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质教育,是救命稻草,还是压垮教培机构的最后一根稻草

0 评论 2957 浏览 1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导语:在线教育上赛道在迎来大变动之后,企业需要开始寻找新的方向和出路,那么,素质教育能否成为在线教育的新出口?本篇文章里,作者就部分教育机构为何选择素质教育、以及素质教育方向的未来发展做了解读,一起来看一下。

7月30日晚,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发布内部信表示:“为了活下去,公司不得不进行裁员。”

据悉,全国13个地方中心,将在8月1日前完成关闭,涉及范围达到上万人,相当于高途三分之一的员工将被裁。当然,很多网友在社交平台上曝光,不仅仅是高途,好未来、新东方等多家教育培训机构都开启了大规模裁员。

在线教育“大逃杀”正式开启,新东方、好未来、作业帮、猿辅导等校外培训机构的自救转型迫在眉睫。

在这之中,有人转向成人教育,有人发力教育硬件,还有一部分则将子弹对准了素质教育。7月28日,在线教育公司猿辅导宣布转型素质教育,并推出科学启蒙教育新品牌“南瓜科学”,为什么以猿辅导为首的部分教培机构会选择素质教育?它又能否成为最严监管下,在线教育的新出口?

一、从媒体到教育,李勇与猿辅导的巅峰和低谷

截至7月29日,猿辅导,这家创立于2012年的教育公司,虽然还没有上市但已经完成了11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了40亿美元,估值一度高达155亿美元。

(图源:企查查)

然而创立了这家估值破百亿公司的创始人,却很少被媒体浓墨重彩的提及过。这个人,叫李勇。事实上,从他的第一阶段的职业生涯来看,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最后会是一家教育公司的创始人。

李勇这个名字你可能很陌生,但李甬这个名字20年前在媒体界也算是赫赫有名。他1996年毕业于中国人大新闻系,后来按部就班地进入《财经》工作,之后又陆续加入了《南方周末》、《环球企业家》等知名媒体。

后来随着中国传统媒体与互联网新媒体之间摩擦加重,传统媒体人开始进军互联网媒体。顺应这一潮流,李甬受邀加入网易,任副总裁/总编,2010年李甬晋升为网易门户事业部总裁。

这段媒体人的从业经历,对李勇后来创建猿辅导有着莫大的帮助。

一方面,媒体人的从业经历,使李勇极具商业敏感度。这起于《南方周末》时期,他更多地投入到到企业(产权)、企业商业报道。即使是后期去到《环球企业家》,也是为了专心于商业报道,从而能够稍快提高职业技能。

2011年,李勇在帮孩子找少儿英语培训老师时,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渠道。他深刻意识到当时线上无法找到合适老师的问题,基于此,他决定做一个“教育点评平台”,“粉笔网”应运而生,后又创建工具软件猿题库,2014年前后转向K12教育领域。

届时,K12在线教育市场每年均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从2012年时的63.7亿快速增长到2015年时的142亿。除了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2010年就开始试水外,李勇的团队属于抓住这个风口的第二梯队,这离不开他之前从业经历赋予的商业嗅觉。

另一方面,因为媒体的工作,李勇将“营销”深刻地撰写进了基因里。

李勇有着16年的媒体从业经验,除了他,猿辅导的创始团队或多或少都有媒体的“影子”,比如创始团队中的李鑫、帅科和郭常圳同样是从网易出走的中高层管理人员,副总裁李鑫则曾在网易担任市场部总经理,合伙人帅科曾担任网易科技频道主编。

媒体出身的团队对营销有着天然的嗅觉,因此也更能接受“烧钱获客”的营销方式。

据“辅导圈”报道,2020年Q3高途(原跟谁学)的营销费用达到20.56亿元,超过2020年上半年的总和、网易有道的市场营销费用也达到人民币11.48亿元,而猿辅导的投放规模甚至超过跟谁学以及网易有道。

届时猿辅导受到了资本市场的一致看好,这也是其仅在2020一年就收获了4轮融资,总融资额高达35亿美元的原因。

然而被市场和投资者们寄予厚望的猿辅导,它的高速突进之路在2021年戛然而止。在线教育行业“雪崩”,高途、好未来、新东方被一一狙击,猿辅导也未能幸免。那么它为何会选择向素质教育转型?这条路真的是一条光明大道吗?

二、基本盘坚如磐石,素质教育确有广阔空间

据芥末堆报道,南瓜科学以《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为设计基础,根据儿童能力发展特点,制定出一套具备分级进阶体系、融合STEAM教育理念、与生活场景相结合的教研体系,以满足儿童各阶段成长需要。

其产品包括但不限于科学绘本、实验探究、生活拓展、科学电台、专属问答等环节。除此之外,猿辅导还在探索包括猿编程、斑马在内的一系列素质教育产品。今年3月斑马就已经正式上线美术系统课。

至于以猿辅导为首的教培机构,为何会选择向素质教育转型,在“螳螂财经”看来,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素质教育迎合了政策的风向。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9-2020年,涉及编程教育的政策出台了14项。从地区来看,出台政策的部门既有教育部,也有北京、浙江、福建等教育资源较为发达的地区,也有河南、山西等中西部地区。因此,选择向素质教育转型在政策方面的风险相对较小。

其次,在线教育与素质教育有相似之处,转型的困难和成本也相对较小。

对猿辅导这类向素质教育转型的教培机构而言,在线教育与素质教育的服务对象几乎重合、经营模式也有相同相通之处,并且由于对用户画像、教育政策和家长需求的敏感度,也有助于其平衡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以及家长的诉求。

最后,就规模来看,素质教育这块市场的潜力也值得挖掘。

据悉,南瓜科学是一个用STEAM教育形式进行素质教育的典型。所谓STEAM,就是指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艺术(Arts)、数学(Mathematics)。

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2020年,中国STEAM教育市场规模达350亿元,预计2021年同比增长42%至496亿元。虽然说可能比不上在线教育的盘子,但若能抢占这块市场,能攫取的利润同样诱人,最基本也能补上近期的窟窿。

至于猿辅导为什么会这么快着手转型素质教育,第一,需要知道的是,这并不是它一时的心血来潮。

猿辅导此次公布的“南瓜科学”并非七月底才出现的新事物,据信息显示,南瓜科学对应的网站注册于2020年5月。不管是未雨绸缪还是心血来潮,至少证明猿辅导转型素质教育是有准备基础在的,“双减”或许仅仅只是将时间提前、进程加快罢了。

第二,“螳螂财经”会认为有时间提前、程度加深的可能,是因为虽然猿辅导还未上市,没有财报数据可供分析,但它背负的压力完全有迹可循。

资金上的压力首当其冲,据“辅导圈”报道,因为“烧钱大战”,在2020年第三季度,猿辅导就已经把年初的三亿融资给花得差不多了。虽然之后又补了四次弹药,但是营销支出、抢人大战以及“双减”落地前的几次罚款,可以想象猿辅导手中的资金并不会十分充裕。

不过,在现在这样一个信息公开的社会,看上这个市场的绝不止猿辅导一家,素质教育真有那么大的能量足以支撑其成为这些教培机构的“救命稻草”吗?

三、“池”小“鱼”多,素质教育或许并非行业自救的“标准答案”

当学科教育受到政策的重拳出击之时,不管是成人教育、教育硬件还是素质教育,都成为当下许多教培机构的自救方向。

从前文的论述中,其实可以感觉到,这些方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方向选对了就能“躺平”继而反败为胜、扭亏为盈吗?以素质教育为例来看,其实并不尽然。

一方面,源自于“池”小,这一点其实从前文的规模中可以感受到。

在同比增长超40%的前提下,素质教育今年的市场规模还未超过500亿元。但是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中国K12在线教育行业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达到了4858亿元,几乎是素质教育现有规模的十倍以上。

放在“双减”还未落地之前,素质教育这个细分市场更多的像是教育机构的“加分项”与“调味品”,让它们在资本市场讲的故事得以更加动听,所以行业天花板带来的桎梏并不明显。

但随着猿辅导、好未来、网易等头部玩家,以及一些急需自救的小玩家涌入这个市场,素质教育这洼“小池”不一定能承受“大海”的水量,如何突破行业天花板,将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行业的重要课题。

另一方面,困扰则是来自“鱼多”。虽然说“螳螂财经”此前的重点多放在猿辅导转型素质教育上,但这并不意味着猿辅导就是行业的先行者,网易有道和好未来在猿辅导之前就已经做出了相似的反应,只是在实施过程中或许有些区别。

网易有道在素质教育领域的布局远比猿辅导要早,2020年4月有道精品课旗下少儿围棋产品“有道纵横”就已经上线,据“砺石商业评论”报道,网易有道目前已覆盖围棋、编程、科学、美术等多个类目的少儿素质类课程。

以围棋这个课程为例,2017年,芥末堆曾以大众点评网中的围棋培训机构数量推算其市场规模: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等11所城市共计767所围棋培训机构。按照每家的学员数量100-200名,每人每年学费5000元计算,则11个城市合计有7.67亿-15.34亿元的市场规模。由此推算全国约有22800家培训机构,则收入为57亿-114元规模。

自“有道纵横”上线以来,销售额环比增长连续多个季度超100%,去年四季度的续报率甚至超过70%,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在这样的先发优势下,猿辅导在素质教育这个细分市场想要追上网易或许还需要时间。

如果说网易有道属于头部教育机构中布局较早的一方,那好未来其实并没有比猿辅导快多少。6月24日,好未来旗下的儿童素质教育品牌“励步英语”正式更名为“励步”,与猿辅导的侧重点不同,励步儿童成长中心主要涵盖英文戏剧、口才、美育、书法、益智、棋道等新产品,更加重视子女底层思维和品格的塑造。

但据“投资者网”七月份的报道,“励步”对于课程教育的具体细则还未落定。更像是在行业监管趋严背景之下的应对强监管的举措,还未行至全面推广的阶段。

但作为行业的头部品牌,好未来的入场,同样给予了猿辅导莫大的压力,比如在科技研发方面,“励步”已经先行一步,通过语音识别技术和大数据个性化推送等先进手段,“励步”可以给孩子带去更加便捷、高效、有趣的学习体验。

在这样激烈的竞争之下,“螳螂财经”难免有两点疑思。其一,当鱼群喝光了小池塘的水后,会不会又陷入下一个内卷、无序的“泥潭”?其二,当大鱼入局,小鱼们又该如何生存?这或许也是素质教育这个赛道接下来亟待解决的问题。

除此之外,中国的素质教育行业目前还是处在初级阶段,缺乏明确的准入门槛和质量评价标准。具体来说,就是教学和运营流程不规范、产品体系不完善、教学质量得不到保证。

细细想来,这与在线教育飞速发展的阶段多少有些相似。因此在素质教育这个细分市场,目前也急需相关政策的落地来稳定军心,并促使行业走向良性发展。要不然还说不准它究竟是机构们的“强心针”还是“催命符”。

总而言之,素质教育就目前来看,未必不是一个好办法。但出于谨慎考虑,还是需要更多的规章制度落地后,才能确定其是否会重蹈在线教育的覆辙。所以,不管是已经进入还是准备进入的企业都要走好每一步,毕竟被在线教育侵袭的教培机构已经禁不起再一次的打击了。

 

作者:青月;微信公众号: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本文由 @螳螂财经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Pexels,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