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SE Talk现场分享#施凯文、李天放、唐文斌谈他们创业的恐惧、陷阱与抉择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我们不想空谈互联网创业的成功,理性地探讨创业的痛点、让大学生在创业路上少走些弯路——这是我们 WISE Talk 走进校园的初衷。事实上,创业并不是一场游戏,它是必须依循商业逻辑进行地严肃事件,什么时候掉以轻心、什么时候畏缩不前,便有可能做错选择、掉进陷阱以致最终失败。上周末,Jing.fm 创始人施凯文、课程格子创始人李天放、Face++ 创始人唐文斌在我们走进北邮的 WISE Talk 活动上和大学生们分享了他们各自的创业经历和经验,这篇文章将之归为恐惧、陷阱与选择三个部分,与大家共享。

恐惧篇

什么是成功?李天放说,作为一个程序员,他觉得写一个 app、写一些代码能够每天跑起来,能够有人用,对他来说已经算是一种成功了,他一直没有想过成功、失败这件事情,也就说不到怕不怕。但是从硅谷回国创业这几年,他很害怕几件事情,而大学生也经常会想要不要创业,所以他将这两三年最让自己害怕、睡不着觉的事情和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点,怕丢人。我说的丢人是做一个产品,你觉得还不够好——不够好看不够好用,或者是页面不算漂亮,就不敢发布。很多人会说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不停地调自己的产品,调了很多年,最后也没有发出来。可能我学到最大的道理,就是如果你想做一个完美的产品,要最早把它丢出去,看用户的反馈。

当时课程格子人非常少,只有四个人没有设计师。我们做的大学版的 app,就挑了一个大学生喜欢的黑板的颜色加上绿色放上去了,见过的人 100% 都说这是他见过的最丑的 app。但做了几个月之后,有三千用户,还是给我们带来了很不错的数据和用户的反馈。我们根据这一版做成了今天的那一版,当时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从 7 月份到 8 月底的开学,我们发的这版超级难看的课程格子,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发第二版。从那时候用户开始增长,一天比一天好,直到现在我去很多大学,可能超过一半的学生都用过或者是至少听说过课程格子。

第二点,怕选择。我写代码做产品,有时候不知道做 A 或者是 B,就会纠结,在中间选一个或者是两个都做。我们做产品的时候经常遇到这个问题——我们有两种方法可以实现这个页面,有时候会把两个功能都做出来,让用户自己挑,其实这是最不好的办法。第一你的产品变得更复杂了,用户不知道怎么办,第二我们也付出了两倍的开发时间。

有些人在大公司想要创业,他们又想创业又不想失去全职工作,很多人就会下班之后做一个业余项目,这是我看到的最糟糕的情况。创业本来就很难,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精力、一周 100 个小时投进去的话,成功的概率就更低了。所以我经常不敢选择,但每次我不选择的时候,它就是最糟糕的选择。

第三点,怕自己不懂的事情。我是一个程序员,我刚开始在中国开始做互联网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以为我把代码出来、放出去,用户就会来。一开始开复就说你要想想运营的事情,对我来说,运营就是自己不懂的事情。英文里可能没有运营这个词,外国公司的运营就是指搭服务器、做运维的,有人说运营,我就想像起来是要特别草根、接地气,甚至愿意做脏活,我一个程序员不想做这些事情,也做不了这些事情。所以做课程格子的前六个月我们没有做过任何运营,但假如我们第一天开始运营的话,也许现在不会有任何竞争对手。因为一开始我们的产品是唯一的,却我们完全没有运营,浪费了很多机会。后来我们做了运营之后,三个月内用户翻了五倍,六个月的时候翻了 20 倍。所以回头看没有更早做运营是很愚蠢的事情。

假如你想创业,你会害怕很多事情,但是这种愚蠢的fear一定要避免,不要给自己找借口,非常诚实地告诉你自己你的弱点在哪。我觉得心中的恐惧可以是一个指南针,因为它会告诉你下一步要做什么,怕的时候是有风险的,而一般有风险的事情是有高回报的。

陷阱篇

在开始 Jing.fm 之前,施凯文做的上一个创业项目是Saylikes音乐网,当时所有的音乐网站都是首页呈现排行榜的点播模式(百度音乐是典型),他觉得音乐应该是有认识的人互相推荐,就开始想如何做数据挖掘、做推荐。在他看来,这次创业不算成功,但是也不算失败,他吸取最大的两个教训是,第一个拿谁的钱,第二盈利模式。

拿谁的钱:当时我从行业内找的投资人,他完全不懂音乐。当时我花了他 90 多万,说要付四、五百万买版权的时候他吓跑了、撤资了,那是我最痛苦的时候。那个投资人第一他帮不了我,第二他遇到问题的时候没有行业判断力、没有远景,遇到问题之后想(现在收手)就赔了 90 万无所谓,却让我陷入非常悲观、被动的局面。

怎么找盈利模式:现在有一个现象是,大家越来越想做一个抽象的东西,大多数创业者都在玩规则,想着我要改变这些人、我要解决他们什么需求,从一二三四五排到四十多条,没有一个盈利模式是清晰的。我做 Saylikes 的时候,也想帮助原创音乐人解决收入问题,我当时完全把自己当做慈善机构,但是创业最重要的一点要先解决自己的问题,当出现问题时马上要有现金流。这么多年下来,我觉得我玩不起来太抽象的东西,我喜欢简单的东西、简单的商业逻辑,哪怕你的盈利模式放到十年后,我也得看到简单的模式——通过什么达到什么,赚什么钱,非常简单。

做 Jing.FM,我学会做产品要懂得做好战略规划的情况下,做减法。想好大的规划非常重要,我三年要做成什么样、五年做成什么样。然后做减法,我现在的用户是谁。做 Jing.FM 的时候我想得比较大,比如说通过自然元素搜索音乐,一开始我就想到了怎么跟汽车合作、跟电视合作、跟三星合作。刚开始做的时候不可能做到这些,如果开始做这些,第一我的团队不可能做大,第二会做死。所以我第一件事先做电台模式,这样会让我的版权成本削弱九倍。但不做点播先做电台,意味着我从一个亿级用户的产品变成一千万的规模。为什么做小众产品?因为我先做喜欢电台的用户,多余的不想。目前来看我成功了,第一步做到了,但未来的路很遥远。

遭遇市场突变、竞争对手进入怎么办:我一开始创业的时候就是从蓝海做起,早期的时候没有遇到这个问题。我们大概上线一年之后,豆瓣做了一个标签情绪化的筛选,功能 60% 是跟我们一样的,这个时候我们会做一些阶段性的快速改变。

遇到了市场的突然的变化,我们想哪个是我们最核心要去解决的需求。在这个基础上,豆瓣只抄了我们比较边缘化的东西,没有碰到我们的核心。假设某一个公司突然侵入到我们核心业务的话,这种突变就意味着你对市场节奏的把握不对,最开始侵入蓝海的一年半时间内没有做得更好,以致于大公司快速做了跟你一样的东西,我觉得没有别的办法,最差可能就是被大公司挤掉了。

抉择篇

Face++ 最早是唐文斌和印奇还在清华读研时做出的项目,一开始“其实没想创业,只想在苹果商店上能不能淘到金”,但后来参加了创业比赛、应用冲到 App Store 第一名、遇到了投资人,抱着尝试一下的心态走上了创业的路。那么大学生应不应该创业?

唐文斌说,开复讲大家应该先参与创业,再创业。老周讲大家应该先去工作再创业,实际上这是很好的话题。大学生创业其实有天然的劣势,就像凯文说的你必须要能够长得很成熟,才能显得你的团队很靠谱。我们出去谈 2B 的时候很吃亏,这是天然的劣势。但也有一些天然的优势,就是你可以卖萌、装嫩、到处喊老师、同学,不断地学习和成长。大学生是不是应该创业不是一个定要说是或者是否的问题,无非你是从哪学到这些东西——先工作再创业可能是普通模式的游戏,直接创业可能是Hard模式,Hard模式也未必不是个选择。

(注:文中部分图片来源于李天放现场演讲 PPT)

转载自:36氪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