流行业从业者

2014年我刚毕业开始实习,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团建,也让我至今依然对团建心存“阴影”。

团建第一天,主要内容是听讲座、喊口号、做游戏,还比较正常。到了第二天,团建主题变成了“化缘”,就是分小组比赛,想办法让路人把口袋的钱给你,然后再捐助出去,这就变得有点奇葩了。

那天,我们上交了身份证、工作证等一切有效证件,每组拿到一个捐款箱,开始向路人“化缘”。花了一天时间,我们组两个保洁部的阿姨,终于在一个洗车店要到了十块钱,倒不是因为我们感动了洗车店老板,而是对方觉得我们是骗子,只说“别烦我了,给你十块钱快走快走”。

一切还没有结束。第三天,公司两百多名员工得挨着上台聊自己的故事和经历。到晚上10点,大家总算说完了,主持人上台开始煽情,说着说着还把灯关了,放起煽情音乐,发出来自灵魂的疑问,“你们思念自己的亲人吗,你们热爱你的同事吗?抱紧他们,哭出来吧,把你的情绪释放出来”,接着很多人就开始哭起来。我当时坐在地上,看着天花板,感觉很无语。

我以为终于熬到了结束,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在这次团建后,领导认为“心灵拓展”效果很好,决定每天都在公司举办一个小团建活动。

所以我们每天早上8点,就得排好队形喊口号,说类似于“我相信,我可以燃烧,我可以吃苦”的话,员工还被要求轮流表演节目或者做游戏。有天轮到我了,我随便给大家唱了一首歌就下去了。后来我部门经理接到了要我加强学习的通知,我就辞职了。

那个公司的领导,文化水平有限,迷信这种“心灵拓展”能让员工更友爱、让公司更美好,但实际上这种形式被很多传销组织、骗子组织应用,目的是打破你的自尊心,认为这样你才能以更低的姿态去面对工作,用“让你要饭都干得出来,这世界上就没什么能难倒你的”,这类话来迷惑你。

后来我把这个经历分享到某问答平台上,获得了网友近万的赞,看来受“团建”困扰的人不少。领导组织团建,是想和大家拉近感情,但我觉得,上班其实只是大家打工挣钱的地方,如果团建只吃吃饭聊聊天还行,那些莫名其妙的活动真的没必要。

现在工作7年了,我比较好的团建体验都是和吃喝有关。公司在山里或海边某个地方租个别墅,大家就吃吃饭喝喝酒,在周围逛逛,有一次我一个人守着一台80寸的大电视看了一晚上电影,特别放松。

四、边做饭边工作,吃完饭还得给老板别墅大扫除

晨曦 | 25岁 某MCN机构运营

我们工作的地方是老板家别墅的负一层,同事们总共团建过两次,都是在老板家吃饭。

第一次是老板提议团建,用一天的时间吃火锅、烧烤、玩游戏。她特意要求我们那天早上提前半小时到公司先工作一会。

10点多,老板让几个同事出去采购,剩下的人做清洗食材等准备工作。但那个时间是我们每天最忙的时候,大家都没空,老板说我们不配合团建,强行把我们叫到了一楼的厨房干活。

我们被迫一边对接客户,一边穿羊肉串,还有人嘴上在跟客户通电话聊拍摄方案,手里实际上在剥蒜,大家都叫苦不迭。

吃完饭,老板突然怪我们把她屋里弄得乱七八糟,天地良心我们只去了厨房,和楼下办公的地方。最后老板让我们大扫除,把厨房、客厅连同她二楼的书房、卧室都打扫了一遍。

这还没有完,下午,快递送来了一个拼装的白色风车,她要放在花园里做装饰,老板让我们帮她拼好。我们几个人拼了四个多小时,累到半死,最后她慢慢悠悠地过来说:“你们下午啥都没干怎么还累够呛?”

那天晚上同事们心情都很不好,就感觉给她家打了一天杂,工作还不能耽误,吃饭吃得也很不开心,全程尬聊。

那一次团建之后,我们公司有三个人陆续离职,有位同事明确跟我说,那次团建让他很不舒服,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帮老板打杂的,还有一个也是因为老板家事和公事分不清。

在那之后我们还组织过一次团建,本来定好了去外面吃然后唱歌或玩狼人杀,最后又变成了在她家的小花园吃火锅,一人一个小锅,但是当时已经6月份了,外面非常热,菜准备得还非常少。刚开始没一会儿,锅里就落进了好多虫子,我们都基本没吃。

后来我们有几个人喝酒聊天到一两点,还劝退了一个同事。因为那个同事吐槽说:“老板的妈妈每次要用车的时候,总是让我去给开车,我都快变成老板家的司机了”。我们大家帮他分析了一通,一致觉得他在这个公司没什么意义,不久之后那个同事就离职了。

我觉得团建挺重要的,不管是忙碌工作之后的放松,还是跟同事增进了解以更好合作,团建都是非常好的方式。但我们喜欢的团建,可能是没有老板参与的团建,因为同事们基本都是同龄人,老板跟我们有代沟,很多梗她听不太懂但大家又不得不去配合附和,也很尴尬。

至于团建时不太喜欢的内容,我最不喜欢玩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游戏,感觉这种游戏纯粹是为了去了解别人隐私,我觉得哪怕朋友之间都会有界限,跟同事我更不想聊这些。

五、期待中的海岛游,变成了去寺庙抄4小时经书

芝麻 | 31岁 前活动策划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们老板嘴上说着要“犒劳”大家,其实是带着公司的人去寺庙回向(佛教修学过程当中一种修行功夫)。

去年冬天,我所在团队终于拿下了一个谈了大半年的大单,后续几乎动用了全部门人力,没日没夜地干了两个多月才把项目执行完毕。其间,老板很体贴,在工作群和开会时提了好几次说,辛苦大家,完事之后带大家出去玩。

组里大多都是刚工作的年轻人,听说要团建很开心,还讨论会不会去外地玩,或者去海岛出海也挺刺激的。

没想到,真正等活动收尾后,老板颇为得意地在会上宣布,周末大家一起去庙里回向吧。当时,我都感觉到,有那么一瞬,会议室的空气都静止了。

我知道大部分人很不想去,但没人提出反对意见。因为我们公司规模不大,基本上公司大小事都是老板一人拍板决定,就算提了意见也没用。老板信佛,谁都不想因为一次团建当出头鸟。

去的那天正好下了点小雨,有风,寺庙里很冷。那天的活动流程是,所有人围坐在蒲团上,先听寺庙住持念很长一段经文,然后开始抄经书。大家足足坐着抄了四个小时的经文后,到下午2点,才起身去吃饭,当然,在寺院吃的是全素斋饭。

说实话,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拜过菩萨,更别说抄写经文了,坐在蒲团上一直在心里琢磨,菩萨会不会不待见我这种心不诚的人。我不知道公司同事是什么感觉,反正这一整天我都非常难受,从身体上到心理上都备受煎熬。

回程中,同事们还苦笑着自我安慰,和一些去爬山、跑步、做游戏的团建活动相比,去寺院抄抄佛经还挺好的。

回到公司后,老板还貌似有点心虚地做过解释,去寺庙抄经文是让大家积德行善。但我们觉得,这样的老板太以自我为中心了,根本不考虑员工的感受。

如果老板没有把大家对团建的期待值提得那么高,或许大家的“怨念”也就没有那么大了。但有了这次经历,老板再用团建激励大家,几乎都没人附和了。

五、领导用罚款作团建经费,没想到“团建饭”成了“散伙饭”

张达 | 25岁 某互联网公司业务经理

我2018年大学毕业后到现在,待过三家公司,参加的团建以让小伙伴们放松为主。第一家公司团建项目比较常规,通常就是“吃饭+看电影”和“吃饭+按摩”。

目前所在的第三家公司团建项目比较多,我们部门组织过轰趴、剧本杀、狼人杀等活动。我所经历的最奇葩的团建,是发生在我在第二家公司时。

2019年9月,我面试了一家公司的“创新业务部”做业务拓展。面试时,部门领导跟我画饼,说这个新部门大老板非常看重,而且公司有着雄厚资源,好好做一定能把业务做起来。

但入职之后,我才了解到,所谓大老板比较看重,其实是业绩要求很高,雄厚资源也不过是所服务过客户的联系方式。由于业务模式还不成熟,部门领导自己也没有经验,还常常朝令夕改,业务很难推进。

直到2019年底,我们的业务开拓才算是真正有了进展。为了犒劳部门小伙伴,领导从公司对面超市买了一些啤酒和小吃,我们算是有了第一次所谓的团建。

第二次部门团建,是在2020年5月底。上半年疫情期间业务开拓更加困难,但大老板给领导的压力依然很大,甚至跟领导说,要是业务还没进展,让他要么转岗要么离职。

于是,领导想通过团建聚餐喝酒鼓舞士气,开拓业务重新夺回大老板的信任,但同事们早已貌合神离。

因为疫情期间,团队做不出成绩,领导不是想着如何优化业务模式,而是不断压榨我们,比如在家办公必须打开钉钉视频,一周至少有三天晚上线上开会到12点,罚款也是其中一条。

领导给每个人都制定了相较此前1.5倍的单日KPI,达不到就罚款。如果谁没有主动把罚款转账给领导,领导还会在工作群里催。第二次团建聚餐的经费,就是出自罚款。

团建吃饭时,一杯酒下肚,领导开始诉说自己的不容易,在公司背负着多大的压力。接下来,领导开始挨个给同事们敬酒“赔不是”,说自己疫情期间对大家严格要求,也不过是为了业务,希望大家“杯酒泯恩仇”,还要团结一心好好开拓业务。

这顿饭,同事们都吃得很不是滋味,大家大多是像工具人一样喝酒,嘴上说着“谢谢领导关怀”,心里却想的是“早点散吧”。当时好几位同事都已经萌生退意,我也是其中一员,能撑到5月,完全是因为不敢裸辞,也还没找到合适的下家。

但没想到,这次团建聚餐一周后,干劲十足的领导,直接被大老板劝退了,团建没用完的罚款,则掉入了领导的腰包,部门一位老员工顶替上位成了新领导。

看着部门业务本质问题还是难以改变,能力差不多的同事还成了领导,一个月内便有两三个同事接连离职。不到三个月,原来十多个人的部门只剩下新领导一位光杆司令还在硬撑。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理、晨曦、Lily、张腿毛、芝麻、张达为化名。

 

作者:黎明 唐亚华 周继凤 李秋涵 宛其 王敏;编辑:王敏

本文由 @深燃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笑死了

    回复
  2. 为啥我们公司里的人天天催我搞团建。。😂

    回复
    1. 不过文中的团建。。和我们的不一样。。我们基本上都是吃吃吃。。睡睡睡。。吃吃吃。。😅

      回复
  3. 第四个例子中,劝同时离职自己却不离职的,也很可怕

    回复
    1. 我也注意到了 哈哈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