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一边不信命,一边狂算命

3 评论 9039 浏览 1 收藏 21 分钟

编辑导读:以前在天桥底下总能看见很多算命的,现在很少看到了,但就代表他们消失了吗?并没有,反而在网上更红火了,并且受众已经扩散到了年轻人。年轻人一边不信命,一边狂算命。本文作者对此进行了分析,与你分享。

每次踏进庙宇的时候,李雪总会想起十年前被妈妈领进开元寺祈福的那个下午。

当时李雪才十八岁,3天后将迎来人生的一个重大的转折——高考。李雪再三拜佛像,诚心许愿。而愿望,也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顺利实现:李雪超常发挥,去了一家重点本科。

从那之后,每逢大事,李雪都会去祈福,在事后,再去还愿。据李雪说,这在南方的商人家族里,格外流行。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是李雪放在嘴边的话。

如李雪这样信命的年轻人,这些年越来越多。寺庙作为不少人空虚内心的皈依之处,这几年纷纷拔地而起,招徕香客。

不知不觉间,寺庙成了旅游打卡地,成了宗教香火处,更成了很多别样生意的纽带。

一、“大师”围猎

寺庙这摊生意的最外围,是游走在院墙之外的大师。每逢香火鼎盛,人流不绝时,便是“大师”们出手寻找猎物的时刻。

小梅连续两段情感失意,想去寺庙中烧个香祈福。结果,还未进入庙中,便被一位大师拦下:“姑娘,我看你眉间不详,恐有灾祸,我来帮你算算?不要钱,不要钱,看完随心意给就好。”

图/奇偶派拍摄

大师们的路数,多是这么几招,看面相,看手相,看生辰八字。小梅说,自己虽然是不信这些,但既来之,则安之,算算也好。

这一算下去,小梅已经不自觉地就掏出对方想要的价码,试图买个平安。

小梅说,大师说到她的心坎上了。她觉得自己遇人不淑,是运气太差,她从大师那里讨了一个护身符,挂在手机上,准备携带一年,扭转运势。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为了一探大师的究竟,我们在不远处的另一位刘大师那里,也算了一卦。

刘大师说他自学成以来,在庙外算命已有十五年,今天还没开张,见就是缘,看着给就好。

二、视频/奇偶派拍摄

算了命,是“五百年”的大吉;抽了签,是上上签;生辰配对,是吉上加吉。只是不知道为啥,在上上签的页脚用铅笔写了个300的笔迹。

刘大师说,上上签是鸿福,一般中签者,都会给上三百以固运气,否则盛极而衰,恐生不吉。我问大师:“十块行么?”

图/奇偶派拍摄

大师摇头,拿出手机,给我看他的转账记录:“最低也得20”。最后,我们以20元的价格成交。

大师说,看在今天没开张的情况下才收的,否则二十块,是霉气,收不得。据刘大师说,现在,线下的单子,越来越难收了,现在他还在这,纯粹是因为对这里熟络,不想走。

现在他的生意,多来自网上,是网单,一单几百上千块很正常。他还有几个徒弟,帮忙运作网上业务,生意好得不行。

刘大师,不仅帮人看命,还帮人看风水,甚至还在网上开了教算命的课。据他所说,现在很多人都信这个,生意越来越好。不过,这几年,做这个的越来越多了,竞争也大了。

“你看这小庙外面,就有七八个在抢我的生意,网上那就更多了。”刘大师说。

图/奇偶派拍摄

其实,算命这摊生意不好做。

早在2018年,当时还属于潘石屹的SOHO中国,就遭到了微信公众号“神棍局”的一大闷棍。其一篇《北京望京SOHO风水局,互联网滑铁卢?》火了,文章里详解了“煞气严重”、“冲八字”如何导致“安家”在望京SOHO互联网企业的连连受挫,引发业内大惊。

最后,潘石屹愤而起诉,神棍局被判构成名誉侵权、判赔20万元,账号封号。

据《南方周末》调查后得知,神棍局自媒体由一名叫杨苗波的风水师于2016年创立,旗下还有多个账号,在线算命,命理咨询是看家本领。据统计2018年神棍局加军机策两个账号就给团队创造了一千四百多万收入。

可惜的是,神棍局的文章发得太早,没算到,潘石屹卖掉SOHO中国,跑路的后事。

公众号的风水师风生水起,微博的命相大师也不遑多让。2019年某地公安就发布通告,打掉特大迷信诈骗案,涉案人员100多人,涉案金额超5000万。大师们团伙作案,坐拥1200万微博粉丝。

风水大师们在微博,通过随机抽取“幸运”粉丝看手相面相的方式,与粉丝取得联系。随后,他们谎称粉丝运势不佳,然后以帮忙转运的名义将劣质手串高价卖给对方。

就和我们接触到的刘大师一样,微博大师也选择随缘付费的方式,从几百元到几千元,任粉丝选择。

谈及这些传奇大师的事,刘大师说:“这些人都着了相,我只做些小本生意,抖音上的粉丝不过十来万,知足才常乐。”

风水轮流转,有流量的地方就有江湖。寺庙外的大师,是宗教场这个生意圈的最外围,他们游走在灰色地带,狡兔三窟,犹难死焉。

对他们来说,微博、公众号、抖音,都是他们摆摊算命的铺面。这个自古以来的生意不曾断绝,反而和时兴的事物结合,越燃越烈。

三、“代理”与“代购”的玄学市场

除了大师的算命外,寺庙代跑腿和信物的代购,也成了个赚钱的营生。

2020年,谁都没想到,疫情竟然给宗教服务带来了一项升级:因为出行的不便,宗教线上代理,成了想不到的生意经。

2021年正月,海南岛三亚市的旅游生意并不好,但是三亚南山寺的香客,却把道路围了一层又一层。

南山寺是新时代垒建的一座著名禅院,在网上有抗癌,生子等多种“神奇功效”。南海观音像更是成了三亚的地标,据谣传海航的飞机归航的时候,都要在佛像上空绕上一圈,以保佑飞行顺利。

被堵在南山寺下的滴滴司机马师傅告诉我:“往年的时候,游客多,多是带游客去景点。今年的游客不多,但是很多老香客有拜观音的需求,以前都是自己来拜。今年出行不便,便委托我们来代上香,我接了三四单,收入上了万。”

图/奇偶派三亚拍摄

据马师傅说,尤其是大年初一的香最为金贵,竞价而得,很多外地香客,为了延续每年大年初一拜观音,把代拜观音的价格炒上了天。

而寺里的店铺老板,也有了其他营生,帮人代寄长命灯,连着燃三个月,金主还能通过视频,每天看到自己上的香灯。

科技的变化,给寺庙带来的不一样的气息。扫码贡献功德箱,直播点燃长命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VR拜佛,带来潮流的更替。

如果说,以前的拜佛讲究一个亲至,现在的拜佛,有着向心诚则灵转向的趋势。疫情的催化下,代拜佛会不会成为常态,会不会成为又一门灰色的黄牛生意?

除了拜佛,点香,庙里的香灰手串,也是热到脱销。

在北京雍和宫,香灰手串就是时下最热门的网红宗教文创产品。是用香客们上香礼佛留下的香灰搭配瓷或琉璃烧制而成。

香灰手串在小红书上火热起来后,瞬间成了一股风潮。前来打卡的青年男女,即使要排上两三个小时的队,也一定要抢到最心仪的那株手串。

图/来自网络

而这个热闹,已经被点燃,微博、豆瓣出了大量的攻略,代购香灰手串的小组也纷纷成立。而闲鱼上,香灰手串的专卖也流量颇高,但下面总有很多人疑问,这是否真是从雍和宫请来的。

真假存疑,一直是礼佛器具最大的难点。

我朋友圈有个专门卖礼佛器具的微商,在他们的店铺里,香囊、烛灯、手串都是热销的事物,这些单价都在几十块以上。而在寺庙开过光的,溢价能到上百块,大师开过光的更是能到上千元。

图/奇偶派拍摄

在淘宝上,开过光的饰品,更是一大热销门类。在阿里巴巴上,我们找到了一家专门生产佛具的厂商,他们说,“手串香囊这些生产价格极低,出厂价一块到几毛”。

那些商家们,会自己找地方开光,来高价卖出。而有些不良的商家,甚至连让饰品从庙里走一道的环节都省了。

祈福祈运,是人们不变的诉求。宗教机构也乐于衍生此类文创,甚至有深度玩家,要求去日本浅草寺、东南亚寺庙代购开光手串,此种跨国代购即使在疫情期间,依旧供不应求。

而很多公司发现年轻人喜好玄学这一趋势,纷纷也将“好运”作为了产品的一大卖点。2008年3月,晨光文具还在山东曲阜孔庙举行“晨光考试笔孔庙祈福大典”,并取得孔庙授权使用“孔庙祈福”为晨光考试笔品牌。

孔庙祈福中性笔就成了晨光一大畅销热门,从笔芯到笔,平均都比正常款式溢价百分之20左右。

图/奇偶派拍摄

围绕宗教而成的产业,已经庞大而复杂。宗教给与其有关的物什提高溢价,而消费者也乐意于花钱买个心安。

但整个行业,目前乱象纷纷,定价难,定规则难,很难界定这是骗局,还是新的文创。

而热衷于此的年轻人,一边说着我命由我不由天,一边热衷于算命祈福。给这个玄学的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流量。

一名大学教授,就对这个现象发出了自己的疑问:年轻人拜的究竟是佛,还是自己的欲望呢?

但不管动机如何,不管灵验与否,年轻人所追求的或许从一开始就是,玄学隐现那一瞬间的快感享受。

年轻人,好玩就够了。

四、AI的终点是算命

广州灵机文化是国内最早在互联网上开辟算命业务的公司。

某互联网巨头曾和他开展合作,开发起了姓名批命的网站。只要在网页输入自己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AI风水大师就会对你的事业财运、婚姻家庭进行全方位测算。

而这个业务最火的还要属看脸算命,只要支付19.8元,上传照片,大数据就能解读你的命理。小程序在朋友圈掀起病毒式传播,短短时间就有20万人购买服务。

小周是一名开发AI算命的程序员,他说:“在中国,唯一困扰AI算命的只有政策和合规的问题。从草根到富豪,都有着算命的需求。”

在他的描述中,AI算命拥有着天然的流量,和病毒式的转发,算命和占卜带来的“知识付费”收入可观,祈福物品的高溢价更是让其他行业叹为观止。可以说,AI算命打通了流量池到变现的全部关卡,还有B端+C端的全套服务。

高人汇创始人创始人袁钰膦曾估算过:中国约有14亿人口,16-50岁的目标用户占比约45%,其中付费用户约16%,他们年均占卜算命最低消费为1000元,合计下来,就是一个超1000亿的市场。

曾经在2018年之前,玄学赛道的投资非常火热,动辄上千万的融资,神棍局就是受益者之一。但是后来因为接连“玄学丑闻”(神棍局、命理诈骗)导致了整个行业声名不佳,慢慢变冷。

但在国外,这已经是一条成熟稳定的商业赛道。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风水公司新天地集团于2012年6月在英国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据公开报道,2011年,新天地集团总共完成3万多宗交易,5000新币(约合25000人民币)以上的生意就占总销售额的42.7%,而这近半的销售量仅来自于3.6%的客户。这些大客户里大部分都是企业。而据《经济学人》2018年的一篇报道,韩国的占卜行业已达到 4 兆亿韩元(约合238亿元)的规模。

“AI的终点就是算命”,在程序员小周的心里,AI算命有着非常远大的前景。

“我认为,AI算命不是诈骗,也不是智商税,他和心理医生很像,是为了解决人们的心理需求而存在的。但是和心理医生不一样,它有用户参与,用户更能享受其中的乐趣。而这种心理慰藉和存在的乐趣,能解决人们的绝大多数烦恼。”

而数据库的存在,给迷信带来了一点科学属性。根据真实案例,倒推面相的原理,虽不靠谱,但能让很多人乐于去信。

这些年,算命更是有着“土洋结合,科技赋能”的趋势,星座、塔罗牌、生辰八字、基因分析,面相命理,你很难说它其中有什么道理,但大把的人就是乐意去信。从古老的门户时代,星座算命就是搜狐一大板块,到现在,B站算命也能轻松收获数十万粉丝。

“不可否认的是,这一行现在鱼龙混杂,有些人就是来骗钱的,可却比认真帮人分析命理的赚钱更多”,程序员小周没有否认这一行现有的乱象,他觉得很多时候一颗老鼠屎就是坏了一整锅好粥。

不过,小周还是相信,玄学赛道有着非常好的未来,他和他的老板都有着远大的钱景。

五、写在最后

周国平说:命运是不可改变的,可改变的只是我们对命运的态度。

寺庙外的大师们只是想搞点钱,热衷玄学的年轻人只是图个乐,押注算命的资本只是看中利益,各取所得。

玄学一直因为其迷信色彩,被大众抵触,但私下里其发展却一路高歌。说到底,如果正视它,解决其负面问题,也未尝不会成为一个慰藉人心的好赛道。

疫情之下,人心和人性的问题更是凸显,算命能否像中医一样,褪去污名,成为和心理医生并立的心理辅导去向?一切还待时间来检验。

这个年代,迷信的人少有,求心安的人却常在,这就是玄学经久不衰的生意经。

参考资料:

《算命先生的网上前途》 南方周末

《角落里的玄学生意:玩家闷声发财,是安慰剂还是迷信局》创业最前线

《起底算命大V,轻松骗走5000万》南风窗

 

作者:知白,编辑:钊,微信公众号:奇偶派(ID:jioupai)

本文由 @奇偶派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没有具体的出生时分秒,看星座差异会比较大的

    回复
  2. 互联网 的发展趋势让投机者如鱼得水,归到最后还是那句话,骗子多了,傻子都不够用了😄

    回复
  3. 你说的什么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