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没有追剧自由

1 评论 5237 浏览 0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导语:“超前点播”现象当下用户似乎已经见怪不怪,而这一现状让用户失去了追剧自由,其背后折射的是长视频平台在严峻环境下所选择的盈利方式。本篇文章里,作者就当前“超前点播”现象与视频平台会员体系现状做了分析与思考,一起来看一下。

完整看一部剧,需要多少钱?在视频网站推出超前点播模式后,追剧的成本变得越来越高。

一位在2019年追《陈情令》的网友表示,“花30元就能提前解锁《陈情令》最后六集大结局。但是在今天,12集的电视剧《我在他乡挺好的》,超前点播追完整部剧集需要花费48元。”

2019年,腾讯视频的热播剧《陈情令》开启超前点播,一部50集的电视剧最后六集以单集6元、全部6集30元的价格提前解锁大结局。这一形式公开后,惹起了轩然大波,虽然不少人都反对视频平台二次收费,但还是有许多剧迷甘愿点播。开通超前点播当晚,就有75万人付费,不到一天便有超越250万人充值,片方一天收入近8000万。

此后,超前点播被各大视频平台效仿。“会员+超前点播”成为剧集标配,今年上半年超前点播的剧集达到67部,同比增加18部,占到上新剧总体的1/3。有效播放前二十名的剧集中,有50%都采用了超前点播模式。

不过,平台的亏损也并未因花式收费得到解决。

“我们三家什么时候能盈利?”在今年6月份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优酷总裁樊路远向他的“难兄难弟”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抛出了盈利问题。爱奇艺财报显示,爱奇艺在2020财年亏损了70亿元,2021财年第一季度再度亏损13亿元,上市后累计亏损了277亿元。

长视频亏损的最大原因是内容成本高居不下。腾讯副总裁孙忠怀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三家长视频网站的平均内容成本每年200亿左右。一个直观对比是,爱奇艺在2020财年的总营收为297亿元。

过高的内容成本之下,当务之急是完善多元化的营收结构,“会员费+超前点播”俨然成为救命稻草。消费者并非不理解平台的难处。这些年,随着付费意识的崛起和对内容创作的理解,为了看到质量更佳的剧,年轻人的付费意识明显提高。

不过,情感上的理解却无法缓解钱包的压力。超前点播发展至今,单集的价格一直都不便宜,少则3元,多则5-6元。“我们愿意为超前点播付费,但是价格能不能稍微下降一下,一集1块钱还行,3块钱就太贵了,更不用说6块钱的了。”

年轻人没有追剧自由

另一方面,超前点播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不少剧在播放到一半甚至是播放第二周开启超点已是常态,用户在付费的同时要承担烂剧、狗血剧的风险。例如,最近在优酷热播的爱情古装喜剧《玉楼春》在第17集就开启超前点播,超前点播追完43集的《玉楼春》,需要81元。高昂的追剧成本,让越来越多人感慨“失去了追剧自由”。

花样百出的付费模式让用户对平台的信任逐渐消失,双方之间的契约被破坏。例如花絮、彩蛋的收费更是让用户摸不着头脑,不断被劝退,“不敢随随便便就打开一部剧了,不然就是任人宰割的羊了!”

01

年轻人追剧需要几个步骤呢?

以爱奇艺为例,首先要买218元/年的年度VIP会员——可以保证不用看片头的插片广告——并不能避免“会员专属广告”,再开启一个“单集3元”的超前点播,一部电视剧下来,30元属于正常。如果要同时追几个都需要超前点播的电视剧,一个月下来的费用上百元实属常见。

一个在爱优腾芒四个视频平台都开启了年度会员的用户说,“一年800元的会员费用之外,一个月花在超点上的钱都要一二百了,快抵得上一个视频平台一年的会员费了。”

仅仅只是购买视频平台“一年198元”的会员,已经无法好好追剧,平台的“超前点播”是越来越提前了,从原先的解锁大结局到现在的追剧标配。

以近期的热播剧为例,芒果TV热播电视剧《我在他乡挺好的》,周一、周二各更新一集,也就是说每周更新两集,会员则可以提前观看一周,在会员的基础上,“超前点播”可以再提前观看一周;由周冬雨、许凯主演的49集仙侠玄幻剧《千古玦尘》在剧情过半时开启超前点播;由龚俊、张慧雯主演的24集救援题材网剧《你好火焰蓝》,播出第8集就开启了超前点播……不少人在超前点播的剧集弹幕里互相调侃“富贵让我们相遇”。

在豆瓣“是不是现在的平台独播剧,都会开超前点播了”的帖子之下,有网友评论称,“因为韭菜已经习惯了。”更有网友直言,“越来越能割了,我都怕后期有没有花钱去中插、花钱给单集解锁单独花絮…….各种意想不到的路子。”

年轻人没有追剧自由

在电视剧《我在他乡挺好的》剧情讨论区,不少网友吐槽,“我开会员有什么用呢?每个月还要十五块钱,看个电视一集要六块钱,想钱想疯了吧?”更有用户直接开始“互拼”,分享资源,有网友留言,“拼9,10集”,而在留言下面则有网友跟随“你买10,我有9”。更甚者,直接在讨论区卖资源。

在不同的社交平台,不少网友都在吐槽这一现象“现在这些视频,超前点播=超钱点播,看部电视剧,一集6块钱,搞不懂”、“不得不吐槽一下现在的电视剧从十一集就开始超前点播。”

年轻人没有追剧自由

另一边,超前点播也助推了盗版。对于不想氪金追剧的用户来说,平台的张良计比不过他们的过墙梯,“一般来说,只要国内有超前点播,外网就会有全集,氪金追剧,不存在的。”

比如去年腾讯视频的热播剧《传说中的陈芊芊》在开启超点后,盗版资源满天飞。搜索“陈芊芊 全集”“陈芊芊 超前点播”“陈芊芊 大结局”等相关关键词,出现的检索结果所呈现的信息,多为全集资源分享或全集资源低价购买的微博。甚至为了证明其资源的真实性,不少人还会配上大结局的截图或挂上三两分钟的大结局短视频。

一位通过盗版看了大结局的用户表示,要感谢超点的人,“没有他们提前点播,怎么会有资源流出呢?”

02

事实上,这些年,超前点播已经逐渐被用户接受。

2019年,在腾讯视频和爱奇艺播放的电视剧《庆余年》中,首次推出了“50元始终提前看6集”的模式,这意味着会员用户比非会员会员用户提前看6集,购买超前点播的会员用户比非会员用户始终提前看12集。

这一模式遭到了大量的声讨。爱奇艺也被一律师以“‘付费超前点播’侵犯了身为黄金VIP会员的消费者合法权益”为由告上法庭,去年6月2日,法院宣判认为,爱奇艺公司的《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部分无效;在吴某购买会员服务后更新的“付费超前点播”条款对吴某不发生效力;爱奇艺公司继续向吴某提供原有会员权益。

最后的结果是,“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但不应损害会员已有权益。与此同时,一篇《中国人不配拥有精神生活!不配!》的文章也在刷屏,文章详尽阐释了“超前点播”背后各大视频平台的“穷”和“惨”。文章出来之后,尽管骂声居多,但是更多的人却在文中看到了如今视频平台的困境。

这样的结果就是,不少之前并不了解视频平台的年轻人开始对平台有了理解。因此在“视频网站套路层出不穷,吃相难看”和“付费意识崛起”的夹击中,超前点播逐渐得到认可,对于超前点播的讨论声也在逐渐下降。

超前点播之后,平台也衍生了各种面向粉丝的氪金模式。

在今年3月热播的武侠古装剧《山河令》中,除了剧集超前点播外,花絮和彩蛋也都开启了收费模式。例如,一个11分钟的彩蛋需要花费1元解锁,5分钟左右的拍摄花絮也要收费1元解锁。

有网友直接表示,“为什么国内的娱乐平台永远致力于让你在资源上重复消费,手段之繁多,包括但不限于超前点播,限制播放设备数量,限制终端种类,却唯独对质量提升类消费给钱就行,可能是因为他们的服务就是烂到连自己都腆不下脸让人多花钱吧。”

年轻人没有追剧自由

例如,就有每年花费700元购买腾讯视频NBA超级会员的用户表示,“每年花700块钱买的会员,突然说不能投屏了,仅用手机,屏幕太小。如果投屏的话要再买个小硬件,100多块钱买的,结果画质只有480p,跟NBAlive一样。”

一边是花钱买超前点播,一边还要承担“花钱买烂剧”的风险。

今年1月,68集的电视剧《上阳赋》在开播仅仅25集的时候,优酷就开始按照单价三元解锁的价位,开启超前点播。随着这部剧的口碑越来越差,《上阳赋》开始了大甩卖,每集价格由最初的3元变成了1元。而如果最开始,从25集开始追剧,全部追完,那么需要花费的钱则是132元。

腾讯视频总裁孙忠怀也表示,电视剧按集结算,项目定了,采购合同会约定多少集,每集多少钱,交片的时候如果少交一集,制片公司少收几百万,多交一集多赚几百万,所以每个制片团队尽可能把内容撑长,在注水可容程度上线之内撑得越长越好,这也是导致我们用户讨厌长作品的主要原因。

03

年轻人失去看剧自由的尴尬局面,是长视频平台着急盈利“从而变相涨价”造成的。

一位国内头部剧集出品公司的负责人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采访时表示,“视频网站的ARPPU(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为10元左右,平均的付费月份为8个月左右,按照1亿的付费会员计算,则每年视频网站来自会员费的收益在80亿元左右,但是‘腾爱优’等视频网站仅是内容成本都高达百亿以上,高昂的成本压力成为视频网站涨价或变相涨价的原因。”

广告与会员收入是国内长视频平台的两大营收,但行业不景气与信息流广告的崛起,让长视频平台的广告收入持续下滑。腾讯视频孙忠怀在谈到广告业务时也称:“广告主其实都覆盖得差不多了,所以如果成本继续稳步上升,但是收入没有一个对应增长的话,将来的营收情况、损益还是有挺大压力的。”

会员收入成为了长视频网站的救命稻草,三个平台都想将会员生意做到极致。正如爱奇艺CEO龚宇曾在多个场合提到的“市场跑马圈地的时代结束了,接下来的增长需要在每一个缝隙里收割。”去年,爱奇艺率先提价,这是会员定价9年后的第一次提价,今年4月,腾讯视频进行了与爱奇艺相同的涨幅。

在平台推出会员体系后,看剧需要额外付费,这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与用户的契约。而视频网站希望通过会员体系的分级,将超前点播等收费方式合理化。

爱奇艺CEO龚宇曾多次在财报会议提及细分会员体系,从钻石 VIP 到星钻 VIP。不禁让人联想到腾讯 QQ 的会员体系,红钻、黄钻、绿钻、紫钻……另外还有额外的贵族和豪华版。

爱奇艺推出的“星钻 VIP”新会员服务包月的价格为 60 元,是“黄金 VIP”价格的四倍,取代了原来的“钻石 VIP”,其中最具吸引力的会员权益就是“超前点播”和“星钻影院”,毕竟无论是新增的 VR 终端观看,还是文学、漫画、体育、VR 等多重内容,看起来都多少都有点鸡肋。

星钻VIP推出后,黄金VIP会员进一步贬值,逐渐变成了乞丐版VIP——最大的作用基本只有免去片头的广告,也只能跳过部分广告,因为你还必须接受“会员专属广告”。

在长视频平台生存环境越来越严峻的当下,会员权益缩水成了常态,这也让年轻人追剧变得越来越难。

参考资料:

《超前点播越来越“着急”》文娱头版

《视频平台2021:重金做内容 分众是关键》新京报贝壳财经

《爱奇艺“收割”会员:付费用户下降,收入却大涨》雷达财经

《优酷想钱想疯了又不敢说的样子 让人好心疼》花儿街参考

《会员涨价难“救”爱奇艺》新浪科技

 

作者:薛亚萍,编辑:武昭含;公众号:字母榜

本文由 @字母榜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1人打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每次看到优爱腾、B站说不挣钱,每年都在亏损,我都在觉得他们是不是在欺负大众不懂经济学;但们起码都听过,两个水龙头,一个往池子里通水,一个往外放水的故事吧。资产不仅仅是账面上的数字,还包括了投资的资产,你看到他们每年在亏损,但也要看到他们把钱投入了体量的增长去滚雪球,要看到他们每年购买的影视版权、获得的更大的用户体量,这些都属于资产。懂了这些,就能明白优爱腾涨价VIP的是因为亏损想盈利理由是站不住脚的,甚至有些欺骗蒙蔽消费者的味道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