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公司拿到了直男癌剧本

2 评论 5448 浏览 0 收藏 18 分钟

编辑导语:在当下的互联网职场生态中,不少员工自嘲为“打工人”,这其中体现的,是大厂公司对员工的某种驯化。而女性员工在互联网公司生态里的话语权更是显得微弱,性别平等的呼吁至今仍未能实现。本文就互联网公司的生态做了解读,一起来看一下。

性别平等,在当下的互联网世界,依然是个伪命题。

一、癌

2014年,苹果推出HealthKit,声称这是一款可以查看完整健康状况的App,却不支持对女性生理周期的记录,因此饱受批评,这家科技公司再次因“以男性思维主导的产品设计”被推上风口浪尖。

那一年,来自权威市场研究公司GlobalWebIndex的报告显示,使用iOS的女性占18%,男性的占比为17%。那时候,女性用户比男性用户更爱用苹果。

一年后,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上,HealthKit终于更新了追踪女性生理周期的功能。

舆论发出感慨:苹果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女人了。

互联网公司对女性权利的漠视,在此次阿里的807事件中,被置于炙焰之上。8月7日,阿里巴巴一名女员工发文称,其与领导在济南出差,被领导及客户灌酒后,遭受性侵害。她第一时间报警,随后要求公司处理涉事男员工,但在沟通中遭遇拖延和冷处理。

群情激愤。阿里价值观被再次讨论,8月9日凌晨,张勇宣布:涉事男员工被辞退,永不录用。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与HRG徐昆引咎辞职,阿里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

在阿里内部,员工也开启了自助。一个名为“勇敢牛牛帮助小组”的讨论组在8月7日当晚成立,目标是对事件的持续关注,从而推进事件真相的彻查,为阿里组织生态的改进提供建议。截至到8月9日,成员已经超过6000名,他们发布了《关于807事件的联合倡议》,其中,对女性员工职场反性骚扰、反性侵制度的建立,提出了具体诉求。

互联网公司拿到了直男癌剧本

即使在互联网公司,女性群体还是需要以最原始的大闹方式寻求关注,继而在众人帮助之下,实现对自身利益的维护。这一夜,是阿里的耻辱,也是互联网的耻辱。

互联网在中国经历了将近二十年的黄金发展期,各个大厂的员工数量一涨再涨,从人数上来讲,“大厂”已经名副其实。截止到今年一季度,阿里巴巴已拥有员工25万人,字节跳动突破6万人,腾讯拥有8万人,百度拥有超4万人,京东拥有32万人,美团和字节也逼近6万人。

其中有多少女性?目前尚无官方数据。

但根据《2020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从职位分布上看,男女存在明显的性别分歧,职业性别不平衡,男性多在技术岗,女性多在职能岗——而两类岗位的薪资差别,相当明显。

而即使没有性侵犯事件,女性,在互联网职场的处境,也不够理想。因为,长久以来,直男癌就是互联网公司的底色之一——尽管同时,它也因为自由、平等、开放的标签,在全球范围内成为年轻人最喜欢的行业之一。

直男癌,在网络世界里专指一类群体:极端大男子主义,自以为是,漠视女性价值,轻视及物化女性,并将这些态度,表现在日常行为和言论中。

由于行业属性,互联网公司男性比例更高,直男癌现象,似乎也更加突出。

大厂女员工小杰告诉“首席人物观”,她的直接领导是直男癌,每天都会当众对她的衣着进行评论,跟新同事见面时,只要是女性,第一句话也是评价对方的美丑胖瘦。

“反正就是给男人看的嘛,头发不要太长也不要太短,黑长直是最好的了!”

“反正不能比男人高就对了,不要太高也不要太矮,不要太胖也不能太瘦,但是要腿长有屁股!”

“不想生孩子那还算什么女人啊?最好生一儿一女,但最少生一个儿子!”

“女性学历那么高有什么用,读那么多书都是浪费时间,还不是要靠男人养。”

“自我意识较强的女性,都会反感这样的男领导吧”,小杰说,她会感觉自己被男领导描述得“相当轻浮”。当然,也有女同事,会因为得到男领导的这种夸奖而开心,甚至特意迎合对方“品味”去装扮自己,为的就是能得到领导的赏识。

社会学研究表明:当一个群体成员形成固有认知后,哪怕它是负面的,她们也会倾向于按照这种认知来活动。

在男权语境下,一些女性不自觉地习惯其中。即使遭遇男性的凝视和冒犯,她们或浑然不知,或保持沉默。沉默的螺旋,逐渐在水面之下,扣成死结。

二、工具

“又给你带来一个美女”。

根据阿里女员工的自述,领导将她带到酒桌时,如此说道。在这样的语境中,“美女”被物化,将它换成“酒”、“礼物”等名词,你丝毫不觉得违和。她(它)们都属于酒桌助兴的工具。

多数时候,她们只能沉默,因为抗议的声音,太容易被淹没。

一位在互联网大厂工作的单亲妈妈,在阿里807事件中再次站出来发声,称自己“违背意志送去私人饭局,桌上十几个都是男性,后来失去意识,醒来脸上全是伤。”她曾向副总裁及HR反馈,但没有结果,随后离职。手握“试用期不合格”的证明,她此后找工作,并不顺利——至少截至目前,她没有获得自己想要的关注,以及问题的解决。

被物化的女性,在职场变成了一种能换取利益的性资源。

甚至,成为互联网大厂摆在门面上,招摇过市的“福利”。

今年5月27日,网易互娱的HR在朋友圈发布招聘信息,配图是一张十几名女同事的合照,她们多数身着衬衫短裙套装,搭配高跟鞋,图片配文称“看上我哪个女同事,给我一份简历,我帮忙撩”,发完朋友圈之后,可能是感觉不够劲爆,这名HR又加上了一条评论:“给我简历,我甚至可以帮忙下药。”

这条内容被截图并传播开来,因为“侮辱女性”引起巨大争议。但如同大多数热搜,它来了又走了,于真实世界,没有丝毫根本性的改变。

被物化的女性,也成为了满足男性员工欲望和面子的工具。

2012年冬天,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因为苍井空的到来,凡客诚品年会席卷网络。耀眼灯光之下,凡客CEO陈年、小米雷军、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人,纷纷上台和苍井空拥抱。现场,无论是台上还是台下,都弥漫着一种不可言说的开心与兴奋。

互联网公司拿到了直男癌剧本

这家电商平台凭借着AV女优获取了众人的关注,赢得了知名度,还满足了男员工们的虚荣心,相比起当红明星,当红AV女优的出场费还便宜,这让其他互联网公司纷纷效仿。

那几年,衡量一家互联网公司是否当红,就是看它有没有请当红AV女优出现在公司年会。

2014年1月6日,日本AV女星波多野结衣受邀现身上海一家游戏年会,据当时的媒体报道,她一现身,台下的男员工们陷入疯狂,情绪激动、大声呐喊,甚至排队上台与她拥抱、合影,要求与她玩“爱的抱抱”,而这家公司宣布年终大奖是,最优秀员工获得与波多野结衣“共处一夜”的机会。

两周后,当时的网络新贵360奇虎科技公司邀请了“硬盘女星”泷泽萝拉现身年会,她身穿粉色吊带短裙在年会现场热舞,引爆全场,男员工们争抢着与她挤在一起合影拍照,照片瞬间疯传网络,360公司也靠AV女星出了圈。

AV女星是互联网的男员工们公认的“女神”,是德艺双馨。

它甚至是可以被写进招聘启事的。2015年,阿里就在程序员鼓励师的招聘中这样写道——

“你的颜值需要对程序员有足够的震撼力,见面第一瞬间便激发程序员的内心波澜,满满的正能力,你可以是如苍老师般德艺双馨、胸怀天下,进可欺身压海棠,退可提臀迎蛟龙;你可以是宋慧乔般大家闺秀,天生丽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素颜传说更让无数程序员追捧不已,你也可以是个有着外星人颜值,作风天马行空,言语中自成一派威严,激励团队有如驾驭独孤九剑般的老头。”

因为涉嫌性别歧视遭遇批评后,阿里很快删除招聘公告并向公众致歉。它也很快得到了谅解。约定俗成中,这并非大是大非。

更多的约定俗成,横行在互联网公司的日常中。

腾讯内部出版过一本漫画刊物,一位身材高大胸部呼之欲出的长发美女身旁,挤站着一位身材矮小面相猥琐的男性,旁边的配文内容是:在腾讯这样的公司,员工会有与美女共事的福利。

在2017年的年会中,因不尊重女性,腾讯终于遭到舆论抨击。那年的年会上流出一组照片,照片中,男性用双腿夹住水瓶,女性半蹲着用嘴打开。有网友评论称腾讯聚众淫乱,引起舆论风波,腾讯官方回应承认了此事的发生,道歉称,没有注意尺度,会对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

互联网公司拿到了直男癌剧本

这样的处理方式,再熟悉不过。

互联网公司似乎总是在等舆论发酵,只有事儿变大了,才能引起高管们的重视。舆论成了互联网公司的警察,只有诉诸舆论,员工们才能真正变成“人”,才能享受到作为员工应该享有的合法权利。如果没有舆论,很可能会遭遇消息“已读”不回复的结局。

三、规训

性别平等,在当下的互联网世界,依然是个伪命题。

Facebook 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在《向前一步》中提到,在硅谷,“初级岗位挤满了女性,而领导岗位挤满了男性”。她曾经供职于谷歌,发现公司的女性高管屈指可数,董事会中的女性成员更是为零。

根据《2020中国女性职场现状调查报告》,从职位分布上看,男女存在明显的性别不平衡,男性多在技术岗,女性多在职能岗——由此带来的,显然是薪资、话语权方面的差别。

硅谷也有直男癌。2017年,一位前优步女工程师在社交媒体爆料,称自己遭遇职场性骚扰,屡次向HR部门反映情况,却被告知”该领导很优秀,或许是初犯”,相反,该女工程师被警告”性别歧视”,职业发展反而受到影响。

发源于硅谷的互联网行业,曾经是叛逆的,挑战权威的。凭借技术的力量,它消解了传统商业世界里的条条框框,继而建立起新的秩序,更符合这一代年轻人需求和喜好的秩序。

早期中国互联网创业者们,最初扮演的是学习者角色。

他们都是硅谷的信徒。或在美国留学,或从书籍报刊中受到启发,他们效仿硅谷,拉投资、办公司、搞创新,最终成就了发展迅猛的互联网大潮。

然而,硅谷未能解决的性别平等问题,国内创业者们,也没能做得更好。甚至,因为缺乏更完善的员工权益保障体系,以及,像桑德伯格这样活跃的女性领导者,情况或许更糟糕。

互联网大厂的人员结构,是造成问题的客观因素。

一方面,男性占据更多话语权,直男癌文化成为被默认的潜规则——它像一种慢性病,经年累月,在职场蔓延,最终成为横亘在权力场的顽疾。这种权力,有上级对下级的,也有男性对女性的,最终,在男性主导的科技互联网大厂,性别平等成了口号。

一方面,作为互联网大厂核心的研发部门,技术男占据主要。而他们的共同特点是:宅。不少大佬亦是如此,有员工曾这样描述过马化腾 “腾讯最开始在飞亚达那边办公的时候,马化腾进电梯就躲在电梯一角,跟谁也不说话,玩手机,电梯里面死寂一片,大家都不敢说话。”

宅代表着不善交际,不够活跃。性,便成了互联网公司直男癌领导和HR们,能找到的最便捷的群体激活方式。被物化的女性,也成了最佳工具。

比看不见更可怕的,是看见了,却视为平常,习惯处之。

在互联网这一庞大机器的长期运转和默许下,直男癌趣味,越来越被认同并且合理化。而它的本质,是大厂对员工的驯化。

“搬砖人”、“打工人”不只是自嘲,而是事实。驯化带来的结果是,员工不是实实在在的个体,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是大厂机器上的螺丝钉,随之而来的,是批量劳动力、统一的标准、成规模的复制生产,日复一日,最终消除了每个个体的差异性和多样性。

当被驯化、被规训成为大厂员工的底色,大厂机器再将他们集体人格化,通过更高的薪水、更强势的企业文化建设、年会等手段,去维护他们与大厂机器的情感,继而产生企业认同感,似乎这样的管理就算成功了。

当所谓的管理成功后,大厂各个环节都会习惯把人当成螺丝钉、当成人形工具,那么男领导就不会把女下属当人,男员工就不会把女同事当人,HR就不会把员工当人。

图源网络,侵删

 

作者:克瑞斯;编辑:江岳;公众号:首席人物观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gcAVMwmPV0p6HWL8XHWXQQ

本文由@首席人物观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以前的互联网环境是真的宽松
    当年我是直接在【迅雷看看】上在线观看的妖精的旋律、大逃杀、死亡笔记这些电影动画
    现在别说在线观看了 就是找资源下载都相当麻烦

    回复
  2. 6000人的群本来就是公司起公关作用的,现在该群已经被禁言解散了,挺秀的

    回复