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陨落2021:风口上的猪被打脸

0 评论 3553 浏览 0 收藏 18 分钟

编辑导语:衣二三的关停,引发了大家对共享经济的思考。曾经共享经济是为大家提供方便的一种经济形式,可如今却再难进行。共享经济的路该如何走?作者以衣二三为引,思考共享经济的发展道路。

关停衣二三,共享经济泡沫时代终结。

曾经盛极一时的“共享经济”正在离我们远去。

前不久,定位于女性时装共享平台的“衣二三”发布公告,称自2021年8月15日0时起,衣二三APP、相关小程序、网页版均停止运营,关闭服务器,届时及以后将无法登录。

尽管消息稍显猝然,不过业内对于衣二三的关停早就有所预判。一位共享经济领域人士向DoNews(ID:ilovedonews)表示,“很多人都知道共享衣橱本来就是伪需求,它的用户群体太窄、平台客单价高、使用频次较低,关键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拿出来共享,租衣服也不是什么刚需,这大大降低了平台的生存几率。”

行业人士还指出,共享衣橱与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的本质区别在于,骑车和充电的需求是高频且广泛的,而前者只是赶上了共享经济的那波风口,以“服装租赁”之实冠以“共享”之名,因此才在当时的环境下受到资本的热烈追捧。

来自天眼查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2月至2018年9月,衣二三曾获红杉资本、软银中国、真格基金idg资本、阿里巴巴等6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高达5.3亿元。

事实上,不只是衣二三,同为共享衣橱赛道上的女神派和多啦衣梦也都在同一时期相继完成了数笔大额融资,不过,多哆衣梦最终没能撑过2017年的冬天。

2018年,在共享衣橱赛道经历了第二波波倒闭潮后,只剩下衣二三、女神派和托特衣箱还在坚持,其中,衣二三逆势成为行业炙手可热的“独角兽”。

彼时,衣二三创始人刘梦媛还曾对外宣布,衣二三拥有超过1500万注册用户,单品流转次数在20-30次左右,用户平均每日打开APP约2-3次,平均每次停留5分钟,每周下单一次。

同时,她还预测,“未来新租赁市场一定会有一个‘拐点’,大众消费者会认为新租赁是更时尚更酷的方式,而这一点或许可以从二手、租赁等循环商业模式持续被资本看好中窥探一二。”

只是,还未等到这个拐点,除饱受诟病的女神派之外的共享衣橱品牌均已遭“灭绝”。从这些企业过往的存亡断续来看,人造风口注定不会靠故事和资本堆出一门好生意。

一、共享衣橱辉煌的那几年:频频融资、疯狂烧钱

将时间拨回到2015年初春,“女神派”刚刚切入女装租赁市场,随后上线了常服租赁、先试后买等服务,正式对标美国时尚和奢侈品租赁平台Rent the Runway。公开资料显示,后者先于女神派6年创立,专为参加特定活动的用户提供租赁设计师礼服,被称为“共享衣橱鼻祖”。

女神派扣响了中国共享衣橱赛道的板机后,仅2015年一年时间,就有衣二三、多啦衣梦等12家共享衣橱企业冲进赛道贴身肉搏。

当时,共享经济刚刚经历了萌芽期和发酵期,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诸多领域和细分赛道渗透,一时间,共享篮球、共享图书、共享按摩椅、共享雨伞等五花八门的共享创业项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相比之下,共享衣橱的定位和目标用户群体都极为清晰,即用户每月只需要支付200元-500元不等的会员费,通过“以租代买”的方式,让那些在服饰购买上容易过度消费的女性用户群体实现低成本换装的愿望。

“每天轻松换穿衣服,对女性来讲真的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衣二三创始人刘梦媛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讲述她的创业初心,例如“很多女孩子收入有限,但是消费需求却是不断地在升级,这两者之间有一个非常大的矛盾。恰好是衣二三这样的模式应运而生,给大家提供一个固定的会费模式,每个月499块钱,于是你就拥有了一个在云端的衣橱。整个服务的过程当中,不论是往返的运费,还是清洗的过程都是由我们平台去承担的。”

凭借创业初心和商业模式,站在风口赛道之上的衣二三连续拿到了多轮热钱。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2月,衣二三完成了天使轮融资;短短8个月后,衣二三又获得了天使投资人王刚与金沙江创投的数百万美元投资;仅半年后,衣二三再次获得IDG资本、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清流资本四家机构机构的1000万美元A+轮投资。

来自速途网络研究院在2018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共享衣橱企业的生命周期普遍较短,大多数共享衣橱企业的运营时间都不超过一年。就在衣二三融资期间,魔法衣橱、爱美无忧、有衣、摩卡盒子、跳色衣橱等共享衣橱企业陆续停止了运营。

尽管共享衣橱赛道经历了一轮洗牌,但衣二三的吸金能力依然强悍。2017年3月,衣二三完成由IDG资本、金沙江创投、新浪微博基金、UOB Venture Management等投资的2000万美元B轮融资;2017年9月,又完成了由阿里巴巴、软银中国、红杉中国联合领投的5000万美元C轮融资;2018年9月,阿里巴巴再次对衣二三进行了战略投资,但具体金额未公开。而这,也成为了衣二三关停前的最后一轮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巴巴不仅两次投资衣二三,而且还将其接入芝麻信用平台并纳入到支付宝体系当中,与闲鱼、淘宝、天猫、菜鸟展开了多方面的合作。

刘梦媛曾坦言,衣二三的优势之一便在于背靠阿里巴巴,每个月有近千万的流量获取,而衣二三也在淘系建立了店群,并与衣二三APP站内库存实现了打通。

有了流量的加持,衣二三便有了烧钱的底气。衣二三先是收购了北京最大的干洗工厂,后又耗资数亿和福奈特共建清洗仓,并在多地建立仓洗配一体式运营中心。此外,衣二三还曾上线过洗衣业务,也曾在短视频平台进行二手奢侈品的直播,以及试水二手衣物的置换业务,但无一例外,无论是纵深发展还是横向发展,都没能烧出一个黎明。

二、共享衣橱正退出历史舞台:资本离场、赛道坍塌

2019年前后,共享经济的泡沫开始破灭,共享衣橱赛道也无法避免地进入寒冬。

回看那些已经倒闭的共享衣橱企业,都逃不过持续烧钱且难以盈利的难题。当商业模式无法持续,几乎所有人都开始重新审视共享衣橱概念的真伪。

在共享衣橱赛道出现第一波倒闭潮时,其实业内就已经有一种观点认为,共享衣橱在国内很难有市场。一位行业人士向DoNews解释:“当用户对租衣的需求没有那么强烈时,实际上相当于没有形成一个成熟的商业环境和消费习惯。”

另外,共享衣橱不是一门好生意的另一大原因在于,其首先要解决衣物的清洗消毒问题,这跟开一家洗衣店没有区别;其次衣服的存放和运输对应的是仓库和物流成本。“对于企业本身而言,这些成本如果无法避免,也就导致可赚取的利润空间少之又少。”行业人士补充道。

与此同时,在被资本“冷落”后,褪去“独角兽”光环的衣二三,开始接二连三的出现一系列的问题。

2018年10月,衣二三被曝出在未提前告知用户的情况下单方面修改协议内容,以至于之前平台所承诺的“每月衣箱无缝衔接”、“会员特权”等承诺无法兑现,而衣二三给出的回应是,旧规则成本太高,难以获利,且今后都会按照新规则执行。

随后,衣二三因单方面修改协议内容侵犯消费者权益,被北京市东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行政处罚。此外,从2019年至2021年,多家消费投诉网站先后曝光了衣二三“自动扣费”“会员自动续费”“售后退款困难”等问题,导致衣二三出现了大规模的用户退潮。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于共享经济所有细分赛道而言,丝毫不亚于一场毁灭性灾难。

“如果说内因导致了资本离场,那么外因则加剧了赛道的坍塌。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疫情是压垮衣二三的最后一根稻草。”上述业内人士向DoNews分析,“疫情期间大家都不再出门,换衣服的需求也随之缩减,而且疫情也让用户对衣服卫生问题的戒备心加强了,这就带来了产品复购率低等一系列问题,造成了衣二三业绩大幅度下滑。

同时,也让其脆弱的自我造血能力再一次暴露了出来。事实上,衣二三一直没能脱离资本的助力,当资本离场、疫情来袭,整个共享衣橱赛道也就只有坍塌的份儿了。”

三、同赛道不同命:共享充电宝谋上市,共享电单车急下沉

尽管共享衣橱行业正走向覆灭,但在共享经济赛道上,共享电单车行业和共享充电宝行业正重新燃起战火。

在留下一地鸡毛之后,共享单车已基本淡出了公众的视野,然而隐藏在一片废墟之下的是,共享单车行业并没有完全消亡,战火顺着共享单车的藤蔓,烧向了共享电单车行业。

与前者相比,共享电单车行业具有高流量和高频率消费的特点,在商业模式上无疑具有更持久的生命力。一个可以为之佐证的例子是,2021年上半年,共享电单车企业松果出行被曝出计划赴美上市的消息。

不过,由于监管政策的限制,一二线城市不准共享电单车进入,这导致共享电单车企业不得不将目光瞄向了三四线城市。

截至目前,共享电单车头部企业哈啰、青桔以及美团均已完成对下沉市场的布局。若按投放量占比计算,2020年,青桔占比约为36.4%,哈啰占比约为30.1%,美团占比约为26.9%,三者合计占据市场约93.3%的在运营设备量,除此之外,小蜜、松果、小遛共享等中小玩家也纷纷下沉到了三四线城市寻求突围。

“对于共享电单车行业来说,向下沉市场发展依旧是一个主流方向,一方面下沉市场用户的需求旺盛,另一方面目前下沉市场仍处于发展初期,整个市场空间足够巨大。”上述业内人士说道。

来自头豹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由于共享电单车在三线城市及三线城市以下市场具有价格优势,2020-2025年,中国共享电单车市场增量预计将依旧来自三线城市及三线以下城市。

此外,由于一二线城市交通空间资源较为紧张,一二线城市政府对于共享电单车预计将持续采取限制政策,这将推动共享电单车市场下沉。2025年,三线以下城市将超越三线城市成为中国共享电单车最主要营收来源,三线以下城市年营收届时将达到187亿元。

但纵观整个共享经济赛道,如今真正能实现盈利,并且有企业成功上市的,只有共享充电宝这一条细分赛道。

此前一直被唱衰的共享充电宝行业正在强势崛起,并以新姿态重回公众视野。

5月19日,“共享充电第一股”怪兽充电发布了未经审计的一季度财务报告,这也是怪兽充电上市之后的首份财报。报告数据显示,怪兽充电第一季度的总营收为8.46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2.5%,经调整后,净利润为2320万元人民币,保持盈利。

与共享衣橱的命运类似,共享充电宝同样借着共享经济的风口爆发,获得了大量投资机构的青睐,之后又被质疑是伪需求,如今在经历了早期的野蛮生长之后,共享充电宝企业相继对外宣布已实现盈利,并且还诞生了上市企业。

不过,共享充电宝赛道依然面临着一些问题。

对于用户而言,租借什么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并不是他们所关心的,这也就意味着共享充电宝企业难以让用户形成品牌忠诚度,为了产生更多的租赁费用,就只能将重点放在扩张规模上。而问题在于,想要实现规模扩张,就必须要有资金支持,随着投资机构的热情消散,涨价就成了共享充电宝企业不得不迈出的一步。

从2019年开始,共享充电宝企业集体涨价,从原来的1元/小时涨到了1.5-3元/小时,而且分场景定价模式正式开启,甚至出现了每小时收费10元的共享充电宝。

与此同时,为了扩大规模、争抢独家线下店铺资源,共享充电宝企业的入场费一直居高不下,此前,在脉脉上曝光的一份表格显示,共享充电宝进驻一些客流量较大的娱乐场所、饭店需要缴纳的入场费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甚至有的商家入场费成本高达百万。

“共享电单车和共享充电宝行业中有头部企业活下来并走到上市阶段,主要是由于骑行和充电是用户的刚需,而且产品也容易标准化。现阶段,无论是共享电单车行业还是共享充电宝行业,其战争都远未到终局。”上述人士说道,“相比之下,共享衣橱行业或将迎来终局,行业‘独角兽’衣二三的覆灭,在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这条赛道被画上了句号。”

 

作者:尹太白;微信公众号 :“DoNews”(ID:ilovedonews)

本文由 @DoNews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