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大裁员:有人申请仲裁,有人庆幸转行

1 评论 7007 浏览 1 收藏 19 分钟

编辑导语:“双减”政策落地之后,在线教育赛道迎来了大变动,而近日字节旗下的在线教育机构裁员的消息传遍社交平台,更是引发业内众多人士讨论。在这样的环境下,在线教育未来会走向何处?教培机构人员又有哪些、或应作何反应?本文作者就此次裁员风波做了解读,一起来看一下。

业务转型,员工被裁,校外培训机构断臂求生。

8月5日,多个社交平台流传着有关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裁员的消息,这让本就不平静的教育赛道又多了一丝波澜。

2020年,张一鸣在全员信中指出,教育正式成为头条系继图文、短视频之后的第三个战略重点。一年后,将教育视为重点战略的字节跳动也没能逃过裁员风波。

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旗下教育品牌大力教育正在调整相关业务:向3~8 岁儿童提供AI动画课程的瓜瓜龙开始裁撤辅导老师,计划在8月底前裁撤50%以上的体验课辅导老师;向3~12岁儿童提供思维动画课程的你拍一、以及面向4~12岁儿童的外教英语一对一业务GOGOKID也已经下架了应用,接下来将停止运营。

裁员的同时,字节跳动也在寻求业务的转型,比如瓜瓜龙在筹备编程课程。据悉,大力教育旗下的综合学习平台学浪此前业务重点是成人业务,暂时受政策影响较小,或将成为字节在教育方向布局的重点。

2021年7月“双减”政策正式落地,对校外培训机构提出多方限制。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严禁超标超前培训;强化培训收费监管等政策。教培机构及布局教育赛道的互联网公司纷纷开始裁员。

在政策大环境影响下,曾经服务于K12行业员工的业绩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转岗、离职、被裁都成为不可避免的事。企业向学习硬件、成人职业教育、素质教育等方向的转型,也意味着人才等组织架构的变化。

在业务优化升级等背景下,校外培训机构经历着怎样的裁员风波?风波下的公司是如何处理的?为了进一步了解这些问题,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联系了被裁或被迫离职的员工,试图了解裁员风波的真实动向。

一、裁员风波下员工和公司的“博弈”

豌豆思维是聚焦于 3~12 岁少儿数学逻辑思维的在线学习平台。“双减”政策中提到的“严禁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班、思维训练班等名义面向学龄前儿童开展线下学科类(含外语)培训”,直击豌豆思维的核心业务。这意味着,在豌豆思维中大部分和思维训练有关的员工将面临失业。

在接通豌豆思维上海地区员工于刚电话时,距离他被公司约谈已过去5天。这5天里,他拒绝了赔偿条件,目睹了同事和领导的争吵,也在努力为自己争取更合理的赔偿。

据凤凰网8月8日发布的报道,豌豆思维的钉钉群“广东快乐种子科技有限公司”人数从高峰时期的 8300多人降到发稿前的6823人,据此推算裁员比例不足20%,否定了网传裁员70%-80%的传闻。

但据于刚和同事整理的资料,在7月30号上午,公司以双减政策为由,列出裁员名单,由各级领导口头约谈被裁人员。

于刚所在的部门共有160多人,在此次裁员中大概波及到100多位,远不止“推算的20%”。于刚为了说明自己和同事在群里被禁言,向刺猬公社提供了“广东快乐种子科技有限公司”钉钉群的截图。刺猬公社尝试进一步联系豌豆思维HR确认,但对方在听到关于裁员的问题后挂断了电话。

豌豆思维最初提出的赔偿方案是N,即按劳动者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的标准向劳动者支付。但其中的“一个月工资”的算法并不是按照《劳动合同法》第47条所提出的“辞退前十二个月的平均薪资”。据于刚介绍,约谈时说的一个月工资是按底薪来算的,平时的绩效、奖金都没有算进去,而这些是平时每个月都默认发放的。如果以底薪作为月工资标准进行赔偿,像于刚一样被裁的员工会少拿到很多钱。

7月30号下午,公司再次约谈员工,表示如果不接受赔偿方案会被HR强制解除劳动合同,下周一不用来上班,且公司会干预后续背调,将个人信息公布在官网上。

于刚和同事们并没有因为公司的态度而妥协,8月2号周一照常来到公司上班,并于8月3日正式申请劳动仲裁。但因为公司并没有真正单方面强制解除合同,所以不能正式进行仲裁,要由调解员和能代表公司的HR、及员工代表进行调解。

双方争持不下,8月4号,代表总部来到上海和员工签节约合同的HR,全盘否认公司有会单方面解除合同及有过威胁性言论。当天,豌豆思维的微信公众号也发布官方声明回应网大规模裁员。声明中指出,受“双减”政策影响,公司业务线被迫调整,收缩部分岗位,也认识到在与员工沟通中存在问题,将会认真改正,持续与员工友好沟通。并表示未来会提供创新互动式素质教育产品,美术、编程、口才与表达艺术等课程即将上线。

对于豌豆思维此次声明,于刚和同事们并不认同,因为整篇声明中都没有提到“裁员”,并表示公司是把在员工身上省下来的赔偿金用来运作新业务的支撑。此外,他们认为公司在2021年7月22日还在上海南京路步行街置地广场外墙上发布巨幅广告,说明公司并不是没有钱对员工进行应有的赔偿。

在线教育大裁员:有人申请仲裁,有人庆幸转行

2021年7月22日豌豆思维在上海南京路步行街置地广场外墙上发布巨幅广告   图源:受访者供图

直到8月6日晚,于刚和同事再次接到电话,公司提出可以给到n+1的赔偿,其中月工资的标准按照税前薪资;年假、调休将自动清空,不会结算成薪资;工资只结算至7月31日,不包括8月的工资、社保和公积金。

于刚和同事仍认为赔偿不合理,但也意识到在这里继续“博弈”只能耽误自己的时间。8月9日,于刚到公司完成了合同签字,然而还有10几个同事不同意最新的赔偿方案,没有进行签字。

随着大多数员工的签字离开,豌豆思维和员工的这场“博弈”也暂时“告一段落”。“双减”政策下断臂求生的教培机构,无论是转型还是继续发展业务,都将面对资金困境,缩减员工数量、降低赔偿金,成为他们自救的方式之一。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此时,教辅机构的员工不愿轻易放弃自己的利益。在这场裁员风波中,无论公司以何种“小聪明”守住自己的利益,都不能忽视员工在“博弈”中的力量。

二、裁员风波中的众生相

卷入在线教育裁员风波中的公司,有的是像豌豆思维一样,与员工在赔偿方案上不断拉扯,有的则像作业帮一样,与员工“和平分手”。

作业帮员工影子告诉刺猬公社,虽然自己还在试用期,但公司已承诺按N+1进行赔偿。据他了解,公司没有拿不到赔偿款的员工,在办离职时很多员工觉得惋惜,因为工作待遇很好,团队内部彼此之间很尊重,很有人情味。

像作业帮一样,高途也向员工提供了“满意”的赔偿。

据晚点LatePost报道,在“双减”意见落地的第二天,高途集团创始人、CEO陈向东就召集管理层开会,定下裁员指标:全国13个地方中心,在8月1日前完成关闭,只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辅导老师中心。每个中心平均上千人,裁员涉及范围达到上万人,相当于高途1/3的人会离开。

高途西安中心的员工说,此次赔偿方案中,试用期和正式员工整体都按照N+1方案进行,N的月工资标准计算方式为过去12个月应发工资均值,其中包含底薪绩效奖金等,涉及工资置换股票的,还原计算;按国家法律规定,月工资高于城市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按城市月平均工资三倍计算。所有在岗(有校招HC)的实习生,未签署劳动合同的,按照正式员工对待。补偿金8月10日发放,如有遗留的应发绩效将在9月10日发放,8月社保也将正常缴纳。

在裁员风波中,还有一些根本没机会拿到赔偿金的员工,他们因被降薪而被迫离职,掌门教育南昌分部的包子就是其中一员。刺猬公社联系到包子时,她已经找到新工作。

据包子介绍,掌门教育南昌分部是2020年9月才建立,主要业务是全国的市场推广。在“双减”政策之后,她所在的课程顾问部门在业绩等方面都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照常开单。

直到离职的前一天,包子还在正常上班。8月1日来公司后,他被总监叫去开会,底薪从4500元降到3000元,没有达到KPI还要继续扣底薪。

在双重降薪的压力下,包子所在职位的员工基本都选择了离职。包子说,这种情况下的离职,并不等于裁员。整个部门的氛围很沉重,他们想走法律程序,但是发现合同中并没有“空子”有利于他们,公司的法务做得很完善,于是就放弃了。

包子和同事也想过继续留在公司等待裁员的消息,拿到N+1的补偿。但要待多久才能被裁?被裁时拿到的补偿会合法合理吗?在整体教培行业“不景气”的环境下,包子和同事不敢冒这个险。

三、裁员背后的契机与转型

这次裁员浪潮中,不同岗位、不同工龄、不同家庭的员工面对裁员做出的反应不尽相同。

即使公司能够给到合法合理的赔偿,但对于部分深耕教培行业的员工来说,裁员仍然是“致命”打击,未来转型困难。但对于那些原本就不喜欢教育行业,一直想转行的人来说,裁员或许是一次机会。

作业帮员工影子就是属于后者。毕业后,他因为专业、经验等限制一直没离开教育行业,工作对他而言只是为了“果腹”。

在听到被公司辞退的消息时,影子反而“松了一口气”。这件事迫使他去思考自己的未来,在离开作业帮的几天后,他一直在投简历。

虽然在想着转行,但影子认为自己过去所做的课程能够真正帮助到孩子们。一个课程涉及到的各个业务线的工作人员,老师、设计、研发人员都不是“吃干饭”的,大家努力付出不是为了“制造垃圾”。尽管在各种因素的权衡下,结果可能会比预期差,但是这些都是基于大量分析和不断修正的成果。课程或帮助孩子提高分数,或点燃孩子的学习热情。

转型并非易事,但如果继续留在教育行业,也许在未来又会面临裁员风险。影子说,这是道单选题。“一个人在悬崖底下,上面有一根稻草,我们都明白它只是一根稻草,抓住也没用,但在危机关头人会放弃不抓吗?除非可以再找一条路,可能有些人能做到,但有人还是会去抓那根稻草。”

无论是主动选择还是被迫接受,这群离开的员工开始被“捞人才”社群盯上。社群中,各种类型的公司向此次教育行业里被裁的员工伸出橄榄枝,包括运营、销售、研发等多种岗位。在脉脉等社交平台上,也有很多公司的HR对教育行业里的人才发出邀请。

一个行业的“病变”,也许为更多行业提供的生机。就教育赛道内来说,K12的“衰落”让其他细分领域有了更广的市场。

早在双减政策之前,教育机构、资本、互联网公司等多方已将营销重点转到职业技能培训等成人教育方向。据App Growing统计数据显示,在5~7月教育培训细分行业广告数占比中,职业技能培训在巨量引擎的广告数占比达27.87%,在腾讯广告的占比达24.88%,在百度信息流的占比达27.1%。而K12行业的广告投放数从5月份的12.91%降到7月份的11.99%。

智能学习硬件产品备受大厂青睐。网易有道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第一季度智能学习硬件产品净收入达2亿元,同比增长279.8%。学习灯、学习平板、学习音箱等硬件产品在AI加持下一度成为资本和市场的宠儿。

素质教育也成为学科培训转型的方向之一。8月4日,豆神教育发布《关于行业政策变化对公司经营影响的提示性公告》指出,目前主要业务中学习服务业务以大语文学科服务为主。

2021年一季度,大语文学习业务现金收款8,978万元,确认收入12,829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重53.66%。在双减政策下,公司面临主营业务收入、利润下降的风险;学习中心数及学员数量下降的风险;公司全资子公司中文未来主要从事大语文学习服务等业务,未来业绩承诺无法实现的风险。对此,豆神教育指出未来积极通过多业务线的布局(如“豆神美育”等),来缓解此次政策对公 司经营产生的压力和影响;持续推进和大力支持智慧教育业务的创新及发展,积极探索和实践与公立校的多元化业务合作模式。

剥离中小学业务,成为已上市公司或即将上市公司的操作重点。据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员工透露,字节跳动在年底前要剥离教育线,因为明年必须上市。此后,涉及到员工的工牌也都将从字节跳动更换为大力教育,不再享受字节跳动对员工的福利。

影子说,教育机构是流水线工作,各司其职——上课的专业上课、卖课的专卖课,做课的专做课,最后形成一个链条,按照时间步骤,然后定时产出。教辅机构的转型意味着新的人才需求,新的生产流程,由此一条条新的流水线再次呈现在市场中,就如当初K12一般。

薛兆丰在《经济学讲义》中提到,精心装配、高度协调的流水线一旦安装成功,工人就必须每天开工;高温火炉一旦生起来就不能再灭,需要一直生产。在素质教育、成人职业教育等K12之外的流水线中,将有更多高温火炉熊熊燃烧。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作者:晓含;编辑:语境;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本文由 @刺猬公社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愿每位小伙伴都能找到好的工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